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文学网 > 宦海仙途 > 第六十四章灵芝驻颜

第六十四章灵芝驻颜

  六枚不上档次的伪灵丹,耗尽了宁拂尘的一身灵力,神识也十分疲劳,宁拂尘把丹药收进存放益寿丹的玉瓶,收拾好现场,便在一旁打坐恢复。

  随着东方的一抹曙光,寂静的大苗山开始苏醒了,首先打破沉寂的是一只山雀,吱的一声,把宁拂尘从入定中叫醒。

  灵气恢复得七七八八,宁拂尘停止修炼,便和衣在树下躺了下来。

  神识疲惫比较难恢复,宁拂尘一丝疲劳,不一会就进入了梦乡。

  天色大亮,不少苗疆人三三两两从水潭便进山,靠山吃山,有狩猎的,有挖药的,种植的,苗疆人比较淳朴善良,看到一个全身烧得乌黑的流浪汉躺在树下,深表同情,纷纷掏出一些零散钞票放在宁拂尘身边,还有人把自己带的中餐也放在零钱堆里了。

  直到中午时分,宁拂尘才醒来。一看身边零钱一大堆,不禁哑然失笑,看来这里好心人把自己当成乞丐了,心里既感动,又吃惊,这么多人从自己身边经过,居然不知道?看来自己太大意了。

  神识劳累过度,竟然对身边的事没有反应,这是怎么回事?

  其实宁拂尘的担心是多余的,神识过度劳累之后,如果不是特别严重,神识只是处于一种浅休眠状态,出现紧急危险或感应到灵气波动时,会有反应,正常情况下会忽略过去。

  宁拂尘收起地上的零钱。竟然有一百多块,然后向依妮老家走去。

  一路上发现路人都怪异的看着自己,也没在意,等到走进依妮家中时,依妮竟然一声惊叫,小女孩吓得大哭,躲进依妮怀中。

  林宇轩和王道长听见动静从里面出来,睁大眼睛看着宁拂尘。

  王道长结结巴巴的道:“你是,是宁大师?”

  宁拂尘一愣,道:“怎么啦?一晚上不见,不认识啦?”

  王道长和林宇轩哈哈大笑道:“怎么弄成这样子?”

  “什么样子?”宁拂尘大惑不解。

  “里面有镜子,你自己去看看。”

  看到镜子里的自己时,宁拂尘才明白为什么会有人给自己零钱,为什么小孩会吓哭了。

  全身乌黑,头发也烧了一点,尤其是头脸部裹了一层厚厚的黑灰。这才想起第一炉药烧掉了,炸了炉,所有药液全部炸在自己身上了。

  王道长疑惑的道:“你到底干什么去了?”

  宁拂尘知道这下瞒不住了,便道:“我在山里找了点草药,制了一粒药丸,等下给她吃了,补偿她三十年青春呀。”

  王道长瞪大眼睛,他一直尽量尽量的高估宁拂尘的能力,没想到还是小看他了。

  能在山里找草药随便炼制药丸,竟然说要补偿别人三十年青春,这是什么人呀?这世上真的有这种牛人吗?

  宁拂尘说能够补偿三十年青春,他是相信的,因为他一直看不透宁拂尘,而且越来越看不透了。

  依妮做了一桌子苗家菜,宁拂尘一尝居然别具一番风味,很是可口,尤其是烟熏野猪,一股独特的香味。令人回味无穷。

  吃过饭,宁拂尘和王道长一行五人来到祖巫庙,老妪还是老样子,坐在蒲团上念着咒语。

  宁拂尘走上去道:“前辈,我这里有一枚药丸,服用以后会让你回到三十岁甚至二十几岁时的样子,并且可以延长你的寿元,但是,您必须先把体内的蛊虫全部放出来,否则,这药丸吃进去,会引起蛊虫暴动。”

  老妪头也不回道:“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吧。”

  宁拂尘也不说话,从玉瓶中倒出一枚扁圆形的丹药,宁拂尘一愣,明明炼制的是不上档次的伪丹,怎么有了灵气波动,一看玉瓶,恍然大悟,然来他把这几颗丹药放在了益寿丹的玉瓶中,竟然吸取了益寿丹的灵气。

  丹药一出瓶子,王道长立马感到这药绝不平凡,老妪也闻到了药香,全身一震,急忙站起来,鼓大眼睛看着宁拂尘手里的药丸。

  这是灵气呀,她和王道长可都是修炼之人,哪有感受不到的。

  “你说的是真的?”

