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文学网 > 九天剑主 > 第四十五章 一曲无常

第四十五章 一曲无常

  这股音律比音血月的不知深奥玄妙多少,对比音血月的音律,白夜这不懂音律之道的人多少还能分个好听跟不好听,但这股音律,则完全脱离音律之道的范畴。

  它更像是一种代表,代表着言语、杀气、意境,是一种升华。

  主人已能随心所欲的用自己的琴声向众人传达他的情感。

  白夜有些摇摇欲坠,但音血月却如无事之人。

  这股音律,似乎只针对我?

  白夜暗哼一声,虽然是前辈,但也不能这么欺负人。

  他闭起双目,释放出魂意,感受着天地大势,构建大势之奥义,在周身绽放。

  一圈玄妙而霸道的大势气意荡漾开来,竟与这股音律抗衡。

  “咦?”

  玄妙音律中,响起一记微弱的惊异声,高亢的音律渐渐退散,最终化为平静。

  风止,叶落。

  音血月仿佛察觉到了什么,连忙对着大门欠身,恭敬道:“老师,人已经带来了。”

  “都进来吧。”

  一个声音传出,这声音显得有几分有气无力。

  白夜心疑,随着音血月走了进去。

  庄园极为优雅,荷塘楼宇,凉亭假山,意境十足。

  荷塘边坐着一名穿着白衣的男子,男子身材消瘦,面色苍白,一副病态模样,而在他的面前,置放着一把古琴,那古琴斑驳累累,琴弦老旧,像是有些年头了。

  看到二人到来,男子将琴弦抚平,抬头打量起白夜。

  “你就是白夜吧。”

  “学生见过老师。”白夜抱拳。

  “嗯。”男子点点头,说道:“我叫言风,是管教学院音律魂者的讲师,你叫我言老师即可。”

  “是,言老师...”

  “你与萧震江两兄弟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言风双手悬于琴弦上,轻轻拨动,却未触碰琴弦,继续说道:“出手狠了点,不过若换做萧震江,他也会杀你,所以这能理解,只可惜我藏龙院又损失了两名天才,令人惋惜啊。”

  “藏龙院如此混乱,强者霸占资源,弱者无处立足,继续下去,只会有更多的天才凋零。”白夜淡道。

  “你说的不错,不过你也许不知道,不止是我藏龙院,很多宗派都是如此,如果弱者不能冲破强者的封锁,那还如何成为强者?我想,绝魂宗自卫宗主接手后,也演变成弱肉强食的宗门吧?”言风淡道。

  白夜心脏一跳,但很快便释然了。

  “你调查过我?”

  “萧谏飞被废,事情不算大也不算小,而你是走后门进来的,岂能不引人关注?”言风淡道:“对你进行调查,是必须要做的事情,否则来路不明,学院岂能容之?”

  白夜没做声。

  “你不必担心,凭借你的实力,已经有资格进入藏龙院,我批准你成为藏龙院的正式弟子。”

  “老师请我过来,就是要对我说这件事吗?”白夜问。

  “不,请你来,是想让你品一品我新创的曲子。”言风微笑道。

  “品曲?我不懂音律。”白夜摇头。

  “不是说懂音律,才能听曲,只要有一颗安静的心,谁都能听  。”言风看了眼音血月,又看着白夜,笑道。

  白夜微吸了口气,坐在旁侧的一块石头上,点头道:“既然老师盛邀,白夜就不矫情了,若品不出一二,还请老师勿怪白夜不懂欣赏。”

  “随心即可。”

  言风言罢,将十指按在琴弦上。

  “血月,你也品一品吧。”

  “是,老师。”

  二人静心,聆听。

  咣!

  琴弦被波动,曼妙悦耳的琴音散了开来,音调欢快,节奏轻松,闻者无不浑身筋骨放轻松,只觉舒适安详,沉醉其中。

  铛!

  突然,音调骤转。

  一记沉闷的音律钻入白夜耳中。

  白夜眉头一皱,猛然睁开双眼。

  只见言风闭着双目,修长的十指不断波动琴弦,那指尖似有杀气,随着琴弦的波动而传递于音律之中。

  白夜感觉自己体内鲜血狂涌,沉静的天魂都被调动起来。

  这便是音律魂者的可怕吗?

