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文学网 > 喵客信条 > 第714节:唐德兰的饼干Ⅲ

第714节:唐德兰的饼干Ⅲ

  进入大门,玛索捂着伤口,刚刚的弩箭穿透了他的腰际,原本用皮毯子抱着的巧克力和它的两个妹妹如今正藏在长桌下面,在大门另一边的悠久探出小半个脑袋看了看外面的情况:“你的伤口在哪儿。”

  “腰上,从后面穿入,前面透出,你们有谁看到过弩箭了,巧克力!姜糖!奶糖!”玛索喊道,刚刚兵慌马乱的,也不知道这三个小家伙有没有伤到。

  等到看到三个小家伙生龙活虎的从桌底下钻出来,玛索终于松了一口气:“看到那个射手了吗,从射入角度来看,他至少也是在二楼的高度。”

  “这儿是闹市,大门正对着的街道的房子没有一处是三层以下的房子。”一个城卫兵小心翼翼的探出脑袋看了一眼:“我能说这是你们外乡人特有的打招呼方式吗。”

  “可以这么说,除了用弩箭之外,我们……”指了指自己,潘尼一本正经的回答道:“更喜欢用后装火枪与铜壳子弹来打招呼,至于对方的脑壳能不能挡住覆铜达姆弹头的侵彻,那就不是我们需要考虑的事情了。”

  “喂,主教大人们都在呢。”玛索一边说一边脱下自己的皮甲——今天为了低调没穿红龙皮袍果然是一个错误,幸好今天自己的躯壳已经不是活人状态下了,要不然刚刚那一击就足够让猫崽在地上爬了——弩箭在自己的脊椎上划出了一道口子,如果不是诅咒的活死人体质,别说爬了,还能不能保持清醒都是一个问题:“对方的目标一开始就是潘尼,所以在我推开她之后,原本应该是要射杀你的箭矢穿透了我的腰际……飞行轨道有些偏低了,不过无论如何,穿透脑袋或是穿透腰腹,对于你来说都是致命的。”玛索看着潘尼说道。

  “你们唐德兰还真是热情好客啊。”悠久拿出一面镜子,将它与腰际刺刀鞘里拔出来的刺刀用粘合剂组成后递出了墙体:“嗨,你们这儿可真有钱,开那么窗户干什么。”

  “我敢肯定,小姐,你绝对看不到凶手,我们这儿无聊的时候从来不会数马路对面的窗户数目。”另一个城卫兵吐槽的很有水平,只不玛索觉得就他这张铁口直断的嘴,能不能活到老死还真是一个问题。

  “好了,各位,这件事情我们会调查清楚的。”神圣之主的主教这个时候终于站了出来,他给自己拍了一个防护箭矢,然后就大大咧咧的走了出去。

  好吧,似乎是已经跑掉了?看着他走到外面,安妮站了出来,刚往前面走了两步,这姑娘突然伸出手,抓住了飞向自己脸部的弩箭。

  玛索看了一眼依然藏在自己身后的草原精灵主教,后者咧开嘴笑了笑:“你没说错,唐德兰是一座热情好客的城市。”

  “太热情了,不是好事。”转身,玛索从自己的包里掏出一面钢制圆盾:“安妮!跟我走!”

  “走!”安妮双手施术,给自己和玛索各拍了一个防护箭矢,猫崽举着盾带着安妮一路冲过街道,撞飞了几个慌不择路的无辜市民,然后一头撞开了街道对面的三层小楼,玛索将盾交给了安妮,然后自己拔出长刀,弹出飞爪上了三楼。

  射手正在楼顶逃跑,但是从他还想射穿玛索手里的盾牌时,他就已经失去了最后的机会,没跳过两个天台,玛索就已经走到了他的前面,站在他的面前,玛索摇了摇自己干枯的脑袋:“你不应该这么贪心的。”

  “去你妈的外星人!”射手骂了一句,拔出腰间的火枪顶在了自己的脑袋上,他扣动扳机……然后又扣了一下,然后这年轻人将火枪放到了自己的面前。

  “火绳断了。”刚刚投出飞斧为这个年轻人解决了难题的玛索好心的提醒到。

  然后也没有等他骂上第二句,对着这个二百五一个飞踢,送他与他的一床牙齿一起随风舞动。

  喵了个咪的,好久没有踢的如此爽快了。

  落地的猫崽看着那个年轻人摔倒在地,走过去将他绑了起来——也许这样的接触会令诅咒侵蚀他,但是反正这家伙都要上火刑架享受来自神殿区那热情如火的‘净化’,侵蚀不侵蚀的,想来也没有什么差别。

