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文学网 > 中国猎人 > 第765章 李团长的解决方案

第765章 李团长的解决方案

  这一个晚上,很多人都睡不好。

  受伤的小伙子叫孙豪,平时和文强东玩的挺好,也是同一个学校同一个年纪的学生。

  孙豪被送到医院之后,他的家人就赶了过去。李牧没有出现和他的家人碰面,而是把当事的几个人喊到了他住的招待所里。

  文强东,慕容明晓,刘辉,都在他的房间里面站成了一排。李牧打电话给杨青松,让他在医院盯着,一有消息马上报告。

  至于顾九,李啾啾和他在另一个房间。

  没有报警,事态还不至于失控。

  大气不敢出的三人低着脑袋,不敢看李牧。就算是刘辉,得知李牧是部队的副团长,也顿时没了之前的傲气,比乖孩子都要乖。

  李牧指着文强东和刘辉说道,“现在给你们的家长打电话,让他们出面去和孙豪的家长解决这件事情,该赔钱赔钱。”

  文强东连忙拿出手机来,二话不说就给他老子打了过去。刘辉犹豫了一下,还是拿出手机来,走到一边,也给他老子打电话。

  慕容明晓也要打电话,李牧说,“你不要打。”

  都乖乖的照做。

  文强东和刘辉的父亲知道了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之后,得知部队首长当时在场,也是顾不上骂孩子了,两人马上就往医院赶。怕的就是这件事情牵扯到自己家孩子,这部队,能不能去得成,全凭人家李团长一句话。

  李牧打的主意很简单,让他们身后那些有能量的老子去和有能量的伤者家长谈,私下解决。否则一旦报警走程序,顾九这个兵,是当不成的了。

  他也知道,这个忙,他们不会白帮。都是做生意成了精的人,不用面对面地说得很直白,潜台词已经非常明确。

  这是一个交易,保住顾九,作为交换条件,那么李牧就会接收文强东和杨青松。当然,杨青松的父亲也在去医院的路上。这几位在当地有能量的人,私下里妥善解决这件事情,问题是不大的。

  很快,杨青松打来电话说:“首长,脑震荡,里面没事,骨头也没事。”

  李牧大大松了一口气,不幸中的万幸,基本上就是破了点皮,脑震荡是免不了的。

  “辛苦了,请你父亲好好和孙豪的家长谈一谈,妥善解决。”李牧说。

  杨青松说,“首长,我爸说请你放心。”

  挂了电话,李牧扫视着规规矩矩站在那里的三人。

  “为了一个女孩子。”李牧的手指在他们身上点着,“慕容明晓,你先认识的那姑娘,然后是文强东和你刘辉。且不说关系如何复杂,争风吃醋导致有人受伤,你们有没有想过后果?”

  没人说话。

  好一阵子,刘辉忍不住说,“首长,是顾九太冲动了。他不动手,事情也不会变成这样。”

  “是孙豪先动的手!”慕容明晓道。

  李牧摆手,“不管谁先动的手,根子是你们之间复杂的关系。文强东,你的父亲为了让你进我的部队,花了多少心思。还有你慕容明晓,你爹是怎么跟你说的?这个兵,你们是不打算当了。”

  “首长!”慕容明晓顿时急了,说,“首长,一人做事一人当,顾九是为了我才动的手。我不去当兵了,求你一定要让顾九去。”

  男儿有泪不轻弹,慕容明晓激动得眼睛都有些湿润了。自己受欺负的时候,顾九二话不说就上手。什么叫兄弟,这就叫兄弟。一直以来慕容明晓内心里都是有些瞧不上木头一样的顾九,但是今天晚上他彻底明白,自己错得很厉害,顾九是把他当真正的兄弟。

  “能不能去,看今晚这件事情处理得怎么样。你们是成年人了,一言一行都要过脑子。图一时痛快,有可能悔恨终生。”李牧道。

  看向刘辉,李牧问,“刘辉,你是在读大学生应征,确定了要去部队,你也没有想过,这件事情闹起来,部队是不会要你的。”

  刘辉怎么不后悔,冷静下来之后才猛然醒悟,为争这点气,要搭上前途,完全不值得。如果今晚动手的不是顾九而是自己,或者说挨打的不是孙豪而是自己,这个兵,是绝对当不成的了。

  站起来,李牧说道:“你们就在这好好反省,什么时候想明白了什么时候走。”

  说完就出了门,把他们三人留在了房间里。

  李牧走之后,三人相互对视着。

  慕容明晓忍不住问,“文强东,闵情是什么时候来的县里?她为什么会跟你搞在一起!”

