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文学网 > 心魔 > 第十五章 我的头

第十五章 我的头

  两人不是他们所说的散居道士。那两位也是凌虚剑派的人——掌门亲传第三、第四弟子。

  李云心没什么心思去衡量究竟是“掌门亲传弟子太弱”还是“父母留下来的阵法太强”。他只知道原本他以为已经没了首尾的事情,现在又横生出波折来了。

  那两位的师弟还活着,听起来颇有神通。一旦那人发觉两位师兄没了消息,有心去查的话,会不会真的查到自己的头上?

  他还并不十分了解“神仙中人”的手段,不敢妄自揣度。可已经在怀疑,那人今夜没空来这里杀人“渡劫”,会不会就是去调查那件事了。

  真可惜。他原本是打算了解了详情就逃走。但如今知道了这些事——搞不好这六个剑客背后的主子“淮南子”会觉察出异样来。

  事关自己的性命啊……怎样小心都不为过。

  那么……

  这六个人就不能留了。

  《衣锦夜行图》的效果已经发挥至最强。引导天地灵气的刘老道越发觉得心惊——他也算是能画出意境的作品来的“高手”,但他的那些东西和眼下这东西一比……

  就像是垃圾。

  阵法中的六个人已经已经完全失掉自我,被某种强大的情绪控制。

  但李云心还觉得不够。毕竟是他仓促搞出来的。依照父亲的说法,这《衣锦夜行图》阵成之后应该会让阵中人迷失本我,即便去给他一刀,他也依旧虎沉浸在虚幻的荣耀中不能自拔——绝非像现在这样子。

  所以还得想点儿别的法子。

  如果要杀了他们的话。

  乔段洪拨开环绕在自己身边的人,走到李云心与刘老道身边。

  他先朝刘老道深深地作了个揖,又向李云心郑重地颔首,然后说道:“在下有眼不识泰山,一路轻慢了仙长,仙长莫怪。”

  他看也不看那边逸兴遄飞、口若悬河的六个人,脸上的神情平静淡定,好像已经将自己的身家性命都交给这两位“高人”了。

  镖局众人面面相觑,但很快最迟钝的人也意识到他们的镖头为什么要这样做——那之前被他们轻视嘲笑的一老一小,竟然真的是深藏不露、所做一切皆有深意。

  “敢问仙长,现在我们该如何?那六人可是被制住了?”乔段洪在向刘老道说话。

  刘老道当然没法儿回答这问题。但好在他的演技过硬,只微微一抬眼,捻了捻胡须,道:“贫道正在施法,不便多言。问我那徒儿吧。我已将此阵法关窍尽数说给他听了。”

  “并没有。”李云心说道。

  他的语速很快,眉头微皱,像是在思考什么。其实更是他不想给乔段洪追根究底的机会——比如说为什么路上偶遇的一个少年此刻就可以协助一位“仙长”作法了。

  “你们现在别轻举妄动。可以说话可以稍微走动,但别想着跑。一旦你们动作大了这六个人被刺激,还得清醒过来。现在他们是觉得一切尽在掌握,所以在装逼。”李云心转头看乔段洪,又看他身后的几个人,“那么乔先生,你们这些人,如果在他们清醒过来的一刹那发动突袭,杀死这六个人的可能性有多大?”

  乔段洪微微一愣。这少年的口气好熟悉。

  倒不是说像是熟悉的某一个人,而像是那种……习惯了发号施令、去指导别人做事的那种腔调。

  他意识到自己先前对于这少年身份的推测错得彻底。这大概……不是什么简单的商贾之家的孩子吧。也许是某个高门大户的公子呢。不过他和刘老道又是什么关系?从眼下来看……两人似乎早有默契了。

  他连忙拱了拱手:“不敢当,在下是个粗人,不敢称先生。要说突袭的话……”

  乔段洪的脸微微一红:“怕是……一个也不成。大概能伤两三个人。但公子可能不大清楚这些事——这六个人都算是江湖上的二流高手。也是千里挑一的角色了。我们这些人虽说……”

  “嗯,知道了。”李云心打断他的话,“那得想个别的法子了。”

