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文学网 > 心魔 > 第十六章 很香

第十六章 很香

  夜色里一头小黑驴沿路走来,驴背上坐着一个俏生生的姑娘,前面一个梳双髻的丫鬟挎着蓝底碎白花的小包裹,手里提着一盏灯笼。

  这黑驴被喂养得极好,一身皮毛油光锃亮。走路的时候白下巴昂起来,胸前的两个小铜铃叮铃铃作响,在夜色里传出去好远。

  走到一片缓坡下,小丫鬟踢到了什么东西,皱着眉轻轻地呀了一声。

  她穿着一双薄布鞋,踢到的东西却又尖又硬,扎疼了她的脚。丫鬟蹙着秀气的细眉把灯笼放低些照了照,发现那是一把刀。她又向远处看了看,转脸对驴背上坐着的人说:“哎呀小姐,你看!”

  灯笼的光映亮了周围这一边区域。于是看到了地上散落的兵器,还有被焚毁的大车骨架。几辆车歪歪斜斜地靠在缓坡上,青草地都已经烧焦了大片。

  坐在驴背上的少女歪头往地上瞧了瞧,伸手掩住自己的嘴:“哎呀。”

  她有一双黑亮亮的大眼睛,面孔洁白,在夜色里像是能散出清辉来。一双手纤纤细细,正是一双不出闺门的大家闺秀的手。但她的一头青丝却梳拢在脑后,只插了一支小木簪——这打扮倒不像是一个大小姐了。

  “这是……这是……”驴背上的小姐细声细气地说,“这是遇到强盗了么?”

  丫鬟抿嘴想了想,笃定地点头:“想必是了。”

  驴背上的小姐用另一只纤细的手捂住胸口,细眉皱起来:“那岂不是死了好多人。”

  丫鬟摆手:“不不不,小姐你看,地上只有兵器没有血迹,也许人还好好的呢。”

  “还没遇过这种事呢,想去看看。”小姐瞥了瞥远处那一片树林——高大的树木在夜色中连成一片,就好像无数朦朦瞳瞳的、高大的妖魔,在夜风里发出沙沙的声响。

  小丫鬟苦恼地叹了口气,仰起脸看驴背上的姑娘、数着手指头:“唉,小姐呀。前几天你说没看过猴戏,我们跑了两天看猴戏。你又说没听过说书,我们在茶馆听他们说了一天半的《龙王传》。前天你又说想吃胡饼,我们就又在晖城等了一天胡商。可是小姐呀,你还想去渭城看彩灯节的呀,我们要赶不上了啊。”

  小姐为难地想了一会儿,叹口气:“可是很香呀。”

  丫鬟睁大眼睛:“嗯?”

  “往那边去,有很香的味道啊。”小姐轻拍一下毛驴的屁股,小黑驴就哒哒滴往路边的野地里走了几步。于是小姐抽抽鼻子,抬起纤纤素手往远处的树林里一指:“就是那边,香味儿往那边去了。”

  丫鬟苦恼地揉了揉头上的发髻:“小姐啊……”

  “去看看嘛。”小姐微微一笑,露出一口细密雪白的牙齿。

  小丫鬟拗不过小主子,只好提着灯笼走进荒草丛里。

  黑漆漆的原野上两人一驴,前面一点如豆的灯光。纤细的身影在将近一人高的疯草中穿行,夹杂着小丫鬟抱怨的声音:“早知道我就跟老爷告密去。”

  她一边拨拉着荒草一边絮絮叨叨地数落着:“还以为跟小姐偷偷跑出来会有好吃、好玩的呢。结果呢,小姐喜欢的都是些我早就腻烦的了。要我说呀,小姐呀,你不能这样子,东跑跑、西逛逛。好玩的东西京都最多啦,要不然呢,我们就往浩瀚洋那边去,我听说那边——”

  小姐也不气不恼。其实看起来,丫鬟的话她一句都没听进去——她瞪着一双大眼睛在往林子里边瞧。

  两个人走了两刻钟,丫鬟忽然被绊了个踉跄。

  这一次她往地上看了一眼,就像一只猫一样跳起来:“哎呀我的鞋子!”

  灯光下,青底细花缎面的绣鞋已经污了一大块。发黑的血,半干不干,黏糊糊地糊在鞋面上。

  一个男人的尸体扑倒在草丛里,手中握着半截树枝。血从他的脖颈上流出来——咽喉处一指宽的伤口,切得整整齐齐。

  看见这情景小姐也吓了一跳。她又轻轻掩住嘴:“呀,昨天才买的鞋子呢。”

  然后又看看那尸体:“你看,我说会死人的嘛。”

  小丫鬟苦着脸,声音里快带上哭腔:“小姐呀,我们回去吧——前面一定还有好多的啊!”

