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文学网 > 中国猎人 > 第768章 军官制度改革

第768章 军官制度改革

  107团驻地已经今非昔比,之前只是一个轮训队的驻地,只有区区一排老旧的排房。

  现如今,经过了一年多的建设,工程兵拿出了最高的效率最可靠的质量,在山谷里建造出了一个与地形地貌极度融合在一起的有包括直升机基地、装甲车辆保障基地在内的现代化综合营区。

  上面重视,下面的效率只会更高,标准更高。

  大把钱扔了进来,光是营区基建就搞了两千多万,这还仅仅是一个团级部队。未来,进山的那条路还要按照最高等级来进行硬底化,早就确定作为战备公路。然后那条路会被彻底封死,除了部队的车辆,社会车辆是不能再使用了。

  初步估计,光是基础建设,就要投入超过一亿元。

  107团的营区有一个显著的特点,那就是完全伪装化。从空中俯瞰,是发现不了这个偌大的山谷其实是个综合兵营,或者应该叫做合成化军事基地更为合适。

  整个营区按照功能划分为四大区域,人员区域,车辆区域,飞行区域,后勤区域,分别对应快速战斗营、战斗支援营、直升机中队、后勤保障营。需要指出的是,并不是按照营编制来划分,而是高度合成化,按照作战功能来划分。

  简而言之,就是快速战斗营的官兵有可能和战斗支援营的官兵同住一排营房,甚至会合直升机中队的飞行员住在同一排营房。而装甲车辆这些,是集中在车辆区域的,不管隶属哪个营的装甲车辆。

  吃住在一起,训练在一起,作战在一起,真正意义上实行了多兵种合成化管理和训练。

  这对部队管理工作来说,是一个很大的挑战,非常的考验领导班子的能力,尤其是主官的。

  除了直升机,所有的装备全部配备齐全,人员也随着新兵的陆续抵达,达到了满员状态。

  107团第一次领导班子会议召开。

  团长徐战,政委温朝阳,副团长李牧,副政委张以陌,参谋长徐岩,勤务保障营长张如松,战斗支援营长李啾啾,空中突击战斗连长李风翔,快速战斗第1营营长由李牧兼任,第2营营长赵旭。

  这是精简之后的班子,否则至少还要配备一个副团长一个副参谋长,还有政治处主任、后勤处长、装备处长,这些个职务。改革之后的指挥班子,这些职务,都没了。

  特别要提出来的是李风翔,他原先是警卫连长,了解之后,李牧发现他居然是特种部队出身,因此决定将本来打算让李啾啾兼任的空突连长这个职务给他。都是军区直属的人,李牧一句话就给他调了过来。

  除了李风翔,以上提到的所有人都参会,党指挥枪,这些人都是党委会成员,营一下干部任命都是要过这个会的。

  第一次会议讨论也不例外,第一项是人事问题,第二项才是部队的训练管理工作,主要是今年的军事政治工作安排。

  徐战心里很不是滋味,他上任之后做过了解,坐在会议室里的,几乎都是李牧的人,就连政委,也是李牧原来的老搭档。

  本来他一腔热血打算在这支重点实验部队大施拳脚干一番事业出来,这会儿差不多半条心死了。

  孤家寡人怎么开展工作!

  要多郁闷有多郁闷。

  政委温朝阳主持会议,党内职务,他是比团长都要高的。

  敲了敲桌子,温朝阳说,“开会之前啊,宣布一个晋升令,上级决定,晋升李牧同志为中校。”

  简单直接,晋升令就交了过去。

  李牧领过来,给大家敬礼。

  距离上次晋升一年了,上中校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少校副团在军中不少见,但以107团的重要性,少校军衔不太能服从,时间上也不算短,好歹一年了,上中校也就没那么扎眼。

