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文学网 > 横炼宗师 > 第二十六章:前事了结

第二十六章:前事了结

  看着胡老三引着驼刀张青前来,李玄心中忍不住一阵唏嘘!

  几十天前他在这驼刀张青眼中还只是一只待宰羔羊,但现在他却已经可以轻易决定这个凶徒的命了!

  驼刀张青长的不错、剑眉大眼、燕颔虎须,可惜颧骨外张、上半张脸皮都拉的很紧,自然透露出一股发自内心的阴狠!

  这厮修炼通臂拳走火入魔,肩胛骨和脊椎略微变形造成了类似驼子的身形,因此才投奔了胡家借助其财力购买各种珍贵秘药来缓解骨骼变形的痛苦,并且试图重新修炼那门拳法。

  因为这厮经常被骨骼变形的痛苦所折磨,所以平时心性最是狭窄狠辣,本来让他伤人的命令他也会狂暴的赶尽杀绝!

  在李玄看来这当然是胡老三的推脱之语,不过这驼刀张青长着一张杀人犯的脸,让他心中最后一点慈悲烟消云散而去。

  “小和尚,你找我有什么事?”驼刀张青疑惑的向李玄开口问道,胡三爷语焉不详只是说这小和尚和自己有旧找到了胡府,但他可从来没见过李玄,心中很是惊疑不定。

  “阿弥陀佛,贫僧是为杀施主而来,施主估计是没什么资格去西天极乐世界了,不过若是趁现在好好忏悔以往罪孽,或许在地狱之中能够少受很多苦楚。”李玄双手合十向驼刀张青开口道,平心静气、言辞温和。

  “三爷,这小子有病啊!”驼刀张青向一旁的胡三爷开口说道。

  下一刻驼刀张青回过头来,踏步拔刀,当头疾劈,动作一气呵成,没有丝毫犹豫停滞,刀光化作一轮半月狠狠劈在了李玄铮亮的大光头上。

  砰!

  一声尖锐的爆鸣声在刀刃和李玄的光头中迸发!

  驼刀张青收刀回来的瞬间舞个刀花,顺势将那股反弹的力道卸去,心中忍不住震惊非常,一时间难以决定接下来要怎么做!

  他刚才那一刀顺心合意,刀光凶厉无匹,可以说是最近几年内少有的巅峰一刀!

  就算是一头牯牛站在身前也能瞬间劈成两半,这小和尚的头难道是铁打铜铸的!

  铁头功么?

  几个念头转过,驼刀张青长刀横斩而出,这次却是劈向李玄脖颈,我倒要看看你的脖子是否像头一般坚硬!

  李玄这时也反应过来了,他之前还以为张青会询问自己为什么要杀他,心中正盘算说辞。

  哪里想到类似驼刀这种亡命徒向来都是先下手为强的典型,就算要说话也先砍到在地上再说!

  直到刀光临头李玄才本能意识到危险,还好经过血僧圆刚数以万次的乌木棍击,他瞬间便将真气集中在头顶,第四关金钟罩功力硬抗对方长刀。

  刹那之后,李玄品尝到了轻微脑震荡是什么滋味,好在体内真气完全被激活过来,让他极快的恢复过来。

  就在长刀之刃距离脖颈还有三寸之时,李玄右手伸出直接抓住了刀刃,五指发力直接将刀刃停在了半空中!

  好险!

  自己的江湖经验还是太浅了,还好选择了提升金钟罩,否则刚才就栽了!

  李玄忍不住狞笑起来,经过几门佛门武功的加成,他现在的力量足以掀翻一头大象,更不要说配合上金刚指爪的天赋,驼刀张青几次抽刀但刀锋纹丝不动!

  见状李玄正想讽刺对方几句,但驼刀张青这时突然松开刀柄,整个人跨步直进右手似鞭向他的脸上甩来!

  通臂拳!

  本来这个距离张青根本无法打到李玄,但张青修炼的本就是通臂拳,右手骨节咔嚓作响,手臂突然就伸长一节,食指和中指成针形插向李玄双眼。

  插眼还只是第一步,张青右脚同时飞起直踢李玄裆部,两记阴招同时施展要打李玄个措手不及!

  当初遇到血僧圆刚驼刀为何要跑?

  原因是血僧圆刚的杀人招式炉火纯青,就算是他内功被废,自己也万万不是对手!

  但眼前这小和尚明显缺乏实战经验,玩弄一些阴招便能够很轻松的打乱他的节奏,就算无法将其打败击倒,至少也能够找出空隙逃走。

  如同驼刀张青预料的,李玄一时之间还真陷入了手忙脚乱的境地,被对方插眼、踢要害、戳喉管、扇耳朵一系列阴招弄的连连后退,差点就要失去平衡。

  草!

