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文学网 > 踏天无痕 > 第三百八十五章

第三百八十五章

  (有些感冒,更新晚了……)

  潼河口,孤峰下,夕阳似血、寒风似剑。

  陈海带着齐寒江等人正巡视城池,临时从横山调过来的辅兵民勇们,正拼命地加固城池,一桶桶烧熔的铁汁,由黑羽巨禽的利爪抓住线索,直接从城头倒灌下来,滋滋冒着浓烈的白烟和刺鼻的气味,在严寒中迅速凝固下来,低矮的城墙,一寸寸加高、一寸寸变厚,变得更加坚固。

  廖云奎、吴景印等天水郡诸人素知陈海通过天机学宫,掌握巨量的资源,但还不知道能这么浪费的。

  普通的铜铁虽然不能算多珍贵,但在四周没有铁矿场的潼河口,每天要保证能有三四十万斤的普通铁料用于筑城,所消耗的人力、物力实在是巨大得难以想象。

  铁矿石是从秦潼山西北麓的深山绝岭挖掘而得,陈海此前就调了上万精壮劳力送到秦潼山西北麓的深处,用于挖掘矿场,但道路不通,铁矿石只能用风焰飞艇一刻不停的运到潼口城来冶炼。

  且不管上万精壮劳力在深山里的吃食用度,即便是三艘风焰飞艇交替使用,也是没有损耗。

  风焰飞艇,是采用低级妖兽鳞皮缝制成气囊,才能顶住凛冽如刀的罡风吹刮,成本原本就极高,只是要比驯养一两百头巨禽的成本要低廉、容易许多,但频频升入高空,飞艇的气囊、龙骨架子乃至产生热焰的风焰机,都会快速折耗,不可能

  如此频繁使用,廖云奎、吴景印都怀疑三艘风焰飞艇能不能撑到战事结束。

  看到陈海这像倒水一样往城墙上一层层的浇铺铁汁,一个个咂舌不已,只是想到妖蛮战兵虽然不擅造攻城器械,但荒原蛮象这种被蛮兵驱逐上战场的荒兽,还真非普通的夯土城墙所能抵挡。

  正在这时,一道虹光从南面往城头掠来。

  待虹光在城墙前滞住,却见是留守横山城的监军使房奚俨,从云头飞落下来与陈海、廖云奎等人见礼。

  廖云奎等人对阉臣素无好感,只是哼了一声,算是应了。

  “陈侯,这里有文大人送于你的急函一封,还请过目。”房奚俨也不恼廖云奎的冷淡态度,直接将文勃源的秘函递给陈海。

  自从黄双、乐毅率部随陈海编入宿卫军以来,房奚俨就一直都是龙骧大营的监军使。

  作为文勃源等人的嫡系,房奚俨又身兼监军使,对龙骧大营有监督、察管之职,自然有必要与陈海及其他将领保持淡漠的关系跟距离。

  房奚俨将信递给陈海,内心多少有些忐忑无比。

  文勃源派到横山城的灵鹄,实携有两封秘信。

  有一封是给房奚俨的,信中将调停之事的来龙去脉,以及燕然宫真正的打算及谋划,都原原本本说了一遍。现在文勃源就担心陈海在知道赵忠携帝旨前往贺兰剑宗调停两家的争斗之后,反应激烈,才特地吩咐房奚俨要好生安抚陈海,切莫再出什么乱子。

  早年在河西军中,陈海与鹤川宗阀之间的矛盾就不去说了,这几年来,陈海一直都压制淬金铁料、天机战械对鹤翔军及贺兰剑宗的供应,而河西却受益极大。

  这注定陈海及天机学宫,是贺兰剑宗此刻最为仇恨的目标。

  这时候燕京内外廷,要联手调停两家战事,要劝贺兰剑宗迁入秦潼山北麓,与沥泉、与天机学宫毗邻而居,谁有那么好的脾气能够忍受?

  这不是直接往天机学宫的头顶上扣屎盆子吗?

  陈海看完密信,蹙着眉头,也不说话,只是将信递交给身后周钧、黄双、苏原等人过目。

  “那陈侯可有什么意见?”房奚俨忐忑的问道。

  “帝旨都是已经拟下了,房大人,你说我能有什么意见?”陈海沉着声音问道。

  “这次是英王殿下先发制人提出此议,内廷也只是看大势不可挡,只能屈就。赵大人介入此事,也只是不想事事被英王、太尉、左丞他们牵着鼻子走。”房奚俨小心翼翼的将陈海可能会有的怒火,往英王及京郡宗阀身上引,话没有说完,却听得一声怒喝。

  “这他娘是欺人太甚?”却是密信传到齐寒江手里,他怒火中烧,将这封秘信撕得稀巴烂,将一叠纸宵捏在手心,焰光四溢,转瞬将秘信烧毁,怒叫道,“我们在这里奋力厮杀,抵挡妖蛮寇边,你们一个个人模狗样的在朝堂之上,一心想着往我们的后腰上捅刀子,这狗仗不打也罢!”