  赶在二十六岁生日之前,李牧成了陆军中校。

  都鼓掌祝贺。

  三十八岁的徐战心里更不是滋味了,他是三十四岁才上的中校,如今上校也满四年了,人家呢,二十六岁中校,再晚,也能赶在三十岁之前上到上校。差距不是一点两点的大。

  预料之中的事情,也就没有让大家很惊讶,更别说几乎都是李牧系的人。至于晋升仪式,对于一个小中校来说,那是大可不必的。李牧恨不得把每个小时都分成好几部分来用,又怎么会去办那没有什么实际意义象征意义也不大的晋升仪式。

  等当了将军再说吧。

  温朝阳担任107团政委,是上级领导机关经过深思熟虑的。李牧的资历他年轻,因此要调来一位资历足够并且足够优秀的团长。但是又担心李牧会被压制,从而限制了他的发挥。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让与李牧相熟的好歹搭了好几个月班子的温朝阳来担任团政委。

  还有一个因素,温朝阳和李牧曾是师生关系,这对107团未来的工作,是有好处的。

  习惯地敲了敲桌子,温朝阳说,“下面就开始第一项议题,新兵营的人事任命。”

  实际上,这项工作应该在一个月之前完成,但107团初创,事情千头万绪,几个领导甚至连凑在一起的机会都极少,只能拖到了新兵入营之后,再把这项议题放到会议上。

  另一个因素是,107团同时是陆院的107实训基地,换言之,107团的新兵营不是和其他部队那样的临时编制,而是长期编制。别忘了,陆院的那些干部学员过来,也是新兵身份!

  或者叫训练营更为恰当,但李牧就喜欢叫它新兵营,甭管以后过来的是中校还是上校,照样参照新兵的地位来对待。

  “同志们也知道,新兵营还肩负着培训陆院学员的任务,而且是长期任务,所以咱们的新兵营不同于其他部队,是货真价实的长期编制,是有军费预算的。”温朝阳说,“军费预算由陆院的专项实训费用项目来负责,和咱们团是分开的。”

  “也就是说,从财务方面来讲,新兵营是属于陆院。”

  也仅仅是从财务方面来讲,新兵营上到下几十个编制,都是107团的编制,人员的工资什么的,实际上就是107团的一部分。陆院负责的,仅仅是训练产生的费用。而且钱也不是陆院的,总部有专项拨款。

  为了搞新型陆军部队,上级领导机关一年几十个亿都砸下来了,关乎到人员素质,对陆院是绝对不会吝啬的,反而各方面的投入会更加,资源也是有所倾斜的。

  身在其中,李牧是知道上级领导机关对新型陆军作战部队的渴望,那心情之急切,超乎很多人的想象。否则李牧根本不会有这样的超越常规的晋升机会。

  “按照规定,新兵营的干部骨干配置,同样采用全新的干部骨干配置。”温朝阳低头看了眼文件,直接念道,“设营长教导员各一名,下辖两个新兵连,各设连长指导员一名,全营设一名营部军士长,各连各设连部军士长一名,营部参谋以及协理员各两名,需要注意,作训参谋和军械协理员必须有一半由士官来担任。”

  前面的没什么,意料之中的事情,可是这后面两一句话,就让除了三位主要领导之外的人感到诧异了。

  “军械士官,军士长,这都正常。参谋士官?”张以陌开口说。

  今年,参谋士官还是个没有出现的新名词,即使张以陌是从军区司令部下放的高参,上校正团的副团职副政委,正儿八经的高职低配,他也从来没有想过参谋可以由士官来担任。

  从来参谋干事都是干部,协理员也是干部。干部的特殊性不仅仅体现在待遇上面,还体现在可以参与辅助决策。

  让士官来担任参谋,也就是说,给营指挥员提供作训建议的是士官。这是何等的难以想象。饶是张以陌是年轻一代的高学历军官,也从未改变过传统观念。

  因此他才吃惊地问了出来。

  一直没有发话的徐战清了清嗓子,大家都看向这位新团长,徐战稳稳地说道,“不同新兵营要如此配置,未来,同样的制度会逐渐引入作战营。最高层面关于增加士官份额减少军官数量的指示早就存在,107团既然是实验部队,就应该来当这个先行者。而且,有大量的数据表明,某些职位的工作,专业士官可以胜任。士官院校已经开始进行新的专业划分,不再限于指挥类和技术类。”

