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文学网 > 中国猎人 > 第770章 新兵和班长之间的战争

第770章 新兵和班长之间的战争

  杨青松感觉浑身都有蚂蚁在爬,遍布了全身皮肤以下的每一寸位置,而他却是一动也不能动。

  时间,七点四十五分,地点,直升机起降场,面前是山谷东面,太阳刚刚从山顶那里露出一半来,营地里的雾气在慢慢散去。

  这里被当做新兵队列训练场,混凝土铺设的起降场,是属于直升机基地的。但直升机中队现如今还是一个空架子,因此闲置下来。

  军姿,是一切队列动作的根本,是军人的基本形态姿势。不管哪支部队,新兵入营第一件事,就是站军姿。

  一个兵好不好,看军姿,一个干部好不好,看军姿。一支部队的精气神看军姿,一个连队的士气,看军姿,一个班的精神风貌,看军姿。

  还有番号,喊番号。

  今天是第三天,没有喉咙不沙哑的。很多新兵都吃惊地发现——原来自己的声音可以去到那么高的一个分贝。

  站军姿非常的痛苦,这对新兵蛋子来说,要保持一动不动的按照标准要求的姿势半个小时以上,绝对是一件前所未有的痛苦的事情。甚至直到以后进行了其他队列动作的训练,他们也是谈定军姿色变。

  所谓站如松坐如钟,最难的不是动,而是不动如山。

  杨青松咬牙坚持着,额头已经在冒汗。要知道,这可是寒冷的冬天!

  李牧一路巡视过来,走到杨青松这个班身后,慢慢的打量着。走到杨青松的身后,李牧站住了脚步打量了一阵子。

  忽然的,李牧抬脚轻轻地踹在了杨青松的膝盖窝上。

  杨青松猝不及防,膝盖一软,差点就跪下去!

  怒起,杨青松下意识回头看,看见李牧顿时手忙脚乱地回到位置上站好,双腿绷得直直的,将力量集中的膝盖上,坚决不能再让团长给踹倒了,脸色也涨得通红起来。

  杨青松的班长连忙走过来向李牧敬礼,李牧回礼随即摆摆手,班长就省去了报告的环节。不过,班长看杨青松的目光是带了杀气的。

  丢人。

  丢的是一个集体的人。

  二十七岁的上士班长,面对比他还小一岁的副团长,肝胆都在颤抖。任谁知道新兵营的一日生活制度是副团长亲自拟定的,心脏都会颤抖。任何士官都是接受过教导队集训的,教导队的生活可以用一句话来形容——最舒服的日子是昨天。

  这句话也是某特种部队引以为傲的口号,继而在整个军区部队里宣扬开来。

  这些经历过最残酷的教导队集训的士官班长们,都在心疼这些新兵蛋子。从老百姓到军人,角色的转换绝对不是着装上的改变而已。一个动作一个眼神,哪怕是一个细微的表情,都得按照军规来。

  杨青松脸上火辣辣的,心跳飞快,他已经可以预示到班长会怎么惩罚自己了。丢人,丢了整个班的人。

  打骂体罚是不被允许的,但经验丰富的士官班长们,是有一千多种办法在不违法规定的情况下,让新兵蛋子们叫天不应叫地不灵的。没点本事,当不了班长。最起码,底下的兵是不会服气的。

  要说不后悔那是假的,杨青松也不是完全不了解部队,他是做了功课的。因此他深刻地体会到,这个107团和其他部队真的不一样!其他部队绝对不会驻扎在深山老林里,其他部队的新兵训练也绝对不会这么残酷!

  难道是,那些退伍回家的人欺骗了自己?

