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文学网 > 白袍总管 > 第2章 枯荣

第2章 枯荣

  “哈哈!”李越大笑,拳风更猛。

  “你打不过我!”

  “哈哈!哈哈!”李越笑得更大声。

  “笑个屁!”楚离没好气的道:“不敢比?”

  李越收势,脸不红气不粗,笑意不减:“真要比?”

  “废话!”

  “嘿嘿,别伤了你,我可打得过九品护卫!”

  “少啰嗦,比不比?”

  “好,那就比比。”

  楚离把青锋剑放到石桌上,拿起剑鞘:“别伤了你!”

  “好……好!”李越咬咬牙。

  楚离把剑鞘一挑:“来吧!”

  “看拳!”李越怕再不动手,楚离说出更难听的话,上来就是一个黑虎掏心。

  他信心十足,有内功的与普通人就像大人与小孩。

  楚离启动大圆镜智,眼前霍的一变。

  他的眼中,李越瞬间变成了一具骷髅,随着他心念一动,骷髅随即又附上肌肉,白色经脉与绿色内力,李越脑海出现一个个景像,楚离心口挨拳,楚离倒地,脸色难看的认输。

  李越的一切,肌肉的细微运动,内力的流转,念头的变化,无不清晰呈现于楚离眼前,清晰如观镜。

  他剑鞘一挑一敲,恰在李越新力旧力交接时,肌肉运动最慢一刻,所以看上去李越乖乖等着,毫无反抗。

  “啊……”李越惨叫,用力揉胳膊。

  楚离笑了笑:“再来?”

  “吃我一拳!”李越大叫。

  楚离轻转腕,一刺,李越好似乖乖把拳头凑上去,又发出一声惨叫,半边身子发麻,不听使唤。

  楚离剑鞘停在他颈前:“李兄,你死了!”

  李越瞪大眼睛:“这什么剑法?”

  “破妄剑,还来?”

  “再来!……我还没使出绝招呢!”李越红着老脸哼道。

  他觉得刚才好像自己送上门,楚离知晓自己的招数,提前破解,这次换套从没使过的!

  “多少次都一样,来吧!”

  “喝!”李越大吼,像一道霹雳炸响,顺势冲拳,施展浑身解数。

  楚离懒洋洋刺出一剑,李越再次“啊”一声惨叫,踉跄后退。

  楚离跟上一步,剑鞘又搭上他喉咙:“你又死了!”

  “邪门,真他娘的邪门儿!”李越揉着手腕,不解的瞪着楚离:“你应该没见过我这套拳法啊。”

  楚离收回剑鞘:“什么拳法都一样。”

  “破妄剑法真这么神?”李越不相信的道:“没内力都有这么大威力?”

  楚离点头:“你可以练练看。”

  他以前也练过剑法,与这剑法天壤之别,绝打不过卓飞扬。

  破妄剑法有独孤九剑的味道,配合他的大圆镜智,展起来威力极外强,看来,自己如今可与卓飞扬一战!

  “还是算了,我没练剑的天赋。”李越忙摆手:“你这剑法一定能闯过九品楼的。”

  楚离没好气的哼道:“暗器呢!”

  “呵呵……”李越恍然,呵呵笑起来,心理一下舒坦了:“可惜你没筑基,要不然又是一个卓飞扬!”

  进府一年闯过两楼,卓飞扬如今是八品护卫,是前途无量的天才。

  “卓飞扬……”楚离嘴角噙着一丝冷笑。

  李越凑过来,低声道:“兄弟,你跟卓飞扬到底有什么仇?”

  楚离哼一声。

  李越好奇的问:“你们不是同窗吗?关系应该不错啊。”

  “别提他,扫兴!”楚离摆手,把桌上的青锋剑归鞘。

  如今卓飞扬声名雀起,自己还是一个默默无闻的杂役,地位天差地别,赵颖能受得住卓飞扬的猛追吗?他不由升起紧迫感!