  李玄内心的火气爆发了,通过罗汉禅坐和金刚桩法修炼出的腿力猛然勃发,刹那间他就不管不顾他猛的发力狂奔,整个人就好像一头狂牛向前冲去。

  老子武技上不如你,就直接撞死你丫的!看你还怎么插眼踢阴!

  普通人面对这种连绵不绝的小手段攻击只会疲于防范,最后在体力消耗中逐渐露出更多破绽!

  所以驼刀张青脑海里根本没有预想到李玄会爆发,此时根本来不及躲闪,半边身子被擦过整个人顿时滚了出去,虽然立刻爬了起来,但大半个身子都酥麻起来,肩部更是钻心的疼!

  还没等他调节姿势,之间狂奔出将近两米的李玄再次转头向他冲来,沉闷狂猛的脚步激发起大量尘土碎石,以至于在他身后形成了一道滚滚而来的尘幕!

  哎咯妈唉!

  驼刀张青忍不住叫出了老家温岭仓屯的土话,无奈的再次勉强将身子一滚,总算躲过了李玄这一记铁头冲击!

  心中暗自庆幸,若是被那能将刀刃崩断的铁头以刚才那种速度撞了,最好也是个肋骨全断口喷鲜血的下场。

  “谁来救我走,我发誓一定把通臂神拳传授给他!”驼刀张青当机立断的大喊道:“我还有八百两银子的积蓄,快点来救我。”

  听到驼刀张青的话,围观众人中便有几人蠢蠢欲动,不过胡三立刻回转身体向四周人瞪视,今天驼刀必须死否则对胡家来说就是个隐患!

  即使李玄突然大发慈悲要放过张青,他胡三爷也要当着李玄的面把他杀掉,这可是老爷子特别嘱咐了的!

  发现驼刀张青开始害怕想要逃走了,李玄忍不住有些得意起来!对方的体能和抗击打能力太弱了,即使技巧不行,自己也完全可以凭借强横的身体高速反复冲击来撞死他!

  李玄本想停下来说几句诸如代表佛祖惩罚你之类的话,但想了想还是不要在这里装13了,尽快解决掉他比较好。

  龙心寺将是他增强实力绝佳之地,李玄很想在龙心寺完成两大天赋的晋级,当和尚本来就应该自带低调光环。

  为了防止对方有什么阴损招式,李玄全力激发金钟罩第四关功力,展开最快速度,接连两次折转冲撞,最后一次赫然将驼刀张青撞飞近三丈,整个人好像一口从天上掉落下来的破口袋,鲜血狂喷连眼睛都很难睁开了。

  空中已经有了一股特别的甜腥味道!

  这种味道来源于内脏深处的血液,现在的驼刀张青就好像是被车撞翻的车祸受害者,恐怕内脏都已经破碎了。

  本来人体冲撞受限于体重和速度应该不会出现如此威力,但李玄刚才在冲撞中全力运转金钟罩,身体坚比铁石这才造成了眼前这种效果。

  之前李玄只是想着将金钟罩配合指法、掌法,现在突然想到若是配合轻功,也是一种很有趣的选择。

  “去地狱忏悔吧,希望你下辈子能变成个好人。”李玄走到驼刀张青身前,蹲下身子一指点在他的心口,彻底了结了这家伙的性命。

  阿娟,希望你泉下有知能够安心投胎转世而去。

  默默悼念了一分钟,李玄站起身来对胡老三道:“就麻烦三爷派人将他埋葬了,”

  “多谢师兄慈悲,请您尽管放心,我一定派人给他选个好地方。”胡老三连忙点头道。

  击杀驼刀后,李玄心中因为阿娟身死的郁结消散了很多,一时间竟有种神明气清的感觉,久久没有寸进的丹田真气似乎隐隐开始活跃起来。

  果然实战才是提升武力的最佳手段,战斗之中的身体、精神和真气被激发至平时根本无法触及的巅峰状态,这是平时修炼所无法做到的。

  “师兄,要不要吃点东西,休息一下?”吩咐下人处理驼刀的尸体后,胡老三走过来低声问道,此时已近正午,阳光越发猛烈起来。

  “那我们尽快返回可好?我这个当三叔的,中午也想给侄女出把力。”见李玄点头,胡老三便开口道。

  下午申时陈家的其他聘礼会送到,那时要举行隆重热闹的仪式,胡老三自然不想错过。

  李玄本想不再和胡家有什么牵扯,不过此时人在城郊又不熟悉这里的路,看到胡家仆人将健马牵来,还是决定先骑着马和胡老三一起返回虎牙城,然后再返回师父那里。

  …………………………………

  就在李玄在胡老三陪同下骑马而去后,圆刚他们师兄弟三人也被一个满脸堆笑的管家请到了不远处的茶楼。

  沧州陈家号称一家三宗师,家传武功三真蕴阳真气和大飞龙九式神剑都曾在前朝奇功绝技榜上排名前三十,是鼎鼎有名的武学世家,门生势力遍布整个沧州,是毫无疑问的沧州第一武学世家。

  青衣郎执事虽然声名不显,但能够成为陈家这一代最瞩目五公子的护卫,毫无疑问也是由一流甚至是超一流高手!

