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文学网 > 喵客信条 > 第6节:从前的日色变得慢

第6节:从前的日色变得慢

  要冷静!要冷静!要冷静!

  玛索用力的拍了拍自己的脸,雨水四溅。

  来到半兽人的尸体前,玛索拖动着这具尸体来到港口堤道边,将那把‘单’手锤系回他的腰间,然后又把那个挂在绳索尽头的袋子解下并将它和破掉的小箱子一起放进大箱子,接着用绳索将大箱子的扣子和半兽人的尸体绑在一块儿。

  最后,将尸体和箱子一起推下水。

  暴雨会稀释死者留下的血迹;石板制造的海巷区地面不会留下足迹;为了不让毛发残留,玛索连尾巴都绑上了布条……走到那位死去的人类的身前,玛索掏出匕首割开了人类的皮袍右袖,在这具尸体的右臂上,玛索看到了两把长剑交叉的纹身。

  看着没什么,但是玛索知道这是游击骑士团外派潜入人员的身份识别证明——这个纹身使用了特殊的颜料与手艺极难伪造,而且战斗记录也表明这个人类是一个货真价实的游击骑士员外派潜入人员。

  当然,玛索在游戏中的这个角色并不知道,因此他只获得到了一个提示——‘尊敬的玩家,您的这次击杀让您的阵营向混乱偏移了4点。’

  在游戏中,善良与邪恶、守序与混乱是相对立的,当然也有中立阵营,玩家的阵营数值在1000至-1000间波动,500以上为善良阵营守序阵营,499至100为同情善良/同情守序,99至-99为中立阵营,-100至-499为偏向邪恶与混乱,而-500以下的就表示你一个彻头彻尾的邪恶或是混乱。

  因为这次击杀,玛索的阵营值目前是中立(-4)同情善良(100)——盗贼公会可不是几个扒钱包的混混,他们的工作范围从入室盗窃到阴谋刺杀,总而言之他们无恶不做,所以玛索的善良值并没有受到任何损失。

  再一次翻看了战斗记录,玛索一脸无奈的摇了摇头,他伸手为这位游击骑士团成员合上双眼,然后看了一眼四周,他走向了黑暗中的城门。

  过了好一会儿,腹部还留着弩矢的半身人从第六码头的堤道下爬了上来,他挣扎着刚站稳,一支弩矢就从黑暗中出现,带着死亡意志的它穿过漫长雨幕钉进了半身人的脑门——这一次,半身人所信奉的幸运女士再也没办法帮助他了,失去了生命的半身人滚入大海。

  ……

  在滴水的檐下,站在石制的垃圾箱前,玛索将包着尾巴的布条和防水油布丢进了垃圾箱里,然后拉开炽火胶的木塞,将这易燃之物倒进了垃圾箱里。

  看着火焰彻底燃起,猫崽一路跑回了之前的酒馆。

  “你总算是回来了,刚刚那两个小丫头还和我做了通信,问你有没有回旅馆呢。”团长半条命依然还在,这位正在喝着啤酒,看到玛索进门,他笑着说道。

  “啊,啊欠!”猫崽打了一个喷涕——长时间处在风雨之下,让他得上了疾病,“我这就去洗个热水澡……啊欠!”玛索一脸不好意思的看着自己的团长,“帮我和明恩……阿欠!”

  看着猫崽不停的打着喷涕,半条命大笑着接下了玛索想说的话,“我会和她们说的,你先去洗个热水澡吧,澡堂就在后面。”

  于是玛索飞奔进澡堂——游戏的澡堂只分男女,因此玛索很快就跳进了池水中。

  帕罗恩斯特附近的海上有一座火山,因此这座城市盛产地热温泉,才泡了一会儿,玛索就发现自己的感冒不药而愈。

  洗完澡,抹干净自己的玛索穿回了皮袍,回到酒馆大厅的他没有发现半条命,只发现了半条命留下的一张纸条,上面写着他已经下线,让玛索洗完澡也快点休息,游戏时间的第二天下午四时有团队活动,让他记得参加。

