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文学网 > 心魔 > 第三章 呆鹅

第三章 呆鹅

  清河县下辖三镇,县衙就在最大的一镇,清河镇。县尊沈知墨二十年前老来得子,二十年后老来无子,早已心力交瘁,隐有油尽灯枯之相。

  撑着他不至一病不起的,就是想要将杀死儿子的凶犯捉拿归案的一口气罢了。

  眼下他发髻凌乱,瞪着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堂下的邢立看了好一会儿,才幽幽地问:“一个画师?”

  “一个疯癫的画师。”邢立说,“身上搜出了符箓,还有作画的纸笔。堂尊是知道的,这些游方的画师属于江湖上的下九流,游街窜巷作奸犯科者不在少数。卑职去了盖县,那边的情形一对,再加上他手里的剑,那人就供认不讳了。”

  画师,并非对某一类人的统称,而是一个职业。大道无形,天地有灵。但人们相信可以通过某种手段将无形之灵固化下来——通过书或画的方式。

  书,就是符箓。道士们大多通晓些符箓之道,而他们的祖师被称为书圣——与剑圣并称天下双圣。

  至于画,就只是画了。有那懂些微末道法的人,以笔墨丹青为媒,窃得些天地之灵,封在画卷中,也有些或多或少的效果。但世俗的人们并不像尊敬道士们一样尊敬画师。在如今的有识之士看来那些家伙和走街串巷兜售“保命金丹”的骗子们差异并不大,或者……只是稍好一些吧。

  有道行的画师或许有“神作”——譬如堂尊身后的那幅松鹤图就是前朝一位画师所作。画在堂中的确会有安心宁神的效果,要说可以延年益寿也未可知。但到了本朝,已立朝四百多年的本朝,那些原本就只在市井江湖之中流传的法门都慢慢凋零——画师们毕竟不像书圣门下的道士或者剑圣门下的剑士一样,有道统或剑宗的庇护传承。

  于是开始变得鱼龙混杂。真正有道行的人难得一见,剩下的大多都是些靠愚夫愚妇赚钱的骗子罢了。

  自己的儿子就死在这么一个下九流的画师手中?

  看了他的脸色,邢立补充:“是个年轻人,还有些道行。但竟做出此等令人发指之事。老大人节哀。”

  过了好一会县令才吐出一口气:“明日不用过堂了。”

  邢立微微一愣,旋即了然。

  “是。”他说,“那么今夜他就会越狱逃走。大人……可是要亲自看着?”

  沈知墨略显浑浊的眼球颤抖了几下,慢慢将手笼进袖口里:“你是从云州跟我来清河的。立恒……立恒自小又和你亲近。你做事我放心。”

  正是邢立料到的结果。这老人即便想,大概也不敢去看那杀了自己的儿子的“凶犯”了。不是怕那“凶犯”,是怕自己看见了他,可就捱不住那一口气了。

  邢立告退,转身走出几步,沈知墨忽然又说:“那辛猎户说是妖怪。”

  邢立转过身沉声道:“我想是辛老汉被吓得疯癫,口不择言了。此类食人之人,和妖怪禽兽又有何异。”

  顿了顿,深吸一口气:“立恒向来喊我邢大哥。卑职也……一直将他当自家兄弟看待。立恒的仇,不消大人说,我便是拼了命也要报的。所幸苍天开眼,今日……今日……”

  他说到这里声音哽咽起来,又深吸一口气压抑了情绪,告罪:“卑职无状,大人……”

  “去吧。去吧。”沈知墨已老泪纵横,连连摆手,“莫让他死得太快意了!”

