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文学网 > 心魔 > 第五十六章 原形

第五十六章 原形

  李云心的心嘭地一跳。

  在九公子说起那夜他实则是在外面的时候,他就已经有些不祥的预感。到了如今……果然绕到了这件事情上。

  但他明白这位九公子此时就真地只是觉得“好玩”。因为他脸上那种笑是开心的笑,眼里的光则是充满了强烈好奇心的光。

  这光芒如此旺盛。李云心明白,倘若在他兴致最好的情况下拂了他的意,这妖魔定然是要暴跳如雷。或者……暴跳如雷也是高看了自己。大概最合理的反应是,冷了脸,随手将自己撕成两片、也再没什么兴致看那“宝贝”,裹起一团云雾就走了吧!

  这贱货……

  李云心在心里叹了口气,将手探进衣服,取出那块贴身藏着的玉简:“就是这个嘛。一块玉简,九公子喜欢,就拿去看。”

  说完这话他就吃了一惊。

  这玉简,又发出了乳白色的光晕。一秒钟之后,一个光点微微一跳,浮现出来。随后便是他已经习以为常的那一串字迹。

  他的推测果然是正确的。这东西,需要以妖力开启。

  之前几天他一直在看玉简里对他开放的那些东西。但玉简中残存的妖力,毕竟只是来自于同九公子、白云心短暂接触的那段时间,很快便耗尽了。

  到今天……和这大妖魔接触了这么久,它终于再次开启了。

  九公子显然是第一次见到这东西,非常喜悦。他伸手就接了,左看右看,又用手指在玉简上拨弄了几下子。

  李云心知道他打不开。这世界上除了他没人打得开。

  果然,拨弄了几下子,就失掉了兴趣。作势要还给他。

  李云心克制着自己,不要自己表现出一丝一毫的渴望——他不知道这九公子会不会又起了玩心,像个小孩子一样说不给他了。

  递了一半,九公子忽然一歪头:“咦?这个,怎么打开?”

  “完全不清楚。”李云心一耸肩,“我也只是当成个宝贝,贴身收着。或许会有用呢。”

  “这样啊。”九公子看看李云心,笑了,“那你留着它干嘛。无用。既是……嗯,朋友,我小九也不是小气的人。唔,给你个东西,换你这件废物吧。以后我们各自留着,唔,我要吃你的时候便想起我们交换过东西……”

  “肯定不活吃了你。”

  他说完随手就把通明玉简收进怀里,但手却没拿出来。在怀里摸索一阵子,微微一皱眉,猛地向外一抽——

  哗啦啦一阵响,竟然抽出一件皮甲来。

  李云心盯着他的胸口看了一会儿——春日,薄衫,他从哪儿弄出的这东西?

  须弥芥子、空间储物袋这些东西他自然知道,但在这个世界,却是没有的。先前白云心赠他小剑,也是在袖子里摸索了一会儿,然后略一用力、一抽,就抽出了那柄锋利至极的剑。

  难不成这等大妖魔,还有自己并不知晓的秘法么?

  他再看那皮甲,只是一件薄甲。无袖,可以贴身穿的。薄得……看起来像是他那个时候的CT片子。但另一个细节是……九公子将它抽出来,随手在上面划了划。似乎是觉得粘了什么东西,并不满意。

  这么划了几次,这皮甲完好无损。

  李云心下意识地看了看被他的手指划出了几条印子的石桌。

  他又在心里叹口气,但做出欢喜的模样,接了:“多谢九公子。我一定贴身收好。不过你说你住在这附近……是住在哪儿?”

  九公子的瞳孔猛地一缩,盯着他:“问这个做什么?”

  “哦,你刚才对我说——”

  “你想探我的府邸?!”他打断李云心的话,眼中的瞳孔已经完全缩成了一条细线,猛地向前迈了一步。李云心实在不知自己的哪一句话、哪种口气、哪个眼神触怒了他。又或者这大妖魔,本就是毫无规律可言地喜怒无常。

  冷汗一下子从后背冒了出来,他屏住呼吸,不让自己看起来太过激动,笑着说:“九公子……”

  这话没说完,九公子却又猛地转了头,直勾勾地看向西北方。只盯了一瞬,一挥衣袖,便将李云心拍飞到了墙上,裹挟着一团云雾就冲天而去了!