  齐寒江气得大叫,伸手过来要揪房奚俨的衣领子。

  房奚俨虽然是也明窍境后期强者,但他不像齐寒江久经战事的锤练,抬手与齐寒江的巨掌撞到一起,掌印相击,金光四溢,他竟然硬生生让修为差他一个小境界的齐寒江逼退半步。

  “放肆!”陈海怒斥齐寒江,指着城下,说道,“蛮敌来攻之前,你都到这城下去做筑城苦役,冷静一下。房大人是你能冒犯的,快给房大人赔礼道歉?”

  房奚俨身边就几名剑侍,并不像陈海兵权在握,但他一日身为监军使,就代表燕然宫的威严,陈海平时宁可对房奚俨躲着避着,不会得罪,自然不能放纵齐寒江太放肆了。

  “无妨无妨,寒江将军也是一时情急。”房奚俨身为监军使,脾气却好,他更关心陈海心里究竟会怎么想。

  “我听说十九王最初之议,是想将贺兰剑宗迁到秦潼山南麓……”苏原迟疑的问道。

  秦潼山南北绵延近万里,要是贺兰剑宗东迁南麓,天机学宫北踞北麓,中间隔着南樟诸府四五千里山岭,也还可以说是井水不犯河水,但赵忠真正从燕然宫携出的帝旨,却是要将贺兰剑宗迁到秦潼山北麓,这说明燕然宫或十二常侍里,有谁也想借贺兰剑宗压制天机学宫。

  “贺兰剑宗内外门弟子是只有一两万人,但枝蔓纠缠,拖亲带故,即便是将鹤翔军残部解散掉,少不得会有几十万口的亲族东迁,”房奚俨耐心解释道,“倘若不给予休生养息之地,贺兰剑宗自然不会西迁。而同时秦潼山西南麓,与秦山郡接壤,贺兰剑宗要是东迁到那里,相当是直接并入武藏军,将极大提升武藏军的实力,这自然又是河西所不愿意看到。思来想去,才决定迁贺兰剑宗到秦潼山西北麓,然后从蓟阳郡西南,割黄麋原等地给贺兰剑宗,以养宗族。”

  “事情已经如此,我反对也没有什么用,但房大人也看到我们今年守住潼河口有望,横山、榆城岭之间的雁荡原,将重归天水郡的疆域,到时候百废待兴,都离不开人手来开发,我就希望文大人、赵大人那边能通融一二,往后将诸郡犯卒囚寇,能有一部分流放到此处,以实边疆。即便将来龙骧大营调防他地,榆城岭一线也不虞妖蛮再次来犯。”

  “行,我这便给赵大人、文大人去信说及此事!”房奚俨见陈海既然开出交易条件,心想这事就好商量了,他还真怕陈海的性子,一言不合就掀桌子。

  这会儿,万丈云天之下,传来数声清啸警讯,示意妖蛮动了!

  **********************

  经过一番激烈的争吵,穆勒还是无奈的屈从了穆兀焘往潼口城出兵。

  数声沉闷似阴雷的号角在天地四周悠远的响起,各部妖蛮战兵驱使战骑、携带简陋的战械、辎重,纷纷跨出残寨,浩浩荡荡,往潼口城而去。

  铁鲲骑在雪狼宽厚的背上,看着眼前而过的滚滚铁蹄,内心却是一片冰凉,因为他知道这些精锐,这次怕是注定踏上死途。

  穆兀焘回首看着滚滚蛮潮,狰狞的脸上挂上了一丝残忍的笑意。

  死吧死吧,等这些精锐都死完了,穆勒你还有能耐去贪图汗位?

  当然,穆豪麾下子嗣甚多,目前有成气侯的除了穆勒之外,还有其他五位皇子,背后都有势力极强的母族支撑,穆兀焘心想着要让这些人都自相残杀,或在对人族坚城的消耗战极大损耗实力,还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好在黑石汗国素来崇尚武勇,令穆勒没有退兵的借口。

  蛮兵前部推进甚快,都已经能潼口东岸、孤峰下的潼口城浮出巨大的身影。

  此时的潼口城寨内一片人声喧哗,筑城等事停下来,无论战卒、辅兵还是民勇,都照着既定的次秩,有序进入各自的防御防置。

  一架架投石弩揭开遮掩,装满石弹的木厢车,一辆辆的被喊着号子的民勇拉到城墙下来……

  妖蛮已经到了。

  穆勒、穆图原本是想集中兵力,攻夺一面城墙,这样投入的兵力有限,一旦受挫还能从容收拾残局。

  穆兀焘却否决了这个计划,除了东面的孤峰崖高两三百多米,将潼口城的东城墙紧紧保护好之外,他主张同时从南面、北面、西面进攻潼口河。

  他的理由也很简单,潼口城并没有完全建闭合起来,三面留下十数豁口,显然是方便天机战车及龙骧大营的精锐骑兵出没的,但龙骧大营的天机战车数量有限,他们唯有从三面突然发起猛攻,令龙骧大营的十数乘天机战车难以同时应付三面,这样,他们只要有一面获得突破,就必能能击溃掉龙骧军。

  铁鲲知道穆兀焘没安好心,但就事论事,他心里想,真要想有打败那人的机会,穆兀寿此法或许是唯一也是最后的机会。

  


  http://www.mx99.com/book/888/481078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x99.com。梦想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mx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