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文学网 > 九天剑主 > 第四十三章 我是来挑战的

第四十三章 我是来挑战的

    说话之人,竟是龙月。

  但见她小手晃悠,举着酒杯,粉唇微张,将之一饮而尽,白皙的脸蛋儿上泛起阵阵红晕,似已微醉。

  听到这话,所有人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了龙月身上。

  “嗯?”

  白夜眼目打量着龙月,这么会儿的功夫,怎么感觉她身上的气息变得与之前截然不同了?

  “你是谁?”

  南宫婇哼道:“见到本公主不仅不行礼,还在这旁若无人的喝酒?好大的胆子,无视本公主吗?”

  龙月不悦了,站起身来,冲着白夜道:“哥,走吧,这里太吵了,咱们换间酒楼。”

  白夜点头,也懒得继续喝下去了。

  “也是,有这么一群人坏兴致,再美的酒也索然无味了。”沉红也起了身,与之离去。

  “混账!”

  南宫婇恼了,一挥手,那些甲士立刻拦下了众人。

  “你们敢无视我?”南宫婇恼道。

  “南宫婇,别人当你是公主,怕你惧你,我可不怕!你真要闹,我奉陪!”沉红侧过脸,声音冰冷。

  敢跟王朝长公主叫板,这沉红的背景恐怕即不简单,至少不该只是宰相私生女这么容易。

  南宫婇眼里闪烁着恶毒的光泽,想说什么,却被泰天啸打断了话。

  “公主殿下,让他们去吧。”旁边的泰天啸微微一笑:“反正不日后,我们就会亲临藏龙院,到时候什么事情都能得到解决,又何必今日生事?”

  亲临藏龙院?

  白夜眉头一动。

  但泰天啸却没再说下去。

  他领着龙月与沉红,径直走出酒楼,甲士们亦不敢阻拦。

  泰天啸望着三人离去的背影,嘴角扬起冷笑。

  “师兄,到时候,那个叫白夜的人,留给我!”这时,一旁的叶倩低声开口。

  “你与他有过节吗?”

  “很深。”

  “嗯...这样的话,就不把他招入圣院了,你是双生天魂,潜力无限,能力肯定强于他,既然你要他死,那他自然是必死无疑!”泰天啸点头道。

  “谢师兄成全。”叶倩嘴角微掀。

  .....

  出了酒楼,白夜对着沉红抱了抱拳:“原来你就是学院高手榜第八的沉红师姐!师弟眼拙,未能看出。”

  “什么高手榜不高手榜的,谁在乎那玩意儿呢。”沉红拍了拍白夜的肩膀,笑道:“你叫白夜对吧?我听说你把萧震江那白痴的白痴弟弟给废了,干的漂亮,我就喜欢你这种不怕事儿的人,以后在学院有什么麻烦,报我的名字,萧震江找你,你就说你是跟我的,他会给我些面子。”

  “呃....”

  “今日本来喝的蛮好的,被这么一群玩意儿搅了兴致,唉,算了,今天就不喝了,白夜,下次我再找你喝酒,我知道王都有一家新开的酒楼,下次咱们一起去。”

  “没问题。”白夜笑了笑,便与沉红道了别。

  旁边还拿着个酒壶的龙月见状,用纤细的胳膊撞了撞白夜,一脸坏笑道:“哎哟,不错啊小子,这么快就掉到个姘头了?”

  这口气,与之前的龙月可是截然不同的,倒是像极了那日夜里的龙月...

  “你到底是怎么回事?”白夜转过身,看着小脸微红、眼眸迷离的龙月,低声质问。

  “什么怎么回事?”龙月微微一笑,笑颜中竟有几分妩媚之意。

  “你跟刚才...怎么判若两人?”

  “是吗?”龙月眼眸眨了眨,媚笑道:“那你喜欢哪一个?”

  当真是风情万种,令人把持不住,加上她醉眼朦胧的样子,直让路边行人频频侧目。

  白夜呼了口气,没有做声。

  “好了,不戏弄你了,不过关于我的事,你还是少知道为妙!为你好呢。”龙月娇笑一声,不再说话。

  白夜暗暗留神,似乎龙月刚才喝了酒,才变成这样,莫不成酒对她有什么奇怪的作用?