  这个时候,举着钉锤的安妮撞开了天台木门,拖着一个半死的侏儒,姑娘儿看到了玛索手里的人类:“就他一个人。”

  “没错,你那边呢。”

  “大厅里死了七个,二楼死了五个,这家伙是我好不容易收住手留下来的。”说完,安妮非常高兴的举起手里的侏儒,看着他那张面目全非的塌陷的脸,玛索很难想像安妮所说的‘收住手’是一种什么样的情况,不过想来没收住手就是变成碎块了吧,所以以这只侏儒的观点来看,还不如是死了的好。

  拖着人类和侏儒下了楼,迎面而来的神圣之主的主教脸色铁青,很显然这两位的行动给他造成了极为恶劣的映象:“如果可以的话,请把人交给我吧,我会让他们开口的。”

  “我觉得还是交给我们来吧,虽然草原精灵讲究和平友好,但这两位很显然与生平友好没有任何关系,我们可是从你们外乡人那儿获得了好些有关于考问的好手段,正想着找几个恶行累累的家伙试一试手呢。”草原精灵主教倒是丝毫都没有掩饰自己的求知欲。

  “抱歉,神圣之主的仆人,我们觉得这件事还是交给我们小个子自然来解决比较好。”悠久与潘尼同时拒绝了神圣之主主教的请求。

  “好吧,但是如果有事的话,还请通知我,毕竟我欠你们一个公道。”在离开之前,神圣之主的主教如此说道。

  “谢谢,如果可以的话,我们会通知你的。”悠久与潘尼异口同声的送别了这个人类主教,然后将微笑投向了半死不活的侏儒与正在和自己嘴里的袜子做抗争的年轻人:“两位,在里面我们非常荣幸的告诉你们,你们成功的为自己迎得了名为‘地狱入场卷’的奖品,希望你们能玩的愉快。”

  ………………

  十五分钟后,在唐德兰的无名氏神殿的地下牢里,被神术修复了整张脸的侏儒在看到自己的双腿连续三次从有到无然后又从无到有的经历之后,终于崩溃了,他说出了自己正是那只精灵所在战团的成员,对此,拿着擀面杖的安妮呸了一声:“那边的人类呢。”

  “那是主教先生与他的学生们的教学工具,再说了,你打断侏儒腿的时候也应该玩够了吧。”

  “一想到这些家伙和那个伤害到饼干的家伙是一丘之貉,我就气不打一处来。”安妮说完,潘尼笑了笑:“饼干已经可以站起来了,别担心。”

  “我都说了,你们可以放过我了吧!”侏儒大喊。

  悠久微笑着点了点头:“当然。我们说过的,会放了你。”

  “那还等什么呢,小姐们!请把我从这架子上放下来。”侏儒仿佛听到了这世间最美好的乐曲,他兴奋的扭动起身子,但是很快的,他发现没有一个人动手,于是侏儒很快就尖叫了起来:“你们刚刚说过的!我说了你们就放过我!你们这样还是信仰无名氏的草原精灵吗?!魔鬼和恶魔都要比你们有节操啊!”

  “不不不,侏儒先生,我们的确放过了你了啊,没有给你上刑,没有伤害你,甚至还会对你微笑,你应该高兴啊,你们这样的地球蛆虫,不是应该在看到我们微笑的时候就应该满足的死去了吗。”潘尼微笑着说道。

  “对啊对啊,侏儒先生,你看,吊着你的架子是神殿的,套着你脖子的绳索是神殿的,就连那边挂着的钥匙也是神殿的,我们可不能随意触碰神殿的财产啊,你说是不是。”悠久同样微笑的补充道。

  “走啦走啦,咱们砍人去。”安妮心直口快的催促道。

  姑娘们走出了牢房,玛索这个时候终于站了起来,他看着侏儒,而侏儒也看着他:“这些小姑娘根本就是恶魔!我诅咒她们嫁不出去!”侏儒愤怒的说道。

  “这就不用你劳心了,好好享受主教大人对于你们的爱吧。”玛索一脸语重心长的说完,拉起皮袍的罩帽,转身跟上了姑娘们,在带上牢房门的时候,玛索非常体贴的对这位侏儒招了招手:“希望你能够化痛苦为享受是,听说那是打开新世界大门的关键。”

  “滚你丫的!”如果可以的话,这只侏儒绝对会挣脱锁链手撕了眼前的猫崽。

  走出地下牢,玛索看着姑娘们:“我们接下来要怎么办。”