  要命的是,那个年轻的副团长在大会上说,107团只会留下三十人。一百零八名新兵啊,居然要淘汰掉三分之二多。

  毫无疑问,被淘汰掉的即使不会被退兵,也会被打上次品的标签。都是大老爷们,都是一颗脑袋两颗蛋蛋,谁也没比谁多长个蛋,也谁也没比谁多长只手。别人行,你为什么不行。

  绷紧了全身,杨青松用一种近乎悲愤的意志坚持着,心里不断地告诉自己,坚决不能再让人踢到,坚决不能!牙齿是紧紧咬在了一起,浑身绷紧到在轻微发抖。

  “本来是半个小时的,因为某些同志不认真,我决定延长时间,加半个小时!”新兵一连五班长如此说道。

  杨青松心中更加的悲愤和羞愧了,某些同志,说的不就是自己。那种让战友一同受罚的感觉,非常的折磨人。

  时间一分一分地过去,太阳越来越高。其他班开始踏步喊番号,随即休息几分钟,然后展开其他队列动作的训练。新兵一连之中,唯有五班还在定军姿,木头一般杵着。

  慢慢的,杨青松的眼中溢出了眼泪。

  “眼睛瞪大!脖子贴紧后衣领!手型捏好!”五班长不断提醒着动作要领,鹰一般的目光扫视着新兵蛋子们。

  都咬牙切齿屏气凝神坚持着。

  “一人犯错全体受罚!你们要记住!在部队,集体至上!什么叫做集体意识!用你们最熟悉的话来说,就是有福共享有难同当!只要有一个人犯错!你们都要接受惩罚!”五班长掷地有声地说道。

  新兵蛋子们听得呼吸加重。

  也有不忿的,凭什么他犯错我也要受罚,不公平!

  只能心里想想,不是一般人敢当着班长的面说出来,事实上只敢在心里想想。而在不久的将来,他们就都会明白和习惯,一人犯错全体受罚是多么正常的事情!

  培养新兵蛋子们的集体意识有很多种办法,基层连队干部骨干们永远都会选择最简单粗暴的一种——一人犯错全体受罚!

  “我不需要理由!你们也不要强调理由!要你做什么!你最快速度最高标准给我做好!不让你做什么,就是刀架在脖子上你也不能逾越一步!”五班长像一头恶狼,吐沫星子就要喷到新兵蛋子们的脸上。

  五班长的话引起了边上正在和李啾啾说着什么的李牧的注意,便看过来。

  李啾啾说,“军区教导队过来的,叫李明涛。”

  “挺不错的。”李牧点头表示认可。

  正想说什么,突然,李啾啾看到五班那边,一个兵直挺挺地朝前倒下去。标准的军姿是重心落在两个脚掌上,而不是脚后跟。因为如果重心落在脚后跟上,是站不了多长时间的。

  五班长李明涛眼疾手快一个健步上去,接住了晕倒的杨青松。但见杨青松嘴唇发白双眼紧闭呼吸迟缓,浑身都绷得紧紧的。

  李牧和李啾啾二话不说大步走过去。

  那边,一直在待命的团医疗队的人马上抬着担架冲过来。

  看见李牧和李啾啾过来,李明涛急忙问好,心里也是比较紧张的。本来训练强度就很大,延长定军姿的时间几乎是挑战了新兵们的承受底线。他也是担心受到责骂的。

  李牧蹲下去快速检查了一下,随即对军医说,“疲劳过度,加上精神高度紧张造成的昏迷,把他抬下去喂点葡萄糖,休息一阵子就没事。”

  “是。”军医便招呼着两名卫生员把杨青松给弄上担架抬走。

  李明涛在李牧和李啾啾面前站好,军姿拿捏得标准标准的,等待训斥。

  看了李明涛一眼,李牧又打量了一下其他新兵,随即说,“继续训练吧。”

  “是!”

