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文学网 > 踏天无痕 > 第九章 气脉

第九章 气脉

  从头到尾,陈青都没有露面,但在陈海离开之前,苏紫凌又跑了过来,却是奉陈青的命令,要将他进出清曦峰溅云崖洞府的符牌给收了回来。

  这也就意味着陈海以后没有接到召见,再也不能随意进入陈烈的溅云崖洞府,更不要说在清曦峰乱逛了。

  他等到铁流岭道院,会换领新的道兵弟子符牌,但因陈烈而带来的诸多特权,就不会再有了。

  之后,苏紫菱也躲起来,没有再露面。

  虽然陈烈的意志不容违拧,但此时此间是陈青作主,陈海就算不怕苏紫菱包藏祸心,也不敢跑到陈青那里去讨人,暗感这头雌虎脾气火爆,这时候没有将他一掌劈死,扔下溅云崖,已经是很看她老爹陈烈的面子了。

  陈海将随身之物简单收拾了一下,捆成包裹,再走出卧房,就见赵山、钱文义两人还空手在院子里等着,似乎就打算这么下山。

  陈海微微一怔,问道:“我们这就走着去铁流岭?”

  “小姐说溅云崖的灵鹤,位同道兵弟子;兴少爷现在都还不是道兵弟子,骑乘灵鹤,要是这几头扁毛畜牲半道闹脾气,将兴少爷您给摔了……”钱文义为人圆滑些,讪笑着给陈海解释道。

  陈海冷冷一哼,转眼看向陈青闭关修炼的院子,他即便此时不敢去招惹这头雌虎,心里也有抑制不住的怨气。

  陈青这可不是单想将他赶出溅云崖图个清净,而是摆明态度要给他一个教训。

  武威军负责大燕帝国西北地区的军事防务,而作为与武威军一体两面的太微宗,宗门内最核心的职能之一,就是为武威军培养、输送合格的将领、基层武官。

  像陈烈等太微宗的真传弟子,都在武威军兼任重要将职;而武威军最为精锐的道衙兵,更几乎都是由太微宗最基层的道兵弟子组成。

  因此,太微宗除了清曦峰等位于太微山脉深处的七上峰内门外,还在河西各郡设有多座培养道兵弟子的道院。

  太微宗的诸多道院,对应着寻常宗门的外门体系,但由于太微宗的诸多道院,主要是为武威军培养基层武官或道衙兵精锐,因而选入道院修行的底层弟子,没有杂役弟子、外门弟子的区别,统统都称为道兵弟子。

  陈海要去的铁流岭,就是太微宗外门诸多道院里的一座,位于太微山脉的西南角,与河西重镇蒙城军塞挨着,是河西诸郡进入太微山脉,以及西接金州边郡的要冲。

  铁流岭虽然也属于太微山脉的一部分,但实际已经是太微山之外的余脉,两边有便道相接,却足足相距上千里。

  现在陈青不让他乘灵禽飞去铁流岭,而是在赵山、钱文义的“押送”下,徒步远赴上千里外的铁流岭,不是给他颜色看,是什么?

  ****************************

  这些年陈海虽然变得圆滑世故,但骨子里也有股傲气未去,暗感陈青是要给他一个教训,但就不信她真就敢坐看他累死在太微山里。

  而他要挽回局面,要留在太微宗修行,不要说陈青,更不能让赵山、钱文义这些人看扁了他;更为主要的,他要想活命,想要魂魄适应新的肉身,就必须苦修肉身。

  这点辛苦对于苦修肉身的武修来说,肯定就算不上什么。

  想过这些,陈海也不去找陈青理论,收拾起行囊便就着石阶,往青曦峰脚下一步一个台阶的走去。

  虽说陈烈给他所用的灵药,绝对是凡夫俗子不敢奢想的极品,陈海顶天在床上昏迷躺了七八天,就感觉不到断骨的痛苦,但身体终究还没有彻底恢复过来。

  陈海还没有走出青曦峰,离山脚还有一段距离呢,脚后跟就肿得如针扎刺痛。

  陈海看到路边的乱石沟里,有几丛紫竹般的灌木丛,结着七八枚婴儿拳头似的紫果,想到这就是低级灵果紫竹果,便也是强忍住腿脚的刺痛,咬牙走下石阶,将那七八枚紫竹果摘了回来,分别递给赵山、钱文义一枚,说道:“总得要十天半个月才能到铁流岭,赵叔、钱叔,也来两粒紫竹果解解渴……”