  “当然,前辈只需把蛊虫放出,服下此药,马上会见效。”

  老妪心里矛盾重重,难道真的要断了祖巫传承,找回三十年青春,平平淡淡的做一回普通人?

  宁拂尘淡然道:“不急,您考虑清楚再说也行。”

  “不用考虑了,我答应你。”

  老妪说完,进屋取出一个铜盆,用小刀割破自己的手腕,放了些鲜血在盆里,然后念动咒语口诀,霎时,只见老妪全身痛苦的痉挛,突然张口,又吐了一口黑血。

  不一会,一条一寸多长的蛊虫从她割破的手腕伤口爬了出来,掉在铜盆里。

  老妪更加痛苦的扭曲着身子,两条,三条,四条.......十三条蛊虫相继从伤口爬出。

  老妪口里念得更加急了,每念一句都好像用尽了全身力气,哇,又是一口黑血,一条小手指粗的蛊虫从伤口探出头来,警惕的扭动了一下,准备缩进去。

  宁拂尘一见,急忙挥手,用灵气包裹着这条最大的蛊王,从老妪的伤口把它拖了出来,老妪浑身脱力,瘫倒在地。

  宁拂尘一见,忙用手按在她的灵台穴,输入了一些灵气,然后,取出药王金针,刺入老妪内关,足三里等穴,回元固本。

  不到一炷香功夫,老妪恢复如初。

  宁拂尘递过灵芝驻颜丹,老妪没有丝毫犹豫,一口吞了下去。

  老妪服下丹药后,几个呼吸时间,全身颤抖起来,不一会,面部便通红,越来越红。

  紧跟着全身发热,热气蒸腾。

  半小时后,开始出汗,汗里面还带着各种杂质,黑色油污一样的杂质,纷纷随着汗水从毛细孔中溢出。

  正在这时,铜盆里的蛊王突然狂躁起来,一口咬死了一条蛊虫,林宇轩和依妮突然全身一震,痛苦地卷曲在地。

  宁拂尘一见大事不妙,哪里还有心思照顾老妪。

  立马冲了过去,天眼一看,正要冲进他们的心包。

  宁拂尘不敢怠慢,立即用灵气裹住蛊虫,拖离心脉。

  蛊虫制住了,林宇轩和依妮脸色这才恢复正常。

  宁拂尘先将林宇轩身上的蛊虫拉出血脉,强行拖到到皮肤下面,林宇轩痛得咬紧牙关,额头上豆大的汗珠爆了出来。

  宁拂尘扯开林宇轩的上衣,手指一划,立即割开了一条小口子,一条蛊虫被强行拉了出来,林宇轩终于痛晕过去。

  依妮的蛊虫麻烦一些,她是女孩子,要稍微移上来一点,才能取出,宁拂尘耐心的用灵气包着蛊虫,慢慢的把它拖到依妮脖子下面,突然用手指一划,终于把它也拉了出来。

  小女孩的蛊虫还只有一粒米粒大小,还在蛰伏阶段,不费什么力便取出来了。

  去除了蛊虫,王道长看着他们三人面色逐渐红润,知道已无大碍。

  这时再看老妪,全身已经发生了天大的变化。

  全身皮肤开始开裂,好像正在脱皮的蛇一样,头发竟以肉眼看得见的速度在逐渐变黑。

  http://www.mx99.com/book/301/31096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x99.com。梦想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mx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