  楚离吐出一口郁气,回了西厢房躺床上,盯着藻井怔怔出神。

  遍观诸界,清净不染,谓大圆镜智。

  大圆镜智是天眼通与他心通的结合。

  大圆镜智所笼罩范围内,天地万物无不洞彻,包括人体内外,骨骼、肌肉、血液、经脉、精气与内力,甚至脑海的景像。

  大智度本源经练成后,过目不忘,心智远超世人。

  于是他踌躇满志,要尽情享受这个世界的荣华富贵,掌无上权利,得如云美女。

  想到这里他摇摇头。

  师父托关系送他进国公府,他一进来才知道,自己没筑基,落后于人,需要数倍苦功才能追得上。

  一入侯门深似海,逸国公府内不是一团和气。

  进府之初,与同时进来的新人接受府规教习,他不能练武,被轻视被嘲笑被羞辱,有了一个死对头卓飞扬——一个习武天才,卓飞扬已经闯过九品楼,成为八品侍卫,而他还是一个不入品的杂役。

  卓飞扬处处跟他做对,若非他两世为人且有大圆镜智,早就崩溃,如今练成破妄剑法,这口气不必再忍着了!

  ——

  第二天一大早,他练了两遍破妄剑法,驾舟跨湖到了藏书楼所在的小岛,岛上只有一座青铜高楼巍然矗立。

  藏书楼闪闪放光,人站在楼下如蝼蚁般渺小。

  门口立着两座青铜巨鼎,三层楼高。

  青石台阶摆了一张太师椅,椅里坐着一个银发老妪,削瘦矮小,正欢快的看着一本书,银发挽得一丝不乱,干净利落。

  “孙婆婆!”楚离上前行礼。

  孙婆婆眼睛盯着书,摆摆手。

  楚离再一礼,轻手轻脚进了楼。

  他一踏入,顿有时空错乱之感,好像回到了原本世界的图书馆,一排排书架飘溢着墨香。

  用推土机式读书法,一个书架一个书架读,已经读完了一楼,二楼一半已经读完。

  楼内只有他一人,大部分人都去演武殿,那里是专门的武学秘笈,来藏书楼的人极少。

  楚离自从来藏书楼读书,只见到孙婆婆一人,再没遇过旁人。

  他可惜又窃喜,显然他们不重视藏书楼这些杂书,没明白知识即力量,转化为智慧,是不输于武功的强大力量。

  “咦?”他忽然停住,深吸一口气压下喜悦,再次确认,这页确实画着枯荣树!

  难道自己的运气来啦?从没抱希望的枯荣树图真出现了,这无异于中彩票的概率!

  秋叶寺有两大镇寺宝典,一本大智度本源经,一本枯荣经,大智度本源经他练成,枯荣经缺了枯荣树图没法练。

  枯荣树,传说之物,存于三十三天之上,不垢不坏,常驻世间,度无量劫,寿无量。

  三十三天的东西怎么可能出现在人世间,所以楚离没怎么在意,上一世残存的习性——好奇心重,让他顺便参透了枯荣经,毕竟传说练成这个能长生不死。

  竟见到枯荣树图,自己要时来运转?

  他闭眼,脑海一片空白,有一股无量力量阻碍自己记忆枯荣树,有意思,看来是真图!

  他出现在门口台阶上:“孙婆婆,这幅图挺有趣,我想临摹。”

  “枯荣树图?”孙婆婆扫一眼,起身进了楼:“你等等。”

  她进了楼,很快出来,递给他一个画轴:“这个是李玉鸣的真迹,送你啦。”

  楚离打开一瞧,顿时退一步。

  这也是一幅枯荣树图,参天巨树好像从画上跳出来,庞大浩瀚的气势宛如实质,他竟有匍匐下跪的冲动。

  孙婆婆笑眯眯的打量他:“有点意思!”

  打开这图不下跪的,楚离是头一个,她暗笑,这个小楚果然不是凡物呐。

  “多谢孙婆婆!”楚离不客气的卷好画轴,抱拳行礼。

  “唉……”孙婆婆摇摇头:“读书的年轻人是越来越少啦,个个浮躁,出息有限,难得你喜欢书!”

  楚离告辞离开,驾船回东花园。

  小船行于湖上,湖底是蓝砂,映得湖水格外清澈,鱼儿悠然自得,一片片荷花随风摆动。

  楚离迎着清风笑,有了新的希望,一切都变得美好。

  但愿枯荣经能弥补筑基,能让自己正式修炼内力!