  李明涛松了一口气。

  李牧和李啾啾举步走开,李啾啾低声说,“前期的训练强度,是不是往下降一降,这才第三天,已经昏迷了五个。”

  其实李牧也在考虑这个问题,骤然的高强度绝对不轻松。这就好比,一台长期在一分钟两千转运转的发动机,突然的拉高到一分钟五千转六千转并且长时间保持下去,搞不好发动机罢工都正常。

  循序渐进是最好的办法。

  但循序渐进的情况,李牧很难看到每个兵的潜能在哪里。强悍的身体素质是最基本的支撑,如果身体素质达不到要求,其他的自然是不必说的。107团的性质对士兵提出了近乎全能的要求,降低强度容易,再提高却不容易。

  人体都有惯性,李牧就是要新兵们第一时间习惯高强度,这有利于未来不断地突破极限激发更多的潜能。

  “再过两天看看。”李牧思索着说,“特种部队训练营的强度比这个还要高,我相信他们能坚持下来的。”

  李啾啾哭笑不得,“三号,特种部队那不一样。特种部队的新兵都是从老兵中挑选出来的,是有扎实基础的。这些新兵,几天前还是普通老百姓,可比不了。”

  这是事实,尽管现在有些特种部队已经尝试直接从应征青年中招收兵员,但是重要的特种部队的兵员,还是来自于全军的各个部队,千里挑一万里挑一。实际上,很多特种部队并没有常人想象的那么严重,也都是兵也都是人。

  就像是前不久曾经和李牧老部队交过手的某摩托化步兵旅,整体改成特战旅。这种特种部队的战斗力是可想而知的,起码在李牧眼里,他们和一般的步兵部队没有多大区别。

  一名真正的特种兵,就拿李啾啾来举例,他是科班出身,国际关系学院侦察与特种作战系本科毕业,四年时间花在他身上的军费没五十万也有二十万。然后下连队,担任排长,副连长,副指导员,指导员,连长,一圈过来,参加各种集训和学习,参加各种训练,弹药不要钱似的打,航空燃油不要钱地烧。就李啾啾这么些年来,单单是他的工资福利,就有上百万。

  比不上飞行员,但培养出一名真正的特种兵,绝对不便宜。

  “就这么定吧,到周五了再看看情况。你密切注意一下,带训骨干每天晚上都要开会分析情况。”李牧道。

  李牧决定,李啾啾自然没有反对的理由。

  宏观地给出建议,李啾啾就会如同方才他所说的那样,建议降低强度。如果站在主观的角度,李啾啾是认为这种强度还是不够的。

  整个107团,除了李牧,特种部队出身的干部,就他一个。他是真正的从炼狱中走出来的人。这点强度,那算什么呢。

  “思想教育要跟上,嗯,今晚要着急政工干部好好开个会,重点说一下这个问题。兵们的承受能力与思想层次有重要的关系。必须得重视起来。”李牧一边往勤务保障区那边走,一边说道。

  李啾啾点头赞同,“是的,一颗强大的心脏就是一台强劲的发动机。绝对必胜的战斗意识很关键。集体意识也非常重要,李明涛把这方面的培养结合在日常的训练中,很好。”

  “这个问题,晚上骨干会议好好说一下。”李牧认同。

  短暂的休息,顾九向李明涛报告:“报告班长!我想去看看杨青松。”

  后面那句话声音就有些小了,小心地看着李明涛,害怕他不答应。顾九和杨青松分到了五班,幸福县过来的二十人,只有他们俩以及李嘉图和刘贵松是分在同一个班,非常的难得。

  有一个非常明显的问题,幸福县一共过来了二十人,是最多的一批。而最终107团只会留下三十人,这意味着,幸福县过来的二十人,最起码有一一半的人是不能待在107团的,就算全部合格。

  部队对地域这方面的规定虽然没以前那么严格,但是也绝对不会放松到让那么多同一个县的兵待在同一个团。

  顾九是犹豫了很久才大着胆子打报告,他做好了被拒绝的心理准备。

  出乎预料的是,李明涛点了点头,站起来说,“我带你去。”

