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文学网 > 踏天无痕 > 第四十四章 金州羌民

第四十四章 金州羌民

  陈海没想到他在刚才的恶战,竟然在不知不觉间就冲开足少阳主气脉的闭塞。

  百骸精气修炼到足够凝炼、充沛,将冲开主气脉的闭塞,进入两肾玄窍,与吐纳到两肾玄窍的天地灵气融合,则能炼成真元;而真元逆行,洗炼气脉,介入虚与实之间的气脉则会显化为灵脉……

  虽说陈海此时打开的是最容易修炼的足少阳主气脉,但也意味着他半步踏入通玄境,只待他修成第一条灵脉,就正式跨入玄法修行的门槛。

  只是他们身陷乱民伏兵的重围之中,此战是生是死还不得而知,这时候也没有什么值得高兴。

  操!陈海暗地里啐骂,他修为被废后重修武道,能踏入通玄境,本是值得大肆庆贺的喜事,却是没有想摊到这种险境。

  黄龙渊双峰石寨里的战斗已经平息,没有突围出来的数百弟子,包括两名明窍境的长老在内,要么被歼灭,要么被俘虏,仅有厉向海率领不至两百弟子突围出来,其中内门弟子连同随扈部曲都不到四十人。

  这大概是太微宗近年来所遭遇最惨烈的战败,而就剩下他们不到四百人,也不知道最后能有几人活着走出玉龙山,陈海也是这时候,才有余暇观望整个战场。

  他们峙守双峰石寨对面的石坡上,两边拉开有两千多米,石坡约百亩大小,只有四五十米高,也谈不上崎岖,所幸能避开从双峰石寨掷下来的落石、滚木;四周稀稀疏疏的十数棵灌木,都被铲尽,坑坑洼洼的石头缝隙里都灌满了血,凝固成紫黑色。

  战死的尸体,都滚落到两边的石沟子里,密茬茬的足有一两千具之多,但石坡四周还有上万叛军,将他们团团围住。

  在双峰石寨前的断崖上,有一群弓甲皆齐的精锐叛军与数十不着铠甲的游侠剑客,正打量着这边。

  陈海猜想这些人就是这次起事乱民的首领及贴身扈从,远远看过去,这群人里有不少人眉目深阔,尖鼻就像鹰喙,容貌不像是燕州人,更像金州的西羌族人,他们身量高大,狼目瞳光皆炯炯有神,显示他武道修为相当不弱。

  “这起民乱,竟然是羌人挑起来的?”陈海疑惑不解的看向坐在他身边调息的沈坤、葛同。

  “铁流岭早年曾长年失陷西羌敌国之手,还是武威神侯治军之后,才重新夺回,但当时已经有大量的羌族之民迁居铁流岭。河西诸郡人丁稀少,神侯没有将这些西羌胡种赶出去,而内迁到河套平原以填府县。有一部人就安置在玉龙府,没想到终成祸害!”沈坤叹息说道。

  看左右道兵弟子对羌人多有敌视,陈海也不再说什么,看到这时候有几小队的乱民,举着竹木盾版摸到石坡脚下,将那些身穿铠甲的尸体,用钩索从石沟里拖上去,七手八脚的将这些尸体身上兵甲解下来。

  道兵武卒手里剩下不多的箭矢,这时候已不能随意消耗,也就看着乱民将山沟里的兵甲捡走,陈海心里想,乱民伏兵明明占据胜势,战后有的是机会清理战场,这时候却迫不及待的兵甲捡回,看来也是窘迫得很。

  峙守石坡的道兵武卒,死伤也有近百人,但这时候也能看到道兵武卒的强悍来,只要能稳住阵脚,即便是乱民的伏兵精锐尽出,数波冲锋都没有将他们的防护阵冲溃,反而付出比他们惨重十数倍的伤亡。

  乱民这时候也打疲了,在四周收整阵形,暂时看不到有再围攻上来的意图。

  这也难怪,十数万乱民,即便大溃玉龙府地方兵甲后缴获一批兵甲,但能称得上精锐的不多,应该不会超过一万人。

  无论是在双峰石寨内伏杀宗门道兵主力,还是围攻峙守石坡的防御阵,流民精锐的伤亡都极其惨重。

  如果这伙流民不想将最后不多的精锐消耗掉,陈海心想他们还是极有杀出玉龙山的希望。

  看清楚附近的形势,陈海神色振奋起来,听到幸存的十数内门弟子都聚在厉向海的身边,商议突围之策,绝大多数人竟然都主张避开从石峡原路突围,而是要分散进入地形崎岖的险岭,往北面突围……

  陈海眉头微蹙,他此前也想过,不能轻易沿原路突围,但看到乱民伏兵也明显打疲了,他就改变了想法;而在兵尽粮绝之前,分散突围也绝非良策。

  走最险僻的险道,道兵弟子里的近百重伤,是不是都要放弃掉?