  妖魔遁去之时的狂风吹得小院里的竹叶哗哗作响,好一会才平息下来。也就是过了这么一会儿之后,靠坐在墙壁上的李云心才慢慢地发出一声呻吟——“你麻痹……”

  先轻轻地动动自己的手臂、腿脚,确认四肢没有骨折。再慢慢呼气吸气、深深地呼气吸气,确认肋骨没有骨折不会戳到肺。然后闭上眼睛仔细感觉了一阵子,才慢慢从地上站起身。

  他吗的神经病……

  妖魔就他吗是妖魔……

  刚才那一下子,随便什么人——随便什么世俗人,哪怕是一个真正的实力就和自己表现出来的相当的人——都已经被拍死在墙上了。

  所幸他是化境。

  画师当中的化境,和道士、剑士的化境是有区别的。三者的共同之处,就是神魂都已经足够强,对于本门的了解足够深,可以将重心转移到摒弃七情六欲、而非神魂的修炼上了。

  自化境开始,修士们的主要任务就是渡劫。因为在这个境界之上的很多玄功,非“心思明澈”之辈无法修习。化境是一道分水岭,无数修士止步于此。只因为各种****未能摒除,修习更高深功法的时候,就容易走火入魔。

  道士和剑士修至化境,就已经具有了莫大的神通和威能。驾鹤飞天、御剑远遁,都是化境修士的标志——可以摆脱大地的束缚了。再有那种种与人、与妖魔争斗的手段,也都是威力不容小觑。

  这时候的修士,若准备得当、又无旁人干扰、借了天时地利,一人灭一城也非难事。

  但画师——当然是指从前的画师、丹青道士——修至化境,却无法同道士与剑士相比。两者狭路相逢、突然争斗起来,五个画师也未必敌得过一位道士,或者剑士。虽说真境、玄境或许会有不同……但那些事,李云心也无从知晓了。

  可即便如此,修道之人淬炼神魂,也淬炼身体。李云心发挥不出化境的实力,却有着化境的本钱——远比常人、甚至寻常修士强横的体质。

  因而这一下,才没要了他的命。

  那九公子,也仅仅是因为气恼,随手一挥。

  倘若不是李云心而换做旁人——前一刻还收了他的薄甲,这一刻就已经被他击死了。

  他站起来,又走了几步,才慢慢走到石桌边坐定了,盯着还在昏睡的刘老道看。

  但其实并不是看他,而是在整理头脑中的思绪。

  通明玉简没了。

  好吧,总有办法拿回来。这并非当务之急。

  九公子知道自己在哪儿了。当然可以跑。但他丝毫不怀疑九公子给自己的皮甲,和白云心给自己的那柄剑一样……他跑不掉。

  得和他相处。

  问题接触的时间实在太短。哪怕今晚他已经使出浑身解数,还是在最后一刻惹恼了他,差点被杀死。

  问题在哪里?

  明明那个神经病说自己住在附近、又要他猜,是如何找到这里的。

  得了解他。得先试着了解他。

  必须要对他了如指掌……

  这个神经病。

  李云心盯着老道这么看了一会儿,眉毛忽然一挑。

  他想到一件事。

  ……

  ……

  刘老道醒来的时候,天已大亮了。

  醉了酒竟然一觉睡到天亮,大概是因为那木南春确是好酒。只是身上有点儿酸痛,像是摔的。

  窗户半开着,小院里起了淡淡的雾。混着水汽的清晨空气夹杂草木香吸进肺里,刘老道便觉通体舒泰。然而等这股子舒服劲儿过去、他头脑更清醒了些……

  老道就一下子苦了脸。

  他想起自己昨天还夸下海口说绝不离开这儿……

  妈呀,呸!喝酒误事!没想好的事儿,就那么说出去了!