  能够给郎执事下马威的和尚明显来头很大!胡家怎么会轻易安心,当然是趁着郎执事还在这里,想办法消弭彼此之间的误会,能够结个善缘自然更好。

  于是胡家之主便派遣管家前去邀请三个大和尚去附近茶楼,同时自己也拉着郎执事提前在茶楼门口等候,将双方的面子都照顾到,这可是老头七十年人生经验的总结。

  圆刚他们本来不想去的,没想到那管家直接跪在地上,直接就哭求起来,身为和尚怎么能拒绝这种请求,于是只能跟着前来。

  这茶楼自然是已经被胡家完全包下来了,有家丁在附近守着,看到前来喝茶的客人便奉劝其离开。

  “哈哈哈,今天本是我胡家大喜日子,三位高僧前来必定是带来了我佛的护佑,当真是令我家荣幸万分啊!”胡家老头在圆刚三人距离茶楼还有大概百步时,便哈哈大笑着向他们走去。

  圆刚他们三人纷纷合十回礼,被胡家老头一路吹捧着引到茶楼门口,然后当做初次见面般将郎执事介绍给三个大和尚。

  郎执事心中暗赞胡家老爷子娴熟的社交能力,前面都是胡家老爷子做的铺垫,为的就是让他这一刻正面询问三个大和尚的出处。

  “贫僧圆通来自龙心寺,今日之事纯熟机缘巧合,虽然很遗憾不能参与贵府喜事,但我们师兄弟今日便要离开,还请两位多多包涵。”当年两年知客僧的虬鬓和尚圆通很自然的顶上去,这件事的起因也确实是因为他以金刚怒目法给青衣人下马威引起的,自然由他来负责解决。

  龙心寺!

  “原来是佛门圣地高僧!”胡家老头也忍不住嗓子有些发痒,没想到这三个大和尚竟然是四大圣地之一龙心寺的武僧!

  “二十年前我曾经受过贵寺本相大师指点,不知道本相大师现在可好?”青衣郎执事心中也是一惊,本来因为圆通瞪他那一眼隐隐产生的不服气也烟消云散。

  沧州陈家固然能够称雄一州,但距离四大圣地还有着很大的距离。

  之所以家族内最出色的五公子也不会前来娶一个小家族女子了,原因就是胡家二小姐运气极佳,被天逸教一位明妃收入门墙,虽然不是真传弟子,却也是入了宗谱的正式弟子!

  四大圣地固然超脱于武林,但只要存在于世界上的势力,必定就要与天下大势相关联,沧州陈家也是看出了这一点,结合最近十年朝廷的复杂诡异局势才做出这个决定,摆出这个姿态。

  “本相师叔正在余姚烂槛寺讲经,多劳施主挂念。”圆通点点头,对方很明显在释放善意,正是见好就收的时候。

  “我胡家历代仰慕佛法,可惜限于俗世无法虔心礼佛,虽然三位大师无法参加我家喜宴,但至少能够代我家在龙心寺点一盏长明灯,还要麻烦三位大师了。”胡家老头表情几变,最终还是决定不再继续挽留。

  毕竟胡家现在的骄傲是天逸教弟子,曾经天逸教与龙心寺还有不少龌龊传闻,对龙心寺高僧还是敬而远之为妙。

  最好还是奉上一笔丰厚的香油钱,将今天这件事彻底消弭。

  圆通直接拒绝了胡家奉上的金条,告诉对方若是有心在本地寺庙礼佛就是,客气的话语总算是让胡家安心下来。

  不过言谈之中,圆通三人也得知了胡家有女进入天逸教,成为了圣地弟子。

  圆鸣和圆通不以为意,天逸教年轻一代的强者中并没有人姓胡,所以也没有多加关注。

  血僧圆刚却皱眉看了青衣郎执事一眼,心中有了一些不好的猜想!

  …………………………

  PS:虽然没发两章,但这章字数不少,希望大家能投点推荐票鼓励下。

  http://www.mx99.com/book/581/62706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x99.com。梦想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mx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