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文学网 > 中国猎人 > 第767章 滚蛋饺子迎新面

第767章 滚蛋饺子迎新面

  上海我来了。

  随着车窗外景色的变化,新兵蛋子们激动起来,离开家乡离开父母那一点刚生出来的情绪烟消云散了去。

  国际大都市,有来过的都会兴奋,更遑论顾九这般没有出过市里的乡下娃。以后就要在这里当兵了,想想就开心。

  隆隆的普快在铁轨上爬行了十几个小时,加上中转等候的时间,新兵蛋子们骨头都坐发了酸。这会儿即将到站了,都纷纷趴着窗户往外看。

  李啾啾走到车厢里,大声说:“想抽烟的抓紧抽,到了部队,是坚决不允许抽烟的。”

  新兵蛋子们顿时觉得这个娃娃脸营长真是大好人一个,比那个严肃的年轻团长好多了。他们都是应该有幸接受李啾啾的“宠幸”的,作为特种部队出身的步兵营长,李啾啾的训练方式和强度,是一点也不比李大团长的要低的!

  就都纷纷往抽烟处去。

  李啾啾又说:“别都一块去!一波一波的来!注意保持车厢整洁!”

  都乖乖照做。

  火车已经开始减速,慢慢往上海站开。先是郊区的各种工厂和民房,然后逐渐能见到高楼大厦。

  接兵干部们都打起精神来,一个兵都不能少,越是大城市的火车站就越要小心。当然,有火车站工作人员的协助,走丢人这种事情是不存在的。

  李牧把顾九喊过来:“顾九!”

  “哎!”

  “要回答到!”李牧说。

  “是!到!”顾九挤过来,立正站好。

  李牧把一个迷彩手提包交给顾九,严肃地说:“这里面穿着你们二十人的档案,从现在开始由你保管,弄丢了,你们所有人都要就地回家!”

  “是!”顾九顿时跟肩负了维护世界和平的任务一样,心情激动起来澎湃起来。

  接过迷彩手提包,顾九就抱在怀里,死死地抱住,然后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坐下就不再动弹。李牧相信,就算有人拿刀架在他脖子上,他也不会松开迷彩手提包。

  火车慢慢停稳,其余车厢被要求暂时不打开,先让部队的人下车。

  一个口令一个动作。

  李啾啾大声下令:“107团的!拿好自己的东西下车集合!检查好自己的东西!不要弄丢了!”

  就纷纷背起背包提着迷彩旅行袋,有的还另外拖了行李箱,都是家里让带的东西。他们会很放心,因为到部队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清点,私人物品全部集中存放起来,退伍之前再也无缘见到,至于零食香烟什么的,也会集中起来保管,下连队之前不会让大家有吃抽的机会。

  而107团,届时对新兵的管理,只会更加的严格甚至苛刻。

  下了车,踩着结实的地面,大家总算是松了口气,终于是到地方了!

  马不停蹄的,大部队就在这里分开,李牧和李啾啾带着二十名新兵,在火车站工作人员的带路下大步来到站前广场。

  站前广场是不允许停车的,但是此时在武警的护卫下,整整齐齐停了好多军车,大多是军卡,还有一些大巴,以及少量的迷彩依维柯。

  外面旅客熙熙攘攘,里面被划出来的区域空空荡荡,就等着清点完毕人数,把新兵运走。军队的效率不是一般的高,用不了多久,所有的军车和军人都会消失。

  徐岩大步走过来,他已经接到了正式任命,担任107团参谋长,他亲自带车前来接李牧带回来的新兵。

  “三号,辛苦了。”徐岩敬礼,然后和李牧热切握手。

  “参谋长辛苦了。”李牧笑道。

  不多说,再一次清点人数,分成两拨,上了两台依维柯,随即,在新兵的注视下,李牧上了他的老陆巡,徐岩和李啾啾分别上其余两台依维柯。

  一个小车队,就拉响了警报,呜呜呜的就直接从站前广场往外开,所到之处不无退避三舍。

  车还没出站前广场,一台警备区的涂装普拉多就拉起了警灯,不断地摁喇叭,跑到前面开路。

  车队的速度非常快,警备纠察车狂奔着,经过路口的时候,根本不管什么灯,直接车子往路中间一横,挡住了三方来车,当然也有交警在现场维护秩序。等着老陆巡和依维柯通过了路口,警备纠察车这才加速,然后很快超到前头去,继续开路,遇到路口,如此这般地炮制。那驾驶风格蛮横之极无法想象的。

