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文学网 > 心魔 > 第三百六十一章 天下大阵

第三百六十一章 天下大阵

  李云心粗重地喘息两次,又退后一步,似是有些精疲力尽的模样。

  可即便如此——他竟然化解了一个狂怒的真境妖魔的攻势!

  真境有三阶。得道真人、大成真人、圆融真人境。而白云心的修为,大概是即将晋入大成真人的境界了。虽说妖魔的境界提升主要来自香火愿力、而这白云心又在世间飘飘荡荡、并未用心去在意那些,然而作为一个真境大妖,她的攻势可不是玄境以下能够轻易抵挡的。

  更何况李云心这又不是“抵抗”,而是“化解”呢!?

  这可是有天壤之别的。

  这件奇异事叫白云心甚至忘记了愤怒——她盯着李云心又看一会儿,又说了一句:“怎么会?”

  而后李云心看到她眼中再泛起了好奇而危险的光芒。就在他来得及再说一句“够了”之前,这白云心双手一拢、猛地向前一推!

  十道雪亮的剑光立时齐齐射过来,在李云心来得及有任何动作之前,正轰在他的身上!

  然而……

  他竟还是什么事都没有。

  白云心眼中的好奇之色就更加浓烈了——以至于她的一双眸子在刹那之间变成了黑沉沉的黑色,再没有一丝眼白。就连李云心身后的丫鬟小壳儿,这一次都真真切切地、惊慌地叫起来:“小姐不要!!”

  就在她这句话出口的一瞬间,李云心忽然动了——他重重地踏了一步出去!随着他这一步,整个房间都似乎被跺得颤了颤。然后他口中低喝:“好!”

  谁也不知道他这一个“好”字是什么意思、是说给谁听的。但就在他这一声出口之后,白云心身后的虚空里忽然出现了一个五大三粗的金身力士!

  这力士,身躯是由金色的玄光构成的,金灿灿。站在虚空里形象有些模糊,还在微微闪烁。似是因为操纵他的人能力并不足以完全驾驭他。再看他的相貌——却并未如那些寻常道法所召唤出来的神人们一样,是端庄肃穆的。正相反,这力士的模样倒极像是个混迹市井之间的凡人。看着是个三四十岁的微胖男子,短发、赤裸上身,只穿一条短裤,肩头搭了条短毛巾。

  可即便如此,再合着他身上的灿然金光,这男人也凭白多出了几分神秘的气势。他一现身,白云心就立时转头、挥手斩了一道剑光去。然而剑光却从他的身上透体而过,接着这男子……

  一把将白云心给结结实实地按到了地上去!

  丫鬟小壳儿又惊呼了一声——这一声还是因为……怎么可能?!

  再看那白云心——她得道即是真境的大妖,纵横天下这样久,何曾被人按到过地上去?!她便微愣了一瞬间,而后,身上爆射出无数道玄光——也不晓得是剑气还是飞羽,又或者什么天生的神通。总之似乎是使出了全身的本领,要将她身上这牢牢按住她肩头的金身神人给击散。

  可没想到,那神人肩头搭着的短毛巾竟也是件了不得的法宝!

  这五大三粗的男子,嘴里不晓得嘀咕了一句什么——还抬头往李云心这边看了看。

  而后李云心便又低喝一声:“好!”

  那神人便一抬手取下了肩头的毛巾。再用那金灿灿的毛巾往白云心的身上一按——这真境大妖魔的各式神通,登时消失得无影无踪!

  丫鬟已经惊诧得说不出话来了。就连那木雕一般红娘子,都微微张大了眼、去看地上的白云心。

  而这时候李云心才走过去,在白云心的身边蹲下来,俯身贴到她耳畔:“别闹了。”

  这声音平静而有力。然后他想了想,再对瞪眼直勾勾盯着他看的白云心说道:“这房间里的禁制,我只能调用一刻钟而已。过了这一刻钟你再闹起来——睚眦和白散人都要知道。我的伤势还没有恢复——你难道真想叫我死在这里么?”

  两人这么对视了几息的功夫,白云心眼中那沉沉的黑才慢慢散去,重现出黑白分明的眼眸来。她瞪着李云心:“我教训自己的丫鬟,你竟敢拦我——”

  “我是来救你们的。”李云心叹了一口气,打断她,“但也的确是来做别的事情的。你们三个我都想救。但你再这么闹下去,可能连我也走不了了。”

  白云心的脸上神色变换。过了好一会儿才皱起眉:“救我们?”

  她像是看怪物一样看李云心:“你做这种事?”

  然后她又看了看她的丫鬟。

  李云心站起了身。同时向那仍按着白云心的金光力士喝道:“好了!”

