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文学网 > 九天剑主 > 第四十四章 五步必杀

第四十四章 五步必杀

            今日的魂斗场比往日要安静许多,本该在魂斗场内修炼的学员们纷纷退至外围,围观瞩望。

              场地中央,立着两个人。

  其中一人,身材高大,神情淡雅,浑身上下充斥着一股自信的气质。

  但凡呆在藏龙院的时间超过一年的人,都会认识此人。

  萧震江,高手榜第九。

  制霸魂斗场数年的强者。

  而另外一人,虽然名头不算大,但也有不少人认识他,因为在数天前,他将萧震江之弟萧谏飞的天魂打废,彻底的打了萧震江的脸!

  很多人知道这一战在所难免,可谁都没料到居然来的这么快。

  “留些力气,明日圣院来人,还需要你为我争脸,别在这小子身上耽搁太多时间。”站在不远处的厉不鸣淡淡说道。

  “放心好了,厉师兄,我会很快解决此人的。”

  萧震江点头道。

  “你注意些,他懂得势,虽不知是何势,可却能破我剑势,由此可见,他也是有些手段的,进入高手榜前五十不会太难,莫要大意!”

  “嗯!”

  萧震江朝前踏了一步,但眼神却没有太多的在意。

  他能感受到,对手的气息很弱...弱的令他都生不起太多战斗的欲望,若不是因为萧谏飞,他根本不会站在这里。

  “开始吧。”

  “且慢!”白夜突然喊道。

  “后悔了?”萧震江皱眉。

  “先说规矩。”白夜淡道:“你我是进行生死之战,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对吗?”

  萧震江眉头再皱,却还是点了点头:“不错。”

  “你拥有这片魂斗场的掌控权,如果我将你斩杀于此,那这片区域的掌控权,是不是归我所有?”白夜又道。

  “不错。”萧震江再点头。

  “那好!”

  白夜淡道:“开始吧。”

  “我觉得你没必要问的这么清楚,因为结果已经注定。”

  萧震江从袖口抽出一把宝剑来,那剑如同秋水,莹亮生光。

  原来萧震江也是用剑之人。

  “看你腰上配着剑,想必也是剑修,就让我瞧瞧你的剑有多厉害,拔剑吧。”萧震江低喝。

  “拔剑?”

  白夜扫了萧震江一眼,摇摇头:“你还不配让这把剑出鞘。”

  他这是大实话,萧震江的修为的确无法让死龙剑出鞘。

  但在萧震江的耳里,这是赤裸裸的挑衅。

  “很好!”他眼生狠意,抬起脚朝白夜行去:“那就让我看看,你究竟有何资本如此狂妄。”

  每走一步,都有一种天然的魂意荡漾。

  一层淡淡的魂气开始在萧震江的周身出现,伴随而来的是浓烈、强大的战意。

  萧震江往日淡雅沉静,而一旦交手起来,整个人将变得与平日里截然不同,判若两人。

  他的神情渐渐狰狞,眼里闪烁着猛兽般可怖的凶光。

  “气息...不一样了,萧师兄认真了!”

  “气魂境五阶巅峰,携六重天静鲨天魂,一般六阶之人都不是他的对搜,这个白夜不过刚入气魂境,岂能  与萧师兄过招?”

  “很多人在取得小小成就时,就会被胜利冲昏头脑,看不清事实,他以为萧师兄与其弟萧谏飞那般,所以敢口出狂言,现在他应该明白,萧师兄的可怕之处了。”

  四周的学员议论纷纷,一双双看向白夜的眼充满了怜悯与嘲弄。

  静鲨天魂,用静若处子动若脱兔还不足以描绘它,萧震江的天魂,静则如冰,一动,便如嗅到了鲜血的狂鲨。

  魂意蔓延,如怒江惊海,淹没了魂斗场。

  大浪乍起,朝这卷来。

  这里,仿佛已经化为一片魂之海域!

  他的剑,就像狂鲨的钢牙,锁定了白夜这只猎物。

  强了白夜整整五阶!光是魂力,已经能对白夜造成不小的压迫了。

  “现在你就算后悔求饶,也已经晚了。”

  他提着剑,突然前冲。

  嗖!

