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文学网 > 中国猎人 > 第762章 各路人马纷纷登台

第762章 各路人马纷纷登台

  你的生活形态是什么样的?

  刘辉把自己的生活形态看得很清楚,很透彻。在县城的富二代圈子里,他是个异类。戴着金丝眼镜,学习成绩非常的好,六月份考上了某知名大学,结果高校征兵的时候,他毅然报了名,顺利过关,已经确定被征。

  他对自己的人生有非常主观的规划,连他父母都插不了手。比如当兵,从头到尾都是他一个人的决定,家里人怎么劝,也是劝不了。

  这个时候十二月份回家,一来是和家里的亲朋好友聚一聚,二来算是去部队之前的放松,至于学习,那是以后的事情了。不出意外,服完两年义务兵役回来,他还可以继续上大学,学籍是保留的。如果在部队转士官或者上军校了,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大学生士兵在部队很吃香,只要担任过副班长,就符合提干条件,再来一个三等功,成功率就更大了。

  其实,刘辉念念不忘的是一个女人,小怡。

  或者说,他没法放下的是,他喜欢的女人,被死对头文强东上了。这口气,似乎怎么也咽不下去。

  其次还有面子,县城谁不知道文少和刘公子之前为了争本色的领舞搞得沸沸扬扬的,最后刘公子落败。

  这个面子,再不争回来,至少两年之内是没机会了。

  没有争强好胜之心的成不了好兵,可是把争强好胜的心用在这一方面,又用错了地方。

  马上要去当兵了,刘辉有种壮士一去不复返的壮烈之感,虽不是赴死那种壮烈,但心里是清楚而模糊地意识到,这一去,就将会与之前的生活一刀两断。他看得很清楚,踏上军旅,人生就会是另一个样子,一个完全与以前不一样的、有些符合自己想象的、有些完全不在想象范围之内的生活。

  这就更促使他有放纵的欲望,如同男女之间爱爱最后那几分钟,使劲力气冲刺,完事之后该怎么的就怎么的。

  还没开场,刘辉就到了,和他一起过来的,是朋友们,亲近的坐了中间卡座,酒肉性质多一些的坐两侧卡座,左右护卫的态势,男男女女洋洋洒洒也有二三十号人。酒吧里放着轻音乐,在逐渐培养着气氛。

  洋酒红酒啤酒香槟,侍者排着队流水一般把酒送上来,堆满了桌子,想喝什么喝什么,想怎么玩怎么玩。

  刘公子大驾光临,酒吧经理室亲自招待的,喝了几杯说了几句话,感觉到刘公子不太愿意让自己这个外人参合,就懂事的走了,随即给后台说,按时开始。

  一些散客陆续到来,内陆县城不同于沿海县城,夜生活开始得早结束得早。沿海地区的夜生活,大城市的夜生活,十点多也才叫做开始。

  文强东风驰电掣般赶来,几个朋友已经到,站在几辆豪华运动型轿车前面抽烟聊天。酒吧前面的停车位也是有讲究的,最靠近门口的是VIP车位,不是豪车你都不好意思停过去。

  这会儿,VIP车位已经被停满,唯独留了一个。

  看见红色卡宴过来,保安急忙把雪糕筒拿开,谁的车都可以不认识,文少的车必须得认识。对这样一个月在酒吧消费十几二十万的土豪,不认识那绝对是工作不到位。哪个保安没拿过文少的小费。

  看见车,那几个富二代就迎上去,文强东下车,马上就有人递烟上去。文强东是他们这个小圈子里的首脑人物,有头脑,家境也更加殷实,加起来也有七八号人,外围的就是一些依附他们的社会青年。

  有的吃有的玩,日子不要太逍遥,有个什么事情,文少都是几百上千的给,大事也不会不管,生活不要太滋润,文少罩着,在县城是可以横着走,只要不违法乱纪。因此跟在文强东身边的社会青年,都比较忠心。

  那帮人早就到了,这会都在里面等着。

  “文少,姓刘的已经到了。”有人就说。

  文强东扫了VIP停车位一眼,刘辉的那台揽胜他早就看到了。

  “走!”

  一行人大步走进去,门口两侧的迎宾,露着大长腿,齐声问好。

  小怡在后台准备着,和配合的DJ说着什么。

  文强东走进来,马上有人陆续问好。

  “文少。”

  “文少来了。”

  各种打招呼,娇声娇气的不少。也不知道多少舞女想变成在文强东身下娇喘的那个女人。

  说到这方面,在卡座那翘腿抽烟的刘辉最有心得。上高中的时候,从他第一次接触夜场,他就萌生了一个问题——夜场里的女人的生活形态是什么样的?