  于是玛索溜上了二楼,用姑娘儿交给他的钥匙打开门,看着睡在床上的一对姑娘儿与地板上早已铺好的毯子,猫崽儿很是惬意地倒在了后者身上。

  ……

  下线,玛索快意地打了一个懒腰,然后努力着用双手支撑自己身体爬到了床边的浮空躺椅上,一边操作着浮空躺椅让它带着自己前往楼下一边开始整理脑海中的记忆,这个时候游戏刚刚开始,现在的玩家平均等级在3左右,10级之前玩家是不可能离开他们出生的城镇区域——离开野外过远,玩家就会发现无尽雾海,任何人面向雾海无论移动多远的距离,只要一回头就会立即看到出生城镇的大门。

  玩家想要无尽雾海消失也很简单,只需要玩家升到10级并完成新手区的最终任务——第一次进阶之后,无尽雾海就会消失——当然,这种消失是对于任务完成的玩家来说的,没有完成任务的玩家依然会被无尽雾海阻止。

  从楼梯上下来,玛索看到了自己的外婆——外婆姓苏伦特,是一个长耳朵的希舍尔人,和林家姑娘的母亲一样,都是是隆尔希家成员,希舍尔人是一个很古板的民族,而玛索也觉得自己的外婆是一个非常古板的老人,外公潘德金在月球工作一年很少会回家,平时的外婆就守着那座叫喜翠庄的旅馆,就连猫崽也得叫她老板娘。

  不过也怪不得长辈,当初母亲离家出走的时候就已经和外婆大吵过一架,把猫崽送过来的时候又是惊天动地的一次,玛索觉得这对母亲与女儿之间唯一能够交流的,也许只有爆矢枪与链锯剑了。

  不过这和猫崽都没什么关系,虽然长辈古板,但至少还是一位慈祥的长辈,猫崽幼年时的吃穿用度可都是长辈出钱,如今猫崽虽然睡阁楼,但那也是应该的——在这种客房总是暴满的旅游旺季,就连外婆她自己都睡地下室呢。

  “老板娘。”

  “嗯,玛索,我听绪花说,林家姑娘们让你进游戏了,对吧。”此时此刻的长辈穿着一身白色浴袍,一边翻动着面前的虚拟屏幕一边望着玛索问道。

  绪花是旅馆里的义体服务员,是那些义体服务员中的首领,猫崽和这个个性有些脱跳,有着亚麻色漂亮短发的义体姑娘儿关系很好:“是的,还是绪花把明美的通信消息告诉我的呢。”

  “听说你们去的是东大陆。”

  “是的,您怎么知道。”猫眨了眨眼,有些好奇于自家长辈的情报能力。

  “我让绪花问过明恩。”长辈微笑着回答,然后又追加了一个问题:“你是选择的血脉继承吗。”

  猫崽当然记得当年自己回答‘不是’的时候,长辈脸上那难以掩饰的失望与无奈,不过幸好这一次用不着让长辈失望了:“是的,血脉继承。”

  “嗯。”猫崽的外婆笑了笑,但又皱起了眉头:“但是我得说,如果你要在东大陆生活,其实最好不要选择血脉继承,我想你应该知道为什么。”

  长辈如此言语,让猫崽心中多了几分暖意——这就是长辈啊,虽然古板,却也慈祥:“没事,我是母亲的孩子,也是您和外公的后代,选择血脉继承又没什么,只不过升级的时候增加了一些难度啊。”

  “……是啊。”外婆扬了扬眉头,又像是想到了什么笑叹了一口气:“那可好,不过我要说下次可别再忘了早餐开堂的时间,快去吃饭吧。”

  “嗯,老板娘,我去吃饭了。”猫崽点头,然后操纵着浮空躺椅向着餐堂移动,有一句谚语说的好,天大地大,吃饭最大。

  ……

  与此同时,月球一号坑、许宅。

  战士半条命,那是游戏中的名字,在现实中他叫许小诗,长相也比较诗意,红唇白齿的豆蔻佳人,但这般佳人美貌似乎不应该出现在一个男人身上。

  当然,许小诗无数次说过这不能怪他,只能怪许小诗父亲年轻的时候特文学,为了自己后代好看一些不惜做基因调整结果让来自特尔善的女医生调整过了头。

  不过许小诗同样也在庆幸,幸好他的父亲只是特文学,不像郭家爸爸年轻时候踏入中古武侠小说的泥潭无法自拔——因为许小诗从小就有一个死党叫郭靖,长相一般,表情呆滞,至今单身。

