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文学网 > 抗战之无双战将 > 第五十六章 俘虏供认的最新情报

第五十六章 俘虏供认的最新情报

  对于中央军接管贵州的军政大权,最不开心的无疑就是原来的‘贵州王’王家烈。可红军二渡赤水的时候,王家烈在遵义附近的嫡系部队,几乎都被打残了。

  以前跟王家烈不对付的候之担等人,反倒受到中央军的提拔重用。虽说头上按了紧箍咒,可候之担这些人依旧高兴,觉得往后在贵州,他们也算中央军的嫡系部队了。

  为了激励这些黔军军阀,支持中央军在贵州的统治,配合这次围剿红军的战事。中央军除了给钱之外,自然也少不了下拨一些武器弹药,给这些黔军换装。

  有了钱有了枪,自然需要为中央军效命。那怕候之担的嫡系部队,同样派遣一个师前往赤水北岸,参与围剿红军的战斗。而在仁怀,他还是保留了一个师。

  只是何正道并不清楚,如今驻守仁怀的黔军师,实际已经被中央军给控制。在前番参与围剿红军的战斗中,候之担因为作战失利,如今已经被中央军给扣押起来。

  进驻茅台之后,得知这个情况的何正道,立刻觉得眼前一亮道:“命令一营,将那个俘虏的黔军营长,给我送到指挥部来,我要亲自审一下他。”

  有道是‘计划不如变化’,得知这个情况的何正道,命令准备行动的各营都暂停攻击。他觉得,或许可以借助这个消息,好好让中央军跟黔军内斗一下。

  等到那位营长被押解至茅台镇,何正道看着这个似乎有些军人气度的营长道:“你是如何知道这种消息的?按理说,你只是个营长?”

  对于何正道的询问,这位黔军营长很快道:“你们进攻的时候,我刚好回家探亲。实际上,我是新编103师的一名营长,我的师长是何将军。

  前番我们王主席,在遵义被你们主力击溃,中央军便收买了何将军跟柏将军。我们25军残部,目前都改编成两个中央师。而候之担被扣的消息,也不是什么秘密。”

  ‘如果我没猜错,你说的何将军跟柏将军,应该是你们王主席手下的两位师长吧?’

  ‘是的!’

  得知这个消息的何正道,也觉得王家烈够倒霉的。老巢被占不说,连手下的心腹亲信都被中央军策反。那位如今亲赴贵阳的委员长,这出收买的把戏玩的很纯熟啊!

  ‘那目前驻守仁怀的,是那个师?’

  听到何正道询问,这位黔军营长愣了愣,有些惊讶般道:“你们要打仁怀?”

  ‘回答我的问题!如果你想活命的话,我奉劝你最好老实告诉我,你所知道的事情。’

  觉得这个黔军营长,看上去谈吐还不错,何正道觉得对方应该有些文化。但现在这种情况下,他还不值得何正道招揽。毕竟,他的投名状还不够多啊!

  对于何正道严肃的询问,这名黔军营长也苦着脸道:“目前仁怀城,实际只有一个黔军主力团。其余的黔军主力,目前都在贵阳跟黔西休整。”

  这个消息,令陪同审讯的姚胜军跟王天林都觉得眼前一亮。虽然还不能证实,这个家伙透露的消息是否正确。但他们都知道,如果仁怀只有一个黔军主力团,那就好对付多了。

  为了尽快摸清这个消息,何正道直接道:“通讯员!命令侦察连,提前进入仁怀城进行侦察。搞清楚,目前仁怀城到底驻扎多少部队。”

  ‘是!’

