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文学网 > 踏天无痕 > 第二十二章 武威神侯

第二十二章 武威神侯

  陈海再醒过来时,已经是午后了,躺在简陋的床榻上,看到葛同与周景元之女周轻云,刚将煎好的汤药端进屋里来。

  葛同看到陈海这时候醒过来,说道:“好在你身体底子不差,武道修行也打下不弱的基础,景元将你从传功殿背下来,我都没有想到你伤势如此严重,竟然还能在道兵擂台上支撑住……”

  陈海身体稍稍动弹一下,胸口就剧痛难忍,艰难的说话都觉得胸口有撕裂的剧痛,没看到周景元在屋里,问道:“周师兄他人呢?”

  “你这一战,将少年成名的孔桐打落擂台,令无数人刮目相看啊!”这时候周景元哈哈大笑着走卧房,满脸的眉飞色舞。

  周景元精于算计,在被陈海算计拉上贼船,就只能选择与声名狼籍的“兴公子”站到一边,心里始终担心将来会遇到身败名裂的凶险。

  周景元不是畏惧凶险,他给铜器作旧以图暴利,怎么会畏惧凶险呢?

  他实际上是担心声名狼籍的兴公子,不值得他将所有的筹码都押上去,不值得他冒这么大的凶险。

  但陈海今日的表现,实在是令他最为满意、兴奋。

  “众人都看到我取巧了,未必就会刮目相看。”陈海风云轻淡的说道。

  今日他即便战胜孔桐,但他身受重创,接下两场弟子比试都不能参加,在太微宗最初级的道兵弟子排名里,还是最未,远不到他得意忘形的时候。

  “你说他人未必会刮目相看,但周钧师兄却亲自送来续骨灵膏给你疗伤,不然你胸口骨断,非要躺四五个月才能养好。”周景元笑道。

  周钧送来的续骨灵膏,自是远不及姚兴当初摔下山崖后、陈烈给他所用的灵药,但从周钧送药一事里所体现的态度,陈海知道他在铁流岭无法立足的危机,总算是熬过去了。

  陈海想到他在道兵擂台上灵念一闪所摆出的双戟架形,要趁那玄之又玄的感觉没有消去,抓紧时间将架形秘图拓印到傀儡分身的祖窍识海里。

  陈海让周景元将他扶起来,忍着胸口的撕裂之痛盘膝而坐,摆出一幅要静心潜修的样子,这样就算他的神魂意识都进入血云荒地,也不怕贴身照顾他的人,能看出什么异常了。

  而在周景元、葛同看来,陈海伤势如此严重,都还能强忍住伤痛,抓住涓滴闲时潜心苦修,心里也甚是敬佩,便退出卧房,不再打扰陈海。

  ****************************

  意念感应蛇镯,左手腕像被火灼似的发热起来,陈海的神魂意念随之潜入血云荒地。

  遍地尸骸枯骨、狰狞恐怖,血云低垂,一道道雷柱接地乱劈,将一具具罗刹异鬼坚硬胜铁的残骸劈得粉碎。

  陈海的意念进入傀儡分身,看四野还是如此的荒凉,也没有心思多想什么,极力回想他站在擂台上的感觉,傀儡分身的双手持骨戟在身前架合,反复千余次,才再次找到那种有如山岳横阵的玄妙感觉。

  这一刻,傀儡分身的祖窍识海自行打开,将基础戟法的武道架形秘图拓印进去……

  惊神戟第一式绝学破神杀,是以双戟的武道架形为基础演化出来,而理论上不管多复杂高深的武道玄功,都是由诸多武道秘形组合而成,接下来陈海就极力回想孔桐双戟刺出的动作,反复尝试修炼。

  说起来简单,但陈海以意念控制傀儡分身操持一对骨戟,反复练习了不知道多少万遍,却始终摸不到惊神戟第一式绝学破神的门槛在哪里。

  惊神戟远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陈海心想他还是要从最基本的战戟玄诀,先将基础戟法的诸多武道秘形,都拆解出来……

  好在傀儡分身的秘海有源源不断的真元精气补充到四肢百骸里,陈海也不觉得疲惫力歇。

  血云荒地中没有日月经天运行,陈海修炼双戟,参悟戟法,神魂意念完全沉浸其中,也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直到他确认以他此时的武道修行根基,还无法凭空将惊神戟第一式绝学破神杀参悟出来,才切断与蛇镯的联系,将神魂意念从血云荒地收回来。