  他重新闭起双目,聆听着这肃杀之音。

  四周好似荒漠黄沙,枯骨遍地,两边是数十万的军队,他们拔出战刀,策马嘶吼,互相冲锋。

  每一名军士皆双目发红,面色狰狞,誓将对方置之死地。

  而白夜,就好似站在这两支怒军的中央,接受着他们杀意的洗礼。

  好一首杀伐之曲!

  嗡!

  这时,音调再转!

  寂!

  死寂!

  白夜左右而望,征战之景骤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可怕至极的死寂!

  地上皆为尸骨,鲜血染红大地,天空昏暗,西风萧瑟,仿佛世界已到终焉。

  “乾坤,轮回,  皆在一念之间。”

  白夜忍不住呢喃一声,倏然,喉咙一甜,竟是吐出一口鲜血,体内那沉寂的镇天龙府再度出现一道裂痕。

  音调渐渐弱了下来。

  已经到了尾声。

  但白夜依旧闭着双目,仔细聆听,就算嘴角挂着血渍,也没有影响到他。

  一曲终了。

  人似乎还久久沉浸于那跌宕起伏的琴曲之中,难以自拔。

  音血月睁开双眸,沉思片刻,低语道:“老师的音境又高了许多,这首曲子充斥着希望、杀戮与重生,前期的平缓,就像暴风雨前的宁静,中期的爆发、杀戮,给人一种前所未有的压抑,让人身处绝望,而最后的终结,仿佛将这种绝望升华,这是一种至死之曲。”

  言风点了点头,微微笑道:“你在音律上的造诣,的确非同凡响,不错,不错...这曲子饱含的三个大意的确如此,你能这么快锁定这首曲意,了不得。”

  “老师过奖了。”音血月将视线朝白夜望去,却见他还闭着双目,一言不发,正欲出声,却被言风止下。

  “等等。”

  音血月不解,安静的坐着。

  却见一道华光从白夜头顶生出,直入云霄,接着魂气从其躯体绽放,眨眼间弥漫了整个庄园。

  “突破了?”

  音血月明眸微微收缩。

  “嗯?”

  言风双目睁开,一丝异光在瞳珠处闪烁,但很快便隐没了。

  “无常!”

  这时,闭目的白夜突然念出声来。

  言风紧盯着他。

  “琴声无常,世间无常,大道无常,万法无常。”白夜睁开双眼,淡淡说道。

  “你是指什么。”

  “你认为我指的是什么,就是什么,无常则无形,无形则无意。”白夜道。

  “这就是你在我琴声中所聆听到的东西吗?”言风哈哈大笑。

  白夜摇了摇头,却说:“是的。”

  “无常?一曲无常,无意无形?”音血月呢喃着,低着臻首思索会儿,片刻后站起身来,对着白夜施了一礼。

  “请允许我以后称呼您为白师兄。”

  “音师姐,您这是何意?”白夜微微惊讶。

  “我所聆听到的,只存在于表面,而你却能听之深层,这一点,我不如你。你将来的音律之道,必在我之上。”音血月道。

  “是否高低,无论上下,这都不重要,你入门比我早,就是我师姐,又何必在意境界造诣的强弱呢?”白夜笑道。

  音血月怔了,继而点点头:“你说的对,是我矫情了。”

  “今日一曲,我弹的很是尽兴,白夜,你对音律的理解也很出乎我的意料,不过我知道你对音律之道不感兴趣,若你有时间,倒是能来听听我的课,每月有五天,我会在魂斗场授课。”

  言风呵呵笑道。

  “是,言老师。”白夜起身抱拳。这时,他突然想到什么,问道:“明日圣院之人前来挑战,对于这件事情,老师有何看法?”

  “藏龙院不是我一个人的藏龙院,而是众人的藏龙院,它的强大与否不在于我,而在于你们。”言风说着,突然剧烈咳嗽起来,那张脸更白了。

  “老师没事吧?”

  “没事...没事,只是些旧疾,休息片刻就好。你们...先下去吧。”言风虚弱道。

  白夜闻声,抱了抱拳,便退了下去。

  “老师,您没事吧。”音血月搀扶住摇摇欲坠的言风。

  言风摆了摆手,呼道:“我没事,不必担心。”

  他望着白夜离去的方向,渐渐出声,黯淡的眼流露出一丝精光。

  “这么多年,我终于等到他了。”

  “谁?白夜?”

  “对,就是他。”

  “老师为何这般确定。”

  “因为他腰间...挂着那把剑。”言风微笑道。

  ....

