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文学网 > 心魔 > 第三百七十一章 血口喷人

第三百七十一章 血口喷人

  然而福量子并不知晓的是,这整个大殿便是一个大法宝、易进难出。

  李云心曾向那窗外丢玉盏,结果玉盏落了地,转眼又回到原位去。而今他如一阵风一般从窗户的缝隙里呼啸而过,心里刚刚暗喜总算逃得一命下一刻却眼前一花,竟然又回到廊中了!

  那盘肠公子原本在大殿上对李云心百般嘲讽,而后眼见着李云心格杀了人君,心中对他甚是不平的。

  到这时候,自己却被那叫李云心杀伤了的游魂唬得一愣,险些被他逃了,心中岂会不恼怒!一见那福量子又昏头昏脑地回到了这廊中来,他连话都不说,扬起手中的金锤便砸!

  他手中这对金锤可不是凡物,乃是他的双螯所化,专打游魂。这盘肠公子真身却又是谁?乃是那通天泽中一只一千年的青背大河蟹得了道行。原本这世上的文士说蟹无肠,以“无肠公子”代称。可这蟹精得道了、又化人身,只说自己已经经络关窍俱全,不再是昏头蠢脑的泥虫。世人叫无肠公子,我偏要叫盘肠公子。

  他平日最喜欢做的事便是化成了这翩翩公子的模样,跑去巢穴附近的城中扮作书生、走到学堂里去。见了先生便问“先生可知河蟹还有一名”。那先生一旦说“无肠公子”,他登时就从腰间摸出双锤将他的脑袋砸个稀烂。

  久而久之在他那巢穴附近再无人敢说“无肠公子”何止是无人说,就连城镇里也没什么人住,只说附近闹妖怪,都跑掉了。

  偏他那巢穴又在通天泽内,最受睚眦的庇护。道统与剑宗的人要除妖也除不得他,倒是将他养成了睚眦必报的古怪性子。

  因这性子,对福量子下手可谓又快又狠一对金瓜锤劈头盖脸地砸下,正敲打在福量子的天灵盖上。这福量子虽是游魂,却并非普通的游魂,仍可施展神通道法的,身上立即泛起了蒙蒙的金光将自己护住、硬接了这一击。

  到这时候他已经晓得这是李云心这个心眼儿贼又做了什么坏事,要嫁祸自己的了。他自觉出逃无望,只想也不能叫李云心称心如意了。便张口大叫:“是李云心这恶贼要嫁”

  盘肠公子那一对金瓜锤,平日锤死生灵无算,怨气重得很。到如今使了七分的力气,却见这游魂不但没有被击散,反而用金光抵抗了、还能说话心中登时大怒,哪里还管他说什么了!立即又运足了十分的力气、再轰然地一砸!

  福量子一个“祸”字还没出口,登时被无肠公子这一锤又砸回去。

  李云心杀清量子的时候就晓得共济会的这些个量子并非普通的游魂。寻常手段是万难将其击散的,只有用龙族的九霄雷霆火才成。

  而他放跑了这福量子的游魂,本意也是给赶来的妖魔看。待他们亲眼见了是道统剑宗的家伙,他再出手料理。

  结果这无肠公子还是个性子一起就要头脑发昏的,越发不听福量子的话这当真是瞌睡就送了枕头来。

  因而见这场面已经作得足够了,李云心便在盘肠公子这一锤落下的时候,忽然再用殿中的金光神人镇压福量子的魂魄,同时瞪大眼睛、伸出手去,似是作势要阻拦那盘肠公子:“锤下留人!!”

  一阵云雾自他的掌中喷出,看着竟像是要将蟹精的金锤裹住。这蟹精原本就不喜李云心,越叫他留人,他越不要留人手上更使了力气、狠狠地砸下去。

  李云心杀清量子时境界不高,引动九霄雷霆火还需要兴云作雾。但到如今已是真境,那雷霆闪电便隐没在了雾气中,化作千丝万缕的细小电蛇。

  盘肠公子这一锤砸下去,福量子护体的金光登时被击散、魂魄像一阵青烟一般有了些溃散的迹象。便在这时候那包裹着细小电蛇的云雾又到了一阵噼啪乱响、再合着蟹精接下来的重重几锤……

  这死而复生、生而复死,始终能留的一丝性命的福量子,终于在两个真境大妖魔的合击、在这巨大法宝的作用下,魂飞魄散了!

