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文学网 > 九天剑主 > 第五十六章 北轩家的报复

第五十六章 北轩家的报复

    白夜抬目望去,那边盘坐的龙月已经缓缓睁开了双眼,她面色微白,额间香汗还未干涸,粉唇干裂,虚弱无比。

  白夜从储物戒指里取出一些  魂丹,递了过去。

  龙月也不客气,抓起便朝小嘴塞,片刻后,那惨白的小脸总算恢复了一丝红润。

  “你没事吧?”

  “还好。”

  龙月呼了口气,双眸看了白夜一阵,继而低着小脑袋道:“那个...谢谢你。”

  “谢我?”白夜愣了下,随后笑道:“几枚魂丹而已,有什么值得谢的?”

  “我不是谢这个...我是谢你之前救我的事情。”龙月吐了口气,眼里落寂闪过:“没想到在那种时候发病,如果我没有发病的话,或许事情不会演变成这种结果。”

  “发病?”

  白夜愣了:“你有病?”

  “你才有病呢。”龙月气呼呼道,又恢复到之前的那种天真  烂漫。

  “抱歉抱歉,我不是那个意思。”白夜挠了挠头,讪笑道:“不过你实力不差,像你这样的人,肉身都极为强大,怎么会生病?”

  “不是普通的病。”龙月沉默了片刻,说道:“你应该察觉到了吧,我这个人,一旦喝酒,性格就会大变。”

  “对,变得很大胆。”白夜点点头,情不自禁又想到那晚。

  龙月脸颊一红,羞涩道:“那非我本意,而是我...我...我有双重人格。”

  “双重人格?”白夜怔了。

  “从出生起,就是这样,只要我意识出现了问题,我的另外一个人格就会出现。”龙月小声道,脸颊红通通的。

  白夜顿觉惊天为人,他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听说过这样的事情。

  “那你喜欢喝酒,也是因为受另外一个人格的影响?”白夜问道。

  “是的,但我本来的人格并不喜欢喝酒。”龙月  道。

  “这样啊...那你的病...”

  “与这人格有关,但...。”龙月迟疑了下,眼眸却显得极为黯淡,像是在追忆什么,没有接着说。

  “若不想说便不要说了,你自己好生休息,不要想太多。”白夜安慰道。龙月的神秘让他很是好奇,但他尊重她,既然她不愿  提起,那便无需多问。

  “我这病一月发作一次,发作的时间并不固定,而发作的强弱也不稳定,但以前从没有过这么严重的病势,白夜,我这段时间可能就得待在这儿了。”龙月说道。

  白夜点头,回到自己的床榻上,盘坐调养起天魂。

  .....

  .....

  豪华尊贵的北轩府,大量奴仆进进出出,侍卫们在府邸各处巡查着。

  北轩,王都四大家族之一,传承久远,北轩祖上乃大夏王朝的开国元勋,这些年来北轩家中有不少俊才从文从武,文者封侯拜相,武者一手遮天,北轩之实力据说可在四大家族中排名第一,直到近些年  北轩家的实力愈发强大,已有几分威慑王权的味道,才渐有收敛。

  北轩家一处幽静的庭院内,两名白发苍苍的老者坐在石桌前,桌上摆放棋盘,二人各执一棋,神情凝肃,盯着棋盘陷入沉思。

  吧嗒。

  黑子落下。

  “你要输了。”穿着黄袍的老者脸上露出淡笑。

  “与主人下了这么多年的棋,一向是输多胜少,已经习惯了。”对面的褐袍老人淡声道,他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眼神也异常平静,像两口老井。

  “与你下棋最为无趣,但我却喜欢与你下棋,因为真实。”老人重整棋局,笑呵呵道。

  褐袍老人不语。

  但在这时,黄袍老人动作一僵,花白的眉头皱起。

  “来了就进来,何必在门外犹豫不决?”他低声喝道。

  片刻后,门外缓缓走来一人  。

  正是北轩家的现任家主,北轩骄!。

  “是骄儿啊,发生了何事了?神色如常难看?是不是那些小兔崽子们又惹是生非了?”黄袍老人淡淡说道。

  这老人,正是北轩家的上任家主,当年叱咤王都的北轩天才,北轩旭阳。

  北轩骄嗫嚅了下唇,眼神黯淡,声音颤抖道:“爹,逢儿他...死了...”

  吧嗒...

  几枚棋子从北轩旭阳枯黄的老手中滑落下来,坠在棋盘上。

  褐袍老人的眼睁大了几分。

  “怎么死的?”

  北轩旭阳面容平静,伸出颤抖的  手,将棋子一个个拾起,放入盒中。

  “被藏龙院的人杀死的,三弟前去相救,也死了。”北轩骄哽咽道。

  但下一秒,一道掌风袭来,狠狠扇在他的脸上。

  啪。

  北轩骄身躯晃动了几下,脸上出现掌印,嘴角溢出血渍。

  “你这家主,是怎么当得?”北轩旭阳依旧坐在石桌前,声音已经无比阴沉。

  “孩儿有罪,请父亲惩罚。”北轩骄跪了下来,低声道。

  北轩旭阳深吸了口气,再度睁开老眼时,整个人仿佛苍老了几岁。

  “何时发生的事?”

