梦想文学网 > 心魔 > 第三十八章 杀人鬼

第三十八章 杀人鬼

  一刀废了他一只眼,一剑废了他一条腿。

  然后就被老镖头留在镖局里,那时候当着所有人的面说“有我乔逢春一口吃的,就有孟噩一口吃的。等我乔逢春不在了,孟噩就是你们几个的大伯。”

  但他哪能真的拿乔。不走镖,就留在乔家管些事情,看着小辈一点点长大,出出主意。等到大郎能独当一面了,他就更少说话了。毕竟是个废人,当年的事情也过了二十几年。大郎仍拿他当大伯待,他可不敢生受。院里的仆役丫鬟都是些孩子,只知道他是个家里老人,却也并不甚尊重他这么一个瞎子瘸子。

  到了如今。这一趟镖,家里的男丁差不多都死尽了。留下来些孤儿寡母妇道人家,一面指望着那两个女人给些银钱好维生,另一面又在怨恨大郎。

  他活了这么久,知道那些人在背后怎么说——

  “怎么就他回来了?带了那么多人去死,他怎么没死?!”

  人情冷暖,世态炎凉。交好的两个镖局派来人看了一眼,见大郎眼见就不成了,留下十锭银,再没来过。

  他就只能用自己的那点钱,给大郎请了郎中。吊着一口气,等庆安来人。

  乔家另有一个远枝在庆安,总还有些辈分高的族老,人丁也兴旺。他悄悄差了人送信过去,叫那里来人。总不能叫家产落在乔佳明那乱人伦的畜生,和两个娼妇手中。

  老人这么想了一会儿,再走到床边伸手去摸乔段洪的额头。

  更烫了。他的脸颊呈现出可怕的四灰色,眼睑颤动,嘴唇干裂开来。

  还得用一次药。老人想了想,一瘸一拐地推开门往西院走。走得近,声音就越发清晰了。

  听见那畜生得意地说“……那府尹见了那块玉……说尽可使得……都已经被……不如送去给府尹……哈哈哈……说笑罢了,我也可留作小嘛……”

  还有那小娼妇的浪笑声“那老瘸子……守着?……看能守几日……等一死……”

  老人觉得胸口有些闷。他抬起手堵住嘴,沉闷嘶哑地咳了一声,感觉虎口有点温热湿润。看也不看就用力抹了去。

  知道那是血。被这三个畜生气得吐了血……当真老了就是老了,也没什么用了。

  里面的三个人是饮多了酒,耳目不大管用了。因而他咳了一声,没听到,走到门前,没听到。推开小院门,仍是没听到。

  院里凉亭中掌着灯,三个人在亭内饮酒。那乔刘氏此刻衣衫不整,正歪在乔佳明怀里,不堪入目。老人眼前一黑,伸手扶住门框。

  乔刘氏是前年新纳的。乔王氏十年无所出,乔家总要有个后。孟噩在前月才发现这女人跟那畜生有些牵连,想走完这趟镖,提点提点乔段洪。哪知出了那样的事。

  此刻已经当着乔王氏的面,做这下流事了!

  那乔王氏,也不看他们,慢慢饮着酒,低头自己说:“……老瘸子可不安分。往庆安送信。且不说送不送得到。送到了……庆安那边,可不像那个死鬼那般没出息。同是武林世家出身的两枝,那边就……听说还是庆安首富哪。哪看得上这里?再说那老瘸子倒是老了。叫谁送?叫王七送。王七是谁?老瘸子不知道那是我娘家表亲的远房啊。”

  说了这句话,掩口笑。脸一侧,就看见了门口的孟噩。

  但只是稍一惊诧之后便斜着眼端起酒杯,淡淡地问:“哟。老孟呀。怎么来这儿了?大郎还好?”

  信没送出去。孟噩觉得胸口更闷了,眼前一阵一阵地晕眩。他垂下眼不看他们的丑态,扶住了门边,强撑着要转身走回去。但迈了一步,亭里的酒肉气和脂粉气一袭,更觉得心头的火再压不住,用尽全身力气咳了一声,噗地喷了一口血。

  随后再拉不住门,摇晃着倒下去。

  再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在大郎的屋里了。地上。

  似乎是他们找人将自己抬进来,就再不管了。家仆原有九个,这些天遣散了四个,只留了五个。一个厨子,两个丫鬟,两个小厮。两个丫鬟看着乔嘉欣,两个小厮看着这边,实则就是在等大郎死。

  该是未昏过去多久。天还是黑的。他向门外看了看,两个小厮仍守着,门开了一条缝。老人瘸着腿慢慢从地上爬起来,喘息了一会儿走到大郎床前。他看起来更不好了,就像是死了一样。

  老人赶紧伸手去探他的额头,发现烧退了。大郎不再烧了,额头冰凉冰凉。这让他想起了自己死去的儿子。那时候尸体从河里捞上来,一样的温度。

  他直勾勾地瞪着大郎的脸看了一会儿,伸手将被子拉上了。

  信没送出去。

  还有府尹……嗯。也不得用。

  孟噩觉得自己的身体一下子就不闷也不热了。忽然变得很舒适,并且心静如水。他想了一会儿,转身走到门口。

  两个小厮赶紧站起来揉了揉眼,伸手拦住他:“唷,孟爷,您身体不好。大奶奶吩咐了叫您在屋里养会儿,今夜就别出去了呗?”

  老人沉默地看了他们一会儿。两个小厮惊讶地发现他唯一的一只眼睛不那么混浊了。变得灼灼发亮。这样的亮令他们感到不安……这亮光不该是属于这个老人的。

  打从他们来到乔家之后的三四年,这老人都从没大声说过话。只驼着背、跛着腿,对每一个人和善地笑。这种不安,令他们的心中生出微妙的、羞愧的怒意。

  便狠推了一把老人,扬声:“进去吧你。好好跟你说话,别不识抬举。现在不是里面那死人的乔家了。”

  老人拉住门框,没有跌倒。嘶哑着说:“镖头人已经没了。”

  两个小厮对视一眼,嗤笑一声:“你操心这个做什么?操心你自己吧。”

  孟噩点点头,转身进了屋。

  “老家伙。唉。脑子不灵光,想不开。”青帽小厮转过身,摇头,“我是不乐意伤了他。我跟你说,我好歹也学过几天拳脚……”

  话未说完,听见门又吱呀了一声。

  两个人同时转头,脸上极不耐烦:“我说你——”

  话音未落,劈空一声啸响。一柄金丝厚背大环刀,正正砍上一个小厮的面门。“咚”的一声响,深嵌进去半掌厚。巨大的压力令他的两只眼球噗嗤一声喷了出来,挂在脸边。

  随后血也喷了出来。

  青帽小厮瞪圆了眼,看那刀,身体因为突如其来的震惊于恐惧而无法行动。

  这刀是乔段洪的刀。挂在他房里墙壁上的。

  他又艰难地转动眼球,看到持刀的人。

  是……那个老瘸子。但他的脸冷得像一块铁,眼中有他从未见过的光。

  “啊……你……”他发出这几个声音,下意识地伸手要去抓那刀。

  然而冷光一闪,噗嗤一声响。他的脑袋也咕噜噜滚下了台阶。

  老人收了刀,拄在地上,疲惫地喘息了一会儿。然后伸手抹了一把刀身的血,慢慢抹在自己的脸上,微笑起来。他的牙齿和独眼在黑暗中闪闪发亮。

  “你们这些孩子。”

  “老头子我,像你们这么大的时候,可是叫……”

  “杀人鬼,孟噩的啊。”

  http://www.mx99.com/book/560/36370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x99.com。梦想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mx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