  回到藏龙院,龙月自顾自的回来林子里,她带了不少酒,显然是想一个人喝个够。白夜在林子练了会儿功,便朝住处走来。

  然而当他刚刚靠近住处时,眼前的景象让他眉头锁了起来。

  住处已是一片废墟。

  白夜左右而望,发现其他弟子们的住处完好无损,单独他这间出了事。

  很明显,这是人为破坏的。

  这时,一名学员走了过来。

  “你是白夜吧?”那学员喊道。

  “是我,你是谁?”白夜淡道。

  “我是谁不重要,我是给你传个话,萧师兄说了,这次只是个小小的警告,如果你肯乖乖认错,过去给我们萧谏飞师兄磕个头,然后效忠萧师兄,那以前之事既往不咎,如若你还执迷不悟,下一次,可就不只是这么简单了。”

  那弟子冷笑一声,转身便走。

  萧震江?

  白夜眼神凝了凝。

  住处被破坏,学员那边很快便来了人,责令白夜必须尽快重建,在他们看来,这多半是白夜练功破坏。

  重建的费用并不小,至少要三十枚基础魂丹,购置软剑时白夜的魂丹已经使用的差不多,这三十枚也不是小数字。

  他吸了口气,思索着该去赚点开支。

  不过在此之前,他必须要解决萧震江这个麻烦。

  ......

  藏龙院的北侧,这边鸟语花香,小桥流水,一些学员正坐于亭前,静闻亭中之人抚琴。

  琴声悠扬,与叮咚的流水相互辉映,很是悦耳。若是细听,能发现这阵琴声之中,竟夹杂着一缕缕极为轻柔的魂意。

  一曲终了,那些聆听着的人缓缓睁开双眼。

  “好曲!”萧震江面露微笑,对着亭中女子抱拳作礼。

  女子轻轻颔首,轻道:“仅靠我的琴声,很难为萧师弟重铸魂府,还需以其他古药材进行治疗。”

  “多谢师姐出手相助,这份恩情,震江与谏飞没齿难忘。”萧震江道。

  女子没有说话,纤细的玉指轻抚琴面,淡道:“没事的话,你们下去吧,我要抚琴了。”

  “是,我等就不打搅师姐练琴了。”

  萧震江走到萧谏飞的身旁,推着木车,打算离开。

  萧谏飞目光炙热,还盯着亭中的女子,直到木车推动,人才恋恋不舍的收回目光。

  只是众人刚欲离开,一个身影拦下了他们的去路。

  是白夜。

  “琴好,境好,人也美,只是这等好曲,似乎为错误的人而弹,当真可惜。”

  白夜淡道。

  “嗯?”

  亭中之人抬起娇靥,明眸望向小径处突然出现的人,粉唇轻启:“阁下懂音律之道吗?”

  “不懂。”

  “那阁下为何这般说?”

  “因为我懂人。”白夜道。

  “混账!你是说我们不配听音师姐的琴吗?”一学员大怒。

  “李泽!音师姐的地方,莫要喧哗!”萧震江脸色微变,立刻低喝。

  那叫李泽的人愣了下,急忙转身,冲着亭中人抱拳:“还请音师姐见谅。”

  “下次注意些便是。”亭中人淡道。

  白夜神色淡然,视线扫视着亭中之人。

  音血月,高手榜第三的天才,精通音律,性格与世无争,但却来者不拒,据说任何人求之相助,她都会倾力协助,当然,必须是不能介入纷争的事情,因此她在藏龙院的地位极高,无人会得罪,甚至是高手榜第一与第二的那两位,对她也是百般恭敬。

  “白夜,你来这里作甚?”萧震江嘴角含笑,开口问道。

  “你应该知道我会来找你。”

  “我当然知道,但我没想到你来的这么快。”萧震江淡道:“怎样?是否考虑清楚?我弟弟就在这,你现在跪下磕头认错,或许我还会收你。”

  白夜实力不错,天赋惊人,若能得到这么一个得力助手,他萧震江在藏龙院必然能风生水起。

  白夜扫了他一眼,视线落在了那用着恶毒目光看着他的萧谏飞身上。

  “你很疼你弟弟?”

  “怎么?”萧震江突然感觉有点不对。

  “没什么。”

  白夜笑了,突然说道:“我今日来此,不是向你低头,而是来向你挑战的!”