  讥笑着,文强东说,“你还真的动了感情?对夜场舞女动感情,慕容明晓,你是傻呢还是神经有问题?你醒醒吧,那样的女人,只看钱。”

  刘辉冷笑着说,“你不也一样,逢场作戏,你却当真了。”

  文强东顿时就瞪起眼睛来。

  慕容明晓说,“打吧,你们在这里好好打一架,一会儿首长来了就说是摔倒。”

  这么一说,两人才歇息下来,不敢再相互瞪眼。

  自嘲地笑了笑,慕容明晓深深呼吸着,“是,我脑子是有问题了,居然对这样的女人产生感情。白瞎了我几万块钱。”

  “几万块?”刘辉说,“今晚我承诺给她一套房子,条件是陪我一个星期。”

  这话一出,文强东都愣住了,“你他-妈-的有钱烧的?”

  耸了耸肩,刘辉说,“不就一套房子吗。”

  “我说她怎么敢没经过我同意,直接就过去找你,原来你开了个高价。”文强东总算是明白了。

  刘辉苦笑着说,“现在想想,没有必要。我就是为了争一口气,让你丢个面子。冷静下来,其实完全没必要置气。这又有什么呢?”、

  想明白了就好。

  他们俩很容易就想通,想通了心里这一关就过了。

  但是慕容明晓没这么容易过,因为他动了真情。慕容明晓心乱糟糟的,各种情绪,他抱着脑袋坐在椅子上出神。不甘心,不愿意接受,但事实很残酷。

  李啾啾的房间里,顾九抱头痛哭,没有多大声音,但听起来就很悲伤。李啾啾坐在一边抽烟,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劝。

  李牧道:“哭够了吗?哭够了就抬起头来。”

  听到李牧的声音,顾九竭力控制着耸动的肩膀,使劲地擦干泪水,抽着鼻子抬起头来。

  “去洗把脸。”

  顾九急忙去洗漱间好好地洗了把脸,对着镜子调整了一下情绪,这才走出来。

  拿出烟来点了根,李牧坐在那里,把烟递过去,“会抽烟吗?”

  顾九点头。

  这个年纪的男孩子,不会抽烟的毕竟是少数。

  “抽一根。”李牧说。

  顾九接过,拿了根颤抖着手点上,拘束得很。

  “坐下来说话。”

  顾九小心地坐在了椅子上。

  抽了两口烟,李牧说,“后悔吗?”

  “后悔。”顾九低着脑袋,点头。不是后悔,是非常后悔,悔不该,悔到肠子都绿了。

  “喝了点酒就控制不住情绪了。”李牧说。

  顾九马上又要哭出来。

  不用谁说,顾九也不是傻子,他知道出了这样的事情,部队是去不了的。他哭,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这个。母亲在自己身上寄托了那么多的希望,家里的重担都压着自己身上,当兵是唯一出路。他甚至都打算好了,他问过,义务兵一个月有六百多块钱,部队管吃管住不花钱,全部寄回家,是够家里几个弟弟妹妹一个月生活费的。

  现在,因为一时冲动,一切成了泡影。

  想到这一点,顾九再也忍不住了,蹲下去抱着脑袋又哭了起来。

  李牧和李啾啾对视一眼,很无奈,也很理解。

  此时此刻,再去追究责任,已经没有意义。李牧既然决定保顾九,那么就不用再追究他的什么事情。只要这件事情,给顾九一个深刻的教训。

  “知道会有什么后果吗?”李牧问。

  顾九哭着说,“会判刑,赔钱,坐牢。我要坐牢,我家就完了。”

  叹了口气,李牧不再说什么。他在等,等医院那边传来消息。他没有失望,杨青松打来电话,说:“首长,事情解决了,文强东的父亲赔钱,孙豪家里不追究了。”