  李云心心中暗喜,长出了一口气。可偏偏面上还得恼怒他瞪圆了眼睛、看着盘肠公子:“我叫你留人,你倒杀他?!”

  盘肠公子冷冷地一笑:“呵!渭水君叫我留人这几个字,可是说得晚了小王杀得性起,未来得及收手!”

  李云心勃然作色:“杀得性起?!我看是这道统的道士没有内应,是怎么潜进殿里的?潜进殿里杀了白散人、被我发现击溃了肉身,你却忙不迭地将他灭了口你杀他就只是性起的么?!”

  盘肠公子哪里想得到会有人前一刻还在一起杀人,下一刻就血口喷人的?他便微微一愣这一愣的功夫,李云心却骂得越发起劲了。且欺身上前来,看着竟是要将他给拿下!

  需知李云心可是做惯了恶人的。这地穴中这样多的妖魔,每一个手上都有许多人的性命。可这些妖魔杀人吃人,倒大多是因为本性在那些猪鹅鸡鸭的眼中,人也是可怕的妖兽恶魔。但要说当真使坏害人,大概那些妖魔加在一起也不是李云心的对手。

  他这恶人当然晓得恶人要先告状不装得委屈愤怒一些,怎么好人相信他呢!

  不但要委屈,还得透露出有限的事实来,好叫人更信他、也好将可能的破绽盖过去。因而他愤怒地叫:“你这个蠢货,知道你杀的是谁么?!”

  盘肠公子先前同他冷笑,也只是一时的意气。到如今看李云心这副模样,才意识到自己大概当真是杀错了再回想起李云心那日在殿前格杀人君的样子,心里更是有些畏惧。他知道自己可不是人君的对手!

  因而这一冷静下来,气势就弱了三分。他这一弱,李云心倒是越发卖乖。拿他那神魔身一双铜铃似的可怕金眼瞪着盘肠公子,口中喷吐出灼热的云雾来,声若雷鸣似地怒喝:“你杀的那游魂,乃是共济会潜伏在道统的细作!名叫福量子的!你这蠢货可知道福量子是什么人么!?本君同那福量子数次交手,一直想要活捉他问出共济会的底细,而今好歹有了机会倒叫你给灭了口你难道也是那共济会的爪牙么?!”

  盘肠公子哪里晓得什么共济会?

  可是听李云心的口气,却觉得他是真的恼了晓得自己大概当真是坏了他的事。

  心中这一怯,口中就支支吾吾地说不出话来。

  李云心便恶狠狠道:“你这细作狗贼,既然坏本君的好事本君也就毙了你!!”

  说了这句话,他猛地扬起了手。

  而这是因为……他感觉到了龙子的气息。

  依着睚眦的说法,从龙大到龙八,几乎个个都需要休眠。可是随便想一想也晓得不管龙子们有多么强,如果当真是一到了固定的时间就要雷打不动地沉沉睡去,两千年的时间……总会有人觉察端倪,总会有人对这个弱点下手的吧!

  所以李云心觉得,沉眠或许有之。但未必是一定不可控的。譬如说人每天晚上都要睡觉,可特殊情况的时候譬如自己的老巢都要被人一锅端了难道就不能连着熬上一两个通宵了么?

  这自然只是他的猜想。但他觉得自己这猜想,是可能接近事实的。到了而今,他的猜想似乎是被证实了。

  就在他的手臂携着风雷之势、即将轰向盘肠公子的一刹那,琴君出现在了走廊的尽头。他扬声道:“九弟稍安勿躁!”

  随后这玄境巅峰的龙子微微一扬手,李云心与盘肠公子之间的距离就似乎在一瞬间变得无限大他那手臂尽管猛轰下去,但无论如何也击不到那蟹精了!

  这……大概是便是玄境才能触摸得到的、改变天地法则的神通了吧。

  李云心要等的,就是龙子出面琴君或者通天君。倘若这两位迟迟不露面,他还可以同这盘肠公子战上个把个时辰,直到他们醒来为止。

  到这时候,他脸上的怒意可没有散去。虽收了手,却抬头直视那琴君:“琴君要管这件事?要管就管吧!但要这蠢货好好说一说我叫他手下留人,怎么他就给杀了?!”