  陈海意念回到铁流岭南麓的院子里,就觉得胸口的撕裂之痛已经缓解不少,双臂也感觉有气力挥动了。

  陈海手撑住床榻边缘,感觉已经勉强下床,暗感他在血云荒地里,应该停留了不少时日。

  周景元、周轻云父女在屋外听到动静,推门进来。

  看到陈海在尝试下床,周轻云赶忙帮他将软靴拿过来。

  周景元站在一旁说道:“姚师弟潜修大半个月了,葛师兄都大吃一惊呢,赶巧葛师兄被监院赵真人喊过来问话,大概过不了多久就会回来。”

  铁流岭两千道兵弟子,修炼到通玄境后期,有希望开辟灵海的不足百人。

  有希望是一回事,但最终能成功开辟灵海,进入清曦峰内门修行的,都不会超过十人。

  葛同身在百名有望开辟灵海的紫衣道兵弟子之列,地位不在普通执事之下,在铁流岭道院也算是高层了,指不定赵如晦有什么事情,要吩咐葛同去办。

  陈海心想才过去大半个月,他伤势就好了七七八八,暗感周钧当初送来的续骨灵膏,应是不错的灵药。

  半炷香时间不到,葛同就从山上回来了,周景元问道:“赵监院喊师兄过去,有什么事吩咐?”

  “铁流大营缺一名屯田校尉,要将道院药神殿的主事调过去;药神殿依次补上,也就有一个执事缺空出来。四位执事长老都能推荐一人,监院赵真人此次有意推荐我。”葛同说道。

  药神殿主要负责道院药田种植、药材储备、丹药炼制等事务,虽然不是执事长老的人物直接主事,但在宗门内分量极重,也是道院除道兵弟子培养之外最重要的事务,因而能与传功殿、祖师堂、典兵院、天刑殿并称五殿。

  听到监院赵如晦竟然推荐葛同到药神殿担当执事,周景元兴奋的说道:“这是好事啊!”

  他知道葛同是有开辟灵海的希望,但这希望实在渺茫得很,如果这两年就能转任道院的黄衣执事,今后就能留在铁流岭,不至于两三年不能突破,还是要被踢出道院。

  葛同却是意兴阑珊的一笑,没有周景元与陈海想象中的兴奋,他说道:

  “其他三位执事长老,推荐的都是宗阀出身的子弟,候选名单拟定了,还要七上峰那边确认,我的希望实在不大。不过说来也是奇怪,过去几年,赵真人都不跟张怀玉他们针锋相对,这几个月,道院但凡有职缺,他都极力推荐寒门弟子候补,却是比以往锋芒毕露多了……”

  周景元听了也是微微叹息,压低声音说道:“据说赵真人时日无多了,他这恐怕是要为寒门弟子在铁流岭立足,多做些努力吧。”

  陈海知道赵如晦、周钧对他有利用的心思,所以周钧送续骨灵膏过来,他心里也谈不上有多感激。

  他早就知道太微宗弟子有宗阀、寒门庶族之别,但涉及到太微宗门内的宗、庶师传以及具体的矛盾纠缠,就不甚清楚的,问葛同、周景元两人道:

  “我入太微宗修行也有一年多,但平日甚少关心宗门的事情,太微宗宗、庶两派的纠缠,到底起源于何时,为什么又有愈演愈烈之势?”

  葛同、周景元早就知道陈海出身姚氏大族,被废修为踢到太微宗来,留在溅云崖意志消沉过一段时间,不清楚太微宗底层道院里的矛盾纠缠很正常,解释道:

  “姚师弟你也知道,修行一事,除根骨、资质之外,资源是否充足也极其重要……”

  陈海对这个感触最深了,他现在的消耗,已经不是每天进食就能补足的了,有没有精元丹补充精气,他每天的修炼速度能相差十倍以上。

  “……就拿通玄境这道门槛来说吧,寒庶之家出身的弟子,就算再勤修苦炼,天资纵横,能跨过这道门槛的,也仅有十之一二的机会,”

  葛同颇有感触的继续说道,

  “而宗阀子弟,可能在娘胎里就已用极品灵药洗经伐脉,生下来就是诸脉皆通的先天灵体,根本就不存在通玄境门槛之说,你说寒门子弟,如何跟他们竞争?”