  那不可思议的神人便立即化作光斑消散了——而后,这房间里所有在争斗当中被毁掉的桌椅杯盏,也统统奇迹般的地复原了!

  “别误会。”李云心轻出一口气,笑了笑,对白云心说,“是因为你们救过我。”

  这当口,那丫鬟小壳儿忙跑过来去扶她家小姐。白云心凶狠地瞪了她一眼,这小丫鬟吓得要哭出来,可还是凑过去、抱住她的胳膊。

  “我被人暗算,破了境界。”他又想了想,“所以有些东西不能亏欠,总要算干净。说起来你救了我两次。我不还了这个人情,只怕以后的修行遇到心魔和劫数。”

  但白云心此刻最关心的似乎并不是一点——虽然看起来李云心的话并没能完全说服她。她只盯着李云心看:“你怎么做得到的?!”

  “你是指——我用差不多低了你一个境界的修为、且还是重伤之身、却能化解你两次攻势、还把你压在地上动弹不得任我玩弄这件事?”李云心眨了眨眼,“你想知道吗?”

  白云心脸上又现出了勃然的怒意,看着又要动手。丫鬟忙抱住她的胳膊:“小姐、小姐!”

  李云心笑起来:“我告诉你。但是告诉了你,你也得告诉我你刚才说的洞庭君封印龙魂挑拨你义父和真龙是怎么一回事。你知道,我要救你们,就得兴风作浪。可是事情不了解得多一点,风浪也掀不起来。”

  然后不管这白云心应没应,低声道:“其实并不是我的本领。只是因为我对这宫殿的了解,可能比你们要多一些。”

  丫鬟瞪大眼睛:“你来过?”

  “第一次来。”李云心说,“但之前在陷空山遇到过类似的事情。这座宫殿,是个法宝。但可能不是普通的法宝。我所修行的法门,恰好对此类东西了解得多一些——知道些气机、关窍。眼下只能说这么多,因为连我自己也不是很确定。”

  “所以说,实则不是我化解、压制了你。而是这法宝化解、压制了你。败给可能是圣人造出来的法宝,不是什么丢脸的事。”

  说了这句话,他又转脸看看红娘子。

  红娘子眼中的光芒重新熄灭,又陷入到深沉的哀伤里去了。这和她从前的模样简直是天壤之别——李云心还记得第一次见她的时候,她走在白鹭镇的路上,穿一身喜庆的红衣。那时候她看起来神采奕奕——虽然并不如何开心,然而总是有鲜活的生气的。

  不知是不是李云心的解释叫白云心放了心。又或者身为妖魔的她并不很在意法宝之类的东西——操控法宝得用法决。而法决又不是随便背诵下来就可以使得出的。这譬如说李云心那个世界的大学者可以很轻松地弄懂一个看似简洁又简单的原理、定理。可在这“简洁又简单”的表象之下,乃是数十年的、成体系的基础训练所带来的效果。

  妖魔们不修道法,对此自然不求甚解。即便有法宝的,也只求能驱使便可了。

  白云心似乎也在此列。她听了李云心的话,转头打量这大屋:“那么你出得去?”

  “出不去。”李云心直截了当地说,“刚才算是借用气机。但如果要走出去,就属于开启或者关闭禁制的范畴了。我做得到——但你要知道不叫我出去的并非只有法宝,还有人。”

  “那你要做什么?来这里?”白云心皱眉,“你现在是妖魔之身。而今又是妖魔与玄门大战——你不助阵妖魔,难道还有别的目的么?”

  “你这话好奇怪。我是妖魔为什么就要助阵妖魔?”李云心好笑地看她,“妖魔也为难我,道统剑宗也为难我,那么我叫他们都死光光岂不是更妙?”

  白云心摇摇头:“先告诉你究竟要做什么,我再想要不要告诉你我义父的事。”

  李云心微微耸肩:“你已经听到了。妖魔和玄门都闹得我太烦躁——我要把他们统统干掉。”

  白云心愣了愣,同身边的丫鬟对视一眼。

  然后两个人齐齐笑起来。声音好像银铃在阴风当中摇摆,听着清脆悦耳,可总是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诡异。

  “你……竟不是说玩笑话?”白云心像是听到了一个什么笑话,“你……要除掉道统剑宗和妖魔?你知道从这世界上有了生灵的那天起,它们就存在了么?”