  “怎么办?这个就要问忠勇的家臣们了。”潘尼和悠久异口同声的笑道。

  于是,这个问题在十五分钟后有了答案,玛索跟在姑娘们的身后走进一家旅馆,就看到上百号方耳朵和尖耳朵的草原精灵,三十多个尖耳朵的精灵,三只大猫和十多个塞理斯人异口同声的叫了一声殿下。

  喵了咪的,就知道这些姑娘喜欢以道理服人——这个道理吗,有一句话解释的好,普天之下,道理最大,道理之中,拳头最硬。

  通常,她们喜欢用名为声音的道理来解决一切问题,但是当声音不再有效,当对方亮出刀剑,表明了自己食肉者的身份,那么她们也会将自己调整到了与对手同样的状态,刀剑对刀剑,枪炮对枪炮,血对血,死亡对死亡。

  “事情就是这样了,我与潘尼觉得以德服人是没办法那些疯子一样的地球人清醒过来了,让举着和平之旗的信使通告唐德兰地区的所有人类战团,对方以不义行为为自己召来了灭顶之灾,问问他们,是要与那癫狂之人同生死共患难,还是和我们坐下来讲道理,当然,我不介意有慷慨激昂的英雄站到我们的对立面。”悠久开门见山的看着在站与在坐的各位说完,然后扭头看了一眼潘尼:“潘尼,我亲爱的表妹,你怎么觉得。”

  潘尼看着响应自己召唤而来的诸位开口:“我和悠久的观点自然一样,对于这样疯狂的战团,我完全无法为他们想到脱罪之词,不过在开战之前,我们还是要派出信使,再三告知所有的地球人战团,我们欢迎他们任何方式与任何身份到达战场……无论是他们以看客,以友人,还是以敌方的身份。”

  “您的意志。”在场的众人异口同声的回答道。

  等人诸位走了,安妮抱着兔狲一家,一脸好奇的看着悠久与潘尼:“你们叫了多少人啊。”

  “我这边的话,至少二十四个特尔善人团,六个希舍尔人团,三个琉光人团,三个猫人团,八个提尔人团和十二个塞理斯人团。”悠久说道:“要不是琉光人更喜欢在绿森那边,我至少能叫上四十个团!”做为半个琉光人,悠久非常的有自信。

  “我这边应该会有三十个伽罗尔人团,四十六个雷尔人团,还有一个猫人团响应了我的号令。”潘尼说到这儿笑了笑:“不好意思,表姐,那是我父亲当年结过善缘的团,他们说你这边已经有三个团了,说要给我撑个场面。”

  “那儿的话,咱们姐妹谁跟谁,再说了,都是为了上善之道。”悠久大气的挥了挥手:“我就不信了,那些家伙既然不想讲道理,那就希望他们在面对咱们的拳头时能够硬气一些了。”

  ………………

  说的轻巧,这个名叫‘史提托铁拳兄弟会’的战团从大团长到勤杂工加一块儿也就十二个团不到两万人,先不提方耳朵的特尔善人与尖耳朵的伽罗尔人组成的五万个一米二的草原精灵集团,也不提奥理安诸族(琉光,希舍尔与雷尔还有提尔都属于奥理安诸族)六万人的规模,光是十二个塞理斯人战团就够他们喝一壶了,玛索都不敢提那四只大猫人团,人家是三千人的大团,玩家公认的要干掉一只大猫至少要四个人以上才有可能,一万二千只大猫对抗二万不到的‘史提托铁拳兄弟会’的各位?

  那下场一定是非常的惨。

  ‘史提托铁拳兄弟会’的各位也不是什么铁人硬汉,听说一眨眼的功夫就有十多万隆尔希玩家联军要过来怼自己,听说还有至少相同数量的援军正在过来,而且附近的人类战团说什么也不肯过来助拳……也是光棍,直接就怂了,挂了白旗,大团长还带着那个管不住自己手的精灵过来道歉。

  看到悠久和潘尼一脸吃土的铁青模样,玛索整张脸都快都笑裂了——拜托,这世上敢跟你们怼的地球猿人也许会有,但绝对不是‘史提托铁拳兄弟会’的各位。

  道歉,砍号,赔钱,流程走的是很快,快到姑娘们一脸的绝望。

  倒是跑过来助拳的诸战团一脸的骄傲……也对,想来也是这两位的召唤,他们响应而来,回过头,应该就能旗帜上加荆棘边了——在游戏里,响应女性殿下的召唤的战团是可以在自己的旗帜上加荆棘花边的,虽然通常只有原住民的殿下与原住民的战团可以这么做,但是从第二次开放时代开始,这些天不怕地不怕,不服就是开一波团战的战团根本就不把那些‘殿下’当一回事,他们就认悠久和潘尼这样货真价实的。

