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文学网 > 中国猎人 > 第030章 老班长,老排长

第030章 老班长,老排长

  也许余安邦远远够不着“老班长”这个称呼,毕竟他只是第五年,和那些动辄十几年的士官比起来,显得很嫩,但在李牧心里,余安邦就是他的老班长。

  成为五班代理班长,且又成为了支委之后,李牧对其他班长都是以姓名相称,只有一个人例外,那就是余安邦。要知道,一个排只有一名士官能够成为支委,而李牧以上等兵代理班长的身份成为了支委,叼在何处,可见一斑。

  寒风呼呼地吹过来,大营区背靠群山左侧高地边上是水库右侧是村庄,气温是相对要低上一些的,主要是周遭挡风的几乎没有,东南地区标志性的丘陵地形是阻挡不了从西伯利亚过来的冷空气。

  所以晚上站岗的,不把大衣穿上,妥妥的要冻成冰棍。

  缩了缩脖子,李牧抽了口烟,说,“班长,你们班里的留转名单出来了吗?”

  余安邦笑了笑,说,“哪有什么名单,一个排才俩名额,早就定了。也用不着定,我们一排有心留下来的就那几个,一对比人选马上就出来了。”

  看见李牧愁眉苦脸的样子,余安邦笑道,“怎么,还在为人选的问题头疼啊。”

  “嗯。”李牧闷闷地说,“我们班的林雨和耿帅都想留队,现在这个情况,很难选择。”

  “选择?”余安邦摇了摇头,说,“你不用选择。”

  李牧看着余安邦,不明白地问,“怎么说?”

  吐出口烟来,余安邦说,“我觉得你是想太多了。林雨和耿帅不会让你做这样的选择的。你应该比我更了解他们。”

  “你的意思是……”李牧沉思起来。

  “嗯。”余安邦沉声说,“现在的情况实际上很明朗。林雨身上的二等功是妥妥的了,击毙了逃犯,这个功劳是会坐实的。这么一对比,耿帅没有任何胜算。李牧,他只能退役。”

  李牧长叹一声,林雨和耿帅,不管谁退役,他都难受。问题就在于,从军对于他们俩来说,不是尽义务,是出路。农村孩子的出路,光宗耀祖爹妈出门可以挺起胸脯不会被村长家二狗子欺负的好出路。

  “行了,你小子心里想什么我知道,但是我告诉你,在这个问题上,你可不能讲什么江湖义气,别犯浑。部队有部队的规定,该怎么来怎么来。别忘了,你身上还背着处分。”余安邦带有警告意味地说,也就他敢这么说李牧了。

  “中午指导员告诉我,处分没有放进档案。”李牧说。

  余安邦愣了一下,随即缓缓点头,“嗯,指导员人还是挺不错的。马上要走了,你就不要跟他对着干了,多沟通沟通。”

  李牧扯了扯嘴角,看不出是什么意思,转移话题说,“班长,你为什么不申请签第二期?”

  余安邦是整个二营唯一一个参加过猎人集训的人,他如果申请第二期,是肯定没问题的。徐岩对他决意要退伍可是非常的想不通。

  “累了。”余安邦两个字道出了心声,“古语有云,忠孝不能两全。这五年,怎么说也好,为国尽忠了,该回家尽尽孝了。”

  李牧默然,这个话题从来都很沉重。老百姓永远不能体会军人心中的苦与累,那不是喊口号念主义就能消除的。人终究是活在俗世中,精神层面再高尚,也逃不过柴米油盐。

  同理,就像余安邦所说的,他为国尽忠五年,足够了。

  眉头跳了跳,李牧说,“我在机关的时候听说,未来的待遇会逐步提高,最终的目标是要和社会上同等劳动的持平或者略高。”

  余安邦点头,“这事我也听说了。去年加了三百块就是个好兆头。不过还是低啊,你看我,第五年,一个月到手不到两千五。李牧,怎么给你讲呢。我也是很纠结。我不是说死在钱眼儿里,可是这点钱,真不够。”

  李牧非常理解,余安邦也是农家子弟,也许过了温饱线,但绝对没有达到小康。余安邦有个弟弟,弟弟谈对象了,家里准备盖房子。压力也就可见一斑了。

  不是不愿意留下,而是部队留不住人才!!!

  脑袋别在裤腰带上拼命,得到的汇报却比不上坐在办公室里敲键盘的,公平从何谈起,为国卖命从何谈起?几十年前打仗之前****都知道发响,还有开拔费一说,难道现如今的中国人民解放军连兵们的基本物质需求都满足不了吗?

  堂堂全球第二大经济体。

  于是,每当增加军费时,个别国家吵吵闹闹的时候,兵们都恨不得提了步枪就杀过去解放他们。

  而那些以为当兵的都是土豪的老百姓,则是压根不懂什么叫做奉献!

  义务兵两年,每个月拿202块津贴,豁出命去搞训练,断手断脚有之,吹了对象的有之,甚至献出了生命的亦有之。

  想到这,李牧胸腔中那股血就要喷涌出来,好歹控制住,化成一声长长的呼吸,说道,“班长,我相信这会是来真格的了。也许,一期士官的工资最终会达到四千。海空军的恐怕会达到五千。”

  “如果是那样的话,倒是值得留下来当终身职业了。”余安邦说,话锋却是一转,“不说我了,去意已决,多说无谓。”

  李牧沉默,狠狠地抽了一口烟,烧到烟蒂了。

  看着李牧把烟头扔在脚下狠狠地踩着,余安邦心里默默想着,这小子心里的结还是没解开啊。

  “李牧,放下吧。”余安邦说。

  看着余安邦,李牧知道自己心里想着的,都被余安邦看在了眼里。

  李牧问,“班长,你放下了吗?”

  “快了。”余安邦说,“我相信,我就要放下了。”

  李牧沉默着,淡淡的月光当中,可以看到他眼中开始闪着晶莹。

  “排长一定不希望你沉浸在自责当中。”余安邦说,“退一万步讲,你没有任何责任,如果你有责任,那么我岂不是罪该万死?”

  “班长……”

  “我知道。”余安邦说,“吴军排长在你心里很重要。我一直没告诉你,我新兵那一年,吴军排长就是我的班长,下连后就提干了。他在我心目中,也很重要。”

  李牧痛苦地轻轻摇头,低声说,“班长,我放不下……”

  http://www.mx99.com/book/899/57620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x99.com。梦想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mx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