  这个太惨烈了,要知道没有姑娘的大侠那不叫大侠,而是龙套。因此,小诗与友人们都亲切地称呼郭家小子为龙套——等哪一天郭家小子有了姑娘,再叫大侠也不迟。

  “龙套,你说林家那两个姑娘儿带过来的萨满,到底是什么来路。”许小诗现在正在一边编辑着自己的团队数据,一边看着屏幕中那张死板脸的死党郭靖郭龙套。

  “小诗,你应该记得林家姑娘说过她们和他是同学,所以我找了一下姑娘们小时候的同学名录,你知道这些都是学校公开的内容,所以我可以负责的告诉你,那只小猫人叫玛索。”屏幕中,死板着脸的郭靖说到这儿端起咖啡杯喝了一口,“苏菲家的玛索,半个月前在一号坑的公立医院里接受基因补全治疗……治疗费非常昂贵,我很难想像破门而出的苏菲阿姨有这般财力,有可能是猫崽的外婆出的钱。”

  “……苏菲家的玛索,苏菲家的玛索……”许小诗突然地笑了起来,“原来苏菲阿姨的孩子,我说怎么长相看着有些熟悉。”

  “是啊,他的身份如此公开,我想也瞒不了公会里那些家伙多久。”放下咖啡杯,郭靖开口说道,“那些家伙中的有些人比我们还要有渠道。”

  “对,这小东西的外公明面上的身份虽然吓人,但是苏菲阿姨早年破门而出……龙套,你还记得那次年宴吗。”许小诗一脸冷静地对屏幕中的死党好友摇了摇手指,“我觉得这小猫崽的身世有大古怪。”

  “废话,我怎么会不记得,我们还小的时候,那个时候年宴还没开始,我们偷偷溜到后院,看到苏菲阿姨大着肚子……那场面,我想我会记得一辈子。”郭靖躺在了身后躺椅靠背上,穿着睡衣的年轻人回忆着,他清楚地记得在后院的单独客厅里,有一大队参加年宴的小猫人都躬身向她致敬……没有什么问候,那些小猫人只是躬身行礼,上百位有着大地位与身份的小猫人在无声中向着一位地球妇人献上他们的敬意。

  “苏菲阿姨应该没有资格接受那些猫人贵族的大礼,那么唯一的可能性就是她腹中的孩子,如今那个瘸着腿的孩子……有这样的资格。”许小诗如此说道。

  “是啊,不过我也奇怪,如果这猫崽真是什么大贵大富的身份,为什么这双腿直到今天才接受治疗,而且我觉得喜翠庄的那位老板娘虽然严格,但骨子里还是一个喜欢孩子的好人,上次过去玩,我的弟弟可是受过她的不少照顾,是一个很喜欢孩子的人呢。”郭龙套皱着眉头问道。

  “这个我听说过,好像是因为这种基因缺陷需要孩子长大体型不再发生变化才能施行手术……真是辛苦这个孩子了。”许小诗说到这儿,突然有些可怜起那只猫崽,这样一个从小就不能跑动只能看着的孩子,还能够如此乐观开朗,想来也是不容易。

  “是啊,一想到如果是我的腿不能动,我早发疯了。”而实在想不出这只猫崽到底会是什么身份的郭龙套最终也只能一声叹息,“小诗,我们这么猜想,估计到下一个文明进程也不会有结果,所以我还是上线看一看天气情况,对了,小诗,开荒副本的药品已经到位了吗。”

  “会长说正在到位,没办法,谁让咱们是第六精英团,习惯就好……等等,龙套。”叫住正在把游戏头盔往脑袋上扣的友人,许小诗皱起了眉头,“别去给那猫崽添麻烦……你应该知道我的意思,对吧。”

  “明白。”郭靖用力点了点头,“再说了,我又不会去追求那两个小丫头,又何苦给他和自己找麻烦,有道是安全第一。”

  “上线吧……对了。”许小诗叹了一口气,抹了一把脸调整了一下心情的年轻人看着屏幕上的友人:“龙套,找会长,告诉他我们的条件。”

  “了解。”

  随着屏幕一黑,正在月球一号坑的自宅中迎接黑昼的年轻人将自己的注意力都投到了手里的照片框上,在默默的注意了照片上年轻着的或站或坐或蹲的六个年轻男女许久之后,他的嘴边漏出一声叹息。

  

  http://www.mx99.com/book/580/59921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x99.com。梦想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mx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