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文学网 > 心魔 > 第四十四章 不舒坦

第四十四章 不舒坦

  如果说这些事情让李云心觉得不可思议的话,那么这天下午从乔佳明口中说出的一个词儿,就真的让他惊诧了。

  刘老道这些天精神很萎靡。他大概觉得自己总得在李云心之外留条后路,于是厚着一张老脸四处奔走。可摊上这种事——李府尹亲自过问——原本就是淡淡之交的那几个“朋友”唯恐避之不及,谁理他去。

  老道眼下就好像一条砧板上的鱼——明知刀要落下,可却无能为力。

  下午乔佳明溜溜达达、带着残忍又得意的神奇来到庙门口的时候,老道已经起了一嘴的燎泡,旁敲侧击地问李云心那法子到底进行得怎样。

  李云心只笑笑,在心里整理这一天得到的线索。

  这时候,听见一声怪笑——

  “哟,我说,您二位还闲着呢?”乔佳明把头探进庙门里左看右看,见这时候已经没一个香客了,便满意地靠在门框上,“我要是您,可没这么大心。老早去投案了——说不定府尹大人心一软,不判杀头,只判个发配流放——那也能多活几天嘛。”

  李云心把手抄在袖子里,走到他面前站定了,微微一点头:“劳您费心。来上香的?求财还是祛灾?”

  乔佳明歪头看了看他,觉得心里十分不痛快。这小子……竟然一点惶恐畏惧的意思也没有。就变了脸,凑近李云心,恶狠狠道:“别傻了,小子。你当你还有活路?告诉你,是老子使了钱,老子要你死的。你和那老东西,一个都活不了。”

  李云心微微侧脸避过他喷出来的吐沫星子,半点诚意也欠奉地说:“哦。我好怕。不过我说你这样子——情绪这么容易激动,怎么混到现在还没挂的?我听说前些年你走街串巷招摇撞骗可误了不少人的病……没人找你算账呢?”

  乔佳明脸一黑,想破口大骂。但转念一想反正这是个过几天就要死的死人,强自压下怒意,笑:“嘿,你操心我?爷爷当初——”

  可惜斗嘴,他终究不是李云心的对手。

  你来我往说了将近两刻钟,乔佳明终于按捺不住,想要动手。但很快又想到上一回李云心的手段,偏偏不敢出手——这时候简直后悔自己干嘛犯贱来这里一趟,满肚子的邪火儿又无从发泄。只好在庙门口连着呸了好几次,呸得口干舌燥了,才恨恨地自言自语:“你等着,呸!好好一个大官儿,哼……非要说什么程序正义……呸!那是什么玩意儿?”

  等他走了,刘老道才目瞪口呆地看着李云心:“心哥儿,你……”

  第一次看到李云心这样子——和一个地痞流浪,你来我往地斗嘴说个不停。就真好像,是一个没什么心机又被惹急了的少年人了。

  但李云心的已经重新平静下来。闭上眼睛想了一会儿,对他笑笑。

  不知怎么的,刘老道忽然觉得自己从他的笑容里……

  看到了某种残忍的意味。

  他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

  其实李云心在里念一个词儿——“程序正义”。

  这个词儿……怎么可能出现在这个世界上?

  那位前辈……比他原本想象的有趣啊。他到底将这个世界改变了多少?

  ……

  ……

  李府尹想要将案子办成“程序正义”的铁案。但大概也心中有鬼——放出了风声之后,就不再声张。甚至李云心觉得,这“风声”还是乔佳明那蠢货放出来的——只为了看自己和刘老道这几天“惶惶不可终日”的模样。

  可惜他失望了。

  而在乔佳明看来……李云心在那天下午“强撑”了几个回合之后,终于坐不住了。

  ——那李云心和刘老道也开始走街串巷,到处打听。乔佳明问了问,得知那傻瓜在问他从前的事情。他从前……唔,倒是有些事情不地道。但是瞧病这玩意儿,总不能说,只能医好、不能医死吧?他好歹也读过些医书,学了点医书。给那些看不起正经郎中的苦哈哈瞧病……那,可能用错了点儿药,收错了点儿钱——谁没个马失前蹄的时候呢?

  反正得了病,看不起病,总要死。

  也没听说哪个医馆的郎中手底下从没死过人,对不对?

  那小子想要用这事儿来说道?呸。李府尹是铁了心要那宅子,怎会理睬他。

  又听说,这小子还去找了李府尹府上的人……

  哈,倒是有点儿脑子,知道托门路。但他和刘老道手里那几角银子,谁能看得进眼去。

  乔佳明愈发地乐了。

  甚至很希望,将李云心和刘老道传到府衙上的那一天晚点来——看他们现在像是无头苍蝇的样子,才有趣呢。原本说他们可能结识了于濛那样的贵人……到如今看,那于公子真就只是一时兴趣——早将他们忘了。

  便是这样,又过了三日。

  却说这天下午,府衙宽敞的后宅里,李府尹在饮茶。

  李府尹本名李耀嗣,本是个心宽体胖、善良慈悲的性子。想他李耀嗣为官二十余载,在官场上向来是有“秉公严明”的美誉的。经他手的案子,都办得无可挑剔——证据确凿,流程合理——哪怕是京华的“铁判官”来了,也横竖挑不出什么毛病。

  其实依着他的慈悲性子,那老仆年事已高,打得招了,快些将案子结了,给他个痛快,也是省得他受苦。

  哪知那把老骨头偏是个难啃的。双腿都已经被打得废掉了,仍是不肯松口。

  在平日里,早些让他解脱了,造一份证词也就算了。偏偏那“铁判官”最近也要巡到渭城来,却是要小心再小心了。

  想起这件事,心中就烦恼。

  其实也本不该这么烦恼——胸口突突地跳,心慌意乱。看什么都觉得烦得慌、瘆得慌,却又说不出哪里不对。

  平日最伶俐的小厮阿泽,这几****看着也不顺眼。说要孝心,他是有的。

  只是这几日,总是办坏事。

  前几日说,在院里寻到一块上次遭雷击时候留下的木头,便说是“雷击木”,可避邪的,献宝似地拿来。

  可他一想那晚上的事,便觉得心头突突跳,当下将他斥责了一番。

  到下午,又说“看老爷烦闷,讲些奇闻轶事来听”——又讲三江口龙王庙的事情——仍是给他训斥了一通。

  后来便怯生生、委委屈屈地不说话了。但那表情、模样、走路的姿势……

  他又将他训斥了一通。

  不对劲儿。总有什么对劲儿,可就是说不出来。

  李耀嗣将手里的茶盏重重搁在桌上,觉得是时候,将这案子做个了结了。

  或许就是因为这案子……心里总不舒坦。

  http://www.mx99.com/book/560/36370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x99.com。梦想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mx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