  依维柯上的新兵蛋子们是能够通过车窗看到这一切的,一个个面面相觑,一想到马上就要成为这当中牛逼的一员,那个骄傲自豪是自不必提的。

  小型车队在城区道路上狂奔着,上了高架,警备纠察车就在下个路口撤了,李牧的座车成了开道车,带着两台依维柯朝驻地驰骋。

  那颗心还没完全放下来,都以为顶多个把小时就能到部队。这一开,却是直接上了高速。

  众人面面相觑小声交谈却都不敢多问。

  每台依维柯里面都有两名士官看着新兵蛋子们,俩士官自顾聊着天,偶尔有胆子大的就小心翼翼地问:“班长,咱们这是去哪啊?”

  好歹是懂点事的,会叫班长,有些不懂的,见谁都喊首长,是不合适的。

  “回营区,还能去哪。”士官就说,开了窗户,拿出烟来分了抽。

  那烟味一出来,会抽烟的都忍不住了,但都不敢掏出来抽。另一个士官就笑着说,“想抽就赶紧抽,两个两个来,窗户开了,到了部队,你们是不能抽烟的。”

  文强东赶紧的拿出烟来,坐在他身边的刘贵松也不问,直接从他手里抢过香烟,说,“我也来一根。”

  点上抽。

  其他人见着有两人抽了,就都继续忍着,全神贯注地看着他们的烟慢慢燃着,就等着熄灭的时候。

  “你谁啊。”文强东低声,瞪着刘贵松。

  刘贵松嘿嘿笑着,“我的抽完了,都是战友,借你一根,回头还你。”

  “哼。”文强东心情是不太好的,毕竟之前出了那样的事情。这和大家坐在一起,他心里是有些觉得自己低人一等的,感觉像是背了一个污点进的部队。

  老陆巡上,李牧坐在后座上,从迷彩手提包里取出二十人的档案,上车之前,档案从顾九手里拿了回来。李牧多此一举,仅仅是希望让顾九觉得自己很重要,有存在感。

  逐个看着档案上的名字,李牧陷入了沉思。

  这里面有几个兵,他是还没拿定主意怎样安排的。

  文强东,刘贵松,慕容明晓,这三人都不太符合作战营的要求,李牧就必须要考虑是否放在后勤保障营里面去,战斗支援营是不可能的,战斗支援营需要承受的军事训练强度不比作战营低多少。

  承受高强度的军事训练,身体素质是一方面,心理素质也是非常重要的一方面。李牧不担心打造不出来一个敢打敢拼的兵,他是担心打造出一个有失控危险的兵。

  耿帅之后,李牧变得谨慎起来,一个人的背后是一个家庭,屁股决定脑袋,他想事情,不能再像之前那么简单了。

  刘贵松可以考察一下,如果成长得好,那么就放到作战营或者战斗支援营,文强东和慕容明晓,李牧心里暂时决定将他们以及另外几个关系兵放进后勤保障营里面去。

  李嘉图、顾九和杨青松,比较符合李牧的要求,新兵连之后,是直接下放到作战营或者战斗支援营,作为未来的骨干来培养。

  之余107团,每个新兵都很重要。因为这些新兵入营之前,107团是没有义务兵的,他们就是大熊猫那般珍贵。这也是107团名额珍贵的原因,要求高的因素。

  闭上眼睛,李牧开始在脑子里捋思路,他连正儿八经的连长都没有担任过,一下子就是副团长,怎么把这样一个团带好,他需要好好的想想。尽管上面还有一个团长,但是司令部首长已经明确表示,安排一个团长,是考虑到他的资历问题。具体工作,还是需要他来做的。

  万事开头难,想起团里那一堆事,李牧第一次有了忐忑,感觉如履薄冰。受到重用的同时,也是肩负了更大的责任。他的压力,非常大。

  新兵蛋子们不知道团座在想什么,他们只是慢慢发现——咦怎么他-娘-的出市区了?说好的上海大城市呢?就这么走了?往哪走?

  高速上一跑就跑了两个小时,看这态势,还要继续往下跑。再一看路牌,这是往西走,什么情况这是。

  李嘉图把目光从外面收回来,低声对坐在身边的杨青松说,“东南军区的司令部驻地根本不在上海,我们被骗了。”

  杨青松暗暗吃惊,“不能够吧?骗我们干什么?”