  别人到夜场玩是为了刺激,他到夜场玩,是为了搞清楚这个问题。

  甚至到了大学,他拉了几个同学搞了个社会调查,名曰:夜场工作者的生活形态。

  常人眼中无忧无虑天天有酒喝天天有男人追收入不菲的夜场工作者,真的如同表面那样快乐吗?

  正值青春的她们,过了三十岁,未来如何自处?

  刘辉是个善于思考的孩子,他热衷于搞清楚鲜为人知的群体,甚至还想过暗访性工作者。这个小伙子脑子里想的东西,和大多数同龄人的不一样。独立思考能力很强,这也是他选择从军确定入伍了家里才知道的原因。

  在刘辉的调查对象中,在夜场工作的女性,婚后的生活不如意的十有八九,甚至有些女孩子,婚姻和工作绑在了一起。年轻的时候不懂事,等懂事了,却发现没有回头路。

  让人觉得惋惜,也让人觉得悲哀。

  不过很显然,文强东从来没有想过这些。小怡这个女人对他来说,只是一个阶段性的伴侣,甚至伴侣都算不上,各取所需更贴切。老爹精于生意之道,儿子也不差。文强东甚至都没想过以后会和小怡怎么样怎么样,因为以后怎么样都是不可能的事情。

  同样很显然,小怡也非常清楚这一点,因此,能要的,现在她尽量要,以后,是要不着的。

  三个各怀目的的人,两男一女,矛盾天然存在,在人生最重要的道口,矛盾爆发是顺理成章的事情,是必然的。

  小怡看着文强东走过来,心里还在犹豫。

  刘公子说了,陪他一个星期,一套房子。房子看过了,房产证也看过了,只需要过户。市区挺不错的房子,地段很好,就算不住,租出去也是一笔不少的收入。自己跳不了几年,得给自己留条后路。

  至于文少,钱没少给,但没给房子这么大的魄力,这一点小怡是清楚的。

  外面已经在传了,刘公子和文少马上就要去当兵,这是最后的机会。小怡暗暗想着,或者可以瞒着文少,陪刘公子一个星期,两者都不得罪。

  文强东走过来,手就直接摁在了小怡紧致的****上面,用力一捏,引来小怡的白眼和娇嗔,扭着不堪一握的腰肢:“干嘛呢,那么多人都看着呢。”

  其他舞女都嬉笑地看着。

  “怕什么,就地来一发也没人敢说什么。”文强东道,哪里还有什么乖孩子的样子。

  “来一发!文少来一发!”

  “小怡姐不来我来!文少来!我和你来一发!”

  “我用嘴巴,不用脱裤子更方便哦!”

  几个舞女就都唯恐天下不乱地嘻嘻哈哈地七嘴八舌说起来,一个比一个污,叫一些男的听了都瞠目结舌,不过平时她们聊天比这个污的都说过,这些,真不算什么。

  文强东也就是说说而已,调调情可以,大庭广众,他是做不出那种事情来的,起码的廉耻之心,是有的。

  且不说文强东和小怡在后台腻歪,今晚最大的变数出现了。

  酒吧客户经理小黄领着慕容明晓好顾九以及村里的几个弟兄进来了,还有他们的几个女同学,七八号人。

  “慕少啊,那几个卡座一早就被人订走了,我也是没办法啊,不过左边右边的卡座也很好,视界不错,看节目是很不错的。”客户经理小黄陪着笑脸说。

  这位慕容少爷也是个不能得罪的人,别人不知道,他比较了解,因为是邻村的,谁不知道慕容家有钱,老爹是村长,手上好几个矿,比县城里的大老板也是不输到哪里去的。

  尽管不满意,但慕容明晓还是说,“好吧,一会让有了,给我换。”

  客户经理小黄压着声音说,“今晚恐怕是不行了,那几个卡座,一半是刘公子订的,一般是文少订的。”

