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文学网 > 踏天无痕 >  第三百八十七章 潼口血战(三)

 第三百八十七章 潼口血战(三)

  大地震颤,蹄声阵阵,两百多蛮象,在蛮兵的驱使下往西城墙的豁口冲来。

  战争永远都是推动敌我双方发展的最直接动力。

  当初在横山城外,蛮帅、蛮将没有领教过重膛弩的锋芒,驱使战象践踏战阵,不想妨碍到战象的奔腾践踏过来,什么遮护都没有,然而这时候往潼口西城墙豁口冲击而来的二百多战象,已经披挂上一层厚厚的黑色铁甲,在冰雪之中践踏的气势更是惊人。

  妖蛮虽然不擅制器、炼器,但数万精锐蛮兵,短短内拼凑出二百多副铁质象甲来,不是什么难事。

  陈海眉头微蹙,一言不发、像座雕塑般矗立在城头,似乎眼前这二百多头战象,要践踏的不是他的城池。

  潼口城分三面防御,廖云奎、吴景林率部守北面;周钧率前战有不少损伤的第四战营守南面;西面面临潼河,地势最为开阔,也必然是此战的主战场,除了陈海亲自第五战营、扈卫营外,还有吴道印所统领的三千天水郡兵精锐。

  看到敌蛮往陈海所在的主缺口攻来,吴道印与齐寒江等将也都往这边汇合过来。

  他们看到妖蛮竟然也能吃一堑长一智,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给战象披上铁甲,心里也深深的担忧,怀疑十八架重膛弩还能不能抵挡住这些重甲战象。

  这时候隆隆似闷雷的巨响,就见十五辆天机战车依次从掩体后驶出,缓缓推进到西城墙间的三处豁口处,十八具重膛弩再次露出了狰狞的獠牙,等着蛮兵将卒不要命的填入这恐怖之极的绞肉机里来。

  赤足狂奔的穆勒,看到龙骧大营的天机战车再出露出狰狞的面目,也双目赤红的连连吼叫。

  虽然穆勒这时候驱使战象上阵,就是想着要将龙骧军的重膛弩都吸引过来,这样才能方便其他战兵顺利的突入潼口城中肆意杀戮,但这一刻,穆勒心里又有所不忍。

  这些荒原蛮象的驯养绝非易事,这一战的损耗,可能需要十数年才能恢复元气,这时候穆勒只能不住催促御兽巫蛮加倍摧动巨象加速前进,希望临时赶制出来的这批铁甲还能发挥些作用。

  穆勒心想着,只要能有一批战象成功践踏过去,到时候哪怕是硬拱硬踏,也能把那些天机战车都踩翻掉,到时候就能将重膛弩的威力最大的限制住。

  正面的接触战,没有太多的花巧可见。

  这么快速的冲锋中,部署在城墙后的抛石弩都只能发射一波散弹,将战象的速度压制下去,接下来就是十八具重膛弩咆哮着、颤动着、呼啸着,将一枚枚能在两千步外射穿半寸厚淬金板的重弩弹,形成密集的弹幕,往象群倾泄而去。

  普通的铁甲,不是淬金甲,即便都有半寸厚,也根本承受不住重弩弹的怒射;相反的,铁甲被重弩弹打得碎裂,碎片往内部崩溅,甚至还会加剧了战象体表的受创面。

  最前面一排的战象,终于承受不住如此密集的打击,推进到距离西城墙豁口还有千余步的距离,就悲鸣着倒下。

  最后一千步,就像是不可逾越的鸿沟天堑,一头头披挂上战甲、气势不下轻型天机战车的战象,悲鸣着在城墙外倒下。

  看到这一幕,穆勒心里只有一个念头:“不管承受多惨重的伤亡,都绝不能退,一退就功败垂成,还要留下天大的把柄,让穆兀焘这龟儿笑话一辈子!”

