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文学网 > 心魔 > 第三百六十五章 心惊胆寒

第三百六十五章 心惊胆寒

  她的声音很特别。有女性的婉转,却也有男性的清亮。你说不好是一个富于朝气的男声,还是一个低沉柔和的女声。

  但并不难听,反叫人产生某种奇特的舒适感。

  她的身量也高挑,站在这里长身玉立,几乎同李云心齐平。

  李云心微愣。随后意识到那天晚上——在渭城的火焰中与附身睚眦的九公子争斗的那天晚上——睚眦曾经提到,他有一个三姐。

  三姐嘲风。

  李云心心中念头电转,立即舒展了眉毛。然后眨眨眼,略显惊讶、羞涩、纯良的笑容浮现在脸上:“啊……是三姐么?”

  “我这些日子才听说,三姐的封地在天煞崖,自号煞君……”李云心走了两步站到这女子的身边去,亲热地笑,“但是从没想过三姐这样漂亮——与三姐比,道统剑宗里那些什么仙子,都成了恶兽了!”

  女子听了他的话抿嘴一笑——白净的脸蛋便有一半掩藏在了绒绒的毛领下。然后才带着嗔怪的神气,微微侧脸看李云心:“你这小家伙儿,嘴巴倒是甜。”

  一边说这话,一边从斗篷底下抬起手来、伸出一根纤纤玉指——在李云心的额头点了一下子。

  就好像是寻常人家里的姐姐去点弟弟的额头、叫李云心的脑袋也微微一仰。

  然而李云心……可是真境的大妖魔!在面对另一个大妖魔的时候,虽说面上看着亲切热络,可内里,早已经是十万分的警惕、防备了!

  但就在这种情况下……却被这女子用一根手指点上了!

  他本是想要躲闪的。可就在他即将躲闪的一刹那,某种转瞬即逝的无力感忽然袭上他的心头。譬如雪山下的人对铺天盖地而来的滚滚雪崩无力、譬如怒海中的人对狂暴呼啸而来的滔滔怒潮无力——在那一瞬间那无力感叫他愣了片刻。

  于是当真被点中了!

  这是……威压呵。甚至比当初见到真龙时还要强大的威压!

  而这已是他这些日子里第二次体会到这种感觉了——一次是在小石城中、那剑宗的玄境修士出现的时候,另一次便是如今了。

  他便微微瞪大了眼,愣了片刻。

  然后这女子却又拉住他的手,再微笑:“愣什么呢?来,同我一道去瞧瞧你二哥。”

  说罢拉了李云心便走,亦像是寻常人家的姐姐、见到了许久不见的弟弟。李云心也只能轻出一口气,举步随她走了。

  他这三姐嘲风……竟然强到了这样的境地么?!

  然而不管他心里在想什么,这女子看起来却随和又温柔。往殿中走的一路上执着李云心的手,随口问一些……叫李云心在此时此地,听了之后更感到说不出的荒谬的话——

  “九弟平日在渭水,都怎样过的呢?”她边走边微笑地侧脸看李云心,“有没有时常读些书?”

  “你我虽然是大妖魔,但道理也是要懂的。倘若如同那些浑浑噩噩的寻常妖王一般,可没法子做天下妖族的表率。”

  李云心愣了愣,才道:“是……是……小弟谨记了。”

  女子又笑:“瞧你这样子,怎么,是吓着了、慌了神?我前些日子听说你被道统与剑宗追,心里也是发慌的。想我这苦命的小兄弟,被那么一群凶神恶煞的臭道士围堵,真是不晓得吃了多少的苦头。”

  “我天天想着,老天保佑,可别叫我那小弟在那些人的手里有个什么好歹。如今可好,看见你这模样、平平安安,我也放了心。”

  李云心张了张嘴,却只能说:“……多谢三姐关心、牢三姐惦记了。”

  ——他,平日里是最擅长做这种虚情假意的模样了。可如今这女子……倘若也是装模作样的话——这功夫竟毫不逊色于他呀!

  她在想什么?想要做什么!?