  此言落下,四周人皆露愕色。

  亭中人静静的看着这边,一言不发。

  萧震江也颇显意外,但很快,他叹了口气,极为惋惜道:“你选择了错误的决定。”

  “那可未必。”白夜淡道。

  “他叫萧震江,不叫萧谏飞,他是藏龙院高手榜排名第九的存在,是公认的高手,是我们藏龙院的支柱,你不过一无名小卒,又何来胆量敢去挑战他?”

  就在此刻,一个声音从外头传来。

  学员们顺声看去,一名披着黑色剑服,留着长发的高大男子走了过来,男子剑眉星目,俊气的很,尤其是他的腰部,挂着一把漆黑如墨的剑。

  “是厉师兄!”

  “见过厉师兄。”

  “厉师兄好!”

  众人连忙作礼招呼。

  就连萧震江两兄弟也不敢怠慢。

  唯独亭中之人置若罔闻。

  白夜朝那人望去,那是一个面部没有多少表情的人,但他的眼很厉,就像一把剑,似乎一个眼神,就能刺穿人心。

  这是一个天生就适合练剑的人,他的气质,与生俱来。

  能够让萧震江如此尊敬的,也只有高手榜排名第二的厉不鸣了!

  “哪一个英雄豪杰不是从籍籍无名开始?你能确定今日的无名之辈,来日不会成为名动四方之人?单以名气论英雄,光此一点,就能看出你目光短浅。”白夜冷道。

  厉不鸣眼神一凛,盯着白夜,那双眼目中溢出两股奇特之光,一股无形的压力朝白夜扑面而来。

  势!

  不对,并非大势那般广阔,而是单一的势!是剑势!

  厉不鸣领悟了剑势,他意念一凛,剑势迸发,如大山般压制过去。

  但剑势到底只是大势中的一种,只能攻,不能防,独独给人压迫之感,却不能完全将对方击败,若要败人,还需拔剑!

  萧震江等人被这股剑势逼退,一个个目光带着笑意的看着白夜。

  连排名第二的厉不鸣都敢得罪,这白夜的胆子还真是肥的厉害。

  但就在这时,狂风骤止。

  “嗯?”

  厉不鸣眉头一动,却发觉面前这个身材消瘦的年轻人身上,倏然爆发出一股更为恐怖的气势。

  这股气势将他的剑势击的支离破碎,且如遮天一般朝这盖来。

  厉不鸣眼中迸出精光,剑势被破,身躯微晃,居然后退了半步。

  莫看只是小半步,但对萧震江等人而言,却是惊天为人。

  “咦?没想到,你也懂势?”

  厉不鸣并没有表现的很愤怒,他眼神依旧凌厉,傲气不减。

  “你的剑势并不怎样!”白夜淡道。

  “刚才我只是大意了,对于一个气魂境一阶之人,我并不会动怒,否则别人为认为我以大欺小。”厉不鸣淡道。

  白夜摇摇头,并不想再争什么。

  但看厉不鸣对着那边的亭子作了一揖,继而扭头对着萧震江道:“震江,准备准备,明日圣院会来人,你作为藏龙院的代表,将会出场,可别丢了我的脸!”

  “好!”萧震江点点头。

  厉不鸣撇了白夜一眼,淡道:“至于你?有点手段,便骄狂自大,快些滚吧,莫要在这生事,否则,我废你修为。”

  “生事?”

  白夜一听,眼中寒意顿起。

  他住处都被毁了,来这讨个说法,却被说成生事。

  而且这些高手榜上的人,便是眼高于顶么?

  “我可不是来生事的,我是来挑战的。”

  “明日圣院高手降临,我们没有闲工夫陪你胡闹,滚!”厉不鸣眼神渐冷。

  “不必!”这时,萧震江开腔了,他微微一笑,说道:“师兄不必动怒,此人狂妄自大,目中无人,是该收拾收拾了,明日圣院高手来临,震江就拿此人练练手,热热身吧。”

  厉不鸣盯着白夜暗哼一声,淡道:“既然如此,那你就陪他玩玩吧,给他点永生难忘的教训。”

  永生难忘?那便是要不死也残了!

  “师兄放心!”萧震江点点头。

  http://www.mx99.com/book/883/47245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x99.com。梦想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mx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