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文学网 > 数据江湖 > 第十章,谭龙城

第十章,谭龙城

  【播报】关注「起点读书」,获得515红包第一手消息,过年之后没抢过红包的同学们,这回可以一展身手了。

        孟静夜静静的走在前往谭龙城的方向,心里平静如常,一点也没有对刚才的事情泛起波澜。金色的光芒再次笼罩着全身,又进入了《金缕衣》的自修中了。

  问孟静夜为什么这么做,因为他觉得,自己需要信息,需要银两,但是这样东西从何而来呢?难道低声下气去求助别人?自己这一身打扮,别人会不会嫌弃自己都还两说,更别说帮助了。话又说回来,要是有个以破旧的皮毛裹身的人出现在你面前,你会热情的送信息送银两吗?防人之心人皆有之,估计没有多少人会嘲笑你见识浅薄或者衣着褴褛,因为人人都有趋利避害的心理,没事少一事很正常,没必要随便得罪不知底细的人,但是百分之九十九的人拒绝你,也不乏有圣母,但是孟静夜懒得去做这种事情,直接动手索取,不是更加轻松吗?拳头,不能解决世界上所有的事情,但是却能解决世界上大部分的事情,所以世人敬仰、尊敬或者说惧怕强者也是无可厚非的。

  孟静夜觉得,别人有的,我没有,我又需要,他打不过我,我又惹得起,那么他的东西成为我的,理所当然!

  一步一步,没有不紧不慢的迈着步子,太阳也渐渐西锤,轻轻的放在远处小山的肩上,它努力地把最后一丝余晖投向大地,投向天空。天空中的云朵被太阳灿烂的光辉染成了耀眼的金色!这时,一圈城郭出现在了孟静夜的眼前,孟静夜于是定下了自修,金色的光华如流水一样退去,这城市远处还不显,但是孟静夜走进一看,却甚是震惊!作为古老历史的见证,谭龙人非常珍爱至今保护着他们的城墙。虽曾被战火所毁,但后来城墙为武朝重筑,尔后迭有修葺。城墙周长7174米,高为9.7米,底宽18—20米,顶宽6—10米。时间摧残出它的沧桑:但他仍雄立一方,如同一位怒目金刚。他经历过多少凄凉有风花雪月的繁华也有人走茶凉的悲伤。青苔是时间逝去的痕迹。

  孟静夜随着人群,走进这城门,虽有人好奇的打量他奇异的穿着,但是却并没有人说话,只等没有远去,才悄悄的谈论没有的怪异或者说是滑稽,因为这装束和他们格格不入,像是人群中来了一只猴子一样,城门的侍卫也只是笔直的挺立着,精气神相当旺盛,可见谭龙城治军有方,只有带着货物的马车,才回停下来,去一个青年的小吏那里登记,交税,行人都是来往匆匆,不乏有披着蓑衣,带着斗笠,提着长刀的汉子,也有三五成群,身穿统一衣着的门派子弟,为一年纪稍大的老江湖领着,年轻好奇的门派子弟好奇的问着问那,领头人耐心的一一解释。

  青色石板的宽阔大道,摆摊设点的商贩并列两旁,纷纷扰扰的吆喝声,叫卖声,还有行走与商家的讨价还价,都让静静待了多年的孟静夜有些不习惯,却又甚是怀念,仿佛是回到了那前世那个纷杂的城市一样。

  孟静夜步入了一家制衣店,没有客人,只有一位老妇人坐在桌前,右手扶着额头,打着盹儿,孟静夜轻轻的敲了一下桌子,“乓乓乓.........”老妇人随即转醒,看到有客人,睡意朦胧的她脸上顿时又挂上了笑容,丝毫没有因为孟静夜的衣着就鄙夷或者嘲笑,毕竟,会嘲讽客人,将生意往外推的店家,只在爽文小说中才有,专给人打脸装逼的。

  “哟,客官,想要点什么呀?”老人站了起来,轻快的走到了成衣架前,丝毫不显拖拉,道:“我们这里有曲裾、直裾、高腰襦裙、襦裙、圆领袍衫、褙子、朱子深衣、玄端,您是也自己买还是给亲朋友好友买呢?”孟静夜丢出一块碎银子,抛向老妇人,道:“给我来身象牙白的直裾!”老妇人赶忙伸出双手,接住了银子,看了看分量,立即眉开眼笑的,

  “好好好,马上就好。”老妇人走到桌子旁边,从抽屉里拿出一卷尺子,对孟静夜说道:“容老身为大官人量下尺寸。”

  孟静夜点了点头,双手平举,老人随即熟练的上下测量,然后根据尺寸,从成衣架上找了一件象牙白的直裾,打包好,递给孟静夜,孟静夜接了过去,并说,在给我来一双厚实的靴子和一冕纶巾。老妇人应了一声,又给孟静夜从其他地方,找来了孟静夜所需的一切,说了一声:“大官人捎带,待老身找钱。”然后拿出一杆秤,准备称量银子的时候,孟静夜提着包裹就走了出去,随口说道:“不用找了。”然后头也不回的就走了。老妇人吃了一惊,买这点东西可要不了那么多银子啊,就算自己用虚高的价钱卖出,但仍剩两倍都有余,孟静夜竟然不要了,但是又立马开心了起来,毕竟做了这么一单生意,赚了那么多,实在爽快!然后见太色已晚,掌了一盏灯,拨了拨灯芯,继续坐回原位,开始看起门面来,等待着下一单生意上门。

  孟静夜提着衣物,走进了一件客栈,小二急忙赶来过来,把孟静夜当成叫花子了,准备驱逐孟静夜离开,因为客栈大厅出饭的人呢提交多,乞丐都觉得这个地方很好乞讨,所以每天都有很多,小二都习以为常了,但是小二还没来的开口,一锭银子直接就飞向了小二,小二赶忙接住,一副笑脸立马挂在脸上,将孟静夜迎了进去。点头哈腰的道:“客官您是打尖啊还是住店啊?”

  孟静夜淡淡的回到道:“住店,给我开一间上房,准备几样小菜,给到我送到房里,在准备一桶热水。”

  “好叻!”小二回答一声,然后对着柜台说了一声:“住店,上房一间!”

  柜台前的老翁听了,在面前的账本上写了几笔,然后取出一把钥匙,递给了小二,小二也将银两给了老翁。小二引着孟静夜就上了二楼。

  进入房间,只见这个上房果然称得上上房,有卧室,有小客厅,还有书房,书房当中放着一张花梨大理石大案,案上磊着各种名人法帖,并数十方宝砚,各色笔筒,笔海内插的笔如树林一般。那一边设着斗大的一个汝窑花囊,插着满满的一囊水晶球儿的白菊。西墙上当中挂着一大幅米襄阳《烟雨图》,左右挂着一副对联,乃是颜鲁公墨迹,其词云:烟霞闲骨格,泉石野生涯。案上设着大鼎。左边紫檀架上放着一个大官窑的大盘,盘内盛着数十个娇黄玲珑大佛手。右边洋漆架上悬着一个白玉比目磬,旁边挂着小锤。卧榻是悬着葱绿双绣花卉草虫纱帐的拔步床。给人的感觉是总体宽大细处密集,充满着一股潇洒风雅的书卷气。

  Ps.追更的童鞋们,免费的赞赏票和起点币还有没有啊~515红包榜倒计时了,我来拉个票,求加码和赞赏票,最后冲一把!

  http://www.mx99.com/book/728/36186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x99.com。梦想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mx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