  他知道顾九和杨青松是同一个县的,这点人之常情,李明涛不会傻到去拒绝。换个角度看,新兵蛋子们很金贵,因为脆弱。也许有时候仅仅因为班长的一句话一个动作,都会让一些敏感的新兵生出极强的逆反心理。

  历史上很多私自离队的新兵,大多有对带训班长不满的情况。

  带新兵绝对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不但要考虑到他们的身体承受能力,也要考虑到他们的心理承受能力,以及作为一个个体的自尊。

  打个比方说,你可以让新兵去跑一趟三公里作为惩罚,但是你绝对千万不要打他耳光。

  其实就是一个很浅显的道理,这就要求,带训班长要有极强的情绪控制能力,时刻保持理智。

  临时医疗处就设立在飞机仓库前面的空地上,那里正好挡住了阳光,也挡住了阵阵吹来的山风。

  杨青松醒了,浑身无力,明显的是能量消耗比补充快的迹象,加上刚才巨大的心理压力导致精神高度紧张,昏迷过去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看见李明涛带着顾九过来,杨青松连忙站起来,低着脑袋,“班长!”

  在他看来,自己又丢人了。

  定个军姿都能昏迷,多丢人。

  “没事吧?”李明涛问。

  杨青松站直了挺了挺胸脯,“没事!”

  点了点头,李明涛对顾九说,“一会儿你带他回来继续训练。”

  “是!”

  继续训练。

  顾九看着李明涛走远,便凑过,低声问杨青松,“老杨,你是故意的吧?”

  “故意你大爷,老子是那种人吗?我告诉你,刘贵松那小子上次晕倒肯定绝对是故意的。我还看见他冲我挤眉弄眼的。”杨青松压着声音说。

  顾九顿时就愣了,半晌说,“不是装的就好。那你真的没事?我看见你那么倒下去心脏都要吓出来了,班长要不是动作快,估计你是要毁容的。”

  杨青松也一阵后怕,“是啊,妈-的吓死我了,搞不清楚什么状况。”

  “差不多了,回去训练吧。”

  两人便急忙整理好着装,两人成列地迈着绝对不标准的齐步向队伍所在的位置走去。

  对于新兵蛋子们来说,新兵连就是一场战争,和班长之间的战争,其中有各种斗智斗勇,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当新兵蛋子们适应了环境,各种办法就会层出不穷,装病的,偷偷抽烟的。

  可惜,他们想过的这些,都是他们的班长玩剩下的。因为他们的班长同样经历过这样的一段日子。

  这是一场从开始就注定不公平的战争。

  从无到有,从历史上第一批新兵入伍,往上可以追溯到红军时期,当然,那个年代上级的话就是最高指示,因此有了奋不顾身舍命炸碉堡的这样的无数的英雄例子。

  改革开放之后,地方经济迅猛发展的同时,多样化的生活方式涌入,物质极度丰富带来的是世界观价值观的改变。停滞不前甚至无法保持的教育体制,在培养出大量精英的同时,也疏于对大部分学生的思想方面的教导。

  之于部队,导致的是新兵是一年比一年思想复杂,一年比一年难带。甚至频繁出现班长说不过新兵的情况。部队得跟上社会发展,各个方面。单就带新兵来说,依靠上级的天然威严来让新兵服气,越来越普遍。这是一个很严重的现象,因为说明带兵骨干,你无法用你的能力压制新兵,让他们心服口服。

  往前发展,是干群关系的变化。任何一名部队首长都绝对不会忽略干群关系。干群关系影响的是部队的稳定,从而影响到的是部队的战斗力。

  107团新兵营的生活,新老之间的暗中斗争,这才刚刚开始。考验的不单单是交战双方,还有作为首长的李牧、温朝阳等领导干部。

  注:五千字大章,绝对够分量。啾啾终于盟主了,苦尽甘来啊!好,悬崖哥也到起点来了,出手就是五万起点币,这个兵,是有钱途的。


  http://www.mx99.com/book/899/490791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x99.com。梦想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mx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