  他的脸上没什么情绪波动,这样子令乔段洪觉得很受伤。他当然没指望这么一个青年公子明白“二流高手”意味着什么。

  传奇志异当中的侠客每每是高来高去飞檐走壁,一个“一流高手”也只是街头巷尾流传的故事当中做陪衬的角色。至于“二流高手”,在外行们看来就是实打实的贬义词了。

  可现实情况是,一个资质平庸的人从小时候开始练武,药材、饮食都有专人打点,拜的是“名师”,学的是上好法门,到了壮年的时候,可能也只能摸到“三流高手”的边儿。

  要成为二流高手除了要有优渥的环境、机缘之外,还要有天分。

  至于一流高手……那当真是万中无一的龙凤了。

  乔段洪自觉自己资质尚可,幼年也算努力、家中也算殷实——到了这个年纪勉强算是摸到了二流高手的边儿,已经颇为自得。

  至少在洛城的几家镖行里,他的身手是排得上号的。

  但这些东西,他觉得这少年大概是不清楚的。也许那少年出身高贵、从小修习的是法术之类的玩意儿,不会有兴趣练武。

  城中的高门大户大多如此——慕仙向道,很喜欢学修行中人“打坐吐纳”。虽然并不得法只算附庸风雅,但对于打熬力气的技艺,向来不上心。

  他就只得再拱手,用余光注意着刘老道的反应,试探着问:“那……我们还有什么能帮得上忙的?”

  刘老道高深莫测地不说话,李云心想了想:“我倒是有个法子——”

  这话说了一半。

  林间的风忽然大了起来。

  原本就是有风的。春季风大,即便在是这样茂密的森林里,也依然有微风。

  但这风来得古怪——有森森的寒意。

  风几乎是贴着地皮卷起来,在每个人的身边都绕了一圈。两堆篝火齐齐一暗,树叶哗哗作响。

  刘老道的胡须被吹得倒卷上去,但他没心思理会这事儿。因为就在风起的这一刹那他忽然发现阵法里的灵气流紊乱了。

  于是还在滔滔不绝的六个剑客迟疑地放缓语速,而后互相看了看,尴尬地闭上嘴。

  下一刻,这六个摆脱了阵法控制的杀星终于意识到事情不对劲儿。高颧细眼的剑客皱起眉头:“有高人——先杀了他们!”

  几乎是与此同时,一个尖细凄厉却又若有若无的声音伴着那阵阴风在每个人的耳边响起——

  “我死得好惨哪——”

  剑客即将发动的攻势因这声音再次停滞。

  刘老道瞪圆了眼睛,嘴唇微微发颤。

  乔段洪和镖局一干人茫然地四下张望,试图弄清楚到底是不是自己听错了。

  李云心叹了口气。

  鬼片经典开场。

  那么下一句大概是……

  “把我的头还给我啊……”

  这第二声在夜色与密林中响起的时候,就连最冷酷的那个剑客手中的剑刃也开始微微发颤了。

  在这样的世界,即便再见多识广的人——当然不包括那些真正的修行者——也没法儿像李云心那个时代一样,被那样多的信息轰炸。李云心可以知道女鬼出场的一二三步套路知道传说中河里有水怪海里有龙王地下有阎罗天上有金仙,知道皇帝的生活是什么样子大官的生活是什么样子富贵人家的生活是什么样子。

  他甚至可以产生审美疲劳比如在听到这女鬼的两句话之后心里想——

  哦,又是这个套路啊。

  所以哪怕他惊诧于“我终于要在这个世界第一次见到真的鬼了”的时候,心中的恐惧也是远远小于其他人的。

  再等到……

  这女鬼以一种极经典的方式现身——

  一个白衣女人端着双臂,从一丛矮灌木后脚步轻飘地走了出来。身上有大片的血迹,不停地在往地上滴。但她的头没在身上——脖颈处碗口大的一个伤口,可见骨茬与气管、血管。

  她的头在地上。就在身前四五步远,骨碌骨碌地滚。两只眼仍是睁开的,歪歪斜斜地瞧后面的身体。

  于是这身体就跟着滚动的脑袋,摇摇摆摆地向前走,边走边发出凄厉哀怨的呼喊——

  “把我的头,还给我啊……”

  <ahref=http://www.>起点中文网www.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a><a>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a>

  http://www.mx99.com/book/560/36367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x99.com。梦想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mx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