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文学网 > 心魔 > 第八章 少年

第八章 少年

  之前说了那么多,李云心便只要这一瞬就够了。

  两个愣头青。或许是两个实力强大的愣头青。

  但他可不是什么十四岁少年。

  而自己在这个世界的父母,至少也不是他们口中的什么真武门叛逃弟子、只会些符箓。

  他们更可能是那两个人口中被高门大派供奉起来的……

  丹青道士!

  就在这一瞬间,原本绘在木桌边角的云纹,悄然流淌了出去。说是流淌,但速度极快。待两个道士眨了一下眼,变发现自己被那丝丝缕缕的云雾缠住了。

  赤松子一皱眉,便要将云雾震散制住李云心。但这一动心下更是大惊——气海中的灵力,竟然变得像那云雾一般飘飘渺渺,聚不成气了!

  而李云心已经一步蹿出去,又在地上狠狠地跺了跺脚。

  两个道士不知道他还打算做什么,但已经意识到,自己这次似乎犯了个错。

  似乎……他们当初设计杀死的那个洞天道士,对他们两个人并非全无防备——至少有一半的话都是在鬼扯。

  什么“贫道已观察他月余,早知那不过是个黄口小儿。可笑那李辰风夫妇手下也是有些真章,竟真想在那里隐姓埋名,技艺连这独子也不传。若不是那一次雷劫暴露行踪,呵呵……”

  到今天来看这少年,心机深沉,进退有度——哪里是个什么“黄口小儿”?!

  心里又急又惊,当下咬破舌尖,一口精血喷在剑身。那长剑立时嗡嗡震动起来,一息的功夫缠在身上的云雾就散去了。

  但云雾散去,体内的灵力仍聚不成气。两人不知道这是什么古怪法术,只知道如今二人就只能倚仗一身的世俗武艺,去擒住那少年了!

  可再迈出一步的时候,整个院中的景象却都变了——方寸之间陡然暗了下来,头顶一片天空风云变色,就连院中的那棵树都开始舞动枝叶,好似一只忽然活了过来的大鬼!

  这是发生在七天之前的事情。是开始。

  便从那一天开始,李云心终于离开生活十四年的小山村,真正踏足世间了。

  不过并非他从前所想的那种意气风发、瑰丽奇幻的旅途。现在他精疲力竭地靠树坐着,只等再攒点力气,好尽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之前一路追追逃逃的时候两个道士用一记符箓封住了他的气海,那场追杀就从修士们之间的争斗变成了三个寻常人之间的争斗。

  若非因此现在气海依旧被封印着,又哪用得着怕那五个差人,冒死引来九公子。

  待远处又隐约亮起几点火把,传来人声时,李云心才勉强从地上站起身。先在几具尸体的身上摸索一番,找到十几枚铜钱,几角碎银,还有一个一两的银锭。然后他就跌跌撞撞地,沿着河往下游去了。

  ※※※

  垂柳白沙岸,阳春好风光。

  一队人马在沿河走。两个骑在马上的武人开路,随后是四个持刀的年轻人。再往后是三辆大车,车辙印很深,想来是载了不少货。三辆大车上也有人,但最引人注目的大概是后一辆车上的少女。

  少女十几岁的年纪,穿一身短打扮的黑衣。头发扎了个马尾,额角垂下几缕发丝,正是江湖儿女的扮相。此刻这少女手里折了一枝杨柳,百无聊赖地左看右看,一双明眸生动活泼,但樱桃小嘴却微微撅着,显然并不大开心。

  因为已经赶了三天的路啊。虽然风景是好的,但人烟稀少,偶尔远远看到山坳间升起一缕袅袅炊烟,那也是令人眼前一亮的事儿。

  其实少女乔嘉欣有点后悔了。她就不该缠着爹爹也跟出来押镖。如果留在家里,现在她大概在水里摸鱼。摸些透明的小鱼小虾养在瓦罐里,每天看它们游来游去也是乐事。

  她把柳枝在手里绕了一会儿,伸手挡住东边照过来的阳光,偏了腿转身去对大车另一边一个穿破旧道袍的中年人说话:“喂,老刘,变个戏法儿来玩啊。”

  穿道袍的老头子一皱眉:“贫道可不是走江湖卖艺的——贫道是个画师。戏法之流……”

  乔嘉欣一撇嘴:“前几天在珲城的时候我看见你在一条巷子里拉着一个女人,给人家变戏法儿来着。你画了张纸,一挥手给烧了,结果把人家吓跑了。”

  道士的老脸一红,赶紧打断她:“莫乱说,我是什么身份岂能做那种事,你一定是看错了,看错了!”

  前面的车夫哈哈笑起来,转头打趣那老道:“我信嘉欣啊——我还看见你进翡翠楼来着——”

  老道的脸色又发青:“我我我,我乃洞玄派掌门,岂会去那种地方!”

