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文学网 > 摸金天帝 > 第十八章 第二座墓

第十八章 第二座墓

  “不管了!我要挖燕子李三的墓,此人1895年生于河*北涿州,后来为了增强本领,李景华曾师从田盘山万松寺师父石敢当,及其同道师弟五台山法慧。

  法慧因见他从小在山区长大翻山越岭如履平地,授他八步登空和燕子三抄水。”燕青输入了前世听来的资料。当然,这些好像都是道听途说的,是不是真事儿燕青也不敢肯定,只能死马当活马治了。

  时空铲上紫光一阵子闪动,好像一道星辰在眨眼似的。不久又露出了一个幽弯的洞道。燕青想都没想,直接就爬了进去。又是一阵撕心裂胆般的压迫感传来,燕青摧全力咬牙挺了下去。

  梆!

  “你干啥呢,走路都走不好,还玩空中飞人。以为学了点杂技就牛了是不是?”好像落地时落得不是个地儿,居然一把从空中砸下来把一个肥头大耳,穿着身昂贵的黄色丝绸袍服的家伙撞了个滚地葫芦。

  看那家伙这身装扮,再配上个圆盖头,跟民国时大家族中走出来的纨绔少爷差不多。

  再一瞧旁边还有个铁鸟笼子已经给那家伙肥胖的身子压得严重变形,貌似人家正提着鸟笼悠闲的溜鸟。

  “坏人,坏人!你们都是坏人!”那只给压得受了惊的鹦鹉在变形了的铁笼子中不满的叫道。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刚才玩过头了。”燕青赶紧挤出了点笑去扶那家伙。

  “你们还愣着干嘛,还不给我一枪毙了他。什么玩意儿,居然敢撞你家张三少!”肥头张一骨碌从地下爬起,指着燕青愤怒的大喊道。

  余光中一瞥,燕青一愣。

  尼玛,敢情是撞到了一个‘小大拿’。

  这家伙身侧居然有两个身背老式长枪,穿着民国时老式军装的士兵当保镖。

  靠!

  这不是‘汉阳造’吗?

  燕青心里一个激凌。

  这种枪现在虽说早淘汰了,但在民国时却是相当的有名气,燕青前世作为特勤A组中的精英,对它,当然最熟悉不过了。

  两个士兵一听,咔嚓脆响,马上从背后搁下枪来拉动了枪拴瞄向了燕青准备射击。

  虽说自己现在功境达到了三段,实力达到五段。但是,肉身想对抗枪这种现代火器来讲还是不可能的。

  虽说‘汉阳造’很老式,但就是先天境高手以肉身抗子弹估计都不可能。

  像电视中演的黄飞鸿等家伙估计都是无限接近先天境的强者了,但他们也不可能肉身抗击子弹的。不过,这些家伙身手灵活。像汉阳造这种笨家伙想射中他们也相当的难。

  燕青当机立断,凌空八步一个倒转一下子窜到了两个士兵身后。

  而同时,呯呯两声清脆的枪响声传来。叭嚓两声脆响,两个士兵给燕青两个狠腿干翻在地。

  又是梆梆两脚下去,两个士兵彻底给燕青踢得失去了反抗力。而汉阳造早就给燕青几步踢到了百米开外成了两条烂铁。

  “你……你是武林高手……”肥头张可是吓坏了,惊恐着脸嘴唇连连抽动。

  “你不能杀他,他可是咱们张军长的公子。你敢杀了他张军长会灭了你满门。”见燕青走了过去,两个士兵吓得赶紧喊道。

  “呵呵,军长的儿子,好牛。不过,好吧张大少,你要命吗?”燕青走了过去一把像提拎鸭子一般捏住了张大少的脖颈。

  “放……放手……放手,我要命,要命!”张大少双腿在空中乱踢着,裤裆中一阵臭气传来。貌似,尿裤了。

  吗滴,真是衰。又遇上一个‘怂人’。

  燕青心里郁闷的想着,又是飞起两脚下去踢晕了两个倒霉的士兵。

  估摸着从此后两个倒霉蛋脑瘫了。于是提着张大少就窜进了远处一个偏僻旮旯。

  “说,你是谁。敢有半句假话的话我先断你一腿。”燕青一把把张大少砸在了地下。

  “我叫张鱼,是国民党第XX军副军长张旭的三儿子。”张鱼赶紧点着肥大的头说道。

  “对了,现在应该是什么年代了?”燕青问道,张鱼一愣,顿时有些蒙蒙的了。敢情是以为燕青是不是烧糊涂了,连什么年代都记不清楚了。

  “本人长居武当山修炼,刚下山来世俗转转。”燕青扯了个谎扮得自己像个隐世下山的高人弟子似的。

  “啊,武当山高人,我说高人你怎么那么厉害。要知道我那两个保镖也是军中高手的。老头子的警卫员。唉,全是饭桶,不堪一击。高人,今年是1937年2月了。”张鱼怕挨打,赶紧回道。

  传说燕子李三于1936年1月9日因长期吸食鸦片造成的肺痨发作而病死在北平看守所。刚死一年,而且死在看守所。估计尸体早给扔了吧?

  看守所的家伙哪会好心给你造个墓什么的。能给张破草席卷着扔出去就算是烧高香了。这事儿八成是时空铲搞错了,看来,白来一趟了。这该死的铲子,误差啊误差。

  “李三这个人听说过吗?”燕青心里寻思着,死马当活马治的问了一句。

  “当然,不过,死了。”张鱼说道。

  “埋在什么地方,他有家人吗?”燕青问道。

  “不清楚。”张鱼直摇头。

  “你不是张大军长的儿子吗?想活命可以,马上派人去暗中调查一下。”燕青哼道。

  “中中,现任北平警察局副局长崔平是我哥们。我打电话给他。”张鱼为了活命,没辄啊。不久,到了有电话的地方打了电话。

  不久来了电话。

  “有消息了,我那哥们告诉我。其实,李三当时并没有立即死去的。后来看守所见他也活不长了,就偷偷放了。那边换了一个人顶缸。”张鱼说道。

  “李三去哪了?”燕青问道。

  “我那哥们说是在交子巷胡同八号一个破房中等死。现在可能早死了。”张鱼说道。

  “嗯,好!”燕青一拳头干晕了倒霉的张大少,尔后打听清楚后直奔交子巷胡同八号而去。

  这交子巷胡同根本就是一个难民窟,全是一水儿的破房子。里面脏乱差不说,而且,臭不可闻。

  匆匆推开破旧的柴门,发现外边还有一个小院子。院子里到外是垃圾。里面搁着石头碾子、水缸、铁球等。估计是李三平时用来练身手的工具。

  刚走近房门时一股令人恶心的臭气传来,对于这种臭气燕青前世最熟悉不过了,根本上就是死者身上溢出来的尸气。

  一把推开柴门,发现连门拴都没锁。

  房间里非常的阴暗,燕青发现。破旧的床上躺着一个人。

  确切来讲应该是一具尸体。走近一看,尸体已经高度腐烂了,面庞肿得有小铁锅大了。

  仔细的检查了一番下来。可以肯定,李三已经死了不少时间了。

  而且,反复抄家般的翻找过后,除了发现了一些破烂以及抽鸦片用的烟竿子以久,连个铜板都没发现。至于说武学秘笈之类的更是空空如也。

  http://www.mx99.com/book/872/65501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x99.com。梦想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mx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