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文学网 > 韩娱之临时工 > 第一零四章 再见

第一零四章 再见

  s.m公司很厉害,却还没到只手遮天的地步。

  “神话”的集体出逃,让s.m蒙羞。

  五人“东方神起”被涉黑小经纪公司强挖三人,如同响亮的巴掌抽在s.m的脸上。

  韩庚解除“奴隶合约”的诉讼,更是彻底撕下s.m高大上的伪装。区区一个没有背景的普通中国艺人就敢叫板,s.m却毫无办法。

  这么多案例在前,林东实在想不出任何理由,为什么要怂?

  东哥三板斧下去,s.m就算不死,也得缺胳膊少腿。现在还差最后一板斧,应该挖谁呢?boa?少女时代?super-junior?

  “扣扣扣!”

  敲门声响起。没等林东应答,不称职的秘书韩晓静就擅自进入。

  对于这位大小姐,林东只能翻白眼摇头叹息。

  “有事吗?”

  “喂,我给你带了早餐。”韩晓静把一个硕大的保温瓶撂在办公桌上,“趁热吃。”

  事有反常必为妖!

  但是,冷或热,咸和辣,对林东来说都无所谓了,正好可以拿来测试一下自己的感觉。

  打开食盒,淡淡鱼肉鲜香扑鼻而来。嗅觉还在,林东心情好了不少。

  “你不会拿甲壳类海鲜来阴我吧?”

  “呀!我不是那种人!”韩晓静怒拍桌子,“不吃就算数,我拿去喂狗。”

  “吃!即便是甲壳类,我也认了。自从小时候知道过敏之后,许多年没吃过,差不多快要忘掉海鲜的味道。”

  林东捧起保温盒,豪放地灌了一口。

  “吧唧吧唧。味道还不错嘛。”

  味觉还在,事情好像没有想象中那么坏嘛。

  林东心情畅快,捧着保温盒“咕嘟咕嘟”狂灌鱼粥,完全不需要咀嚼。

  口大吃四方,豪迈的吃相把韩晓静吓傻了。

  “你,你,没事吧?”

  林东左看看,右望望,疑惑地摇摇头,“为什么这样问?我能有什么事?咦?为什么我说话不利索,声音也变了?”

  “啊!”的惊声尖叫,韩晓静指着林东的头部,颤声道:“血~血~~,你流血了!”

  林东伸手一抹嘴巴,鲜红的血液夹带着尖细鱼刺,异常的扎眼。

  稍微恢复的好心情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虽然身体感觉不到痛,但是心如刀割。

  连吃饭都不太平,这日子还怎么过?

  ……

  小打小闹的恶作剧,却把林东弄得满嘴都是鱼刺。

  韩晓静既有点大仇得报的小兴奋,也有点撩拨老虎之后的彷徨。

  “这,这个,我不是故意的。多骨的鱼,味道更鲜美。谁知道你这么大个人吃鱼还不懂得吐骨刺。”

  林东摇摇头,懒得计较,更没心情去计较。

  “去给我买点醋吧。卡在喉咙里面的刺不好挑出来。”

  “这么严重?”韩晓静窜到林东边上,认真查看,“你这问题好像不只是不懂吃鱼。你,你犯病了?!”

  这些病症太过明显,根本瞒不住任何人,林东只得摇头叹道:“帮我约曾牛今晚见面。”

  韩晓静没有答应,反而一巴掌抽在林东脸上,怒道:“就这样放弃?你是斗士,不能轻易向命运低头!为什么不坚持一下?!”

  “呵,坚持?怎么坚持?!”林东左手用力把韩晓静搂进怀里,右手蛮不讲理地伸进衣服里,“特么的。我对你又抓又捏,但是什么手感都感觉不到,只能靠脑补想象。”

  林东没感觉,韩晓静却敏感得一塌糊涂,被捏得脸红耳赤。

  “流氓!我要杀了你!”

  “切。捏一下又不会少块肉。”林东意兴阑珊地抽回使坏的大手,“我现在的状态就像吃了几吨‘伟哥’。满满都是欲望,却找不到发泄的口子。你知道这是什么样的感觉吗?”

  “呸!谁让你总是想色色的事情?!”

  林东摆摆手,懒得再废话,“让你干嘛,你就去干嘛。其他的事情,轮不到你来管,你算老几啊?”

  “我,我,呀!”韩晓静含怒而去。

  “走了最好,省得……唉!”