  “三天前...”

  “三天前的事,你现在才与我说?”

  “逢儿是爹你最疼爱的孩子,但他如今已离去,孩儿担心父亲您...太过伤心,想要自行解决。”

  “对方是什么人?”北轩旭阳微吸着气。

  “藏龙院。”

  “藏龙院?好!好...好!”北轩旭阳连连点头,老眼里杀机频现:“一个残喘之犬,也敢捋我北轩家的虎须?好!很好!很好...”

  “藏龙院以调查为由,拖延时间,孩儿不敢与之正面碰撞,毕竟其他家族都在虎视眈眈,上告陛下,却也因证据也不足而不了了之,所以,孩儿只能暂时隐忍。”

  “你能考虑到家族的未来,证明你还有点眼光,藏龙院到底不是普通学院,底蕴深厚,但即便是他,招惹了我北轩家,也不可能风平浪静。”

  北轩旭阳盯着面前的褐袍老人,淡道:“走一趟藏龙院,斩几条狗,把那害死逢儿的人带到这来,我要亲自审审他!”

  褐袍老人一言不发,将手中那枚白子落在棋盘上。

  啪嗒。

  棋子落下,人已消失不见。

  北轩骄脸色微紧,眼中露出骇然。

  ......

  ......

  别云山开启之日越来越紧,王都众院争相准备。这一次不仅仅是探寻拜月神宗秘宝这么简单,更是众院之间的一次较量。

  龙月在修炼室里待了一日不到,便回到小林子里,比起烦闷的修炼室,她似乎更喜欢幽静的小树林。

  白夜一刻没停,趁着这个功夫不断摸索镇天龙魂,感悟它的魂力。

  镇天龙魂与饕餮天魂完全不一样的,两种魂力也有着本质区别。

  饕餮天魂变异之后,魂力更倾向于破坏,魂气炽热,能够轻松破坏甚至是焚毁目标,而镇天龙魂则倾向于镇压,大魂祭出,震慑山河。

  双生天魂者比起单魂者拥有无限的潜力,那是因为天魂,就拥有无限的可能。

  “这两种天魂皆强大无比,若它们之间相互配合,发挥出来的力量也定是非比寻常。”

  白夜呢喃。

  嗖!

  就在这时,一阵罡风突然从天上刮下,四周大树瞬间碎裂,杀机如瀑布降临。

  白夜眼神一凛,急忙后撤。

  砰!

  他刚退开,所坐之处立刻炸裂开来,恐怖的冲击波吹向四方,撞在他的身上。

  白夜连连后退,身子摇晃。

  好恐怖的魂力,光是一缕气息就蕴含了如此力量。

  白夜凝目,望着半空之中,大喝道:“谁?出来!”

  “反应不错,可惜了。”

  一个淡漠的声音从空中传下,一名穿着灰袍的老者从空中落下,老者鸡皮鹤发,穿着朴素,但他浑身却散发着可怕的杀气,尤其是他的手上,竟抓着几颗血淋淋的头颅。

  白夜望着那头颅,双目瞬间狰狞起来。

  这些头颅,都是藏龙院弟子的头颅,而且这些人...在当初王行风波时,都跟随着言风前来相助他。

  “你是北轩家的人?”白夜狰狞道。

  “知道便好,随我走一趟吧!”老人将那些头颅随手丢在一旁,单手成掌,凌空一抓。一股魂力化为吸力扯着白夜的身躯,将他朝那手掌拖去。

  白夜没有反抗,直接将手按在了死龙剑上。

  不过死龙剑距上一次出鞘没过多久,剑身还是滚烫,虽能拔出,怕威力不如之前,甚至连软剑都比不上...

  然事到如今,只能一战!

  可在这时,一股劲风突然从旁边打来。

  老者脸色一变,立刻后撤。

  劲风摧枯拉朽,所过之处,寸草不存,竟将大地拖出一条长长的沟壑。

  定目望去,龙月缓步走了过来。她那精致的小脸布满了冰寒,眼眸里杀机密布,银牙紧咬,盯着那灰袍老者。

  “你是北轩家的人?那当初那个敢冒犯我的混蛋也是你们家的人了?”龙月冰冷的质问。

  “阁下何人?”仿佛感受到龙月身上深不可测的气息,老者变得谨慎起来。

  “我是谁?哼,当初在王行,北轩逢要杀的人,就是我!怎么,你们这都不知吗?”龙月冷道。

  老者眉头一皱:“阁下与我北轩家是否有什么误会?”