  李云心心中掠过无数个念头。一边想,一边细细听这女子说话,以期能够抓到什么有用的细节。

  可直到他们走到了睚眦的房门前,也没有捕捉到有用的东西。

  女子停也未停,伸手推开门——随即便看到屋中的睚眦。这金碧辉煌的宫殿里,每一间屋子都大得离奇。而睚眦此刻正在屋子尽头的桌后背着手,对桌上的地图思量。

  他听到声响,便抬起了头。先微微一愣,之后高声道:“你可来了!”

  一边说一边大步往门前走。李云心看得到他的表情——那表情中可没什么惊喜、热络之类的情感,只有焦虑急切罢了。

  这似乎意味着……睚眦与他这三姐嘲风,此前见过面。不但见过面,接触还颇为频繁。因而如今再见到了,就并不像李云心一样略感错愕,而是开门见山地直接谈事情——

  “玄门最近的布局我看不懂。只等着你也来参详。怎么拖了这样久?”睚眦话语里有某种亲切的责备意味,并无半分做作。

  女子将李云心也引进门、松开他的手。

  然后转身关了门——是如同一个世俗人一样亲自去关门,而不是用什么妖力。

  接着再转身解开自己斗篷的系带:“陷空山那边的事情有点麻烦,耽搁了些日子。”

  她将斗篷解下了,随手递给李云心。然后迈步上前、迎上了睚眦——二人毫不迟疑地拥抱、相互重重地在对方的后背拍了拍。再分开,女子才又道:“但好在办成了——你这里是什么情况?”

  李云心在一旁……已微微愣住了。

  女子脱下斗篷,他瞄了一眼。便看到了她的胸膛——

  这年代没有他那时候的内衣,某些女子还要裹胸,以平为美。因而胸膛没什么起伏也算是常事。

  而这女子穿的是男子的劲装——束腕箭袖、宽带短摆。这也是常事——行走江湖的话,许多女侠也这样干。

  可是……接下来于那睚眦的拥抱,他却是看不大懂了!

  就在他略微发愣的当口儿,睚眦已与这女子并肩走到了书桌前、微微倾身、认认真真地看了一会儿地形,然后低声地交谈起来。

  却将李云心自己晾在这儿。

  这十几天来,可是他第一次进这睚眦的书房——实际上他本是想要趁着夜晚,同九公子说些话的。

  九公子附在睚眦的身上,晚上才出现。而李云心也用这十几天的时间摸清了殿中妖仆轮值的规律。实际上他如今尽可以在这殿中自由行走——只要不出殿外去。然而睚眦——似乎为了防止九公子再做出什么意料之外的事情。每到夜晚降临便将自己关在屋内、且布下禁制。

  李云心便是想要找他,也见不到的。

  他本是打算就在最近的一两天破掉睚眦的禁制,却不巧今日遇到了这件事。

  他微愣一会儿,四下看了看。找到一张宽大的椅子,将女子的毛领厚斗篷顺上去。然后想了想,便在屋中走几步——背着手,做样子去看墙壁上的挂画。

  但那些画也不是什么宝贝——无非是用金银装饰镶嵌了,算是闪亮的物件罢了。

  如此过了一刻钟,女子与睚眦说一会儿话,才抬头看李云心。

  然后对睚眦说:“叫九弟来看看。你不是说他聪明得很么?我刚才见着他,也是觉得有股机灵劲儿。”

  睚眦略想了想,点头。然后扬声对李云心说道:“九弟,来。既然你大哥已来了、也说了话——也来看吧。二哥先前不问你这些事,也是在等你大哥拿主意。”

  李云心便转了身——正正经经的惊诧之色写在脸上了:“……大哥?”

  他看看睚眦,又看看那“女子”——却瞧见对方侧脸促狭地眨了眨眼,笑盈盈地说:“怎么,九弟,还以为我是你三姐的么?”

  睚眦也笑:“你大哥惯常爱作弄人。但也是生的这样子——你要问为什么,得问龙主去。”

  李云心便目瞪口呆了一会儿,才道:“……原来是大哥。”

  他眨了眨眼,一边走过去一边目不转睛地盯着他:“……大哥……恕九弟说错了话。”

  “你夸我漂亮,我还心里喜欢呢。恕什么罪?”这……龙大、囚牛,笑着说,“你知道你三姐自号煞君。可知道大哥我自号什么?”