  驴背上的姑娘往树林里瞧了瞧,抿嘴一笑:“我快闻见他了。再找找看。”

  于是一主一仆循着些微的血腥气,在齐腰深的荒草里继续向树林里走。

  小黑驴胸前的铜铃的叮铃铃的响,又在夜色中传出去好远。

  ※※※※※※※

  李云心屏息,拨开面前的一丛枝叶,看到持剑的剑客。这一位的身手没有上次那两位高明。并非仅仅指剑术,还有使用符箓的手段。

  赤松子与亢仓子都可以在气海被封之后使用符箓。在那些东西被他设计毁掉之前它们发挥了极大的作用——包括但不限于追踪、隐匿、恢复体力。

  眼下的剑客就没那两位那样高明。他们六个人兵分六路杀人,对自己颇为自信。但李云心同样也很自信。

  他以为有人分散追兵的注意力可令他以从容逃走,可此刻镖局的人似乎又给他带来了一些麻烦。

  一男一女仓皇逃来了这个方向,看起来是乔嘉欣与乔四福。林间很黑,只有从枝叶缝隙中投射下来的细碎月光,几可忽略不计。但乔嘉欣身上特有的少女气味与纤细轮廓令李云心辨认出了她。

  两个人已经尽量放缓动作、放轻呼吸,好不引来人。但追兵看起来比他们更加精于此道——剑客此时距离李云心不过一步远,脚步坚定轻巧地向两个人接近。李云心估计剑客会在双方距离五步的时候暴起一击——一刻钟之前他见过剑客那样杀人。五步之内,细剑快得像是一道闪电。他看得清对方的意图、动作,但没了灵力支撑的身体却没法应付得来。

  好在他从小练水云劲。说到闭气藏匿的功夫还算是得心应手。不然他大概早死在了那两个道士的手中,活不到此时了。

  他向四周看了看,希望能找到点什么东西,但一无所获。

  应该……是有什么人在附近的吧。

  不然刚才那女鬼是怎么回事。

  女鬼一现身,火堆旁的人都吓了一大跳。就趁着女鬼往剑客的方向去、他们一时间乱了方寸的时候,镖局的人夺路而逃。本以为那厉鬼能阻他们一阻,甚至把剑客吓退、杀死。

  哪知道最终只是一剑,那女鬼就消失不见了。

  要不是李云心做过类似的事,他几乎要怀疑那是什么人用画道虚境的手段、像他之前一样弄出来吓人的。

  可到这时候,镖局的人已经死了几个,那“高人”还未出现。

  剑客已经距离两人七步远了。

  这时候乔嘉欣与乔四福却以为已经暂时安全,低声说起了话,浑然不知自己已成了猎物。

  但好在正是这番对话救了他们一命。

  因为李云心听到乔大小姐低声说的是——

  “四哥,你说爹爹他们逃出去了吗?”

  乔四福大概没心思回答她,或者干脆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于是乔嘉欣又自言自语似地说:“不知道他怎么样了……希望他也逃出去。”

  李云心在心里叹了口气。

  看起来他之前做的那些事令自己的形象在这姑娘的心里重新转变过来了。这似乎是在这个世界上,除了自己的父母之外,第一个对他表露出坦诚却毫无理由的好感的人。

  所以这件事……很麻烦啊。

  如果没听到这话,他大概可以咬咬牙狠狠心,让剑客将两个人杀了、走了,他再悄悄退去。

  但到了这时候,他觉得自己大概没法儿这么干了。

  这倒不是道义、同情心之类的问题。而是因为如果这姑娘如果在说了这种话之后即刻在他的面前被杀死……

  他会念头不通达的啊。

  夜风又起,林中树叶哗哗作响。李云心从袖中取出了他的笔。

  这笔跟了他近十年,笔锋依旧尖圆齐健,可见并非凡品。但对于他而言就只是好用而已,甚至看起来没有他那个时代一枝二十五块的那种淘宝货漂亮。

  像刚才的那种画阵他现在没法儿弄出来,但也还可以吓吓人。作为一个画师最重要的素养就是善于观察,所幸无论前世还是今生他都是一个喜欢盯着一件事物或者人发呆的家伙。

  你先得看清他的精气神。你得看到他或她或它体内的灵气流转。所谓大道无形,天地有灵——即便是一张桌子,体内也有灵力的。

  察得他的本源,然后以纸笔作画,就同他的意志神魂有了千丝万缕的联系,得个虚影儿出来。在父母的口中,这诚然是画师们最最基本的入门手段,然而到了这俗世间,却已经是高明得不得了的神仙法门了。

  他之前画九公子的影像,于是九公子有了觉察,跑来解了他的围。

  现如今他要救乔嘉欣,就得再用这个法子。

  练了十几年的手法,几乎是一息之间就成了。纸片在袖口里藏着,手腕一转、手指弹动得出了残影,一个小人跃然纸上。

  剑客再踏出一步,距离乔嘉欣和乔四福只有六步远。

  ==================蟹蟹大家的打赏,我争取上推荐之后每天更4000字!



  http://www.mx99.com/book/560/36368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x99.com。梦想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mx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