  想到这里他就躺不了。一把掀开了薄被,抹把脸,拿手指梳拢梳拢头发,就愁眉苦脸地往李云心住的正房赶。

  一进门,正看见心哥儿在吃他的“三明治”。就是用两片煎好的馒头,夹着菜叶、酱肉、鸡蛋,用手拿了吃。

  之前老道好奇,问这个吃法,这个名字,有什么说道。

  心哥儿就告诉自己,三明者,指的是中间的三样。荤,是酱肉;素,是菜叶;不荤不素的,是鸡蛋。这三样事物包含了大众寻常能吃到的所有种类的食物,又取了“三”——三生万物之意——吃这三样,实则就是在吃天下食物,是在修心服气。再用两片馒头夹了,乃是固本——不叫这三样食物的元气,跑了出去。

  吃这东西,是修炼,也是明心见性,此为“三明”。

  而“治”,则有研究、修习之意,更表明这并非仅仅是在吃,也是在修行。

  合二为一,取名“三明治”。

  老道油然起敬,心想,高门大派的弟子,果然不同。他从前坚决不这样吃,认为这样拿着吃,有失体面,像个孩子。但听李云心讲法之后,茅塞顿开,每日清晨都给两人做“三明治”。

  心哥儿似乎对自己能这么干很高兴……

  但是刘老道却总觉得他脸上有着某种古怪的笑意。

  李云心一边在那吃那东西,一边在分快地翻阅桌上的一摞册子。

  刘老道扫了一眼,先惊讶起来:“心哥儿,你看这庙志做什么?”

  李云心头也未抬:“先跟你说个事儿扶好门别激动。昨晚那妖怪来了要吃你我跟他说你是我的仆役他就不吃了。以后他再来你就扮演好我的仆役的角色。行了把门带上去外面惊恐——我还有正经事。”

  刘老道第一次听见李云心用这样的语速同自己说话,愣了好半天。张口要问,却看见桌上另一边已经摞得老高的十几本册子,意识到心哥儿是一夜未睡。因而深吸了一口气,慢慢退出门……任由自己心中惊涛骇浪去了。

  那妖魔,昨夜竟然来了?!

  心哥儿他……又保住了自己的命啊……

  李云心见老道悄悄退出去,就继续开始……看庙志。

  大庆朝有“庙志”这东西。李云心从前知道“县志”,但来了这里之后,才听说“庙志”。

  大庆朝的龙王庙一种比较奇怪的东西——他没法儿从原来的那个世界里,找到类似的“机构”或者“组织”来类比它。

  只要有地,就可以建庙。无论是香火信徒集资,还是哪个大户独自出钱,建好了庙,去官府报备,说这是干嘛的。其他的庙,都没什么特别的约束,唯独龙王庙——会有一个义务。

  龙王庙的庙祝,需要记录当年的雨情。

  倒不是说要你将每一天的事儿都记录下来,而是说,某年大旱,某月某日几多几多人来庙里求雨,又是何时下了雨——逢此大事,就要庙祝记录下来。

  李云心推测,是因为大庆朝没有“气象局”。于是某位高人一拍脑袋——得,龙王庙来干这事儿吧。

  反正是求雨嘛。

  但除此之外,这庙志里还记载了另外一些东西。不知道从何时开始,某一位庙祝开始记录,在某某次降雨前后……本地有几人失踪。这件事一旦开始,就慢慢地成了习惯,被一代代地保持下来。

  李云心便是用一整个通宵的时间,看完了这庙一百四二十年来的记录。

  然后他合上最后一本册子、用手指揉了揉额头,走出门去。

  刘老道不在。大概是去打扫前庭了。这几天要过堂,又遭人诬陷、前庭来的香客少了,便也疏于打理了。

  雾已经散去,李云心就坐在屋前的石阶上晒了会儿太阳。

  他觉得,自己知道那九公子的真身了。

  昨夜九公子已经说得分明,但他只担心通明玉简,只记住了,却没有深思。

  九公子说——“进门之前你可曾看见我?哈哈,你是看见我的了。只不过……嗯,那夜我也无趣得紧,还在躲一个让人生厌的家伙”。

  他说自己在进庙门之前,就看见了他。而他,在躲避什么人。

  被两个剑士追杀的那个雨夜,他在摔进庙里之前,的确向庙宇的房檐,瞥了一眼——就在那个短暂瞬间李云心借着电光看到了极远处的一角飞檐。檐上雄踞一只乌青色螭吻,在沉沉雨幕中瞥了他一眼。

  九公子……

  不是妖。

  他是螭吻。

  龙的第九子。

  http://www.mx99.com/book/560/36372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x99.com。梦想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mx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