  他看着是个美貌的女子,说话的声音也是女子、做派神态,更是活脱脱的女子。然而如今却自称“大哥”,叫李云心觉得别扭极了。但他将这异样的感觉掩藏在心里,只轻出一口气:“九弟还不知道。”

  “在别人面前,你该称我少龙主。自家兄弟姐妹当中,就称我琴君。我世俗中的名字,叫做百里琴心——与九弟你也是有缘,都有个心字。”他歪头看着李云心,“但囚牛这名字听着粗笨愚钝,我很不喜欢。这样叫我,我要发火。”

  “是……琴君。”李云心深吸一口气,笑了笑,“九弟知道了。”

  “那就好。”于是这龙大伸手在地形图上一指,“你二哥同我说你比我身边那不成器的小白要聪慧得多——那么你来瞧瞧,玄门这是要做什么。”

  说这话的功夫,李云心已经走到桌边了。

  三个“人”,都是龙子,“亲”兄弟。在这样的情势下共同盯着一张地形图商议战事,似乎是同仇敌忾的感人情景。然而李云心的心中,却已经打起了十二万分的精神。身上的每一根寒毛,更是根根竖立!

  太……可怕了。

  就在此时此刻,这世上不会有比如今更加凶险的局面了吧!

  睚眦是大成玄妙境界的妖魔——玄境的第二阶。这样的修为已是天下少有,就连道统、剑宗当中,也不过双掌之数罢了。

  而龙大囚牛,则是广生玄妙境界、玄境的巅峰了!这样的修为在道统、剑宗当中,不过是未足一掌之数!

  他是李云心亲眼见到的,第一个玄境巅峰——再踏一步,便是太上之境了!

  如今被这样的两个大妖魔夹在中间。可这……也不是最叫他心惊的。他真正忌惮的是这两个妖魔的做派。

  从前他与九公子周旋——那九公子生性残忍,他也心惊,可也并不是特别畏惧。因为九公子虽残暴,却纯粹。心底的情绪写在脸上,是极好懂的妖魔。哪怕也会喜怒无常,但相处得久了,便可以晓得他的逆鳞在哪里。

  然而睚眦。他生得威武敦厚,做事说话也似乎威武敦厚。但偏偏天下皆知睚眦残暴的名声——这名声总不会是平白谣传而来吧?!

  这意味着从李云心第一次见他到如今,他始终没有露出本性,反而表现得与本性截然相反!

  这种人,是很难看得透彻的。

  可是睚眦与这龙大、囚牛、琴君比起来,又是天壤之别了!

  李云心好歹晓得睚眦或许是在伪装、也晓得睚眦的残暴名声。但如今再看龙大呢?

  世间的修士、妖魔、凡人,怎样说龙大?

  ……没什么印象的。

  ——连一个略微直观的印象都没有!

  这意味着他行事低调隐忍,极少有消息外泄。但这也叫他少了许许多多的香火……然而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仍旧是玄境的巅峰!

  再看他如今行事,举手投足都活脱脱是一个温柔和善的凡间女子——李云心看不到半分做作之处!

  这才是最最叫他心惊的地方。妖魔绝不该是这样子,可她偏是这样子。浑身都是破绽反而没有破绽可寻了——你哪里知道她这究竟是伪装的,还是当真生性就如此?

  李云心深吸一口气,将所有的这些念头都强行压回到心中去。

  又强迫自己,将所有的注意力集中到地形图上。

  如此在两个大妖魔的目光中,盯着那图看了好一会儿,心思才真正被吸引过去了。

  这玄门的布局、倘若探查得没什么谬误的话,的确有问题。

  李云心并不精通兵法。前世不精通,此世也不精通。虽说人夸他聪慧,但再聪慧的人也没法子在不经过学习的情况下,就对全然陌生的事物发表高明的见解。

  可是眼下他所见到的——即便没什么涉猎——也能瞧得出不对劲儿。

  ===========

  本该是晚上23点更新的。因为昨天不小心更早了。

  但是怕你们等得无聊,提前一点放出来。

  如果我明天23点更新了……那才是正常的。

  今天两更,8000字。

  如果你们都来看正版……我想我会更得更勤奋一些吧……正版在起点中文网啊。不要去盗版网站花冤枉钱。你花了钱,我又拿不到……

  求,各种求,什么都求——都要过年了!(未完待续。)


  http://www.mx99.com/book/560/473067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x99.com。梦想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mx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