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文学网 > 中国猎人 > 第766章 沙场点兵战火沸腾

第766章 沙场点兵战火沸腾

  12月25日,西方圣诞节。

  幸福县火车站,凌晨零点零五分,东南军区直属第107轻型快速战斗团新兵二十名,在候车室静静等候着。

  与他们在一起的,还有奔赴其他战区的幸福县籍新兵。统一出发,抵达某大城市后进行分流,奔赴各个部队。

  候车室里泾渭分明,107团的新兵像孔雀一般骄傲,因为他们穿的是没有挂任何标示的07式沙漠迷彩服,而其他新兵,穿的是青瓜皮,丑到极点的纯绿色老式作训服,看着更像是入狱,而不是入伍。

  李牧知道,这是最后一批穿青瓜皮入役的新兵了,明年冬季征兵改成秋季征兵,所有入役新兵都会身着07式迷彩服,更好看。

  寒风潇潇,火车站周边有山,有些雾气,在白炽灯的灯光下,灰蒙蒙一片。从有蜘蛛网的窗户往外看,也是一片灰蒙蒙。

  家长们都聚拢在候车室门外,候车室门没有关,但是拉上隔离线,家长们不得进入,只能在门外相互挤着看自家孩子,心神不宁,不时的到小卖部买点水买点吃的,一个小时之内送过来两三趟,只怕孩子渴了饿了,再也不知道该做些什么。

  站前的空地上停满了车,豪车就有二三十辆,另一侧,有大量的摩托车,全都是家长开过来的。也许只有这个时候,这些家长才第一次站在公平的位置上——你小孩当兵了,我小孩也当兵,你也没什么了不起的,说不定,我小孩的部队比你小孩的部队更好。

  新兵们都还嘻皮笑脸,完全还没意识到,这一去,至少两年没法和爹妈见面。

  火车站办公室就在候车室里面的隔间里,可以说掌控着所有新兵命运的李牧和李啾啾,和其他几位带兵干部在里面抽烟吹牛。军衔最高的是武警中校,他要了三十多名新兵,全部都带到河北去。

  武警中校是个很爽朗的西北汉子,指着李牧说,“小李团长,跟你们比,我们武警就是后娘养的。你那二十个兵,我是看着直流口水。”

  李牧道,“你们内卫部队是要多舒服有多舒服,比机动师都是要舒服的,待遇也好。前些年,我们到某地驻训,住的机动师营房,单人床,专属柜桶,一个班一个房间,那环境是比宾馆都要好的。我们呢,牛大队,我们用的还是架子床,上下铺,一个排房住进去一个排。”

  牛大队哈哈大笑,“这个不能这样来比较。武警部队有地方政府支持,毕竟是双重管理。性质上也不一样,你们野战部队啊,随时是准备拉出去,山脚野外一钻,是哪里都能过的。武警部队是没有这个的。”

  说得是没错,陆军机动部队,就单兵来说,背包一打,上车就走,营房里的一切,都是可以扔下的。天为被地为床,枪在手,那是要走遍天下的。

  空军某后勤部队的上尉一直含笑不语。

  牛大队也没打算放过他,指着他说,“要说舒服,他们空军后勤的那才叫舒服。义务兵的津贴都比咱们的高。”

  空军上尉呵呵笑,不回话,因为这是事实。相对来说,海军的待遇最好,其次是空军,最差的是陆军,陆军之中最差的是野战部队基层连队的义务兵,那叫一个惨,去年月津贴才三百零二块,去年底提的,六百零二。

  伙食标准,也是陆军野战部队的最低。

  吃得最差,拿得最少,干得最累,可以说是往死里折腾的,但有一点,是海空军甚至武警都不上的,论玩命,军中同僚也都会承认,陆军大头兵最敢玩命。接受的训练不一样。

  牛大队同样也是清楚的,陆军大头兵接受的是一枪毙敌式的训练,武警部队像警察多一些,你不能上去就直接开枪怼了嫌疑人。说白了,武警部队一定程度上是执法不对。

  陆军野战部队执法?

  执个哪门子发,宪法?