  宛如狂鲨袭来,那剑平起而刺,似血盆大口,吞向白夜。

  白夜面色静如死水,将手按在腰间。

  周遭人皆是不解,待一声‘叮铃’的剑鸣声起,才恍然大悟。

  雪光四射,一把细薄的软剑被拔出。

  原来他腰间还有一把剑!

  刹那间,这由魂意淹没的海洋出现一道波澜,紧接着‘海浪’被裂成两半,完全由那软剑之剑意斩开。

  萧震江眼中露出一丝惊异,步伐重重朝前一踏,那口秋水之剑震劈而下,剑口被魂力密布。

  铛!

  软剑一横,架住秋水之剑,剑口荡来可怕的蛮力,震得虚空发颤。

  萧震江大惊大愕。

  然而还未待他回过神,那软剑剑锋又是一震,力量就像浪潮般,一股一股的从剑口传来。

  重剑诀!沧浪叠!

  砰!

  萧震江再也承受不住,步伐连退,被之轰开。

  好重!好强!稳如泰山,强如泰山!

  四周响起阵阵惊呼。

  远处的厉不鸣眼神顿凝。

  魂力上白夜处于下风,但力道上,他绝对碾压!

  “力道不错,不过仅此而已吗?”萧震江暗吸了口气,虽吃了个亏,可战意不减,傲气不减,大喝一声,再度攻去。

  “给我破!”

  秋水剑锋魂力骤放,如大网般洒下,一股剑压临空而坠。

  “破的了?”

  白夜横转软剑,细薄的剑锋在空中划了个剑花,粉碎魂网。

  他挥剑的速度并不快,仿佛勉强能跟上萧震江的节奏,但每一剑落下,都携有惊骇力势。

  萧震江不断舞动秋水之剑,静鲨的狂之特性被之发挥的淋漓尽致,剑口就像鲨口,不断袭击猎物。

  但白夜游刃有余,虽然软剑挥动的极慢,可在惊鸿步法的配合下,总是能有惊无险的避开对方攻击。

  剑身撞击的轰鸣声在魂斗场响个不停,战斗极为火爆。

  人们完全惊呆了,尤其是那些嘲笑讥讽白夜的人,此刻已不敢再言一声。这场比斗的胜败,已经不重要了,白夜比萧震江  弱了整整五阶实力,却还能在与之搏杀中不落下风,光是这一点,没人敢小瞧!

  可随着几番正面的迎击,萧震江却是心惊肉跳。

  这软剑明明看起来轻盈柔薄,为何...力道如此可怕?

  几轮下去,萧震江只觉手臂发麻,体内的天魂也被震得眩晕起来。

  “继续下去,我绝对占不到任何优势,此人力道虽然独特,但他的速度缓慢,就拿这来决定胜负!”

  打定主意,萧震江突然一声大喝,身形爆退,那狂浪不拘的静鲨天魂停止转动,魂力全部回到了他的体内,人从狂,回到了静。

  萧震江不打算再拖了!

  “胜负已分。”厉不鸣淡淡说道。

  “快看萧师兄!”

  “他的剑?”

  “那是...元力??”

  惊呼声从人群中错落不断的响起。

  白夜着目望去,萧震江已将元力祭出,元力中,携带无尽之风!

  他想以速度决定胜负?

  白夜冷哼一声,踏步朝前行去。

  每走一步,体内的魂力就会快速朝双脚涌去一段。

  “五步之后,你将败。”

  白夜淡道。

  “五步之后我败?”萧震江笑了,笑意很浓,眼中的高傲与自信极为明显:“我看你还不知道你现在的处境吧?居然就这么让我祭出了元力,你,已经是个死人了!”

  说罢,元力再涌,那口秋水之剑就像被元力点燃,恐怖的天魂气意哗哗作响,如劲风般将魂斗场四周的学员们逼退。

  “两步了!”白夜朝前行,嘴里淡道。

  “不知所谓!”

  “已经是个死人了,让他装一装得了。”

  旁人嘲弄了起来。

  “三步!”

  白夜继续走着。

  “我会在你第五步时发动攻击,好让你死个明白。”萧震江神情严肃起来。

  “四步!”

