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文学网 > 抗战之无双战将 > 第三十三章 何键之怒(求推荐)

第三十三章 何键之怒(求推荐)

  当天色大亮的时候,昨晚急行军已经抵达距离贵省边境不远一处山林的独立团,在何正道的命令全部进行休息。等到前出侦察的警卫连传来消息,再看看往那个方向前往贵省境内。这么一支二千多人的大军,大白天行军免不了会引起别人怀疑。

  相比独立团的官兵,开始躺在山里的宿营地呼呼大睡,昨晚被药昏的保安团官兵。显得有些头沉脚轻的睡来时,却发现他们被捆绑住手脚,就连嘴巴也被从他们脚下脱下的臭袜子给堵上,自然也是吓出了一身冷汗。

  觉得在这种情况下,还能捡回一条命,真值得庆幸的保安团官兵。在看到房间里面,陆续有人苏醒过来之后。互相帮助之下,先把堵住嘴巴的袜子,采用类似于亲吻的方式相互摩擦把它擦出来。

  吐出臭袜子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双方互相拼命的往地上吐口水,直到觉得的嘴里的怪味吐干净之后。根据职务的大小的硬是用牙齿,解开了第一名被解放了双手的绳索。随着第一个人被放开了双手,房间里被捆绑住手脚的士兵,才陆续的逃脱生天。

  也许是担心他们解绳子的时候,会引来外面人的注意。直到房间里所有人都解开了绳子之后,一个军官命令士兵,打开房门查看一下外面的情况。这一看不要紧,看到的却是他们守卫的仓库,被搬的空空荡荡能饿死老鼠。

  意识到大事不妙的仓库官兵,见外面没人的时候,也不敢大声说话,小心翼翼的从房间里出来。开始沿着守卫的仓库查看了一遍,发现这里除了他们根本没有任何人时,再查找外面的街道,直到同样是空无一人时。

  他们就知道,昨晚在他们被药倒了之后,肯定有什么人打劫了他们的仓库。可这城里,除了他们之外,应该还有不少保安团的官兵啊?

  难不成,他们也有类似于自己的遭遇不成?

  想到这些事情,带队的军官第一件事情,就是带着这些把军装上衣都扒光的士兵,全部冲到了保安团的团部。看到的同样是,一帮听到脚步声被吓了一跳的团部官兵。

  得知他们也是喝了酒吃了菜,就不省人事之后。保安团的军官就知道,他们昨晚都被人阴了!

  直到这些被独立团关押的湘军保安团官兵,全部穿着一件衬衫或者光着膀子陆续走到保安团部集结时。发现他们都是喝酒吃菜之后,被人放翻了之后啥都不知道。至于有些当时没喝酒的,此刻却真的长眠不醒了。

  一些职务最大的副连长,想到昨晚保安团的军官全部到悦宾酒楼喝酒。就带着这些如同丢了魂一样的士兵,跑步来到悦宾酒楼。

  看到的是堆在酒楼一层的警卫排官兵尸体,看这些尸体的样子,当时明显处于丝毫没有防备的情况被击毙的。

  等到他们冲到楼上的时候,根本就没有看到他们的军官跟团长,一直到有人把酒楼的掌柜跟小二,从房间里面解救出来了之后。

  才得知昨晚那帮绑架的人,穿的军装跟他们一样,这无疑让这些似乎睡了一觉起来,整个天地都变了的湘军保安团官兵,也觉得莫名其妙。

  湘军打劫湘军?从来也没听说有这种事情啊!

  至于那些在楼上喝酒的军官,还有他们的团长,当时似乎都被那些赶到酒楼的人给押走。一番查找之后,不少被放倒的官绅跟几个营连长,都在酒楼旁的一间储物室给解救了出来。可他们的头头团长大人,直到现在还是没找到。

  等到一帮军容不整的保安团官兵,如同无头苍蝇一样,到处寻找呼喊他们团长声音时。从城中一个空无一人百姓家地窖中,自行爬出来的吴保国,望着这些一脸喜色跑过来喊‘团座’的士兵。

  昨晚在地窖中喂了一晚上蚊子的吴保国,没好气的道:“喊什么,生怕别人不知道,我们保安团丢了这么大一个脸吗?”

  看到陆续赶来的保安团军官,汇报储存在靖州城的军用物资全部被人搬空了之后,吴保国也显得有些咬牙切齿的道:“该死的桂军,老子跟你们没完!穿着湘军的军装冒充红军,真当老子是傻瓜吗?”

