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文学网 > 心魔 > 第六十四章 归家

第六十四章 归家

  人生悲苦,很多来源于三件事。

  爱别离、怨憎会、求不得。

  对于世俗人来说这些事情都没法摆脱。没人能做到顺心如意。遇到了这些事情、自己忍耐且表现得毫不在意,就足以被人交口称赞了。

  然而对于修行者们、尤其是境界高些的修行者们来说,由此而产生的偏执情感,却会带来严重后果。

  修行不是一朝一夕的事,也不是说放就放得下的事。

  用他在从前那个世界所熟悉的事情举例子,大抵就是健身了。世俗人是那些从不健身的普通人。可他们走路、吃饭、上下床,身体也会慢慢成长、变强。

  修行者则是一群在健身房内对正妹都不正眼看、只关心自己的肌肉的健身狂魔。他们付出很多,迅速地获得比常人强大的力量。但如果有一天他觉得不想健身、不想修行了,他报废了年卡月卡,变成一个死宅……

  他还是在运动的。他走来走去伸手够床头柜的泡面——也还是在运动的。

  修行者冥想炼气淬体,这是下意识的过程。但哪怕他不做这些事,只是在街道上的阳光里走来走去,身体之内的气机也是在缓慢修行、炼化的。

  这意味着修行者一旦入了劫,就没法儿通过“暂时停止修炼”这种办法来躲过危机。他必须去面对解决,或者渡劫,或者应劫。

  这也是为什么那些修士们,总是想要主动去“渡劫”的原因。如果你不主动一些,叫那劫找上你,那么大概就是如今李云心这样子——前一刻还觉得心思通明,下一刻,就入了劫了。

  李云心觉得这事儿有些棘手。

  他不是第一次入劫。八岁的时候,他入过“自在劫”。他还记得当时父母惊讶而难以置信的反应——“自在劫”这东西,实际上就是类似于“你自己为何而存在、你活着的目的是什么”这类问题。

  这劫并不难渡——对于一心向道的人而言。大概每个人要晋身化境的时候,都会入此劫。但问题是……那时候李云心八岁,只堪堪踏进虚境而已。要说“一心向道”?他一个孩子懂什么一心向道——当然这是他父母的看法。

  那时候李云心……也真的没什么一心向道的念头。

  也许是因为他的特殊身份,这劫来得蹊跷。

  也是因为他的特殊身份,他渡了那劫。只是渡劫的方式和手段,却不是他的父母认为的那样子。

  如今因为“求不得”入了“妄心劫”,他知道麻烦有点儿大。

  其实他一直有一个念头——这“劫”,说白了便是人的心思对修行的过程产生了影响。或许人可以控制主动意识,却没法儿控制自己的潜意识,因此除非彻底解决问题,否则渡不了劫。

  倘若他能够通过某种方式、将自己和“劫”有关的潜意识也清空了……

  这劫大抵也就人为地被消灭了。

  可他现在还做不到这一点——心理学是一门极度复杂的学问,他相信从古至今,大概还没人能做到这一点。

  所以得渡劫。

  他的生命受到九公子和白云心的威胁,随后看到了刘凌,受到刺激,于是想要变强。

  不那么强烈的欲望,算是动力。但过于强烈的欲望,就是妄心。

  他的欲望源于他受到威胁的安全感,以及他对于自我的、迥异常人的认知。如果换做这世界上的任何一个普通修士遭遇这种情况,大概惶恐畏惧会更多一些,便没这一劫。但对于他而言惶恐畏惧或许有,却只是更助长了他争斗的心。

  他两世的经历所形成的性情令他没法儿低头屈从——或许可以虚与委蛇,但绝不可能在内心被驯服。

  因此想要渡这劫,唯有两种办法。

  摸到真境的门槛,找到自己道心。

  或者清除威胁。

  相较前者而言,后者的风险极大。不是万不得已,他不会那么干。要杀九公子那样的大妖,以他现在的实力和资源并没有完全的把握。

  他不是在什么游戏里,更不是那些看着别人人生的看客。他的命只有一次——傻比才会在还有斡旋余地的情况下拿自己的命去冒险。

  他决定暂时选前者。他认为自己有一个捷径——香火愿力。

  或许借助那东西……很快就可以彻底解开禁制、然后再冲击真境!

  他站在前庭里想了这么一会儿,又转头看看屋子里的猫妖、嘉欣,还有院中那四位。又皱眉思量一会儿最近发生的事、遇到的人,渐渐将千头万绪理在了一起。

  他觉得自己需要一张网。

  唔……一张把很多东西很多事情都联接起来的网。

  有些线和点,已经清晰可见了。还有一些关键处还是隐约模糊着的,但是他觉得或许可以找到什么时机,将它们扯出来。

  没有了引路人,他现在要只身一人面对这一劫。

  事情有点儿棘手。但李云心认为自己搞得定。

  又过了一会儿,隐约听见后街的鞭炮声。那是昨天和老道买回来的鞭。

  大概再有几日这事儿就会传开,说自己和老道实则是冤枉的。这年头的人迷信官府和权威的力量,实际上也是好事。比如说“那老道和小哥过了大堂却平平安安地回来了”,就比任何事都能证明自己的清白——至少在那些人眼中。

  如此甚好,便有了愿力了。

  李云心转了身,打算从后门走出去。但只走了一步就停住了。转头、皱眉——

  “今天怎么这么热闹?”

  他低声道。

  有人走进来了,从前门。李云心纵身跃上了假山旁的一颗老树,站在碗口粗细的树枝上。他目力好,可以看到大门那里……有两个人,一匹马。

  一人一马比较熟。李云心皱眉想了一会儿,想起来了。

  昨天下午他一边往家里走一边给老道讲他如何杀了那乔王氏,在石桥上歇息的时候,看见一个黑衣人带刀、牵着一匹黑马,缓缓地走过去。

  如今这黑衣人的马上,坐着一个老人。李云心没见过孟噩,但看那精气神、还有新裹的伤口,便可以猜出那是他了。

  他想了想,对身后低喝:“叫门口那位别作妖,放他们进来。”

  现在的他欢迎一切变数和意外。

  好用来织网。

  http://www.mx99.com/book/560/36372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x99.com。梦想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mx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