  言风一曲,让白夜茅塞顿开,原来世间万物,皆可悟道,无论冥想、悟剑亦或听曲,皆是人对境界的一种提升。

  住处已废,白夜现在基本是在林子里修炼,当然,龙月也在,但这段时间她出奇的安静,竟也未来打搅白夜。

  一夜的静养,第二日天一亮,白夜睁开双眼,整个人竟有一种意外的升华,双目极其有神,皮肤也溢出一层淡淡的光晕,就连那边大树下的龙月也忍不住睁开双眸,扫了他一眼。

  白夜呼了口气,拖着软剑,盘坐于大石上,开始修炼《九魂剑诀》。

  “快点快点,马上就要开始了。”

  这时,林外传来阵阵嘈杂之声。

  白夜现在的感官极强,方圆千米范围内的风吹草动,皆逃不过他的双耳。

  “好像有热闹可看,去不去瞅瞅。”百般无聊的龙月立刻来了精神,跑过来拽着白夜的胳膊道。

  “应该是圣院之人到了。”

  白夜点头:“去看看吧。”

  藏龙院外,有一片极为开阔之地,这里一般是藏龙院用来设立招收学员的招收点,但今日,此处已被大量魂者聚集。

  这些魂者皆穿麒麟纹印的衣袍,个个趾高气昂,盛气凌人,他们一字排开,立于藏龙院的大门前,而在他们的前方,立着十名男女。

  这十名男女气质皆是不凡,光是他们身上散发出来的魂气,就能断定这十人是气魂境五阶以上的强者。

  这十人,就是圣院用来挑战藏龙院的选手!

  白夜与龙月赶到大门前时,这儿已聚集了千余人,除了两方学院的学员外,还有大量闻讯而来的魂者。

  “没想到这次圣院居然向藏龙院下手了。”

  “也不知藏龙院能不能顶住圣院的高手!”

  “我看...悬,这段时间,圣院的人十分猖獗,他们为王朝剿灭了绝魂宗后,吸收了绝魂宗内的一批天赋强大的弟子,实力大增,便开始四处挑战,他们利用弟子切磋为由,将各个学院强大弟子的修为逐个废除,让这些学院的实力大减,而后再公开诚邀,将那些学院的学生全部转入圣院来,如今圣院的人数,已经突破五万了,照这样下去,它将独霸王朝,甚至成为我大夏王朝第一魂修势力!!”

  一人侃侃说道,这话落下,引起四周一片惊呼。

  白夜也听到了这般言论,眉头顿时皱紧,他将视线朝那十人望去,这十人里头,有几个人还是熟面孔。

  张轻红,白芷心也在。看到她相安无事,白夜微微松了口气。

  不过除了她们,还有一个熟悉的身影。

  叶倩!

  她也来了!

  对于白芷心,白夜已经没有太多的恨意了,之前二人有些矛盾,但在绝魂宗危亡时刻,白芷心敢为白夜挺身而出与破天军正面抗衡,他就明白这个妹妹心思其实很单纯。

  不过白芷心的表现似乎有些奇怪,她时不时的左顾右盼,眼里还有忧虑闪过。

  白夜心疑,突然一惊。

  陈沧海?

  怎么不见陈沧海?

  绝魂宗龙虎榜第二的存在,实力毋庸置疑,他如今为圣院之人,为何这个时候不在?圣院绝对没理由弃他不用,除非他自己刻意不来。

  “月儿,能不能帮我个忙?”

  白夜扭头低呼。

  “怎么了?”龙月有些不习惯白夜的称呼,但还是应了一声。

  “帮我去圣道学院找一个叫陈沧海的人,看看他现在是否还在学院。”白夜说道。

  “我不去,这里马上就有热闹看了,我不想去。”

  “十壶上等的醉仙酒!”白夜低呼。

  “你...”龙月银牙微咬,吹弹可破的小脸蛋又泛起了红晕,她一跺脚,哼道:“二十壶。”

  “成交!”白夜有些肉痛道。

  却不知自己占了大便宜,二十壶醉仙酒就能驱使一个深不可测的魂者,这要说出去,也不知能惊呆多少人。

  声音落下,龙月瞬间消失。

  “副院长来了!”

  就在这时,不知是谁喊了一声。

  人群立刻静了下来,紧接着分开,一群气息强大的藏龙院学员从里头走出,而为首之人,竟是言风!

  http://www.mx99.com/book/883/47245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x99.com。梦想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mx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