  “他们?”慕容明晓一愣,这两个人他当然认识,只是平时没有什么交集,因为是同一个学校的,但是不同班。

  “嗯,晚上可能有好戏看,他们俩,都是为了小怡来的。”客户经理小黄低声说。

  本色吧的招牌领舞小怡谁不认识,以胸大腚翘著名,魔鬼身材,舞蹈精湛,而且唱歌也不错,很全能。

  “哦,那就看看。”慕容明晓淡淡地说道。

  顾九压根没留意他们的对话,他眼睛都不够用了,第一次到这种场所,那叫一个刘姥姥进大观园。来来往往的穿成兔女郎模样擦身而过,过去一个顾九的心跳就加速一分,那深沟那大白腿,那红唇,都刺激着这个十八岁处男的心灵,这货,一直战备状态。

  慕容明晓以前不爱带顾九出来玩,就是因为顾九太木头,不适合这种场合。现在不一样了,马上要去部队了,而且,尽管心里不愿意承认,但是说起来,自己是因为顾九才有去李团长部队的机会,心里也想着带顾九见识见识世面。

  他们虽然是发小,但打小家境差距就很大,彼此之间是不平等的,更多时候,顾九像是慕容明晓跟班的角色,但是顾九从来没有这个觉悟,一直把慕容明晓当成自己最好的朋友。

  不只是顾九,村里其他几个弟兄都是泥腿子,哪里见识过这般城市夜场,同样眼睛不够用,大多集中在那些兔女郎身上,那小身材,口水差点没留下来。那五光十色,那摇曳的红酒杯高跟和红唇。

  音乐悄然转换成了DJ,节奏感一下子出来了,而且并不是一上来就声音很大,而是慢慢的由小到大,给客人一个适应的过程,这样才不至于让客人感觉到不舒服,情绪才会跟着音乐被调动起来。

  继续暖场中,第一位献唱的歌手也还没到时间上台。

  镜头回到农庄那边,酒喝得差不多了,李牧明确表示得回去早些休息,明天还要继续忙家访,最后一批兵的家访工作都要明天一天完成。

  众人握手道别,临到结束了,家长们才分别握着李牧的手提了一嘴:“李团长,孩子的事情就多多拜托了,大恩不言谢,拜托拜托。”

  要送上礼物礼金,李牧是坚决拒绝的,那态度绝对不是装出来的。洪部长呵呵笑着摆了摆手,“都拿回去吧,李团长不喜欢这一套!”

  都稍息了。

  到了门口,杨青松的父亲等众人都走开了些,故意拖到最后,走到李牧身边,低声说,“李团长,我是很明白您的苦衷的。我家这个孩子,能不能去,全看他本事,他要是不合格,我是绝对没有怨言的。可是有句话,我实在是不吐不快……”

  李牧当然没有喝醉,一听这话,就觉得若有所指,便不动声色地问道,“杨先生有话不妨直说。”

  “张以陌,不知道李团长认识不?”杨青松的父亲问。

  李牧眉头微微跳了跳,点头,“认识,曾经共事过一段时间。”

  事实上,李牧现在还是编制研究小组副组长,还是张以陌的顶头上司,张以陌还是他的助手。

  “不满李团长,张以陌是鄙人的舅子,李团长的部队的一些情况我是知道一些的,虽然我不知道具体是什么部队,但是知道是很重要的部队。小舅子前天来电话专门说了这个事情,我这儿子,如果有机会去,再好不过,条件实在够不上,让我也别勉强,别搞那些乱糟糟的事情。所以我才斗胆说一句,李团长,今晚过来的几个孩子,没几个是省油的灯。”杨青松的父亲说,看了看站在车边的儿子,他压着声音说,“我小孩如果不是我管得严,也得被他们带坏。”

  李牧的眼睛眯了起来,看了一眼李啾啾,李啾啾微微耸了耸肩。

  “本色酒吧,如果李团长有空,过去看一眼就知道。”杨青松的父亲低声说道。

  说完,他再一次和李牧握手,和李啾啾握手,随即告别离开。

  李牧沉思了一阵子,微微笑着,“你怎么看?”

  “像是真的,如果的确是些品行不正常的,我看也不用从其他地方调剂名额了。”李啾啾说。

  107部队有多重要,谁也没他们清楚。因此选拨才这么严格,尤其是家访,应征青年的过去,都在考察之列。

  看了看时间,不到十点,李牧说,“那就回去换身衣服,去看个究竟。”

  李牧心里是有气的,如果真如杨青松的父亲所说的,今晚这几位家长的孩子,他一个都不会要,哪怕为此得罪洪部长!

  注:我特想写,又有些不敢写不忍心写,往下的怎么写,其实一直都在犹豫!


  http://www.mx99.com/book/899/470430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x99.com。梦想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mx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