  “军区驻地在金陵。”李嘉图说道,在这些人当中,他是最冷静的。

  “为什么要骗咱们?”杨青松百思不得其解。

  李嘉图耸了耸肩,“不知道。我的直觉告诉我,107团不简单。”

  “什么不简单?”杨青松不耻下问。

  李嘉图看了其他人一眼,发现没人注意到这边,他便在杨青松耳边压着声音说,“这些人都以为107团是军区直属部队,肯定比其他部队好,过得更舒服。恐怕都想错了。军区直属部队,不一定都是轻松的部队。原来军区司令部直属过特种部队,特种部队能舒服?”

  “特种部队好啊。”杨青松眼睛亮起来,“多牛逼。”

  “可惜其他人不这么想。或者说,你现在向往,等你过了新兵期,你就知道什么叫痛苦了。”李嘉图说。

  杨青松问,“你怎么知道,你又没当过兵。”

  “为了今天,我准备了三年。”李嘉图沉声说。

  声音虽然很小,但身边的人是听见了的,于是陷入了沉思。到底要去的是什么部队,第一次对未来产生了迷茫和恐惧。恐惧从来来自于未知。

  半个小时之后,车队进入了服务区。随车的士官马上下车,分成两批去厕所,另一批人在周边站成了一个松散的警戒线。这些士官都是从各个部队精挑细选出来的,李牧费了很大的心思才挖过来,有些人甚至是从各个集团军的特种大队、特种旅挖过来的,作战意识特别强。

  要知道,其他接车的干部骨干都是穿的常服,107团的穿的是迷彩服,虽然没戴武器,但那肃杀之气是有的。往那里一站,社会车辆社会人员是不敢靠近的。军人天然的就对普通人有威慑力。

  李啾啾和两名士官组织二十名新兵去上厕所,掐着时间,不能让新兵蛋子们憋坏了。

  走向洗手间的时候,二十人有一大半心都凉了。这是什么鬼地方呢,怎么周遭全是山,那连绵不绝,那叫一个荒凉。都不是傻子,已经开始意识到会去什么地方。

  上海往西跑了三个小时,这才中途休息。往西是什么地方,没几个知道,但绝对不是什么大城市。

  山沟沟在等着他们。

  烟是不敢再抽了,干部骨干们也没有了之前的笑脸,都有些不苟言笑。这一切都在表明,驻地快到了。

  十分钟后,车队再一次出发,打着双闪疾驰在高速公路的超车道上。有要超车的社会车辆,谨慎地跟在后面,看准了行车道没大车,才敢超过去。不知道的还以为依维柯里坐的是什么大领导。

  有常识的会看得出来,部队大领导出行坐的是考斯特,而这种依维柯,大多是机关通勤车辆。被装在军卡里面的,就是最基层的大头兵了。

  不管怎么说,这二十人的待遇是比别人好的,起码他们坐的是舒服的依维柯,而不是充斥着柴油味的东风军卡。

  又一个小时,下了高速,驶入了县道,两侧那些个民房,那些个山地,让大家的美好愿望是彻底的破灭了。

  什么大城市什么夜上海,是彻底无缘了的。

  原来,部队也会骗人,不但骗,还他-妈-的连哄带骗。最操蛋的是,家里还提心吊胆的怕进不来这107团,到处找关系请吃饭送礼,把脑袋挤破了,结果给放大山里来了。

  后悔吗,后悔,能回头吗,那不可能。这个时候要是退回去,那是要接受法律惩罚的!

  早上八点多下的火车,高速上跑了四个多小时,车队开上通往107团驻地那条专用公路的时候,午饭时间已经过了。

  见识了原始山地丘陵之后,谁也提不起兴致来,当然也有个别例外。比如李嘉图,比如刘贵松,比如顾九,一个是有充分的心理准备,一个是心大,既来之则安之,一个是珍惜,去哪里都珍惜。因此没有那么大的心理落差,也就不会低落。

  情绪低落又如何呢,没有办法,车队驶入营地的那一刻起,他们就不再是一个个体,而是一个整体中的一个部分,一言一行都要依照规矩来,一切行动听指挥。

  过了午饭时间,炊事班早就煮了一大锅面条。

  滚蛋饺子迎新面,面是西红柿加鸡蛋,天南海北的部队都这个样。

  饿坏了,顾不上许多,先把肚子填满。

  从饭堂到营房,两百一十七步,抬头看到的都是山,营地居然直接就建在了山谷里,挺大的山谷!

  彻底完球蛋了。


  http://www.mx99.com/book/899/483911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x99.com。梦想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mx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