  得到命令的通讯员,很快将何正道的命令,下达给侦察连。得知仁怀城只有一个黔军主力团,四位同样等待命令的营长,也觉得这是个绝佳的机会。

  知道确认消息,还需要一些时间。何正道盯着这位黔军营长道:“你叫什么名字?还有你的来历背景,最好都交待一下。这将决定,我是否给你一个活命的机会。”

  面对何正道的询问,这位看上去也很年青的黔军营长还是很快道:“我叫吴哲锋(书友提供),云南讲武学校步兵科教导团第二期学员。

  因为我是仁怀人,家父也小有资产,学业结束之后,我便加入了二十五军,在何将军手下效命。这次整编,我因为有讲武学校的资历,被提拔为营长。”

  对于吴哲峰所说的云南讲武学校,实际就是目前‘云南王’龙云创办的。而其前身,就是拥有民国三大讲武堂之称的云南讲武堂。

  根据何正道后世了解的情况,云南讲武学校教导团总共只办了三期。后来为适应抗日战争的需要,云南讲武堂也成了中央陆军第五分校,其校长也被蒋委员长给当了。

  听到这个回答的何正道,也显得有些意外般道:“没想到,你还是云南讲武堂出来的!说起来,你跟我们朱老总还有叶司令,也算是校友了。”

  对于何正道的这话,吴哲峰苦笑道:“长官言重了!我很尊敬你们的朱老总跟叶司令,但我既然选择加入黔军,有些时候我也只能奉命行事。

  我知道,你们红军对于我们这些国*军的军官,大多都很仇视。只是我希望,你们不要过份为难我的家人。如果可以的话,我更希望自己是个商人。

  家父送我去云南讲武学校,原本是希望我保家卫国。可现在打这种内战,我是真心反感的。只是穿上这身军装,很多时候我也是身不由己啊!”

  这番话何正道自然还是很赞同的,可他还是平静的道:“要是你们国*军的基层军官,都有你这种想法,我们也不至于让日寇侵占我们的东三省。

  对于国*军的军官,我们的态度也并非一杀了之。对于你的家人,我们也不会搞什么诛连。现在是民国,这种事情我们红军也不会做。

  但有一点,如果你想活命的话,首先一点就是你手上不能沾有红军的血。如果你手上沾了我红军战士的血,那我也只能说,你是我们红军的敌人。”

  结果吴哲锋自嘲般笑了笑道:“其实,打从你们红军进入贵州,我就意识到训练装备落后的黔军根本不是你们的对手。而现在的情况,也证实了我的猜测。

  虽然我随部队,到过遵义地区同你们作战。只是很不幸的是,我们被你们主力打了个措手不及。当时若非我随师部行动,只怕我早就成了你们的俘虏。

  所以,我手上还真没沾你们红军的血。如果可以的话,我并不愿意杀任何一个同胞。我希望自己学到的东西,能用到将来保家卫国的事情上,而不是内战!”

  这话虽然需要时间证实,但何正道觉得,如果这个家伙说的都是真话,或许可以吸引到独立团来。对于内战,何正道也同样反感,可眼下他不得不战。

  想到这里,何正道又说道:“这样吧!关于你提供的情报,我还需要时间进行验证。如果你说的都是真话,我可以做主给你一个活命的机会。

  只是你这样的人才,我还是不想放你回去。因为,我觉得你待在黔军这样的部队,只怕有些浪费人才了。所以,暂时你只能待在我的独立团。

  至于你所说的不喜欢内战,其实我们也不喜欢。如果可以的话,我倒愿意两党携手共同对抗虎视我们大好河山的日寇。但那位委员长,不给我们这样的机会。

  为了保存实力,也为了实现我们的目标跟理想,我们也只能跟他们战斗到底。至于你,最终做出什么选择,我会给你一些时间,让你好好考虑的。

  为谁而战,为何而战,相信在我们独立团待上一段时间,你便会明白的。暂时,你就待在我们的后勤营,听从我们政委的安排就是了。

  另外,短时间你只怕回不了家。有什么,需要我们代为转告你家人的话,你可以写一封书信告之。但我建议你,最好交待你的家人,不要过多宣传此事。”

  ‘谢谢长官!我知道轻重的!我所说的一切,都经的起调查!’

  听到何正道不打算杀他,吴哲锋似乎也长松了一口气。但他知道,剩下留给他的选择也不多。不能回部队,不能见家人,必须跟着红军一起行动。

  这意味着,他被红军裹挟了。一旦独立团遭遇战斗,相信那些围剿红军的国*军部队,才不会给他过多解释的机会呢!那么加入红军,真是正确的选择吗?

  http://www.mx99.com/book/393/30382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x99.com。梦想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mx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