  少女又咯咯笑:“知道知道洞玄派,你的洞玄派就只有你自己的嘛!”

  她说得正开心,大车忽然停住了。

  往前一看,正听见骑在马上的父亲乔段洪沉声道:“阁下何人?”

  乔嘉欣的心,一下子噗通噗通跳起来——遇上劫道的了吗劫道的了吗?!

  她赶紧跳下车伸头去瞧,却只看见一个少年。

  一个穿青衣的少年,看起来像个书生,但腰间却挂了一柄短刀,有点儿不伦不类。少年眼下就站在路边,好奇地打量他们一行,还伸出一只手,翘起了大拇指,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乔嘉欣愣了一会儿,脸微微红了一下子。

  因为她觉得……那少年长得可真好看啊。

  不像镖局里的那些人,因为长年风餐露宿,皮肤微黑发红。少年的皮肤很白,衬着阳光甚至显得有些透明。衣服贴在身上,整个人修修长长,好像来一阵风就会晃啊晃的。

  呸呸呸,乱想什么呢!

  这时候看见那少年挠了挠头,不好意思地笑笑:“那个,你们是不是走镖的?”

  乔段洪将目光在他腰间的短刀上稍微停留了一下子,又细细看他一眼,道:“渭城洪福镖局。正是走镖的。”

  少年似乎松了一口气,抬手抱个拳:“久仰久仰,幸会幸会。在下李云心,正好要去渭城。能不能搭个顺风车?”

  乔嘉欣忍不住笑了起来。虽然是她第一次走镖,但平时在家里也见惯了江湖人士。所以她一下子就看得出这少年……

  哈哈哈是个雏儿啊——当然这是叔叔伯伯们的说法。每当他们说起那些公子哥儿跑到他们面前像模像样地扮江湖豪客的时候,她也会笑。

  至于顺风车这个词儿她第一次听,但大概晓得是什么意思。一个人在野地里走当然危险了,哪怕不遇到流寇山贼啊,也会有豺狼虎豹。

  嗯……那个姓刘的老道就是“搭顺风车”的。

  乔段洪微微皱眉,犹豫了一会儿。其实他有点担心这少年是个探子。一般来说成规模的山贼们在做事之前都会派出探子混在车队里。或者施迷烟或者下泻药,事成之后再发出个暗号,一群人就从某处浩浩荡荡地杀过来——当然这是听说。

  实际上鸿福镖局只走洛城到珲城这一条线,虽然风风雨雨十几年也有遇险的时候,但真还没遭过那种情况。毕竟这一带是大庆的鱼米腹地,容不得成规模的贼人流寇。

  念头就这么转了一遭,乔段洪放缓口气:“在下乔段洪。搭车么,倒是可以。但是说——”

  他觉得这少年如果不是贼人的探子就是哪家的公子偷跑出来游玩的。看他双手细细长长白净细腻,显然不是个打熬力气的。身上的衣服不算华贵,但也不像小户人家。又见他举止轻松随意,大概也见过些世面。如果是贫苦人家的孩子,大多只会唯唯诺诺,哪有这样的气度。

  因此要开口——搭车要银钱的。他怕这小公子不懂。

  哪知少年没等他说完就很上道地往袖子里一掏,摸出一锭一两银抛给乔段洪:“懂懂懂,这些够不够?”

  呵,出手倒是阔绰。一两银子,够乡下的中人之家过活一个月的了。

  此时乔段洪愈发放下心来,将银子抓住收进怀里:“够了。李公子往后面去吧——选辆车。”

  李云心拱手一笑,就迈步往这边走。

  乔嘉欣已经跳回到车上,好奇地打量他。江湖儿女风风雨雨,和家里来来往往的又都是些习武之人,所以她可没什么大家闺秀的规矩。平时这样打量同龄的少年人,要是脸皮薄的就会脸红,稍镇定些的也显得局促。她毕竟是个漂亮的姑娘,少年们又正是对某种情感最敏感的时候。

  但这位却不同。既没脸红也没局促,反而兴致勃勃地打量他们这一行人,似乎新鲜的不得了。

  这倒是真的。他在小山村里活了十四年,第一次跑出来,当然更好奇……更大些的古代世界、异世界,究竟是个什么人情风俗。

  等他的目光对上了乔嘉欣,甚至还微翘嘴角笑了笑,点点头。

  乔嘉欣在心里轻轻地哎呀一声,下意识地低下头。但随即又觉得自己这样子害羞更羞人,又把头抬起来了。

  但少年已经跳上了车。乔嘉欣感觉车子微微一沉——他坐到刘老道那边去了。

  她心里有些庆幸,又有些微微的失落。

  <ahref=http://www.>起点中文网www.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a><a>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a>

  http://www.mx99.com/book/560/36367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x99.com。梦想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mx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