  当然,穆勒也注意到此时已有几重膛弩卡壳后,没有再次狂暴咆哮起来。

  穆勒仿佛已经看到了胜利的曙光,振臂高呼,让如潮水般的妖蛮战兵簇拥着他,如狂涛骇浪般杀向潼口城。

  重膛弩威力大,损耗也大,此前有八具重弩膛都只来得及简单修缮,就编入军中继续使用,没想到稳定性这么差,头阵都没有坚持下来,就哑火了。

  这时候南北两面的战事也都进入白热化,除了早期从横山运来的三万辅兵能随时填补上城墙参加防守外,陈海还没有办法抽出更多的精锐战力过来增援这边。

  剩下的重膛弩还在怒吼着,但重弩弹的消耗太大。

  好在妖蛮战象即便还剩下不足百余头,但冲击践踏的气势完全被他们这边打溃掉了;真正头痛的,还是妖蛮战象后,由蛮兵主将亲自所率的两万多蛮兵精锐已经疯狂的进攻过来。

  没有重膛弩的压制,第五战营、两万多辅兵以及天水郡兵三千精锐,都必须奋勇厮杀,迎接他们的将是一场血雨腥风的艰难防御战。

  “撑住,一定要撑住啊!”穆勒看到心爱的战象,一头接一头的倒在血泊之中,睚眦欲裂,扬起手中的巨斧,狠狠的向豁口处那辆黑青色泛着狰狞光泽的重型天机战车劈去。

  “铛”的一声,一个火焰巨剑后发先至,在空中架住了穆勒势大力沉的黑铁巨斧,剧烈的劲风从二人斧剑交加处迸发开来,激得数百丈内的冰雪激扬。

  穆勒被这一剑之威逼得翻飞回去;而黄双也被这一斧震得一口鲜血喷出。论究起来,黄双道丹境中期的修为,战力还是逊了穆勒一筹。

  此时重膛弩终于消耗完了所有弹药,静了下来。

  在半空中被逼退的穆勒终于松了口气,喘着粗气,残忍的笑着。

  两百多头战象,虽然还有不少能站立在雪原之中,但这时候已经被彻底打蒙了,肉破骨残,或跪或立或躺或卧的悲鸣着。

  滚滚向前的妖蛮甲卒,这时候也是满脸的不安,他们并不确认那仿佛是死神铰刀一般的重膛弩,会不会随时再次咆哮起来,何况战象在前面,并不能挡住所有的重弩弹,他们在后面即便注意分散阵形,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也是有近两千战兵倒在血泊之中。

  蛮兵素来以肉身强悍而自傲,有人肉身之强甚至可挡刀兵,但看到魁梧似铁塔的肉身,只要被一枚重弩弹射中,被锋税无比的锋刃弹尖飞速的旋转切开,甚至小半片身子都会在顷刻间被搅得稀巴烂,被搅成一团烂肉,那些被血祭秘法刺激血脉潜力彻底激发出来的蛮兵,这时候犹压不住心惊。

  然而蛮兵的士气没有那么容易打崩溃掉,龙骧营将卒迎接还将是一番苦战,但这时候天机战车并非就没有的作用。

  哪怕是一辆轻型天机战车,与步骑配合好,在敌阵中冲锋陷阵,也要强过一头重甲蛮象数倍,重型天机战车,更像是己阵中的中流砥柱,给己方将卒以最坚定的依靠。

  双方的将卒仿佛两股洪荒巨流,在西城墙的三处豁口,猛烈的撞在一起。

  “啊!”穆勒身如巨灵神,手里黑铁巨斧都显得少许,一斧就往正前方的重型天机战车斩去。

  两军势均力敌之时,明窍境乃至道丹境、道胎境绝世强者所能发挥的作用,还是难以估衡。穆勒勇武异常,一对黑铁巨斧,每一只看上去足有上千斤重,挥抡如风,即便是重型天机战车的正面护甲,也吃不住两三斧斩砸。

  陈海身形遁出,武道真意随心而起,右拳凝聚风雷之势,形成一枚钵盆大小、内中仿佛蕴藏无法雷光电弧的拳印,抵住了发狂的穆勒。

  陈海只觉得脚下一沉,半条腿被这一击给盖的陷入了坚硬的冻土之中。

  “好力气!”陈海暗赞了一声,心知穆勒纯以肉身气力论,还要胜过自己一筹,果真不愧是身具妖血的蛮裔。

  蛮将皆凶猛异常,又都有身先士卒的习惯,黄双、齐寒江、韩文当、吴蒙等率部部署在西城墙的诸将,这时候都不能躲到阵后督战,都直接杀到第一线,与勇武过人的蛮将缠杀在一起。

  西城墙的三处豁口,就像里面绞肉机的无底深渊,疯狂的吞噬着双方将卒的性命。

  陈海站在主缺口前,两辆重型天机战车在他的身侧,五对负重轮碾压着冰土,又要往两翼的蛮卒碾压过去,令蛮卒在龙骧军将卒的戟兵之前,永远都没有结成战阵的可能。

  穆勒怒目,挥斧又要朝一辆重型天机战车斩去,陈海哪里会遂了他的心意,跨步冲拳,一道拳印再次往穆勒心口攻去。

  穆勒眼角一跳,双斧合于胸前,一股沛然莫御的巨力传来,他竟然被硬生生的向后滑出了十数步才站住脚。

  这时穆勒才开始正视面前这个一身青袍的粗豪汉子,正视眼前这传说反复无常,最后竟然无耻投靠阉臣的龙骧大营主将陈海。

  这个世界一定是疯了,穆勒愤愤的想,什么时候一个人类仅仅凭借肉身力量,就能压过高贵的龙蛟血脉了?