  ——

  画轴挂到床头,他跏趺而坐,看几眼,闭上眼,再睁眼一会儿,再闭眼,反复不休,试着构筑观想。

  忙活了半晌却一无所得,他一咬牙,启动大圆镜智,观照枯荣树。

  “轰隆!”一声闷响,天空好像炸开一道雷,他身子一震,像被雷击中,浑身一动不能动。

  耳边轰隆隆响个不停,眼前一切都在晃动,一股力量凶猛的钻进他身体,要把他撕裂。

  一切蓦然静止,好似一瞬又像很久,五官恢复运转,疼痛消失,只有畅快与舒服。

  他起身来到小院中央,仰头看天,露出陶醉的微笑。

  身体外无形的壳被打碎,被束缚的五官一下松绑,自由自在,无限的蔓延开去,与周围浑然融为一体,不分彼此。

  他就是一棵树,一阵风,一块石头,一片大地……

  摸上一棵梅树,顿时泛起血肉相连之感,感官相通,他仿佛化身梅树,大地的温暖,阳光的明媚,空气的清新,一一被梅树转化为力量,滋润着自己。

  梅树的气息涌到他身体,下意识的运转小洗脉诀,瞬眼一周天,效率远胜从前。

  用梅树气息练,只需四年!

  他松开梅树,试其他的树,柳树,松树,桦树……,之后是各种花草,最终选择了青桑花。

  青桑花类似菊花,娇弱纤细,气息却精纯清冽远胜各种树,三年可练成小洗脉诀!

  他恨不得仰天大笑,好个枯荣经,果然厉害!

  青桑花本是九品灵药,因为漂亮,三小姐萧琪喜欢,所以东花园种了一些。

  药园分九品,药园侍卫比花园侍卫级别高得多,最少八品,且精通花草,才有资格进九品药园。

  当务之急是晋品!

  晋了品,接触到更上品灵草,小洗脉诀练得更快,早早筑基,一定把赵颖抢过来!

  “兄弟,不好啦!”李越匆匆跑过来,打断他憧憬。

  “什么事?”楚离漫不经心的问,仍沉浸在美妙的感受中,未来的憧憬中。

  “雪兰生病了,赶紧看看吧!”李越扯起他就跑。

  楚离一听是雪兰生病,忙大步流星来到雪兰圃。

  雪兰状如寻常兰花,叶子晶莹剔透如冰雪,乃天地造化之神奇。

  雪兰圃里共一百二十株雪兰,进来仿佛踏进无瑕世界,心灵变得澄澈,实是莫大享受。

  此时,五十株雪兰叶子有一两个黑斑,格外的刺眼。

  他凑过去嗅了嗅,腥臭刺鼻,皱眉道:“不是锈斑病!”

  “那什么病?”李越焦急的道:“这下可完蛋了!”

  雪兰在外面卖十两一株,要是养死了,府里罚十五两,五十多株都死了,那就不仅仅是罚钱,可能降品,调离东花园。

  在东花园逍遥自在,而且是三小姐萧琪的园子,近水楼台,被三小姐赏识,好处无穷!

  楚离伸手,与雪兰感官相连,一切无所遁形。

  他皱眉思索,在记忆宫殿里搜索。

  片刻后,有所得:“是餐露虫!”

  “餐露虫?”李越迷茫的瞪大眼睛。

  楚离道:“李兄,你能取断肠草与索魂草吧?”

  “都是剧毒啊,……我是九品,只能取十棵。”

  “那就各取十棵,把它们的汁混合。”

  “好嘞!”李越匆匆跑出去。

  楚离坐在雪兰圃,双手各触一雪兰,把健康雪兰的气息搬运到有黑斑的雪兰内。

  餐露虫状如发丝,指甲盖长,喜食露水,唾液剧毒,吞噬生机。

  有黑斑的雪兰元气大伤,蔫头耷脑,甚至有的气息奄奄,马上要完,若非有枯荣经,很快就会死上几株。

  待李越提着两个盒子跑回来,病最重的五株雪兰恢复精神,楚离也松口气,死里逃生!

  楚离拿着一根细草棍,醮上草汁小心翼翼的涂抹,以毒攻毒,能让黑斑恢复雪白,也会让非黑斑处变黑。

  李越没敢沾手,他粗手粗脚,做不到楚离这般精确入微。

  “兄弟,我请孟老来看看吧。”李越小声问。

  楚离摆摆左手。

  李越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此举是信不过楚离,但事关重大,稳妥为上。

  楚离没在意,自己的神通李越不知道,李越又胆小,凡事求稳。

  

  http://www.mx99.com/book/52/48075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x99.com。梦想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mx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