  “万物都有消亡的那一天。如果每一个人在每一个时期都想着不可能,那么倒真要永远存在下去了。”李云心认真地说,“现在,我就觉得时间已经行进到了一个节点。在这个节点上,妖魔和玄门都要衰落。而我将引发这个节点。”

  他又笑了笑:“我又不是说,要把所有的妖魔和修士都拉到天上,然后自己一个人把他们全部杀掉。”

  白云心又想了一会儿,笑起来:“好呀。”

  她的笑容里多了些快意的邪气儿:“倒没白费我从前留了你的命。如今看你果真是有趣。这世道是很惹人厌……但是你将妖魔和玄门都打垮了,你想要要一个什么样的世道呢?”

  李云心沉默一会儿。然后低声道:“那时候再谈吧。”

  白云心便背起手绕着他走了一圈儿,像是将此前的愤怒全抛到了九霄云外,反而被李云心这个新奇的想法所吸引,从而产生了新的兴趣。然后她停在他身后,低声道:“好吧。你听着。”

  “我义父,金鹏王,之所以要我每年都去洞庭取蛟龙肉,是因为他需要补充妖力。”

  “而他之所以要补充妖力,又是因为他眼下实则是被封禁了。你当然猜得到谁才能封禁他——就是真龙了。”

  “两千年前真龙同我义父争斗一场。一鳞三羽的典故天下皆知。但你不知道的是,两千年前的争斗之后,真龙还将他封禁了。天下人知道真龙在两千年前,化了自己一半的神魂、封禁在洞庭。而你如今也知道那洞庭君自封湖中两千年,就是为了守护那龙魂。可你知道真龙为何那样做么?”

  李云心皱起眉。想了半炷香的功夫,低声吐出两个字:“阵眼。”

  “阵眼。”这时候的白云心已经全没了妖魔那种阴晴不定的残暴劲儿,声音显得郑重而沉稳,“是的,是阵眼。以当年真龙一半的龙魂构建而成的阵眼、半个太上境界的修为而成就的阵眼。且你还要晓得,真龙分出了一半的龙魂,自己剩下一半。又将自己剩下的那一半的一半,化出了九子——于是如今这样子的真龙,修为只是从前的四分之一罢了……却仍旧是太上境界!”

  “那么你一定也可以想象得到从前的真龙,有多强。”白云心慢慢转到他面前看着他,“也应该能想得到,能同那样的真龙几乎斗成个平手的金鹏王,又有多强。”

  李云心深吸一口气:“难以想象。那么……所谓的真龙在两千年前遭遇劫难,实则不是什么劫难,而是为了封印鹏王?”

  “我义父不就是劫难么?”白云心冷笑一声,“对于想要做天下群妖之主的真龙来说,有我义父在,她的地位就不能安稳。凡人的国度里,一个皇朝不会有两位君主,难道神龙王朝就可以了么?”

  “因而……哈,你再猜一猜,一千年前所谓的画圣入魔,同这件事又有什么关系?”

  这一次,李云心只思索了三息的时间:“如果完全依着你给我的这些条件来猜测的话——”

  “金鹏王那么强,真龙没法子自己将他封住的吧。”

  “而在玄门这边……从前世上有双圣,有金鹏王。但两千年玄门多了一圣,妖魔也多了一个真龙。”

  “且这真龙和金鹏都强得不可思议。倘若我是玄门的人……我非得挑拨那两位妖王争出个你死我活不可。而如果……真龙想要封禁鹏王,那么圣人一定乐意帮忙。”

  “如此,真龙安坐天下群妖之主的地位,玄门也去了一个心腹大患,岂不是双赢。只是你那义父倒了霉。”

  李云心说到这里,眼中多了些欢愉的色彩。似乎一切的阴谋、算计,都会勾起他的兴趣来。于是他的声音也变得更加兴奋,他开始背了手,在地上踱步,边走边道:“哈……有趣,有趣了。然而站在真龙的这个角度——她为了封禁鹏王失掉了一半的龙魂,一定也晓得玄门是乐于见到此种状况的。她一个大妖王对付三个圣人……必然也觉得吃力。因此——因此她对画圣做了什么?对三圣做了什么?”

  李云心走得越发快了些:“不不不……还有一个变量,共济会。那时候共济会也掺杂在里面了……共济会也要渗透玄门。可是要渗透,就要先削弱——哈哈哈,一拍即合!”

  “两千年前三圣挑动真龙与鹏王彼此削弱。而一千年前,真龙做好了准备,又挑动玄门的三圣彼此削弱。本没那么容易——毕竟是天下玄门。可偏偏暗地里又有共济会推波助澜!”

  “于是爆发一千年的大战——双圣认为画圣入了魔,玄门果真内斗了。再往后……那双圣也中了共济会的计谋……哈哈哈哈!”

