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文学网 > 心魔 > 第四十五章 心防

第四十五章 心防

  李府尹做出了决断,被他斥责了小厮阿泽心里却不好过。

  一不好过……便想起那位公子了。

  这几天,倒是和那位公子成了好友。那李公子应该是个富贵闲人,而且是个极温和善良的富贵闲人。那夜遇见之后,第二天不巧又碰到了。

  本以为对方会在白日里自矜身份、不与自己这样的仆从搭话,哪知对方却热络地先打了招呼,叫他心里着实感动了好久。偏偏和这位李公子说话,心里又着实舒坦。明明只是闲聊,只是客气话儿,但从他的口中说出来,却好像带着富于节奏感的魅力——让他只觉得自己的心,像是浸泡在温水里了。

  这么多年,何曾有过这种体验。

  便敞开了心,将自己的烦恼都说了。烦恼说了,日常生活里的琐碎事也说了——今天大人吃了什么喝了什么用了什么,尽数说给他听。罢了自己害臊,说是不是讲这些事,你全没兴趣。但那公子又只温和地微笑着摇摇头,说朋友之间嘛,可不就是这些琐碎事。

  朋友之间……李公子,将自己当成了朋友了。

  怀着这样的感动,阿泽从后院出了小门,拐过一条小巷子,便又瞧见那位李公子,正站在一颗柳树下。他手持一柄折扇,在手心里轻轻地拍。扇骨和掌心打出声响,像是一下一下敲打在阿泽的心里。

  这么听着听着,他的脚步就下意识地,同那敲打声同步了——他自己都没察觉。

  最近每日都要见一见面,就在这里,在这颗柳树下,两个人。有的时候,会偶尔有一闪而过的念头掠过心头——我这像是着了魔。但这样的想法,很快就被忽略过去。

  他仍会来见这位李公子。

  “你家大人今天状态如何了?”那李公子问他。

  “仍是……烦躁。”阿泽说,“大人近日……是见了我就烦躁。”

  他的言语间带了些委屈。独自委屈了一会儿,又抬头:“公子可有什么教我?”

  李公子——李云心,笑了笑。他微微压低了声音:“你今日回去,对你家大人说——在他用膳的时候对他说——这味道,您可还满意?”

  有的时候,阿泽会觉得李公子的某些话,语调有些怪、语气也有些怪。但他偏偏说不出,怪在哪里。更怪的是,他说一遍,自己就学会了。学会了,同大人说话的时候,便也情不自禁地那样说。

  但总想……李公子是这样的璧人——自己的口气像他,定然是好的吧。

  这时候,又听见李公子用折扇敲了敲掌心,低声道:“去吧。”

  阿泽便梦游似地转了身,心满意足地、迈着奇特的步伐,往回去了。

  等见他消失在了街角,李云心才后退几步、靠在柳树上,重重地出了口气。

  很累。但是……

  很刺激。

  第一次试着这样做——暗示引导一个人,然后通过他,去做本该自己亲自完成的事——就好比通过什么远程控制,操纵一个傀儡的手臂、再通过这傀儡的手臂,操纵另一个人,去完成一幅精雕细琢的画儿。这种事,他前世就想尝试,但从没这么好的机会。

  这一次……是这小厮自己送上门了。

  而这个时代的人,心防,真的就如同白纸一般。

  没有体验过那样丰富而繁杂的信息轰炸,即便是一个恶人,从他所精通的那个领域的角度而言……心思也单纯得像一张白纸。

  而且花了这些天的心思,李云心终于知道那李府尹防的是什么了。

  传言说,府衙之前在一个雷雨夜遭遇了雷击,正堂垮了大半,还死了李府尹的两位如花美妾。但这事儿的蹊跷之处在于……哪怕有人在正堂里,也该是李大人。两个侍妾,在晚上,跑去正堂做什么?

  等到问了阿泽,才知道蹊跷之处在哪里。

  据说那夜,在正堂,他听见了人声。似乎是年轻的男子笑。

  还说雨停了,他去正堂看……

  竟然有血。未垮塌的一半里还有余烬。就好像有人曾经生了火。

  那夜之后,李大人便去了渭城里上清丹鼎派的、凌虚剑派的驻所。那里的高人,向来是不理世俗事的。可李大人竟说动了他们——不但说动了,还派人来瞧了瞧,做了法。

  哈……李大人倒是,活了啊。

  一切都有了解释了。

  那一位。

  那么那位李府尹……几乎已经是赤裸裸地,暴露在他面前了。

  在最近这,持续了五日的时间里。

  李云心轻舒一口气,转过身去看远处的风光。今天天气好,但柳絮开始飘了。他的鼻子有点痒。于是用折扇在面前挥了挥,一只手背在身后,一只手轻轻摇扇,沿路走过去了。

  这条路上有一间成衣铺。刘老道对这些自然是不大熟的,李云心也不懂什么料子。是那位尹小姐为他掌的眼。

  那姑娘有一股执拗劲儿——在人人都拿异样的眼神看那庙里住着的二人的时候,倒是她跑进门,板着小脸儿问李云心,是不是跟那乔家小姐不清不楚。

  李云心可没什么心思去体贴她的小女儿家心事,只草草说了几句,便不耐地走开了。

  谁知道那位尹小姐,反而因此觉得是自己问的话,伤了心哥儿的心。

  于是成为了他们坚定的支持者。

  这也是好事。便将这件事,交给她做了。

  李云心走到铺子门口,尹小姐已在那里等着了。不知是不是渭城的女孩子都如此大胆——经过这些天,尹小姐就已经不吝于表达自己对李云心的喜欢了。眼下她瞧见李云心摇着折扇在春风里走过来,便觉得一颗芳心似乎都要化掉。

  这几日,这颗芳心悸动得尤其厉害。尹小姐的家境算好,因此是识了字的。识了字,她就也爱像男子一样读书。不读经史子集,只读传奇。传奇里那些侠士和小姐的爱情故事,早在心里生了根。

  如今认定心哥儿蒙冤、平白被卷进一场官司、在家里央她大伯却又不会理会,便觉得自己真真成了传奇里的女主人公了。

  再去看她的心哥儿,只觉得,别离的日子慢慢要近了——或许会像传奇里说的那样,若干年后、都两鬓斑白才能执手相看泪眼——就更觉得难过。

  她想大概心哥儿也是这样想的吧——所以才会叫自己,找间铺子给他制了件青灰色的里衫。不但要青灰色,还有鱼鳞纹。她跑了那么多家,就只在这家找得到了。

  眼下她捧着这件衣服,看着李云心走过来,不知怎么的,就鼻子微微一酸——眼圈儿红了。

  http://www.mx99.com/book/560/36370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x99.com。梦想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mx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