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文学网 > 心魔 > 第二十七章 于濛

第二十七章 于濛

  刘老道从头到尾就只关心了个“出来历劫”的,心里又惊又喜。他觉得自己,可能是遇到通天或者流派的高人了——要不然怎么能惊走了那妖魔?

  再看他对人命生死那种并不十分在意的漠然态度,更笃定自己的想法。只有道统和剑宗额那些人才会搞什么……太上忘情嘛!

  弃绝七情六欲,达到太上忘情的境界,然后渡劫羽化,成为无上天人!

  老道瞄了“乔嘉欣”一眼,又觉得这个姑娘很不对劲。毕竟天色还暗他老眼昏花看不真切,否则大概就能看到乔嘉欣的肚子上,正滴滴答答渗血。实际上渗得也不多了——肠穿肚烂,折腾这么许久,身体里的血液大概都已经要流失干净了。

  如果没什么意外情况,在今后几天的时间里,这具身体会像正常的尸体一样慢慢地分解、腐烂,直到再也无法维持完整的形态,崩溃掉。

  这也是李云心打算解决的问题。

  刘老道自己思量了一阵子,嗯嗯呀呀地答应了,然后试着低眉顺眼再去探李云心的口风。但李云心想自己的事,并不如何搭理他。

  直接到天边即将出现一抹鱼肚白,刘老道开始哈欠连天了,李云心才看到路的那一边,远远走来两个人。

  一个白衣,一个黑衣。似乎手里提着铜铃锁链,一边走,一边哗啦啦地响。

  等到更近些,李云心就看得清了。白衣人手里提着一个黄铜铃,拳头大。黑衣人手里捧着一根铁锁链,直垂到脚边。

  两人戴着一黑一白的高帽子,脸上没血色。倒是一双眼睛又细又长,竟然有几分妩媚,分不清男女。

  他看到帽子上有字迹,便微微眯起眼去瞧。

  发现白帽子上写的是:食人心魔何处来。

  黑帽子上写是:二世托生往何去。

  李云心看到这两句,心里便是一惊,仿佛有个雷,在耳边炸了。

  这两句话,似乎就是印在他的心里,将他的心事说了出来。他往自己左右看,发现刘老道、乔段洪、乔嘉欣都不见了,只有他自己孤零零地坐在路边。

  他就站起来,皱紧眉头:“两位是什么人?”

  黑白二人在他身边停下来,斜眼看看他。白衣人便说:“咦?这人好生奇怪,生死簿上可有他?”

  黑衣人自袖中套出一本薄薄的册子翻了翻,道:“不曾有。这人竟是漏了的。你问他生辰八字,前世何人,我补了上去。”

  白衣人便转过身摇了摇铃,问:“你前世何人?八字如何?尽数与我说了。”

  李云心皱眉,摇头:“你们是什么人?怎么知道我的事?”

  白衣人咧嘴一笑:“这蠢物,世间人,除了脱离轮回的真人,可有我黑白阎君不知道的?你既不说,就莫怪我白阎君让你吃苦头了。”

  说完便一扬手,一只手直接插进李云心的胸口。

  他大惊,连忙飞身退出几步,一捂胸,却发现一点伤痕都没有。

  却只见白衣人手中空空,只托了一团光芒,微微瞪大眼睛诧异道:“咦?前世,竟是个没有心的?”

  又盯着光团看了看,脸色微微变了:“咦?还是个食人的人魔。”

  他每说一句,光团就微微变淡。等到指尖只剩下一点如豆的微光时,白阎君的手一抖,猛地将那微光甩掉,尖叫起来:“哎呀!这人!”

  黑阎君不满地斜他一眼:“怎的如此惊慌?”

  白阎君叫道:“你可还记得两千年前那魔头?!打杀来森罗殿的?!这人竟和他是一路人!不在六道轮回里!”

  黑阎君一惊,手里的铁索哗啦啦地抖,拉着白阎君退了一步细细看李云心,也道:“那……那……那女子还去拿了吗?”

  白阎君一扯他的衣袖便走:“拿什么拿?!莫让他发了凶性!走了走了!今后和他有牵扯的,魂魄都莫拿了!省得又来闹事!”

  李云心听他们对话听得心里烦躁,就伸手欲拦:“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这一喊,他便醒过来了。

  面前一个圆脸的年轻男人正饶有兴趣地盯着他,握住他的手。

  李云心也盯着他瞧了一会儿,赶紧将手缩回来,皱眉:“你做什么?!”

  天已经亮了,艳阳高照。路上一人一马,一车。

  握他手的圆脸男子,这时候才直起腰,柔声安慰道:“别慌、别慌。已经没事了。在下于濛,小兄弟别怕。”

  于濛有一双大眼睛,还是水汪汪的大眼睛。

  他嘴角含笑退开一步,道:“小兄弟刚才大概是做了噩梦,梦里问到底什么人,伸了手。我顺势便握住了。莫误会。”

  这时候,李云心才意识到自己半躺在草地上。刘老道和乔嘉欣已经在那辆大车上了,刘老道大概是困得受不住,侧了身子背对他在睡。“乔嘉欣”倒是面对他,但只瞪着一双眼看他,一句话都不说。

  这倒反常。李云心之前叮嘱这猫妖少说话,别让别人碰她身体,只当自己就是乔嘉欣,却从未想过她真会像如今这样乖巧。

  而自己竟然睡着了。这件事儿更不可思议。

  “阁下何人?”李云心站起来,打量这于濛。这人看起来除了那双眼睛,倒没有什么别的特点。穿一身赶路时候常见的粗布衣,外面有一件罩衫。头上戴竹篾斗笠,阳光从斗笠的缝隙里透下来,斑斑点点洒在他前额。

  倒是少见的白净。但整个人的气质又挺温和,如果出现在市井街道间,穿一身绸布衣,摇一柄折扇,是再适合不过了。

  但出现在这里,总还有些奇怪。

  因为他的气质更像是富家公子,或者书生。而不是跑江湖的。李云心对自己识人的功夫颇为自信,但眼下这位……他觉得自己看不透。这个人,气质太古怪。

  于濛拱手,柔声道:“哦。在下于濛。”

  李云心皱眉:“我知道你叫于濛。我是说,你是……什么来头?”

  他觉得自己会罕见地在危机重重的荒野中睡着,大概是被人做了什么手脚。眼下这位,颇为可疑。

  于濛一愣,眨眨眼。然后他慢慢抬起手,指着自己:“我?在下于濛啊?你竟然不知道我?”

  简直神经病加重度中二综合症。李云心眯起眼:“我为什么要知道你?”

  于濛又眨了眨眼:“咦?你当真不知道我?!”

  李云心仔细看他的表情。但未曾看出什么破绽——这人的惊讶拿捏得恰到好处,要论这份作伪的功力,当真已是炉火纯青了。

  于濛的脸上露出诡异的笑。这笑容险些让李云心一剑刺进他胸口里去。但在有所行动之前李云心忽然意识到一件事——也许不是因为对方太复杂、掩饰得太好,他看不透。而是因为这个人……他就是极度单纯。

  到了异于常人的地步。

  果然。这于濛搓了搓手:“在下于濛,是大庆朝,镖局行会的现任龙首。”

  http://www.mx99.com/book/560/36369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x99.com。梦想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mx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