  说了这话摇身一晃,重现出了人身。但脸上仍有怒容,抬手指一指殿外:“这外面,一群蠢货,脑子里不知道装的是什么!上万的妖魔营盘,给一个真境的道士闯进来?!”

  再指盘肠公子:“这里面这种货色,还说是头脑聪明的,也是蠢笨如猪狗的玩意儿,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那盘肠公子听了他的话,脸上顿时露出怒色,正要张嘴。却见李云心往身后一指:“白散人琴君你那白散人,已被这道士杀了!琴君想要弄明白为什么、如何杀了的,就去问他吧!”

  他所说的“他”,指的自然是盘肠公子。此刻蟹精才意识到……被他击杀了的那道士的魂魄,可是干掉了琴君最爱的面首。倘若是他将那道士肉身击溃也就罢了,但偏是李云心击溃他肉身,叫自己打散了他魂魄这可是典型地出了力,却不讨好。

  想到了这一层,这蟹精哪里还有心思发怒?倒是更怕玄境巅峰的大妖魔,一把将他活撕了!

  他畏畏缩缩地转头去看琴君,结果却发现……这琴君的脸上并没什么怒意。

  就仿佛死掉的不是白散人,而仅仅是个无关紧要的仆役、妖兵,或者……是个宠物罢了。

  玄境的超级大妖魔,慢慢穿过走廊,走到福量子的肉身尸体前。然后她脸色平静地瞧了瞧,又略转脸看李云心:“九弟一击杀死了他?”

  李云心似乎还沉浸在怒意中,忿忿不平道:“是一击。但琴君也不消问我是如何做到的我自有我的办法。”

  他这说法倒是合情合理。妖魔又不是修士。倘若是修士显露了什么不为尊长所知的奇特本领,或许还会担心他们学了邪门歪道的东西。可在妖魔这里,有什么本事都是自家的手段。除非是生死相斗的仇敌,否则断无逼问别人家保命法门的道理。

  琴君并不在意他的态度,只点了点头。又移步,去看白散人。

  白散人也是被一击毙命。而眼下,他的亡魂还在尸身上徘徊不去,口中仍旧念着“如何死了、如何死了”那些话。

  琴君微微眯起眼睛,盯着白散人的亡魂看了一会儿。她这时候的表情郑重严肃,与之前在书房中言笑晏晏的模样全然不同,倒是更符合他“少龙主”的身份。如此看了一会儿,也晓得这魂魄神志伤得太重,已是问不出什么了。

  寻常人死了神魂就受损,修成鬼修。而鬼修再死了,那本就残破不堪的神魂伤上加伤。还能留得下来,已经是天地的造化了。

  这时候李云心距他近,看得到他的脸色。

  照理说“脸色好不好”这说法该是指人。人总有个头疼脑热、生些小病的时候,因而脸色不好。可妖魔哪里会生病呢。然后李云心却意识到,琴君的脸上泛着惨白就好像受了重创一般。

  也许是他强从沉眠当中清醒过来的副作用吧……

  如此过了一会儿,琴君似是笑了笑:“这道士也是有些手段。白散人……也有两千年的道行了。”

  说了这话,他略沉默一会儿。然后轻轻抬起手、一挥。

  那白散人的残魂,便立时如烟雾做的一般,袅袅散去了。

  然后她看李云心:“就是九弟你,也很难在这样的距离上,将他一击格毙的。但九弟是怎么发现的他?”

  李云心深吸一口气,略微犹豫了一会儿。然后眯起眼睛恶狠狠地盯着盘肠公子,不情不愿地说:“我晚间出来走动。为什么走动……琴君也不要问了吧。而后才觉察到异常共济会的人修行的法门很特别,道剑双修。我同他们打过不少交道,所以对他们的气息很敏感。自然也有……对付他们的法子。”

  他这话里没几句真话,还有两处语焉不详。可倘若想要叫人信,也就非得是虚虚实实不可李云心以智谋见长,没人会相信他用这种漏洞百出的借口作托辞。(未完待续。)


  http://www.mx99.com/book/560/490188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x99.com。梦想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mx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