  赵山、钱文义还以为姚兴支持小半天就会撒泼打滚、破口大骂,这时候见他还能彬彬有礼的忍住,心里也是暗暗惊讶,但也不动声色,坚决不接紫竹果,推辞道:“我们不敢稍违山禁……”

  太微山脉深处,那些远比清曦峰要矮的山岭,山头覆盖着皑皑冰雪,但清曦峰作为七上峰之一,却常年温润如春,漫山青翠,遍植灵木,像紫竹果一类的低级灵果,虽然谈不上漫山遍野,但也不难寻。

  虽然无明文禁止,但清曦峰诸洞府的侍童、婢女、家臣,有几人敢像陈海这般在山里胡作非为?

  陈海这次被赶出清曦峰,以后还能享用特权的机会不多了,这时候更不会客气,就一口朝拳头大小的紫竹果咬下去,满口生津,沿着喉管顿时就有一股灼热的热流往身体扩散过去。

  紫竹果虽然在清曦峰是无人问津的低级灵果,但对此时的陈海来说,无疑是大补丹药,身体也骤然发烫起来,感觉身体要被一种无形的巨大力量从里面撑爆开来。

  这就是虚不受补。

  好在紫竹果的药力毕竟不是特别强,陈海除了刚开始有些不适应外,倒也没有到七窍出血的程度。

  自从蛇镯收入手腕皮肉之中,就仿佛成为陈海体内的一种特殊器官,随时方便陈海的意念潜入血云荒地……

  这时候傀儡分身在无尽荒凉跟诡异的尸骸碎骨之中,也保持着坐姿,看上去古怪得很,但体内透漏出一层极淡的青色光芒,在陈海的意念感知下,却见有无数条沿喉管往傀儡分身四肢百骸扩散的青色细线……

  左耳说过,真元或精气在气脉间的动转,会丝毫不差的,就像镜子一样,投射到傀儡分身上,可见这些密如蛛网的微光细线,实际上是紫竹果所含的药力,在体内转为精气的直观体现。

  只是,他没有想到人体的气脉,竟会如此的密集……

  细看紫竹果的火热药力,沿喉管往全身扩散形成的无数条青色微光,陈海注意到这些青色微光有粗有细、有繁有简,虽然密如蛛网,但又隐约在四肢百骸间形成十二条有脉络可循的主支,贯穿全身。

  这就是十二主气脉的由来——《道兵通玄补录》虽然有关于十二主气脉的描述,但怎么都没有此刻“亲眼看见般”直观、深刻。

  陈海索性将《道兵通玄补录》从包裹里翻出来,一一比对,竟然很快就将足三阳、足三阴、手三阳、手三阴等十二主气脉,都分毫不差的辨别出来。

  陈海也是暗暗心惊,他梳理姚兴的记忆,就发现姚兴到太微宗,也花心思研读过《道兵通玄补录》,却并没有将十二主气脉在百骸的具体位置完全搞清楚,而他通过傀儡分身,就这么直观的辨识出来,也难怪左耳这老家伙,觉得这樽傀儡分身给他,已经是给龙帝苍禹天大的面子了。

  陈海还注意到傀儡分身内,小腿及双足部位的六条主气脉,都有些发红

  他的真身下意识伸手往后脚跟摸去,就见他的傀儡分身也同步动作,手触摸的地方,越是肿痛,越是发红。

  这大半天,陈海不知道走了多少步台阶,双脚早已经走伤了,他没想到,傀儡身甚至都能将他真身所受到的伤势,都直观的映照出来……

  随着紫竹果的火热药力,沿着足部的气脉下行,傀儡身所显示的足部红肿就消去不少,实际上双腿的肿|涨也稍稍好了一些,可见紫竹果除了补充精气消耗,还有一定的疗伤效果。

  不过,姚兴留给他的半残肉身,还无法完全吸收一枚紫竹果的全部药力;通过傀儡分身镜子似的反射,他能看到这枚紫竹果药力在他体内扩散太快了,只有很小一部分能被身体吸收,大部分都随着汗水,快速流失出体外,白白浪费掉了。