  “厉长老,姚兴有一言,不知当不当说。”陈海手扶战戟撑着站起来,凑过去说道。

  十数幸存的内门弟子眉头微皱,没想到陈海会凑过来插话,但也震惊他刚才所表现出来的彪悍武勇,心里即便不喜,这时候也没有人出声喝斥他不懂规矩。

  “姚兴,你说。”厉向海坐在石地上,示意别人让开一条道,让陈海走到跟前去。

  周钧、沈坤、葛同等人也走过去,他们不能一点声音都不发出来,还继续由这些内门弟子主导一切。

  “我们应有机会沿原路杀出去,这也是我们最熟悉的突围方向……”陈海说道。

  “沿原路突围?这些乱民即便都是猪脑子,也会沿石峡设下层层埋伏!”解文琢那一身华丽的锦袍,在混战中已经被打得破破烂烂,露出里面的护身灵甲也黯淡无光。

  解文琢乃解氏嫡子,原本就不喜欢陈海不懂规矩凑过来乱插嘴,没想到他所献之计,竟如此拙劣,忍不住冷声斥责起来。

  陈海没看到白面书生路洪谦的身形,心想他或许在石寨里已经阵亡了,也不想与解文琢这些高高在上的内门弟子起冲突,但此时就连周钧、沈坤、葛同等人都说不上话,他要不坚持己见,三四百人的性命,又不知道会被这些眼高于顶的内门弟子拖累成什么样子。

  “乱民即使会在石峡层层设伏,我们也应从石峡突围!”陈海意志坚定的说道。

  解文琢冷笑着就想让人将陈海赶出去;厉向海挥手制止解文琢,耐心的问陈海道:“你有什么理由能说来一听?”

  他此时已知石坡二百道兵武卒,没有慌乱,能结阵守在这里,与他们杀出石寨的弟子汇合,就是陈海与葛同等人组织有力。

  厉向海身为道院典兵长老,又是铁流大营的典兵校尉,有统兵的经验,知道内门弟子不会可靠,石寨遇袭的混乱已经证明了这一切,他更想听听陈海、沈坤这些武勇将卒的意见……

  “乱民也打疲了,而且他们此战已获大胜,只要我们战意坚定,他们为何还要在我们身上,将不多的的精锐都消耗掉?”陈海目光炯炯的看着厉向海苍白的脸,“而一旦分散突围出去,我们就确定能比那些熟悉地形的山民猎户跑得快?而我们整编走出玉龙山,与陈桥寨的玉龙府军汇合,此战还不能败得彻底……”

  陈海相信他能说服厉向海。

  此战已经是惨局,但厉向海最后要是能将三百多人带出玉龙山,与玉龙府地方武备汇合,至少还能算收拾残局有功,能稍稍弥补前过。

  倘若分散突围,即便最终也能有两三百人逃出去,但那个局面绝对要难看得多,到时候厉向海作为唯一活下来的明窍境长老,只有大过,而无寸功。

  而对深受重创、暂时无法再动真元的厉向海而言,携众突围,也绝对比分散突围要好得多;一旦分散突围,他就将成为乱民伏兵重点围杀的对象。

  “你这算什么理由?”解文琢气不过被陈烈的废物外甥当面驳斥,喝斥道,其他内门弟子也明显流露出对陈海的不满。

  陈海环顾左右,看得出这些个内门弟子还是不想带上伤病累赘,甚至只想借道兵弟子的掩护,然而在随行部曲的掩护下自行逃命,他这时候却站出来要制止他们的如意算盘,难怪会惹人不喜。

  面对解文琢咄咄逼人的质问,他淡然回道:“我建议集中兵力,沿石峡突围,也是为解师兄你们着想。试问解师兄,真要分散突围,乱民伏兵中的精锐,他们是盯着我们这些普通的道兵弟子追杀不休,还是会盯住解师兄你们这样的大人物当成猎物追杀?”

  陈海这么一说,大家都傻在那里了。

  十数内门弟子,不仅在宗门地位要远高过道兵弟子,在宗阀世族也是嫡系子弟,他们向来自视甚高,也恰是如此,他们细想都觉得眼前这传说被姚氏驱逐的废物,说的话还真有几分道理,他们可以果断放弃道兵弟子,甚至命令道兵弟子掩护他们撤入深山老林,但分散之后,乱民会首先追杀哪些人?

  他们此前只想着要将累赘摆脱掉,能逃得更快,却没有想到一旦分散开,他们会成为乱民追杀的首要目标。

  陈海将话点透,也不管解文琢这些眼高于顶的宗阀弟子高不高兴,朝厉向海行了一礼,便退回原地调息养伤。

  陈海此行毕竟没有武职在身,原本都没有资格参加军议,厉向海这时候没有留他,而将周钧、葛同、沈坤等人留下来,商议接下来突围的部署细节。



  http://www.mx99.com/book/888/59187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x99.com。梦想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mx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