  白夜将软剑斜垂于地,剑口刚刚触碰地面,大地便立刻被压裂。

  那边的厉不鸣见状,眼神突然一颤。

  这剑?

  不好!

  “五步了。”

  “住手!”

  厉不鸣嘶吼。

  但已经晚了。

  “狂鲨吞海!!”萧震江怒吼一声,元力爆发。

  “狂狼冲袭!”

  白夜低喝,身形骤然消失。

  一道雪芒在魂斗场的中央绽放,待雪芒消散,消失的白夜,已经立在了萧震江的身后。

  剑意!

  到处都在激荡着剑意!

  这股剑意就像火焰一般,将萧震江淹没魂斗场的气意完全撕裂、焚烧、吞噬!

  转眼之间,整个魂场被烈火灌满...

  这里,已经完全被白夜掌控!

  哐当...

  刺耳的声音传出。

  但望萧震江那口莹润无暇的秋水宝剑,突然化为碎片,洒落在地上,叮铃作响。

  而同一时间,萧震江的身躯也遍布起裂痕来,在他的胸口,出现一个透明的血洞,鲜血正缓缓从洞中流出。

  白夜将剑收起,转过身来,淡淡道:“我说过,五步之后,你将败!”

  萧震江张了张嘴,想说什么,但还未出声,人便倒在了地上,直接死去。

  “哥!!”

  萧谏飞撕心裂肺的喊着。

  魂斗场内外所有人都震惊了,无不瞠目结舌,一双眼睛瞪的滚圆。

  尤其是厉不鸣,他本以为白夜必败无疑,岂料在最后时刻,死的居然是萧震江...

  那些跟随着萧震江的弟子们纷纷冲下魂斗场,一个个拔出利剑,对准了白夜。

  “杀了他!杀了他!!”

  萧谏飞怒吼。

  弟子们欲冲。

  “杀我?”

  白夜冷哼一声,突然提剑,瞬间冲至萧谏飞的面前,软剑坠下。

  其人与木车就像砸烂的西瓜,立刻四分五裂。

  如此景象,惊醒四周人。

  萧震江两兄弟就这么全死了!

  “魂斗场决斗,生死已定,规矩已立,萧震江败而死,乃决斗所致,任何人敢因为这件事情而杀我,便是破坏决斗规矩,按规则当诛!谁还敢来?”

  白夜怒喝。

  四周人浑身发颤,立刻退开。

  白夜冷冷的扫视了周遭人一眼,暗哼一声,朝外头走去。

  人群自动分开,谁都不敢阻拦。

  这时,白夜突然步伐一滞,淡道:“今日起,魂斗场归我白夜所有!”

  话音落下,人朝外头行去。

  “你杀了萧震江,明日圣院人到来,谁能出战?你毁了藏龙院的前程,你是藏龙院的恶人。”

  就在他经过厉不鸣身旁时,一记低喝倏的响起。

  “如果这样的人也能代表藏龙院的前程,那藏龙院...已经没有未来了。”

  白夜未停,径直离开,留下满脸阴寒的厉不鸣。

  ......

  萧震江的败,并不是败在他轻敌上,而是败在他对白夜的一无所知。

  与白夜交手,他还停留在对阵一名气魂境一阶魂者的观念上,实际上白夜当下的实力已接近气魂境三阶巅峰,甚至可与四阶交手,尤其是他的破坏力,软剑的重量非常人能想象,已能轻松摧毁六阶之下所有人的防御,这一点,萧震江根本没有想过。

  离开了魂斗场,白夜正准备去林子里冥想打坐,大战一番,还需调理调理魂气,但他刚走出去,一个身影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白夜眉头微动。

  是之前在亭子里抚琴的女子,音血月!高手榜排名第三!

  “音师姐有事吗?”白夜淡问。

  “老师要见你,你随我来一下。”

  音血月淡道,继而转身离去,带起一阵香风。

  “老师?”

  白夜一疑,随之而去。

  穿过条条小径,来到一座弟子稀少的庄园前才停下。

  这时,阵阵肃杀的琴音,突然从庄园内传出。

  刹那间,狂风大卷,落叶纷飞。

  .

  (求月票)

  http://www.mx99.com/book/883/47245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x99.com。梦想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mx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