  有这个教训,陈海接下来不再直接吞下一整枚紫竹果,而先咬一大口紫竹果的果肉含在嘴里,然后一边下山,一边慢慢的嚼咽,陈海就想着这样或能减少药力的流失。

  效果也确实不错。

  ********************************

  太微山脉深处,难以想象的山高壑深,即便青曦峰与铁流岭之间,有开辟出来的简易山道,但陈海走到铁流岭,已经是大半个月后了。

  十数日行程虽然艰难异常,但陈海好歹煎熬下来。

  铁流岭是太微山脉往西南延伸的支系山岭,出了太微山,西南方向虽然也是千岭横立,但地形要平易多了,山岭间也有开辟出来的驰道,可车马通行,陈海他们也可以雇车马,前往道院报到。

  这一刻,陈海就得觉得手脚都不再属于他,恨不得四脚八叉的躺在驰道旁,永远都不要起来。

  不过,输人不输阵,节海都撑到这一步了,这个逼怎么都要继续装下去。

  他也不能在最后一刻垮下来。

  陈海一屁股坐在路边的石头上,脱下靴子,露出血迹淋漓的烂脚,鲜血都已将垫在靴子里的绒草浸透了。

  陈海看了赵山、钱文义一眼,风轻云淡的说道:“眼前就是铁流岭了,赵叔、钱叔应该可以放心回清曦峰跟陈青交待了。”

  好像他这双血淋淋都快踩烂的双脚,长在别人的身上。

  赵山、钱文义心里是暗暗心惊,启程之时他们觉得没有想到兴公子能支撑到最后,照小姐的打算,也是让他吃够苦头,然而由他们两人送他到铁流岭,就不再管他的死活了;他们甚至还想,要是兴公子发脾气,不入铁流岭道院,从此就一声不吭的离开太微宗,那就更省事了。

  他们也看到家主对这个外甥失望之极,但又有推御不掉的照顾责任。

  这十数日里,赵山、钱文义他们两个军中悍卒,通玄境后期的修为,都觉得有些支撑不住,此时看陈海伤痕累累的伤脚,更是触目惊心,没想到兴公子竟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心里都极其困惑,这浪荡子怎么就改性了?

  陈海却不知道赵山、钱文义在想什么,他双脚伤痕累累,但内心却有难以抑制的兴奋。

  十数日赶路,陈海看是似精疲力竭,身体都快垮掉,双脚的皮肉也都踩烂了,但说来也是机缘巧合,在他们快要走出太微山时,在翻过一道山梁时,四肢百骸所蕴藏的精气,突然像沸泉一样激活起来,随即就往双脚的少阳主气脉间灌注过去。

  虽然这一幕转瞬即逝,但带给陈海的震惊跟困惑是难以言喻的。

  玄修弟子以宗门秘传的观想之法,锤炼神魂意念,进而导引精气行于气脉修炼;而武道修行,则是要将暗合武道真意的玄武绝学修炼到一定境界后,方能摧动身体内的精气运转于气脉之间。

  精气在气脉间运转起来,凝炼精气、强化气脉是一方面,同时更能淬炼与经行气脉附近的筋骨皮肉。

  陈海他都根本没有修炼过什么玄功绝学,姚兴残剩下的破碎记忆,也不涉及到什么玄功绝学,怎么可能无意间一个动作,就摧动全身的精气像沸泉一样涌动起来?

  要是说他无意某个动作,暗合了武道真意,这才太鬼扯了吧?

  陈海梳理姚兴的残碎记忆,对修行还是有些常识的,但眼前的一幕,跟他所梳理出来的常识,却有些对不上号。



  http://www.mx99.com/book/888/59183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x99.com。梦想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mx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