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文学网 > 心魔 > 第二章 邢捕头

第二章 邢捕头

  李云心一个十四岁的少年,不知道哪里来的那么多力气。他在密林里脚不停歇地跑了三个时辰,才终于一头栽倒在地。此时天已放晴,东边晨光微曦。他听见了湍急的水声,知道自己附近有一条河。

  于是在地上歇了一会再强撑身体寻声慢慢扶树走过去,终于到看到了。昨夜一场豪雨,浑浊的河水携着枯枝烂叶滚滚而下,不宽,却足以让他生不出渡河的勇气了。

  而河的那边隐约有青瓦白墙的一片建筑,想来是一个城镇。李云心很想到那个城镇去找些吃喝,然而一来无力渡河,二来担心那个妖魔似的九公子——其实正经就是个吃人的妖魔吧。

  他想如此也好。如果那妖魔又要来追他,一定料他会往附近的城镇走。那他就不停留,继续沿河而下,走得更远些。

  如果是寻常人落到这般境地,大概在这密林里捱不过几天。但李云心有一件“宝贝”。

  就是那两个丧命的道人要他交出来的宝贝。

  他之前骗那两人说宝贝被自己藏到了某处,因此两人才一路追他并没有真下杀手。现在想起来,他又觉得有些疑惑——那两人看起来就是完全不通世俗人情的隐居道士,怎么会跑来找自己杀人夺宝?

  因为“宝贝”其实被自己藏在鞋底,踩在脚下。可笑那两位之前曾经捉住他之后搜了他的身,却没注意他的鞋子。

  大概两个道士也不敢想,被他们视若珍宝的“通明玉简”,会被李云心这般随意地藏在那种地方吧。

  那简直就是亵渎。

  所谓“通明玉简”,其实真就是一块通明的玉简。巴掌大小,长方形,透明得像是一块玻璃。大概他的父母真想要他安安稳稳过一辈子,生前从未对他提起过这东西。

  还是他偶然找到了父母不经意间留下来的一些线索,将它从村后一座矮山上挖了出来。

  之后就很失望——看起来平平无奇,在这个世界顶多算是比较少见的“很纯净的琉璃”罢了。

  至于他如何知道这“通明玉简”以及自己父母更多的事,那还得从两个道士乔装打扮找到了他之后说起。

  但眼下可不是追忆往昔的好时候。李云心还得强打精神往前走。他不想自己被那妖魔追上烹煮吃了,他还想活。

  这是他第一次见到活生生的妖怪,当时巨大的恐惧甚至令他分不出多余的心思震惊,到此时才慢慢后怕起来,且越来越强烈。

  原来这世界上真的存在这种东西,还有可能,正在他身后虎视眈眈。

  这种情绪和求生的欲望激发出了他身体当中的潜力,他一走就是整整两天。

  到第三天晌午的时候,他看到一座桥。

  横跨在河面上的石拱桥,桥墩处生着青苔。河水此时已不复从前的汹汹之势,变得清且浅。

  一个老翁在河的那边垂钓,潜水处有水草飘荡,有透明的鱼虾嬉戏。更远处又是一片小镇,炊烟袅袅。

  李云心的心里一松,就险些倒在地上。但他仍强撑一口气,摇摇晃晃地提着剑走上那石桥,往镇里去。

  老翁抬头看了他一眼。李云心知道自己现在的样子看起来很奇怪。蓬头垢面,手臂带伤。缠在臂上的布条已经被血浸透成黑褐色,伤口有些麻木,并不十分痛,也不痒。李云心知道这不是好兆头。

  衣衫褴褛,但手里又提了一柄精钢细剑——这可是不是寻常人用得起的。

  他便低了头加快脚步,踉跄走了一会儿便看见镇口的牌坊。

  清河镇。

  牌坊下两个皂衣差人抱着齐眉短棍,皱眉瞧着他。等他走近了,就伸手将他拦住,警惕地盯着他的剑:“往哪里去?”

  李云心觉得身上越发的乏了,在野地里逃命还好,总有一口气在。到此时见着了人烟,那口气早已经消散去,觉得身上的每一条肌肉都想松弛下来。他咬了咬牙强打精神:“我路上遇见了歹人……”

  这一句话说出来,身体里的最后一口气好像尽数都吐出去了。他只觉得眼前一黑,身体就往前倾。李云心下意识地要用手里的长剑撑一下,却不想手腕一歪,那剑锋竟然直朝着其中一个差人去了。

  于是昏迷之前听到的最后几句话是——

  “哎呀!”

  “好个恶贼……!”

