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文学网 > 心魔 > 第十七章 死

第十七章 死

  乔四福无意中向后看了一眼。本意是打算瞧瞧有没有追兵,结果就得偿所愿。

  一缕月光正透过林叶缝隙照射下来,照到了剑客的细剑上。

  寒光乍现。

  “跑!”他下意识地喝了一声,拉起乔嘉欣的手夺路而逃。

  但剑客的剑,比他的反应更加迅速。冷哼声与剑刃破空声同时传来。只一眨眼的功夫,剑客便跨越六步远的距离,如一只苍鹰一般猛扑过去,剑尖直点乔四福的咽喉。

  但毕竟是差了一步。乔四福闪一次身,脖颈避开这剑刃,将左肩送了上去。血光迸射——这看起来轻灵飘逸的一剑力道却很足,当即废掉他的一条臂膀。

  但剑客已经欺至两人三步之内。细剑如同一条游蛇一般顺势而上,再取他的咽喉。

  乔四福去势已老,没法发力闪避。

  乔嘉欣知道这是生死存亡的关头,拼着力气向剑客怀里撞过去,想要撞偏这一剑。

  剑客自然想不到这个少女会有这样的勇气,真的被她带偏一步,剑锋失了准头。

  乔四福避过这一剑,身子倾斜斜地向后倒去——

  正倒在一截凸起的老根枝桠上。拇指粗细的干枯枝干从后心处穿进去,从胸口透出来。但没穿透衣服,在胸前撑起一个小帐篷,很快被鲜血浸透。

  “晦气。”剑客冷哼一声,似乎对这一次的失手感到很不愉快。但这不要紧——他已经用一只手钳住了乔嘉欣的手臂。

  少女在黑夜中试图反抗,然而她的手段与这剑客比起来不值一提。剑客衣袖一振,剑锋回转,直刺乔嘉欣的咽喉。

  就在这当口,他听见一个声音:“留人。”

  声音严厉短促,在树叶的沙沙声中显得有些失真,但并不妨碍他听得清楚。

  剑客用余光瞥了一眼,惊讶地发现距离自己两步之外,一颗矮树后,站着一个人。

  “大哥?”他皱起眉头,觉得有点儿惊讶。

  高颧细眼的剑客此时站在不远处,好像衬着月光。因为他看起来有些蒙蒙亮,平添了几分仙气。他的声音听起来有点儿陌生,但剑客没有多想——那毕竟是他十几年来最熟悉的人。

  何况看起来也的确很熟悉。

  高颧细眼的剑客说了一句什么,但听得不清楚。

  于是他一手制住乔嘉欣,一边向那里走了一步。他的那位大哥站在树下一动不动,看起来像是有些行动不便,他怕是受了伤。

  这一步跨出去,看得真切了。

  他发现了问题——他的那位大哥看起来有点儿透明。好像是……

  之前出现的那个女鬼。

  心中警兆陡生,下意识地撤身挥剑回防。这一点警惕救了他一次——他看到了藏在自己身边的矮树丛里的那个人。

  一个白衣少年手持一根儿臂粗细的树枝,正做势欲刺。角度选得很刁钻,距离自己也够近,倘若他再向前一步,险些就着了道。

  但动作毕竟太慢——慢到好像不动了一样。

  剑客嗤笑一声:“萤火之光,不自量力。”

  再后退、一剑刺过去。

  就在这时候他的心里忽然意识到这个少年看起来也有些不对劲儿……

  他怎么也是雾蒙蒙的,像一个虚影儿。

  退后的一步踏实了。就在鞋底与地面接触的一刹那,一股撕心裂肺的剧痛忽然自**传来!

  有什么东西——也许是还有枝枝桠桠的树枝,插了进去。

  或许腿上臂上背上捱了一刀,他都可以忍痛做出反击。但这种地方受创,如此大创——随之而来的还有巨大的心理冲击。

  复杂的情绪与剧烈的痛楚在一瞬间击垮剑客的意志,他就像是一个最最惊慌的普通人一样甩开了乔嘉欣,一边试着往前迈步摆脱那东西,一边用手里的细剑毫无章法地往身后挥舞——他甚至不敢转身去看那袭击者到底在哪个位置。

  因为太疼了。

  可李云心已经从他背后站起了身,双臂夹紧那一根粗树枝、再用力往前一捅,冲了两步。

  因为他的动作,剑客重心失衡,一头栽倒在地。撕心裂肺的惨呼只发出半声就戛然而止——五尺长树枝插进去两尺,剑客已经彻底断绝生机。

  李云心放开手里的树枝拍了拍手。而不远处的两个虚影也在风中慢慢消散,两片宣纸飘飘荡荡落了下来,很快化为飞灰。

  “快走,可能有人要来的。”李云心对呆坐在地上的乔嘉欣伸出手。

  乔大小姐瞪圆了眼睛看看地上的尸体,又看看李云心,觉得自己的脸上多了两团火。

  “你,你,你怎么……你……”