  此人实力深不可测,刚才那一击虽然仓促,但威力极为可怖,只怕是绝魂境以上的强者,北轩逢怎会招惹这样的存在?她与白夜又有什么关系?

  “误会?有,而且很大!!”

  龙月不愿  废话,纵身窜去,凌空荡起道道残影,速度快的没谱,瞬间落在褐袍老人的面前,精致的小手朝之拍打。

  哗啦!

  掌心劲风就像万千把刀子割裂,灰袍老者急忙闪避,但终归慢了一拍,蛮横的魂气将他的衣袍扯的碎烂,身上更是血肉模糊,一道道伤口出现,这些伤口处竟还弥漫着黑气。

  白夜眉头微动。

  褐袍老者大概没想到白夜身旁居然还有一名如此恐怖的少女,当即转身,朝空跃去。

  竟欲逃跑。

  “想走?既然来了我藏龙院,就留下来吧。”

  就在这时,一记破空之声响起,恢宏的魂气就像一张大网覆盖了苍穹,老者双掌朝空震去,咚的一声,苍穹出现大量魂气波浪,场面无比雄壮,但那张‘魂网’却未破掉,而是不断朝下压来。

  老者被逼落地,但看小林子里狂风乍起,一股奇妙的音律飘荡而来。

  这音律很是玄妙,白夜虽然能够听到,但却没有任何感觉,然而老者却是脸色发白,眼珠子渐渐涣散。

  一道身影掠来,立在了白夜与龙月的面前。

  “言风?”

  褐袍老者声音沙哑道。

  言风看着地上的头颅,眼中怒意爆发,苍白的脸有些发红,沉道:“北轩家已经狂妄到了这种地步吗?公然敢在我藏龙院杀人??”

  “这只是利息。”褐袍老者淡道:“主人痛失子嗣,已怒火中烧,  若他亲自来此,恐怕地上这几颗头颅就不是些寻常弟子的了。”

  “你可以让他来藏龙院试试。”言风沉声道。

  “如果你们藏龙院不将此人交出来,他一定会来这的。”褐袍老者道。

  “交出白夜?哼,你觉得我们藏龙院里有谁会干出这种事情吗?”言风冷喝。

  交出弟子?这绝不可能,这已经是一个学院负责人最低的底线了,一旦做出这样的事情,那这个学院离解散便不远了,这不仅仅是因为人命关天,更是原则问题。哪怕白夜不是天赋惊人的天才,言风也绝不会将他交出去。

  “很好,那说不得藏龙院与北轩家之间得多来往些了。”褐袍老者话落,步伐再转,打算离去。

  “休走!”言风大喝,从储物戒指里抽出一把古琴,五指快速波动,一股音律荡出。

  “哈!!!!”

  褐袍老者大吼一声,口中发出音波,震散音律。

  “言风!我今日若未回北轩家交差,明日藏龙院必然血流成河,你应该知道我在北轩家的地位吧?”老者沙哑道。

  言风瞳孔一僵,放在琴弦上的五指不由停止了波动。

  白夜将这一切看在眼里,心头泛起阵阵涟漪。

  言风的确很强大,但还没有强大到能无所顾忌的地步,在王都,就有很多势力甚至很多人能限制他。

  只有强者,才有绝对的话语权,才能将自己的命,真正意义上的掌握在自己手中。

  然而褐袍老者刚说完,恐怖、阴寒、狂戾的魂气突然荡来,朝  他轰去。

  褐袍老者急忙再蓄魂力抵挡。

  咚!

  那霸道的魂气将他的魂气全部震散,人胸口遭受重击,凹陷了几分,摔在了不远处的大石上,大石粉碎,老者还未起身,便吐出一大口鲜血来。

  那血泛着光晕,显然天魂都受了创。

  言风脸色一僵,侧目望去,却见不远处的龙月小脸阴寒,死死盯着老者。

  “他不敢拿你怎样,但我可不一样!你这个恶人,既然要招惹我,就把命留下!!”

  说罢,龙月直接冲了过去,她魂力大开,莫看身姿娇小,但厚撼强劲的魂气竟压抑的人喘不过气来。

  言风脸色有些发白,这龙月的实力,竟比他强了不知多少。

  白夜目光闪烁,微微吸了口气,并未阻止。

  老者淡然的神色终于露出了一丝惶恐。

  “言风!”他大吼着。

  “她不是我藏龙院的人,她要杀你,与我藏龙院无关。”言风淡道。

  他不会阻止龙月,也阻止不了龙月。

  老者闻声,眼中又惊又怒,大吼一声,魂力祭起,震向龙月。

  但龙月的魂力极为可怕,竟有一种腐朽的力量,对方魂力刚靠近,便被腐化、分解,溃散消失...

  这是何种天魂之力?是变异天魂吗?

  白夜盯着龙月的身姿,眼神凝紧。

  http://www.mx99.com/book/883/47246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x99.com。梦想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mx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