  “是。”

  邢立走出门,才将胸口的浊气吐出来。一息之前他表现得悲痛难以自持,此刻那悲痛却都无影无踪了。

  大人到底是老了。

  至于那少年说的话……

  邢立相信他。

  他见过那东西的。

  ※※※

  牢房的屋顶会透进来丝丝缕缕的光线。这大概是一间年久失修的房子。

  李云心躺在潮湿的稻草上,想自己该怎么办。

  他从没觉得自己是一个“画师”。实际上在邢捕头说他是一个邪恶画师之前他一直对这职业挺好奇。

  他醒来,或者说出生之后,就生活在定州的一个山村里。山不绿,水不清,土地不肥沃,算是大庆朝无数偏远山村当中平平无奇的一个。

  父母都是极和善聪明的人,李云心从前就想他们是不是那种看破了红尘的隐士。到他四五岁父亲开始教他一些东西的时候,他证实了这种猜想。

  原来这个世界有法术的。

  有一日家里缺了盐,去县上买路又远,于是父亲取来一张纸,画了一只碗,然后蘸了些盐沫在碗里勾了一笔,再将那张纸提起来、哗啦啦地一甩。

  雪白的精盐就从那纸上簌簌地落了下来。

  当时大抵是年轻的父亲要逗孩子开心,院里还有一树暗香浮动的月照花以及斜阳。但他不知道自己这个小小的儿子其实没那么简单。

  之后他就学这门技艺了。父亲告诉他真正掌握了这门技艺的人,叫画师。

  以万物入画、以天地入画,大到千里江山小到须弥芥子尽收这方寸之间,此为画师。

  父亲口中的画师与世俗人口中的画师大概是不同的。但李云心此时还并不清楚。

  头顶的日光慢慢变成金黄色,最后不再从缝隙中泄露进来。李云心知道已经到了晚上了。

  过道里传来脚步声。一个差人端了个托盘走到牢门前,看了他一眼,将牢门打开走进来把托盘放在地上。

  “吃吧。”差人恶声恶气地说,“算你运气好,邢头觉得你是个人物,不曾给你汤汤水水。”

  说完之后那边有人喊他,他就又瞪了李云心一眼,带上门走出去了。

  李云心看了一眼那些食物,竟然有半个粟米馒头,还有半碗稀粥。算是好伙食吧。至少在村里的时候好些人家都不常吃粟米馒头。

  他迟疑片刻伸出手去端起稀粥喝了一口,然后抓起馒头慢慢吃。饿得久了,他懂得要慢慢来,不然有得受。

  东西下了肚觉得精神稍微缓过来之后他才抬眼去看牢门。

  那差人走出去的时候他就已经注意到,锁没上,似乎那差人忘记了。

  李云心用某种古怪又复杂的表情盯着那门看了好一会儿,意识到事情可能有些……不同寻常。

  他不知道开门送饭这事儿是不是当地惯例,但知道牢门的木栅栏其实距离地面有些高度。这托盘的里的东西都可以从那里推进来的。

  还知道牢门上的锁锈迹斑斑,如果有人在给每一个犯人送饭的时候都不惜辛劳地开锁落锁,那么锁头绝不该是现在这个样子。

  就是说那差人故意开了锁进来,又故意忘记了落锁。

  喔,这种事。

  大概一个货真价实的十四岁少年想不清明其中缘由,但李云心可不是什么真的十四岁少年。

  邢捕头想要个替罪羊了。如果是他也要这么干——犯人逃狱然后被格杀,案子就此了结,谁也用不着拼命花力气真的去捉什么妖怪。

  想到这里他松了口气。至少从现在,一直到他走出这道门,走进夜色里,大概都不会有人打搅他了。

  于是……

  李云心吃饱喝足之后在稻草堆里找了个舒服些的位置,睡着了。

  不过此刻藏在不远处的两个差人就没法儿像他这么安逸舒适。两个人等了一阵子,并未听见料想中的推门声以及脚步声。

  “那小子没看着?”

  “……一个少年,大概是。”

  “妈的,呆鹅。”

  “你出个声儿。”

  皂衣差人叹口气,扯开嗓子:“看看牢门,一会喝酒去!”

  “走走走,我还能出什么岔子不成。”另一个人说。

  两人演完了戏又等了一会儿,终于听见声音了。

  不过是鼾声。

  “妈的……这呆鹅……”



  http://www.mx99.com/book/560/36366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x99.com。梦想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mx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