  “好,辛苦了。”李牧说。

  “不辛苦,为人民服务。”杨青松心情是不错的,他万幸躲过这一劫,而且还有机会替团长办事,以后到了部队,团长肯定会照顾照顾。

  挂了电话,李牧对李啾啾点了点头,随即对顾九说,“我给你一个机会,希望你吸取教训,以后做事情,三思而后行,要过脑子。”

  顾九抬起头来,茫然地看着李牧。

  李啾啾说,“没听明白?对方不追究你的责任,赔偿也有人解决了。团长破例,你,还可以当兵。”

  犹如被蛋糕从脑壳上砸下来一样,顾九好一阵子才反应过来,顿时站起来,“我还可以去当兵?”

  李牧明确地点头。

  李啾啾说,“团长偏爱你,到了部队,好好搞,不要让团长失望。”

  顾九激动得根本说不出话来。

  看了看时间,李牧对李啾啾说,“你安排人把他们送回去。我出去办点事。”

  办什么事,李啾啾是知道的。是要去和那几位家长见个面,当面把事情说清楚。他们帮着把事情解决了,那么李牧就要兑现承诺。

  约在了茶馆,李牧到的时候,几位家长已经恭候多时。尽管李牧有求于他们,但谁也不敢拿架子。以后自家孩子得在人家手底下干,过得好不好,就是一句话的事情。说起来,家长们也是不敢拿捏的。

  没有很多废话,坐定之后,李牧扫了眼。文强东的父亲,脸色不是很好。想想也正常,今晚他才发现,自己眼中的乖儿子,居然是这么一个混蛋,丢人到家了都。

  “诸位的孩子,原则上,我同意带走。”李牧直接说。

  家长们都暗暗松了一口气,忙活了一晚上,好歹和孙豪家里谈妥,总算是见到了回报。

  “不过,硬性要求没有办法改变。”李牧话锋一转,说,“必须重新体检,身体素质必须符合要求。对孩子,对部队,都是有好处的。到了部队,如果因为身体原因退兵,影响孩子的成长。”

  “李团长说得是,我是百分百支持重新体检的,没二话,该怎么检查就怎么检查。”杨青松的父亲用力挥手表态。

  其他人也都纷纷表态,坚决支持。

  身体不会有问题,如果有,他们又怎么可能舍得让孩子到部队受苦。

  “后天早上五点三十分,准时到武装部集合,到市里的陆军医院体检。”李牧说。

  都纷纷表示一定准时把孩子送到。

  谢绝家长们的喝几杯的挽留,李牧打道回府。

  那边,李啾啾让武装部派人把那几个孩子送走,都喝了酒不能开车。回胜利村的路上,在距离村子还有两公里多的时候,慕容明晓和顾九就下了车,沿着黑乎乎的土路往回走。

  “九,我对不起你。”慕容明晓说,心有愧疚。

  顾九摇头说道,“跟你没关系,是我太冲动。”

  “你别想太多,当不成兵就当不成兵,回头我跟我爸说说,你到矿上上班,让他给安排个办公室工作,我肯定把这事给你办成。”慕容明晓拍着顾九的肩膀。

  顾九说,“团长说,给我一次机会,我还可以去。”

  “什么?真的这么说?”慕容明晓惊讶道。

  “真的,团长是好人。”顾九说着,又有些哽咽了。

  慕容明晓沉默了一阵子,感慨说,“团长是好人,但是只对你好。我真想不明白,他为什么这么偏向你。当时要不是他让那个娃娃脸营长把你拉走,估计这会儿你已经在派出所里了。”

  “团长对你也很好。”顾九说,“娃娃脸营长说,你也还可以去当兵。”

  “真的?”慕容明晓站住脚步,惊喜叫出来。

  “真的,不信明天你等电话通知。”顾九说,顿了顿,他又说,“明晓,那个女孩子,你不要再跟她有什么联系了,她不是什么好人。”

  慕容明晓沉声说,“知道。算我瞎了眼。在我面前装得那么纯,没想到是一个那么乱的人。想想都觉得恶心。”

  两人有一句没一句地沿着黑乎乎的土路往家里走,心情慢慢的就好了起来,有劫后余生的感觉。


  http://www.mx99.com/book/899/481238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x99.com。梦想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mx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