  李云心猛地停住脚步,直勾勾地盯着白云心,眼中还有未退去的癫狂神采:“相互算计、连环相扣——最终三败俱伤、渔翁得利——我说得对不对?!”

  白云心愣了一会儿:“你……如何想到了这么多?”

  李云心便放声大笑:“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嘿,可恨我没生在那个时代!可当真是风起云涌波澜诡谲!”

  但很快又连连摇头:“不不不……那只是一个开始、铺垫罢了。如今这时候,才是比那时候凶险得多!哈……所以说,小姑娘,看到了么?”

  他盯着白云心:“节点到了。两千年的积蓄铺垫,而今节点到了!我现在要做的事情,就是从前的那些天下最顶尖的存在没有做完的事情!”

  “哼。疯子。”白云心冷哼一声。

  “那么然后呢?”李云心意犹未尽地看她,“你继续说——我听听还有什么好戏?”

  “然后嘛——”白云心似乎也乐意见到李云心这种癫狂的状态,这令她觉得他更有趣。因而她想了想,冷笑,“然后,那洞庭——广阔的洞庭既然还仅仅是一个阵眼而已,那么这整个大阵是什么模样?又有多大?”

  说到这里,她顿了顿:“有半个天下那么大!”

  “这两千年下来,中陆中心区域的人类皇朝几乎没有更替,国与国之间的版图也几乎没有变动——道统和剑宗为什么花费这样大的力气、去保证这一点?”

  “因为这些人类的皇朝、国度,构成了这一整个大阵!哼……以山川河流为阵算什么。真正的大阵,是以天下为阵!”白云心说到这里再冷笑,“那白散人,我是知道他的。自称自己两千年前发现了什么突然出现的风水、地气。又说玄门食古不化不肯认……那玄门连当初的画圣和她的画派都能认了,怎么偏不认他了?”

  “因为他所谓的风水、地气,都源于那个封印着我义父的天下之阵罢了。这个阵,乃是当年的三圣和真龙共同搞出来的——谁敢轻易去动?他那风水地气的法门一旦真被传遍了,就譬如白蚁蛀堤坝,总有一天要将这大阵蛀垮的!”

  她说到这里,李云心倒不插嘴了。只微微皱眉,似乎是在想写什么难以琢磨的问题。

  想了一会儿,开口:“你提到了洞庭封禁洞庭君的禁制。如今听你说了这些……洞庭的禁制倒很像是一个缩微版的天下之阵——但用的不是真龙之魂,而是螭吻的半个魂魄。”

  他又沉吟一会儿:“洞庭君也对我说要解开这洞庭禁制,用螭吻的龙气就可以。那么你说的这个天下之阵——也需要用真龙之魂解的?”

  “是的。”白云心郑重地说,“取走作为阵眼的龙魂,这大阵还可以运行些时日。然而一旦将龙魂交给我义父,他的禁制就立即解开了。此前我义父要我每年去洞庭取蛟龙肉,乃是因为那肉中有些许的龙气。用这个法子,积累上千年万年,大抵也可以破阵而出。”

  “我去取蛟龙肉,真龙知晓,道统剑宗也知晓。但既然知晓为何一直默许,这一层我又想不通了——你呢?”

  李云心皱眉:“我也……想不通。信息太少。”

  他又看一眼红娘子:“那么你义父如今忽然叫你来取龙魂——此前那琅琊洞天的人也要来取龙魂,又是为什么?”

  红娘子笑了笑:“因为他说,天下的又一劫要来了。他不能再等待下去了。”

  “他还说,我尽管来取龙魂便是——真龙不会真地阻拦我,道统、剑宗也不会真地阻拦我。”

  “又说……和那个人约定的日子到了。”

  李云心敏感地皱起眉:“谁?”

  “我不知道。”白云心哼了一声,“但我如今却不想将龙魂送给他去。”

  她也转头看了看红娘子:“我觉得这鱼精倒还有趣。我还没玩耍尽兴。况且——我才不要婚配什么龙族。”

  “嗯。我答应过你这件事。”李云心说道,“答应你,就会做到。”

  便是在这时候,一个声音忽然从门外传来——

  “好大的口气。区区真境,又伤势在身,你拿什么来保证呢?”

  白散人忽然推开门,摇扇走了进来。

  ====================

  2017年就要到了。我也没什么可以送给大家的,今天再更6000字,送给大家吧。

  另一个礼物是写了一个番外,明天发在作品相关里面。以后每逢年节,就更新一下番外。

  大家有兴趣的话,可以看一下。

  谢谢你们陪我走过这一年。(未完待续。)


  http://www.mx99.com/book/560/459196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x99.com。梦想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mx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