  ※※※

  醒来之后李云心意识到事情似乎不大妙。

  周围是阴冷潮湿的霉味儿,房间很暗。他向周围看,发现自己所在的这屋子只有三面墙,另一面是木栅栏,栅栏上挂着锈迹斑斑的铁锁。

  外面是青石砌成的昏暗走廊,墙壁上的凹槽里有一盏油灯。

  他被投进监牢里了。他赶紧摸了摸自己的鞋底,发现那块玉简还在。

  外面的人似乎听见他的响动,不多时就有个差人阴着脸、按着腰间的刀走过来看看他,然后捅开锁头,将门打开了。

  李云心不动声色地看他,发现这人和之前自己在镇口遇到的两位衣着其实还不同。他的黑帽上有根绿色的孔雀翎羽,虽然有些秃,但仍意味着这位是本县捕头——至少在这城镇里是了不起的大人物。

  捕头姓邢,单名立。最近因为一件事焦头烂额,脾气很不好。

  上月县尊的儿子带人去春猎,进了清河对岸的野林。当天晚上没回来,三天之后陪他进山的辛猎户辛老头独自回来了。

  老头子满身血,蓬头垢面,逢人便说县尊的儿子和两个家仆都被妖怪捉去吃了。邢捕头带人赶到的时候这老头已然疯癫,除了那句话再问不出第二句。

  倒是听说过妖怪。但就像听说过某人大病三年之后忽然变得七窍玲珑过目不忘一样,谁会信这事能发生在自家身上?

  倘若出了人命都说是被妖怪捉去吃了,还要这法纪纲常作甚。

  更何况死的是自己儿子。

  县尊便大怒,将辛猎户投入监牢,严令邢捕头限期将凶手捉拿归案。

  邢捕头盯着李云心的手臂看了看:“那是剑伤。”

  又看李云心的眼睛:“你杀了人。是你手里的那柄伤了你。那剑可不该是你的。”

  李云心摇了摇头:“我没杀人,只是自卫。我遇见了妖怪。”

  邢捕头的脸上露出古怪的神色,越发觉得心里的猜测是对的。

  这少年太镇定了。哪怕是一个成年人醒来之后发现自己被投进牢里也会惶恐一阵子,但眼下这少年不但不惊慌,反倒很沉着。甚至说……觉得有些“安心”的样子。

  实际上从李云心昏迷到现在已经过了三天。之所以没早些把他弄醒是因为清河上游的盖县境内发生了一件可怕的事——两个道士的残骸在一座废弃的庙里被找到。看样子,他们竟是被人杀死,然后烤着吃了。

  现场有一柄断掉的精钢长剑,就和这少年带的剑一模一样。

  少年的身上发现了一些与众不同的东西——符箓,纸笔,还有些古怪的零碎。

  邢捕头去了盖县一趟,然后觉得事情渐渐清晰起来了。这少年或许是个画师,一个疯魔了的画师。他吃人。在此推断之下,很多事情都得到了看似圆满的解释。

  现在只要证实他确有杀人吃人的能力。

  今天是县尊限期的最后一天,只要他有这个能力就好。

  “你是个画师,会一些邪门法术。”邢捕头说,“我们在你身上找到了一些东西。所以你之前在盖县杀了人吃了人,更早的时候,又杀了县尊的公子。”

  李云心在昏暗的灯光里叹了口气,觉得饥饿快把自己打垮。但他还是有点安心的——至少在这里比在野地里好得多,不用担心九公子来吃他,也不必担心有人追杀他。

  “我自小住在定州一个山村里,家父家母教我一点小把戏。你说我是画师,也许算吧。但是我没杀人也没吃人……”说到这里他又叹了口气,不再说了。

  他想了想,抬起头:“其实我说什么都没用对吧。我猜你可能需要一个替罪羊。”

  “那,不管这事儿你怎么处理,我猜问斩也是在秋后,这才春天。我现在需要点伤药,需要点吃的。我要是死了你就不好交差了。”

  邢立的眉皱得更紧了。他盯着李云心看了好一会儿,转身走出门。重新落锁之后他忍不住问:“你说的是真的?”

  李云心摊了摊手。邢立不大理解这个动作是什么意思,但也能猜得出对方在表示无可奈何。

  “……妖怪呢?”

  “你也不会信。”李云心说。

  邢立走出去。过道里一个等候的皂衣差人迎上来:“邢头儿,怎么样?”

  “那少年不简单,是个人物。”邢立犹豫了一会儿,说,“可惜了。”

  “去张榜,说附近有盗匪出没,要镇上的人少往山里去。”

  “是。”

  上月在清河,三天前在盖县。邢立在心里默默地想,该是慢慢沿河远去了吧……应该不会再回来了。



  http://www.mx99.com/book/560/36366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x99.com。梦想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mx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