  看到空手的陈海,穆勒也将手中的巨斧扔到一边,巨斧重重的陷入冻土中。

  远处的厮杀和惨叫声渐渐离穆勒越来越远,他将一切纷扰抛开,一定要让眼前这个可笑的人类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力量。

  穆勒是龙蛟血脉,他有蛟龙一样不屈的意志,尽管他受到过挫折,受到过磨难,但是,他决不允许自己在力量这一方面失败。

  不需要刻意的凝聚拳印,巨大的拳头带起阵阵罡风,凌冽的杀意刺激得陈海都微微的眯了眯眼睛。

  “来的好!”陈海大喝一声,要将胸臆间的膨胀战意也彻底激活,同样是一拳还了过去,砰的一声巨响,两人都退了数步,坚硬的冻土留下了一个个深浅不一的脚印。

  “痛快!”陈海大喝一声,这一刻,什么辗转腾挪,什么左右逢源,都被他抛诸脑后,剩下的只有无比的战意,充盈着自己。

  双手虚抓,犹如双手抓着万斤巨石一般,陈海劈头盖脸的向穆勒砸来,穆勒也是一拳对轰过去。这次两人都没有再退,四周的土地以二人为中心寸寸开裂。

  这时候部署在孤峰顶端的十数架抛石弩,也最后揭开伪装,将一枚枚石弹,精准的投掷到在南北两翼城墙缠战的蛮兵后阵。

  配重式抛石弩的水平射程,目前还只能达到两千五百步,但由于潼河城东侧坚挨的孤峰,有近三百米的高度落差,抛石弩的射程又进一步往前延伸了五六百步。

  要是蛮兵早有防备或者是开战之初,蛮兵顶天多承担些伤亡,也会将山顶的十数架抛石弩给摧毁,但在双方激战到白热化之时,突然揭开伪装的十数架抛石弩,就像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南北两翼的蛮兵,最先抵挡不住,往后退却,意图退出山顶抛石弩的射程。

  他们防备着南北两城的守军有可能衔尾杀出,却没有想到这时候周钧在南城墙内侧组织的两千余重甲骑,没有直接出城冲击南撤的蛮兵,而是以最快的速度从城内穿插过来,从西南的城墙豁口席卷而出,从侧翼像切黄油般,杀出西面蛮兵战阵之中……

  这便是压垮西面蛮兵的最后一根稻草。

  陈海此时直觉胸臆间战意越来越足,内廷外廷,势力纠葛,血魔入侵,都被他统统放下,此时他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堂堂正正,毫无花俏的将眼前这个丈余妖蛮击垮。这一刻他识海之中也是闪过一念明悟,诸窍百脉的真元在瞬间聚于一窍,体内迸发出雷鸣之音,就见他的右臂裹着隐隐金光,就往穆勒劈去。

  穆勒此时也战得痴狂,甚至都没有发现西面的蛮兵战阵都已经崩溃,充耳听不见他手下的蛮兵蛮将在悲鸣哀嚎,他看到陈海这前所未出的一拳劈来,他心里甚至有着莫名的惊喜,这一刻只是摧动全身的力量,一道青冥龙蛟虚形再度浮现,像无形的光波骤然收入他壮硕的身体里,就见他右拳屈起,摆出一个玄奥无比的拳架,与陈海撞到一起。

  一阵无声的振波爆发,将周围数百步的甲卒们都震得人仰马翻。

  穆勒嚎叫着往后翻飞而去,重重的跌落在地;而陈海也退了足足数十步,身子抵着城墙,一口鲜血喷出,才算是稳住身形。

  “好强的气息!”黄双、鹤婆婆原本要赶过来,与陈海一起,将蛮帅围杀于西城墙下,但感受到陈海与穆勒最后两拳对攻的气息之强,也是暗暗震惊。

  这时候斜刺里杀出一队妖蛮,悍不畏死的将看似昏死过去的穆勒抢了过去……


  http://www.mx99.com/book/888/483354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x99.com。梦想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mx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