  他的嗓音有种闷雷沉沉的感觉,像是重型机械化部队列队碾过地面。顿了顿,让大家消化了一下子,徐战继续说道,“军队要改制,重点难点在编制,在人制。咱们的编制改了,人制没改,就不算是彻底的改变。”

  说完,他看向李牧。

  李牧这才微微点了点头,十指交叉随意放在桌面上,习惯性地扫了一眼,这一看,众人都下意识地挺了挺腰板。

  徐战把这一幕看在眼里,心里越发不是滋味了。小自己十岁的副团长,在部队面前拥有绝对超过自己的威严,这种现象,是从来没见过的。

  光是班子配置就能看出端倪,配了一个副政委,但是这个副政委是张以陌。张以陌是什么人,军区司令部的高参,在军区司令部的关于107团的编制研究小组里,是李牧的助手!

  要知道,编制研究小组直到现在都没有撤销!

  徐战很容易就象明白过来,上级领导机关是摆明了车马支持李牧的工作,仅仅是考虑到资历的问题,才有自己坐在这个本来属于李牧的位置上。蕴含的意识很明显,你可以不配合,但是你不能影响。

  陆军第一支全新的实验部队部队长,哪怕只干一年,也是一种难得的资历。象明白了之后,徐战的心态也就慢慢调整过来,情绪也不是太差了。

  “诸位,我可以告诉大家。不久的未来,包括军官制度,士官制度,延伸到军衔制度,都要改,深化地改,不改无法适应未来战争要求,不改无法提升部队整体的战斗力。最高统帅明确提出,一切工作着眼于提高战斗力。一切工作,包括政治工作。提高战斗力是出发点也是落脚点。”

  李牧的声音要深邃许多,清晰无比的传到每一位的耳朵里。

  “拿我自己来做例子,少校副团长,而我的下级,拿徐岩参谋长来说,他是中校副团。下级的军衔比上级的高,这是非常的不符合常理的,也造成了部队职务与军衔关系的混乱。按照年限晋升军衔,无法完全体现出军衔制度的优势。比如说,技术类的军官,可能只是少校,但是他也有可能已经五十岁。军衔没有上去,但是待遇是随着年限和贡献增长的。这么做的好处很明显,术业有专攻,同时可以有效地控制军官的数量规模。”

  这番话若是一年多两年后说出来,谁都不会觉得有什么。关键是,现在关于这方面的信息几乎没有,李牧为什么敢这么说?

  众人能想到的解释就是——李牧有渠道获得了更高一层领导机关的信息。

  而在李牧描绘的前景当中,众人看到了一个更好的发展前景,不但是关乎自己,而且关乎更多人,包括今年入伍的新兵。深化士官制度改革一直在做,军官制度改革却是困难重重,究其原因,不难象明白。

  李牧说的这种方式,无疑是最贴合实际情况的方式。能力出众的但是到了服役年限的军官,在当前的环境下,如果不想转业,那么就得拼尽全力去争取往上走。甚至这样容易滋生腐败。

  对于部队而言,明明知道这个军官很有能力,但是他的服役年限到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人才流失。

  这种情况早在士官当中就普遍发生,因此才有士官制度的不断深化地改改改,工资涨涨涨,士官军衔也改改改,一直到能留住人才为止。军官队伍同样如此。

  如果按照李牧设想的这种方式,到了服役年限的军官,没有往上升的位置,没有关系,继续服役,军衔不变职务不变,但是待遇是要变的,只要你能证明你的能力,让部队需要你。只需要改改服役年限,把现行的复杂的年限,参照新的士官制度,化成三个大的等级,十年,二十年,三十年。

  最大程度地留住人才。

  一些国家的四五十岁的上尉军官比比皆是。

  轻轻敲了敲桌子缓回众人的思绪,李牧语气平淡但谁都听得出来一言九鼎:“所以,107团会坚定地推行军官和士官制度的先行改革。”

  “这也是咱们107团需要做的工作。”


  http://www.mx99.com/book/899/488964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x99.com。梦想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mx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