  这话一出,对昨晚情况丝毫不知的保安团军官,立马道:“团座,你说洗劫了我们仓库的,是那帮桂西佬?他们敢这么大的胆子吗?那仓库中的物资,可是委员长准备用到剿匪的物资,他们抢劫了物资,就不怕委座找他们麻烦吗?”

  对于这些军官的话,吴保国没好气的骂道:“你们是猪脑子啊?现在物资是在我们的地盘丢的,到时候追究起责任来,你觉得委座会怪谁?知道是桂军做的又能怎么着?除非把他们逮住人脏并获,否则你有什么证据证明这事是他们做的呢?”

  被骂的狗血喷头的保安团军官,听到自家团长这样一说,也觉得确实有理啊!

  昨晚百姓看到的,是一帮穿着湘军军装的士兵,把城里的物资装车打包拉到了城外去。现在反过来告诉别人,这事情是桂军做的,证据呢?没有!那谁会信呢?

  人家桂军完全可以倒打一耙,说是他们湘军贪污了委座储存在这里的物资。到时他们还没地说理去!这招确实阴的狠啊!

  吴保国如此坚信这些人是桂军的原因是,那些把他们押到这里,连审讯都没有的士兵。直接将他们手脚绑起,同样堵住嘴巴丢到地窖里。

  就在那些人把地窖关上之后,吴保国亲耳听到,那些把他们丢到地窖的官兵,用着非常熟练的桂西话交谈。

  因为这里离桂西近,吴保国跟几个参谋,都听的非常清楚。这些人就是桂军冒充红军来打劫他们,原因就是替在通道城中,被他们湘军几乎全歼的一个主力团报仇的。

  至于不怕他们听到的原因也很简单,那就这事做的这么干净。没有真凭实据,谁会相信这事是桂军做的呢?

  清楚现在追究这些问题,已经没有意义的吴保国,立马派人从商行老板那里。借来几匹军马,把这个非常严重的情况汇报给通道的湘军正规军。

  至于干嘛不用发报机,原因很简单那就是发报机,已经被那些人全部给扫荡干净,就连电话线也被全部剪了个干净。

  就在这些担任通知的通信兵,骑马狂奔着往通道方面赶时,早上发现联系不上靖州城的通道湘军指挥官。就觉得事情有些不对,一大早就让原定上午返回的湘军主力团,返回靖州城看看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结果当他们看到几个保安团的士兵,穿着一身衬衫放马狂奔时,立马让部队停止前进。把这些显得异常愤怒的通信兵给叫了过来,当主力团的团长,得知靖州城储存的物资一夜之间,全部被搬空了之后。

  意识到这个问题严重性的他,很快给通过的湘军指挥官去电。电报的最后,无疑也附上了吴保国所发现的事情真相。

  得知桂军以红军的名义冒充湘军,把整个靖州城的物资仓库都洗劫一空,这位湘军指挥官气的是的蹦三尺高。立刻电告正在湘西主持围剿红军的何键,让他亲自回来做镇主持大局。

  这么多物资被洗劫一空,还是专门用于围剿红军的军用物资,事情绝对不简单。至于吴保国所说,对方冒充红二军团独立团,这位清楚红二军团编制的湘军指挥官。明确表示红二军团,根本就没有这个番号,这明显是对方故意戏弄吴保国的呢!

  一听靖州储存的物资丢失,还是桂军冒充红军给劫走的,何键也是怒火高涨的道:“好你个白眼狼,竟然使出这种阴招阴老子。看来你们是真不想给我何键退路,那也别怪我何键心狠了。”

  收到电报知道兹事体大的何键,很快就抽调了一个主力军,从湘西的围剿前线陪着他迅速的返回靖州,准备亲自出马调查此事。

  前次被桂军冤枉了一把,难不成这次又想让他湘军当替罪羊不成?

  觉得非常冤枉的何键,这段时间为了围剿红军所做的努力,何键自我感觉那位远在南京的委员长是看的到。可他一心为党国办事,这后院却老是有人捣乱,不刹住这股歪风将来他湘军还能否继续占着这块地盘都是问题。

  反正何键心里知道,那位委员长现在必须依靠他出力剿灭他的心腹大患红军。这事情就算赖倒他头上,何键自问最多挨几句骂,可把这事情是桂军做的给查清了。到时候,该哭的就是桂军两位大佬吧?

  至少何键清楚,委员长对他的提防远没那两位桂西大佬高,给他们在委员长面前上点眼药在何键看来,一点都不过份。谁叫他们这么阴险布这样一个,黄泥巴掉裤子不是屎也是屎的招数呢?

  http://www.mx99.com/book/393/30380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x99.com。梦想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mx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