  要动枪了,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我不忘死里训我的兵,仗,是要打输的。

  说起来,陆军军官在海空军军官面前,多少是有一些天然的自卑感的,但是李牧没有。他堂堂二十六岁少校副团长,只有别人看着他产生自卑的份。

  接兵干部在聊天打屁,候车室里的新兵蛋子们闻着烟味强忍着烟瘾,有低声交谈来转移注意力。

  一些没心没肺的,小零食就吃了起来,嘿嘿地笑着。情感敏感点的,已经开始坐着不说话,第一件事就是把爹妈赶走,看不见就不会想,就不会鼻子发酸,就不会哭。

  哭,那么多人看着,多丢人。

  107团的二十名新兵背靠背坐了两排,背包就放在脚下。睡觉用的被子打成背包,直接放在脏兮兮的地面上,新兵们有好一阵子是想不通的。一些人还幻想着,可能到了部队还会给发新的吧,脏了就脏了。

  他们根本不知道,现在他们领到的所有一切属于陆军的财务,被子衣服背包绳迷彩胶鞋,都将陪伴着他们至少两年的时间。

  至于脏不脏,以后搞野战化的时候,他们再回想起今天,是会觉得现在的自己是多么的爱干净。

  “九儿,抽根烟去?”慕容明晓憋不住了,小心地看了一眼办公室那边,低声对顾九说。

  顾九也看过去,犹豫着说:“不好吧。”

  “你看那边。”慕容明晓下巴抬了抬,对面有几个新兵偷偷躲到角落猛抽香烟,“咱们抓紧点时间,到了部队可就不能抽了。”

  顾九还在犹豫。

  慕容明晓拿出烟来,给顾九打了个眼色,就起身走到办公室看不到的角落那里去。顾九没办法,只得跟着过去。

  分了烟,两人就大口抽起来。

  “你是不是还有什么内幕消息,跟我说说。”慕容明晓低声问。

  顾九说,“没有什么内幕消息啊。”

  “你还装,在武装部的时候,娃娃脸营长喊你去谈了好几分钟,你小子肯定知道什么。”慕容明晓瞪着顾九。

  “真没什么。”顾九说,犹豫了一下,说,“就是咱们二十个人,真正能到作战部队的,可能只有一半人。”

  “嗯?”慕容明晓顿时就毛都炸起来了。

  顾九说,“具体我真不知道,娃娃脸营长当时和团长聊天的时候,就说了那么一嘴。你别跟别人说。”

  “我傻啊跟别人说。”慕容明晓沉吟着,“知道也没办法,现在咱们是砧板上的肉,人家想怎么剁怎么剁。”

  “反正都是9527部队,去哪都一样。”顾九说。

  慕容明晓鄙视了顾九一眼,“拜托你多学学常识。作战部队和后勤部队能一样吗?我可不想去后勤混吃等死。我一亲戚在后勤干了七八年,你知道他回来之后什么样吗,他-妈-的-啤酒肚都出来了。”

  “这么夸张?”顾九瞪大眼睛,也是有些紧张了,不由的看向办公室的方向。

  慕容明晓说,“一点也不夸张。我跟你说,有机会,你要向团长表态,坚决要求去作战部队,顺便帮我也说一下。团长看重你,你要是表态,团长肯定答应。”

  顾九低着头,声音很低,说,“团长不是看重我,是同情我。”

  一下子,慕容明晓就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了,只能拍着顾九的肩膀,好半天,他说:“九儿,以后我的津贴都给你,寄回家,算我借你的,你努力干,留队有工资了再还我。”

  顾九抬起头看着慕容明晓,好一阵子,才缓缓点了点头。

  以他们的关系,慕容明晓要帮助顾九,那是早就会做的事情。但是顾九性子比较硬,分得很清楚,坚决不会接受钱财。这也许是顾九最后的底气了——我穷,但我有骨气!

  刘贵松老鼠一样过来,拿出软中华,把手往慕容明晓面前一伸,“哥们,借个火。”

  慕容明晓看着刘贵松没反应,顾九连忙把打火机递过去。

  点上,刘贵松还给顾九,“谢了哥们。”

  就站在边上一起抽。

  “哥们,你也是107的。”刘贵松说,烟雾中眯起了眼睛。

  顾九还没答话,慕容明晓便居高临下地看着刘贵松,道,“你的身高,好像不达标吧?”

