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文学网 > 心魔 > 第四十三章 诛心

第四十三章 诛心

  这话一出口,老道赶紧作势要捂住他的嘴。

  但好歹没真犯傻,只欠了欠身,就重新坐下来。但还是压低声音:“心哥儿,唉呀……这话怎使得乱说!那府尹是何等人物……这渭城里的父母长官呀!哪怕是在大庆朝,正五品的官,能有几人哪!心哥儿以后可莫要再提这话……李府尹有了什么闪失,别的不说,心哥儿你,不是也不想……”

  “我是不想被人注意。”李云心给老道倒了杯酒,微微笑着摇摇头,“但是这事儿发展下去,我就不痛快了。”

  “最好的结果是咱俩搬出这宅子,另寻住处去。这么一来,我念头可就不通达了。我不欺负人,可也不想被人欺负。我好好地站在这儿,你跑过来踹了我一脚——这算什么事儿?”

  “坏一点的结果,不但宅子收了,咱俩还得吃牢饭。到那时候……我想不暴露身份都难。我长了这么大,就在清河睡了几天稻草铺,我跟你说,我这人择床,还有起床气。一旦睡不好,我就想搞人。”

  “所以你看,就只能杀了他嘛。他一个大庆朝五品府尹,好了不起的。谁能想到我一个小道童把他杀了——还是你这个老头子有这个能耐?他家门外可是有道统和剑宗的高人布下的阴灵大阵嘛!”

  “他有仇家的嘛,还很厉害。他一死,不是脑残,都会觉得是那仇家干的,关我屁事。倒那时候,再把乔家那几位料理了,他们不再折腾,谁还记得一个洪福镖局怎地怎地了。你那老朋友,那时候如果还命大,也能脱困了。愣着干嘛?把酒喝了,好好想想,我说得是不是李菊福?”

  老道不知道“李菊福”是谁。但想了想,虽然觉得李云心分析得头头是道,然而还是觉得哪里不对。

  等喝了那杯酒,咂了咂嘴,意识到问题所在了。

  “可是心哥儿你……怎么,嗯……了他?”老道还是没将那大逆不道的话说出口,“心哥儿也说了,他有那大阵护着,你今晚都没敢用什么手段,怕给发现了。若是用寻常的手段……总是有迹可循的。那仵作衙役也不是吃白饭的,到时候总要查到咱们身上。再说又有道统剑宗的人……那,也不清楚他们有什么神通法子……”

  李云心沥尽壶里的残酒,一饮而尽,站了起来。

  不知是不是错觉,刘老道感觉他的脸上焕发着奇异的光——甚至……可以算得上有些妖异。

  “我是不知道那些人有什么神通法门。”李云心不知想到了什么,像是快要笑出来。他的眼神里,就好像饱含着某种充满了恶意、快意、却又混杂着毁灭的冲动的情感,“但是他们也不知道我有什么神通法门。我跟你说。我的神通啊……叫诛心。”

  刘老道不是很懂他在说什么。

  但明白了一件事。他曾经以为自己已经差不多了解了这位少年高人的性情、嗜好了。但如今他知道……自己了解的,或许连一点皮毛都算不上。

  这个少年……并不像他看起来那样温和、随性。

  他的骨子里或许……

  刘老道微微打了个哆嗦,强迫自己不去看这时候的李云心。

  他的骨子里或许……藏着什么可怕的妖魔啊……

  ……

  ……

  三更的梆子声传入耳的时候,起了夜风。

  李云心搁下笔,借月光看了看桌上的一张纸。

  上面是他整理的一些信息——有关李府尹的。

  刘老道不清楚他如何能做到,在道统和剑宗的高人保护下、杀掉李府尹,却又不留丝毫踪迹。但于他而言,这件事却令他开启了上一世某些尘封的记忆。

  杀人啊……杀人嘛。

  李云心在黑暗里笑起来。

  从前最喜欢做这事了。

  他从小厮阿泽那里知道,李府尹今年四十六了。

  微胖,疑似有高血压和脂肪肝。世代为官,祖上出过二品大员。但从他的父亲上数四代,几乎都不是善终——三位祖先是“惊死”,他的父亲活得比较长,死于“心悸气喘”。

  心脏病。大概还是家族遗传。

  阿泽说李府尹无论长相还是做派都颇有其父之风。那么可以排除……他姓王的可能性了。

  最近忽然不爱吃鱼了。吃鸡必须要剥皮。

  前些日子三河口龙王庙要修缮的款子,他先将人狠狠地斥责了一通,然后才拨了款——数目比要求的还多了些。

  还有一件事。

  五六天前,下了一场暴雨。当夜电闪雷鸣,雷电,将府衙正堂击垮了。然后,据阿泽说,“平日里的小食,大人便都不爱吃了。今日胃口才稍好了些,令我去买酸汤子”。

  李云心盯着这张纸看了一会儿,起身从西墙上将白云心赠他的那柄剑取了下来。剑身在月色中泛着柔和的光,他握着舞了几下。

  “最讨厌这种感觉了。”他低声说。

  ……

  ……

  在接下来的两三天当中,来庙里的人变少了。李云心如往常一样在前庭走来走去,却不只是在专心冲击他的封印了。

  一则这样少的愿力带给他的痛苦,还不足以令他“专心”应对,二则,他在试着打听一些事情。但人们似乎开始对他和刘老道敬而远之。他耳聪目明,偶尔会在路人见他们、神色有异地避开之后听到“……通匪啊……”“据说很快要拿人了”这样的话。

  这样的事情,倒很是令他讶异了一番。

  在他的印象里,这种封建社会的官府应该是穷凶极恶的——说拿人,拿锁链兜头捆绑了,就送去监牢了。

  可他竟然会在路人的闲人碎语中,听到“……说那老仆还未招,证据不确凿”这样的话。他当时简直目瞪口呆——“证据不确凿”??

  在这样的一个时代……

  讲“证据确凿”??

  不过再想一想在清河县的事……似乎就已经有点儿诡异了。那样一个山高皇帝远的偏僻县城,作为地头蛇的邢捕头,竟然大张旗鼓、将自己骗得逃狱……才要杀!

  他也是在讲究什么……

  “证据确凿”吧?

  http://www.mx99.com/book/560/36370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x99.com。梦想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mx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