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文学网 > 心魔 > 第二十九章 黑白阎君

第二十九章 黑白阎君

  但关于“黑白阎君”的确存在这个问题,实际上也没有什么实证,更多的是心证。

  这要从这个世界的修行体系说起。

  据说这世界,原本只有一层薄薄的壳。没有生命,没有山川河流。但后来天人们出现,以无上神通将漂浮在太虚中的薄壳拼凑起来,拼成了一个巨大的球——取圆满之意——名为浑天球。

  而后,这世界上才有了草木生灵,山川河流。

  天人们造出了凡人,教他们神通法门。但凡人获得力量,试图挑战天人。于是天人灭世,重造了如今的人出来。又见如今的人生活困苦,世上还有强横妖魔出没,便又传了修行的法门下界。

  这便是修行中人所说的“天心正法”。

  天心正法,一法三神通,建立了道统、剑宗、画派这三个传承。据说凡人们修炼天心正法所演化出来的各种法门,到了那极高处,都可以羽化登仙,亦成天人。

  但如今画派已经少有人知晓,剩下的道统、剑宗,却从未听说过有谁真的羽化了的。

  当世的道统书圣、剑宗剑圣,是修为最高的二人,在世已将近三千年。这样的人,在凡人眼中不但就是神仙,而且是那种“几乎无法相信真的存在而只觉得是一个传说”的神仙。

  但即便这样两个当世最强者,也迟迟未能羽化飞升。

  有人说双圣实际上早有了破碎虚空的实力,只是在等待些什么,但没人真的知晓。

  这意味着三千多年以来,修行中人都知道天人、真仙的确存在,甚至偶尔还能聆听仙音,但却从未有人见过。

  而阴间地府森罗殿,据说是在创世时,有两位天人自愿牺牲,亲身入了人们所在的这浑天球之中,化作黑白阎君,专收生灵魂魄、行转生之事。

  因而黑白阎君,实际上也是真仙天人。

  相较于那些高居九重天之上的天人们来说,黑白阎君倒是更衣亲近一些。这二位总要同人打交道,有时便会托梦。

  修行中人修出了神魂出窍、梦中观想的神通,偶尔也会在梦里见到二位阎君。

  但那并非好事。

  大抵是这二位阎君前来告知那些得道真人——你阳寿已尽,三日后,便来拘你。

  慢慢地,黑白阎君的事情流传下来,也就成了广为人知、深信不疑的人物了。

  而李云心知道自己原来的那个世界也有这样的传说,也有类似的两位。不过它们的名字叫做“黑白无常”。

  他这样想了一路,意识到自己的那个梦……

  大概是真的因为什么原因,见到了两位阎君。

  比如说他们要来拘乔嘉欣的魂。

  那么……乔嘉欣的魂魄,还没被拘走?还在这阳间的某处游荡?

  或者说以后同自己有关的人,死了,魂魄都将在阳间徘徊不去?

  李云心也不知道小猫妖眼下这个样子,是不是也和那事有牵连。

  至于他们提到的,两千年前有一位“打杀来了森罗殿”的事情……

  是指谁?有这样的神通?和自己又有什么关系?

  似乎有一个推断在他心中呼之欲出,但终究没能深入地想下去。

  因为渭城到了。

  从和于濛相遇的地方到渭城,一共走了四个时辰。于濛倒不大和他说话,只赶车,时不时地拿眼睛瞥李云心。看起来是想要一直亲近,却又怕他变得和从前那些人一样。

  李云心哪里不明白他的心意。这种少年似的心性和智商,他应付起来游刃有余。于是一路上只有刘老道给他喋喋不休地说渭城的事。

  老头儿也知道这次惹上了大麻烦,比李云心更怕这事被捅出去。再三叮嘱他,这城里有些人,是断断不能惹的。或者说他觉得李云心大概惹得起,然而他可承受不了。

  譬如这城里,有两个流派的驻所。

  道统上清丹鼎派、剑宗凌虚剑派。三十六洞天和七十二流派诚然是一群“神仙中人”,但又不是所有的神仙中人都餐云霞。吃喝撒拉,哪一项都要银钱。

  虽说天下不止一个大庆朝,每个朝廷多多少少都给了封地、供奉,但多些进项总是好的。况且人世间并不太平,偶有妖魔现世,也需要高人降服。

  因此洞天和流派在世俗间的大城有驻所。那些觉得自己在修行路上再难进一步,或者正巧要入世历劫的,便会来这驻所里。偶尔降妖除魔、接受供奉、或者不定时挑选些弟子……

  抑或,做些不为人知的事情。

  流派的驻所在城里,便是官府也要礼让三分。遇到流派驻所“高人”恰好撞见、又决断了的案子,便是县令有异议,也得上报州府,再请定夺。

  再就是城里的几个高门大户了。渭城不是国都,甚至也不是州府所在地。但之前,是前朝旧都。前朝灭亡之后的******在渭城又经营了六十几年,终究不支。大庆军攻入渭城之后屠城三日方才封刀,而后本朝的贵人们觉得渭城不祥,便把国都定在了京华。

  但渭城毕竟是水流汇集、商业中转之地,在大庆立朝之后的百余年又重新兴盛起来。一些致仕的官员会来渭城定居,一些富豪商贾也会来渭城定居。久而久之,这城变成了虎踞龙盘之地——便是京官至此,也不敢放肆张扬。

  然而李云心没耐烦去记老道说的哪门哪户。他来渭城本就不想惹事生非。他只想找到法子解了自己雪山气海的禁制,然后专心研究那块“通明玉简”。这并非仅仅因为好奇心,还因为他的“身世”。

  他意识到那位画圣……

  绝对非同寻常。

  进城的时候,李云心注意到了渭城的兵。守城的四人衣甲鲜明身强力壮,相比清河县的差人气色好了太多。

  还注意到了那些守城兵在看到于濛时候的态度。

  对路人本是爱搭不理懒洋洋的模样,偶尔见到看似有油水的生面孔还会盘问一番,揩个油。

  但在人群中一见到于濛,立时挺起了胸膛、提起靠在城墙边的刀枪,呼喝着从入城的行人中开了条道路出来。等走到于濛近前再见到车上重伤昏迷的乔段洪、浑身是血的乔嘉欣时,更是瞪起了眼,以夸张的语气大喝:“龙首!是哪个不开眼的把您的人打伤了?!嗯?小的这就叫兄弟们去拿了他!”

  一边说,一边就站在车边走,神色如临大敌。

  李云心皱眉——就算是要献殷勤,这演得也太出戏了。

  但很快他就知道这四个兵痞为的是什么了。

  于濛也皱眉,挥手:“走开走开!不用你们管!是遇到虎豹了!快走开!”

  但兵痞只当听不见,一边继续护在他身旁一边呼喝着驱散行人,要为他开道。

  于濛恼了,似乎很不喜欢被如此对待,便伸手从怀里摸了银子出来掷在地上:“赏你们的,走开,走开!别挡我路!”

  李云心眼尖,看见那是三锭五两银。

  十五两银子……按这个世界的购买力算,大概是他从前那个时候的三万块了。

  随手在街上洒出三万块的情景……

  那四个兵痞为的就是这个吧。看起来也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于家是渭城的豪门,于濛是于家的唯一一个少爷,竟然被欺负成这样子。

  不过……他大概从不觉得这是被欺负吧。

  毕竟是那样子的性格。

  http://www.mx99.com/book/560/36369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x99.com。梦想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mx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