  在将近一米八的慕容明晓面前,刚刚卡在达标线的刘贵松像极了武大郎,估计他的外号也跑不了和石磊的一样——大郎。

  “刚刚及格,嘿嘿。说来也是神奇了,早上量身高,我是达标的,下午量身高,就差一丢丢,就一丢丢。”刘贵松摆弄着手指吃惊地说,表情好丰富的。

  顾九懂这个,就说,“早上人的脊梁处于最宽松的状态,到了下午,脊梁是有些压缩的,所以同一个人,早上和晚上,身高是有一些差异。”

  “原来是这么回事,我还以为是机器有问题呢。”刘贵松也不笨,马上就明白过来了,恍然大悟。

  慕容明晓想不明白,为什么刘贵松这样的人也能进107。这人不但个子矮,而且也丑。那五官和端正这个词是没有什么关系的,但是看这家伙的情绪,明显的过关很顺利。

  前几天到陆军医院体检的时候,慕容明晓就注意到这个人,一直想不明白。

  团长脑袋坏掉了吧?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刘贵松,家里开五金厂的,就在城西那片。哥们,你们是哪的。”刘贵松主动说道。

  顾九说,“我们是胜利村的,农民。”

  刘贵松就又惊讶了,他的表情非常的夸张,其实是他的习惯,是一个有些大大咧咧性格开朗的人。

  “胜利村啊,土豪村啊,哈哈哈。”刘贵松说,“你们村可不得了,我去过一次,那村场多整齐,几乎都是小别墅。”

  顾九指着慕容明晓,介绍道,“他叫慕容明晓,我叫顾九,明晓家里是开矿的,他们家有钱。我家务农的,很穷。”

  刘贵松看着顾九,这个话别人说起来多少会有自卑的情绪,但顾九就像是在说别人的事情一样。

  不由的,刘贵松多看了顾九几眼,这位战友,是不简单的,性格很坚韧。

  人穷,但有骨气!

  刘贵松是典型的穷人家庭出身,他上初中之前,家里环境和顾九的差不多,上了初中,他老爹才豁出去搞五金厂,从小作坊发展到现在有百十号工人的正规厂子,也是经历了很多艰难困苦。

  他这样的富二代,和含着金钥匙出身的富二代有本质上的区别,家教也是颇好,所以刘贵松身上没有什么纨绔之气,待人宽厚,性格使然,极少与人红脸。所以,他的朋友非常多,都愿意和他做朋友。

  “握个手,以后咱们都是战友了,我先天条件差,以后哥几个要照顾照顾我。”刘贵松笑着伸手,伸向慕容明晓。

  慕容明晓犹豫一下,和刘贵松握手,顾九主动和刘贵松握手。

  以后就在一个部队里了,提前沟通下感情,是好事,慕容明晓瞧不上刘贵松,但也不想把关系搞得很僵。根上他们也没有矛盾,只是一个看不惯另一个外在条件那么差的人也能进107,感觉把107的逼格拉低了。

  接兵干部们从办公室里走出来,一边走一边整理着着装,都换上了不苟言笑严肃得不得了的表情。

  候车室一下子就都安静下来,原先都是压着嗓子说话,现在更是安静得掉根针都能听见。倒是火车站的工作人员不当回事,纷纷高声招呼着出去月台接车。

  火车来了。

  接兵干部中,职务最高的是李牧,他同时也是接兵团的团长,在登车之前,发号施令的是他。

  李牧扫视了一眼,高声说道:“各单位组织登车!”

  下面自然有各个部队的带兵干部组织新兵起立,整理队伍准备前往月台,等候登车。

  门外的家长们开始激动起来,都在挤着要往里看,但都不敢跨过大门,更有一些大声招呼着自家孩子,最后再说上两句话。

  新兵蛋子们头也不回,随着队伍从候车室走进了月台。这个时候,谁回头谁就不是真正的男子汉。男儿志在四方,恋家的都是懦弱的表现。

  雾气伴随着寒风,在灯光下越发的显得气氛的凝重,还有一些肃杀之气。没有月台依依不舍分别的场景,有的是一群被简单训练了队列的新兵蛋子随时准备登上军列奔赴部队的井井有条。

  不消说,军官们站在那里,一句话几个字,队伍就规规矩矩的。

  军列也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军列,而是固定线路的火车,专门腾出几个车厢来,从始发站到终点站,沿线新兵上车下车。军运协调员和铁路部门的人沟通着,确保运兵顺利。

  在这一天,有数十万新兵在全国各地通过不同的交通方式,主要是铁路运输,前往部队。藏区高原驻军的新兵,全部用军机往上面送。

  “登车!”

  各个部队最后一次清点完人数,李牧下达作为接兵团团长的最后一个命令。

  来不及想,也没有时间去想,新兵蛋子们登上列车。

  此次经年,应是沙场点兵战火沸腾,便有万千乡愁更与何人说?


  http://www.mx99.com/book/899/482923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x99.com。梦想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mx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