  一声叹息,林东对这突如其来的厄运毫无办法。

  这天。

  萌iu蹦蹦跳跳闯进会长办公室,被撵出去。

  文静气质,可爱活泼,性感妩媚,高矮肥瘦各款美女俱全的“五少女”来到会长办公室。话还没说出口,被撵出去。

  ……

  不管是谁,统统被撵出去。

  林东宅在办公室,跟私人律师和会计师谈了一整天。

  该补偿的补偿,该照顾的照顾。

  “林东xi,你确定忠诚条款五年就够了吗?许多富豪设立的信托计划,受益人只要结婚就失去……”

  “不用再说。前五年只有收益权,五年之后,本息都直接交给她们自理。”

  林东站起身,活动一下麻木的腿脚,虽然他根本感觉,“天长地久的爱情?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不信的。五年!只要她们等我五年,我就许她一辈子富贵。你们记得保密噢。”

  “内!”律师伸出右手,“希望还能有再见的一天。”

  林东一巴掌把律师的手拍开,“那么,握手就留到再见的那天吧。”

  ……

  飘着小雪的夜,汉江大桥“请留步!”警示牌旁边。

  林东坐在栏杆上,看着脚下的瑟瑟江水发呆。

  曾牛默默地抽烟相伴着,“想不到你这么干脆,一点kakao的股份都不留。”

  “正合你心意,不是么?”林东跳下栏杆,拍拍没有痛感的双腿,以便保持气血流通,“而且,欲练神功,必先自宫。我虽然不会傻到切丁丁,但是放下一些牵挂和羁绊也是挺好的。走了,明天交易,记得把钱和书都带来。”

  “臭小子!千万要扛住,别死了!如果你活着回来,我给你介绍个如花似玉的大美女。”

  “呵!”林东摆摆手转身走。美女?东哥多的是。

  ……

  富川市,月亮村。

  山顶大院,东厢房内。

  jessica的手机响个不停,“斑马,斑马,你不要睡着啦……”

  但是,每天最少睡12小时,永远睡不够的睡神jessica完全没听到这熟悉的歌词。

  汉江大桥上,林东把手机丢进河里。

  “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这就是天意么?”

  ……

  江湖上流传着许多关于东哥的传说,但他已经消失于江湖之中。

  这一年,孙艺珍暂别影坛,到新西兰进修学业。

  这一年,LD基金会成立,像是拥有无限资金似的,将loen捧上神坛,将s.m打压得抬不起头。

  这一年,朴X惠参加大选,成为第一任女总统,中韩自贸谈判正式开始。

  这些年,大部分历史在延续,却有许多韩娱圈的历史在改写。证明林东曾经来过。

  ……

  四年后。

  《金炳万的丛林法则》已经成为国民级综艺,足迹遍布全世界每个角落。

  节目组实在想不到新的荒野生存地点,只得在地图上随缘一点。

  新喀里多尼亚,99%的正常人都没听说过的小国,位于南太平洋,新西兰和澳大利亚中间的海域。全国人口只有27万,无人岛却是多到数不过来。

  “蓝蓝的天,蓝蓝的海,完美的景致。”金炳万一边转木取火,一边对着新成员吹牛皮,“想当年,我们《丛林法则》第一次在新西兰海边生存。那里的黑鲍鱼和大龙虾都是绝无仅有的顶级食材,我费劲九牛二虎之力……”

  “噢,么呀?!”女嘉宾很不给面子,打断金炳万的吹牛,“那些食物都是林东oppa抓的。”

  “呃!”金炳万尴尬地挠挠头,“好久没有他的消息了。咱们不谈这个,都干活吧。”

  吃饭、睡觉、抓鱼,这就是海岛生活的全部。

  同吃同睡同劳作,对于万绿丛中一点红的女嘉宾来说,极度不适应。

  夜阑人静,群星闪烁的时候。

  女嘉宾捧着洗浴用品,走到远离营地的淡水湖洗簌。

  “当一艘船沉入海底

  当一个人成了谜

  你不知道

  他们为何离去

  那声再见竟是他最后的一句

  当一辆车消失天际

  当一个人成了谜

  你不知道

  他们为何离去

  就像你不知道这竟是结局

  ……”

  低沉嘶哑的淡淡歌声毫无预兆地响起。

  星光照射下,突然显现出一个衣不蔽体的“野人”。

  “啊!help!救命!”

  “别鬼叫了。”沙哑的声音说完,野人一步一步走向女孩,“权侑莉,你还搞姬么?”

  “噢?么呀?”人迹罕至的岛屿上,突然有野人叫出自己的名字,女孩被吓得双腿发软,忘记逃跑的本能,“你,你是人还是鬼?”

  “呵呵~”野人笑着,声音却低沉得比哭还难听,“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人还是鬼。你来告诉我吧。”

  “我,我怎么知道?!”

  野人在权侑莉不到一臂的距离站定。直勾勾地打量着这个正在洗澡的光身女孩,“身材还是那么好,就算搞姬也认了。”

  “你,你是林东?”权侑莉声音打颤,满脑都是问号,“你不是死了么?你是鬼么?你为什么不放过我?”

  “呵呵!想不到还有人记得我。啊哈哈哈,林东,我就是林东,我就是那个怎么也死不去的林东!”

  林东仰天咆哮,笑得比哭还难受。

  “良辰美景,多说无益。来吧,看看我这四年的苦到底有没有白受。”

  “么,么呀?”权侑莉稀里糊涂就被林东拉进怀里,“你想干嘛?”

  “呆子!当然是干你啊。”

  没有说出后会无期,总有机会再一次相见。

  林东的故事,又回到最初的起点。

  ——

  (全文完。)(未完待续。)

  http://www.mx99.com/book/6909/353749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x99.com。梦想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mx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