  陈海听了也是汗颜。

  姚兴留给他的记忆虽然残碎,但大体还是知道姚兴在娘胎里,就因为姚母的修为极高,已然能用灵药将胎儿培养成先天灵体,姚兴生下来就具备四条灵脉,已经是相当于通玄境后期的修为,之后十三四岁就在七条灵脉的基础上成功开辟灵海,这些条件绝非寒门子弟所能具备的。

  但这些都已成过去,理论上说来,姚兴修为被废,又被驱逐出族,甚至有一些记忆还被人为的抹除,那他到太微宗投靠舅父陈烈后,就已经跟姚氏没有丁点关系了。

  顶替姚兴活下来的陈海,真要在太微宗有什么三长两短,也只能指望舅父陈烈替他出头,姚族绝对不会过问的。

  “不过,宗阀势力虽然庞大,子孙也多,但真正能耐得住寂寞潜心苦修的子弟,却是不多,难以填满宗门;除了与金州诸族频频争战之外,北域妖蛮也日益威燕州的北境安全之后,军中需要大量的武勇之辈守疆御敌……”

  听葛同说到这里,陈海接过话头,感慨的问道:“这才有了寒门子弟的出路吧?”

  “此时还没有寒门子弟的出路,”葛同摇头苦笑道,“虽说宗阀能耐得住寂寞潜心苦修的子弟不多,但宗阀都拥有大量的家臣、家将乃至奴隶,甚至也有大量的平民为求出头,而主动依附宗阀。早期太微宗的道院,弟子有杂役、外门之别,宗阀出身的子弟,进入道院就是外门弟子,而规模更为庞大的杂役弟子,则从依附宗阀的家臣、家奴、附民中子弟里选拔……”

  “那太微宗的情况什么时候有所改变,道院的弟子什么取消外门、杂役之别,而统称道兵弟子的呢?”陈海问道。

  “姚师弟对武威神侯的出身也不甚清楚?”周景元问道。

  陈海尴尬的一笑,姚兴放逐到太微宗之前的记忆,被人为抹除,缺失太多,他只知道武威神侯董良权倾河西,此时以天枢院副使、河西大都护、武威神侯的身份,统领着纵横北域的百万武威雄军,同时也是太微宗的太上长老,但董良到底是什么出身,因何崛起,他就不知道了。

  “武威神侯也是太微宗杂役弟子出身,天资纵横,甚至能称得上大燕帝国千年以来之冠,虽说缺少修炼的资源,但在宗门修行二十年,还是成功踏入明窍境。即便如此,武威神侯在当时太微宗都不能正式进入内门修行。后北境妖蛮崛起,国朝天枢院从太微宗抽调大量的弟子补入军中,武威神侯虽然已有明窍境修为,但编入当时的河西军屡立战功,还是不能升迁,在百武副尉一职就停留了十数年,而武威神侯这期间都已经修入道丹境了……”

  听葛同说起武威神侯的旧事,陈海听了也是心潮澎湃,心想陈烈此时也是明窍后期的修为,就已经是统率上万精锐武卒的都武尉将军,是微江大营的核心将领了,想当年武威神侯修入道丹境,都只能在一百人的队伍里担任副尉,真可以说是很不得志了。

  葛同继续说道:“益天帝还在皇子时,蒙尘河西,在河西军与武威神侯相遇,有倾盖如故之交。在益天帝的相助下,武威神侯在河西军中才逐渐获得重视,之后武威神侯又助益天帝登上帝位,才最终封侯、整编河西军为武威军,继而以太上长老的身份,整顿太微宗的教务,道院弟子才统称道兵弟子,没有外门、杂役的区别。到这时候,河西诸郡的平民子弟,这才不需要通过依附于宗阀,就能进入太微宗修行,太微宗之内才有寒门庶族一系的传承……”

  陈海没有想太微宗门内宗庶两系,竟有如此的渊源,也是极有感慨的长吐一口气,没想到武威神侯除了修为高不可测之外,竟然也有如此令人景仰的壮举,但心里又有很多疑惑,说道:“太微宗庶族一系既然有武威神侯的支持,为何今天的形势,看上去也不是很坚挺啊?”

  陈海心里想:武威神侯权倾河西,又是太微宗的太上皇,他支持庶族一系,太微宗的寒门子弟不应该被宗阀压制得这么厉害才对!

  听陈海这么问,周景元苦笑道:“武威神侯,封爵王侯,那董氏就入了三十六王侯宗阀之列……”

  听周景元这么说,陈海愣怔片晌后,也是无声一叹。

  董良虽是贫贱出身,但崛起后,已经是成立新的宗阀之主了,即便董良有心给寒门子弟一条路,但他又怎么可能将千万年所形成的、宗阀垄断修炼资源的格局打破掉?

  (这几年,兄弟们一直期待我能写《重生之官路商途》的续集,我因为合约在身,也没有精力去续写,很对不住大家。不过网络上有很精彩的书友续写,我找到蛇足兄弟,得到他的授权,决定将他续写的《重生之官路商途》,进行修订,发表到微信公众号平台上供大家欣赏——大家可以到微信里搜索“更俗”,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



  http://www.mx99.com/book/888/59184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x99.com。梦想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mx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