  她有好多问题想要问。比如说你怎么会在这里你怎么弄出的两个人影儿你怎么杀的他——你怎么捅那种地方……

  可惜这少年带给她的一波又一波的“意外”实在太多,以至于她不知道该怎么问出口了。

  但她到底也不是软弱犹疑的性子。转头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乔四福,一咬牙将拉住李云心的手,借力站了起来。

  “好,跟好我。再怕也别叫。我们可以跑出去。”李云心说完一矮身,钻进密林里。

  乔嘉欣紧抿着嘴唇,紧跟上去。

  少年说话的声音不大,但听起来却令她心安。

  尤其在经历了刚才那样的生死之后,她觉得更加心安了。

  李云心知道还会有人追上来,还可能是比较难缠的那一个。

  他早就知道被人“画”了的感觉。那种感觉相当奇异,是他的前世所不曾体会过的。

  “第六感”,异常强烈的“第六感”,大概就是这种感觉了。就好比在一间安静的屋子里忽然听到一个细微的声音喊了你一声,然后你的心里感受到某种召唤——某处发生了些什么,于是你得找过去。

  倘若离得远,也许这感觉会在找到那个地方之前消失掉。但在今夜这样的距离上,李云心知道那位“大哥”很快就会赶到他的兄弟被爆菊的现场,并且怒不可遏地开始追踪。

  两人在黑暗与夜风里疾奔,耳畔是枝叶哗啦啦的声响。好像前面以及更远处的都是无尽黑暗,只要一头扎进去便可无所遁形,永远也用不着再出来。

  这感觉……

  “有点不对劲。”李云心停下脚步,说。

  乔嘉欣没收住步子,撞在了李云心的后背上。少年伸手扶住她,感觉到少女的肢体柔软潮湿。她出了不少汗,身体还有些微微发颤——不知是因为疲劳还是紧张恐惧。她在大口喘息,灼热的气流喷吐在他的胸口。

  “……哪里不对劲儿?”乔嘉欣声音发颤,问。

  李云心微微愣了愣,意识到一件事。

  他不是一个货真价实的少年,这姑娘倒是一个货真价实的少女。他可以用饱经风霜的成年人的思维来考虑事情,来说话,但这少女……

  十几岁而已。

  在她那个世界还在追星、读书。

  她的确是害怕了。在害怕的时候,还尽量一声不吭地跟着他逃走,不中二、不圣母。还会在他用成年人的思维,说出那句“有点不对劲”之后,像一个成年人那样克制恐惧问他,“哪里不对劲儿”,不撒娇,不添乱。

  这真难得。

  他就微微叹口气,用力扶住她的胳膊,等她站稳了才放开,低声问:“怕不怕?”

  “……啊?”少女喘息着,搭在身边的树干上——好像抓住点儿什么会让她心安一些。

  “我知道你怕。”李云心从腰间解下水囊递给她,“喝点水。有些事情你可能不大了解——恐惧大多源于未知,所以你会怕,这很正常。今晚追杀我们的人和我们没什么仇怨,他们只是给别人办事。别人和我们也没什么仇怨,只是正好想要杀人,就找人,恰巧找到了我们。所以这件事,一言以蔽之,就是我们倒霉了。”

  少女接过水囊喝了一口,然后双手抓着它,微微平复了喘息,努力地、认真地听着李云心说话。

  其实听他说话就会觉得踏实镇定。她也不知道为什么。

  曾经很想要闯荡江湖面对风雨做一个红衣女侠,可经历了今晚这些事情她忽然觉得,原来自己什么都不用做什么都不用想,只听别人的安排保护,其实是很安心的事情。

  “我知道这很难,但我需要你做到一件事。你得知道我们现在没法去救其他人。可能眼下你父亲,嗯……还有我的师傅,也在哪里躲着藏着,一想到他们我们会着急,但是没办法。”

  “我们不能急,不急不慌镇定下来才能和追杀我们的人周旋。他们一共六个人,刚才我杀了一个,也许其他人也杀了一个,最多剩五个。还有一个,应该正朝我们追过来。也就是说追杀其他人的只有四个了。”

  “所以说,我们保住命不死,拖住来人,就是给你的父亲他们争取了时间分担了压力——你现在既是在逃命,也是在救人,你说对不对?”

  乔嘉欣努力睁大眼睛,点点头。

  “真乖。走吧。”

  乔嘉欣深吸一口气,再次钻进密林里。她走了两三步,然后回头去看李云心。

  但发现那少年不见了。

  刚刚平复下来的心一下子又乱了起来,她赶紧转身又往回走了一步,想要看看是不是自己走得太快,那少年没追上。

  但迈出两步之后,她忽然看到一点清光迎面而来。

  细细的,像闪电一样的清光只在她视线里出现了一秒钟,她就觉得整个世界都变得黑暗下来。她甚至来不及去想些什么东西——因为她还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剑客抽回细剑,乔嘉欣软软地倒在地上。两眉之间留下一点细细的红色印记,像一枚红豆。

  “找死。”他低声说,然后转头看向李云心,“你倒是有点手段。说说看,你是何方高人?”

  

  http://www.mx99.com/book/560/36368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x99.com。梦想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mx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