  既然打不了架,那自然是要往莫格斯走了,正好有两个特尔善人的草原精灵战团要护送一支大型商队前往莫格斯,有了伴的玛索等人自然也加入了这支大部队。

  坐在自己的四轮车上,玛索对着身后的潘尼与悠久说:“我就说过,识实务为俊杰,那些家伙也就是嘴硬,十二个团加一块儿还不到两万人,很明显上次就已经被大猫们打断了骨头,一个团怎么说也要有两千人,他们可好,十二个团只有不到两万,就这种状态下,只有真的疯子和神经病才会跟你们打啊。”

  “切,好无聊,就像是一拳打在被子上一样。”悠久嘀咕道,这姑娘儿很显然的心情不爽:“我觉得地球人的战团很能打的,那次打虫子的时候,整个团打空了也不是一两个团的突出表现啊。”

  “打虫子是另一回事好不好。”玛索扭头看了悠久一眼:“地球人打了两次人虫战争,对于虫子的恨意只怕都通过遗传基因传下来了。”

  “……玛索说的也对啊,不过那些家伙……真是丢了战士的脸。”潘尼的声音满是不爽:“他们怎么能够连打都不打的就投降呢!他们把战士的荣誉都丢到哪儿去了啊!”

  “为了展现他们的荣誉,拉上不到两万人被你们十多万人围观?勇气与荣耀也是要有命才能有的好不好。”一旁商队里的人类玩家说道:“说起来,你们这一次闹的挺大的,我们没觉得‘史提托铁拳兄弟会’怂成这样有什么问题,又不是疯子,为什么要打那种绝望的战斗啊。”

  “……好吧。”悠久和潘尼很显然接受了事实,而玛索看着他:“对了,你们也是草原精灵商队的?”

  “不,我是带着自己的商队加入草原精灵的大商团,搭着顺风车,虽然需要付出一成的货物做为代价,但是胜在安全你们说是不是。”提到商队,这个商人换成了骄傲的神情:“我跟你们说,这个商队可是我一个人带出来的,我的‘提罗亚的耗牛商队’可是整个北地唯一敢在冬季行动的商队。”

  提罗亚?好像以前听说过,是一个大胆的商人,虽然北地的冬季非常危险,但是危险也就代表着有利润,这家伙似乎是有着动物亲和的血统,带着他的耗牛商团可是在北地发了大财。

  没想到还能见到本人啊,猫崽笑了笑:“你说你能够在冬季的北地移动,那一定赚了很多钱吧。”

  “啊……怎么说呢,因为本来就是小本经营,赚的也不多,不过我一直都非常期待有人能给我投资,那样的话我就可以扩大商团。”

  “你要投资,我给你指一条路怎么样。”玛索笑着说道。

  “嗯……你给我指路?”‘小猫人不需要数学’这句谚语可是连地球人都知道的笑话,因此这个家伙有些迟疑。

  “当然,有钱大家赚你说是不是,这儿是一个私人的商业通信号,你可以找她们,就说是我推荐的,她们会根据你的表现给你一定量的投资,所以,还是需要你的表现与实力,怎么样,要不要试一试。”将明恩的交易通信用号交给这个家伙,玛索蛊惑道。

  这位看了看手里的纸条,最终点了点头:“好吧,我试一试,毕竟除了眼前的这个机会之外,还从来没有人相信投资我能够获得稳定回报的。”接下了纸条,这位商人玩家下达了决心。

  “你不会后悔的啦。”玛索咧开嘴说完,给车加了油门,追向了前方正在骑着备用粮挥舞着锤子,正在反杀屁精的安妮。

  等到车子到了现场,这些想打秋风的屁精已经被杀散,安妮牵着缰绳看着玛索笑了起来:“你来晚啦,玛索。”

  “不不不,我觉得他没来晚。”潘尼没好气的说道。

  “怎么说呢?”安妮好奇的问道。

  “他刚刚诱骗了一个倒霉蛋,威逼利诱,手段用尽,玛索你其实是一个批着猫皮的特尔善人对吧。”悠久问道。

  “嗨,别扯我尾巴,我现在也就这条尾巴没掉毛了。”做为一只活死猫,已经沦落成一只秃猫的玛索对于自己尾巴可是格外的上心。

  “别怕,就算你尾巴秃了,我们也是爱你的。”也不知道怎么一回事,安妮,悠久和潘尼突然异口同声的说出这句话,然后这三个姑娘儿笑成一团。

  猫崽一脸的愤怒——笑笑笑,笑什么笑,秃又不变强!(未完待续。)


  http://www.mx99.com/book/580/475244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x99.com。梦想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mx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