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文学网 > 抗战之无双战将 > 第二十七章 狗咬狗,一嘴毛!

第二十七章 狗咬狗,一嘴毛!

  通道城位于湘南西南部,怀化城南端,东邻邵阳的绥宁城步,西边贵省的黎平城,北靠靖州,南接桂西的龙胜三江,处湘、黔、桂三省六县交界之地。其独特的地理位置,也将这个小县城成了红军转战路上,必须夺取的县城。

  当何正道带领独立团到达临口的前两天,突围至此的主力红军将此城顺利拿下,在通道进行了短暂的休整之后,做出兵分两路继续突围的决定。

  一路继续沿着既定路线,往湘西与红二、六军区汇合,一路则直接挺进,目前兵力最为薄弱的贵省,这是何正道从后世了解到的信息。

  让政委姚胜军负责管理部队之后,他又换上当地少数民族百姓的服饰,将一套湘军的军装背好。就从休整的山上走出来,准备前往通道城进行侦察。

  如果他预料不错的话,红军主力撤离这里之后,重兵云集的通道城,应该有不少阻击部队驻扎于此。

  在这种重兵驻扎的城中,进城的官兵一多,肯定会出现互不相认的情况。因此,何正道准备在里面搞搞破坏,如果能让桂军跟湘军继续鬼打鬼。想必一定会很有趣!

  面对何正道这个后世学习过特种作战的精英,直接从几个打柴的少数民族小伙子手中,买来他们挑进城里卖的柴火。何正道显得很轻松的,就带着几个警卫连的战士,顺利的混进了通道城中。

  看着那些还没来的及撒毁的红军标语,足以证明这座小县城,才刚刚被这些暂时只找到地方休整的围剿部队给收复。当然,他们收复的是一座红军人去楼空的县城。至于红军主力往贵省境内而去,他们暂时还没收到上头的命令,继续进入贵省境内围剿。

  难得有机会休息的围剿官兵到了这里,自然显得很放松。挑着柴火在大街上溜哒了一圈的何正道,很容易就发现,驻扎在这座城里的官兵。似乎不至湘军一家,就连桂军、中央军的一个团,也全部驻扎进城。

  这种三个同属一杆军旗,军装却各不相同的奇怪现象,或许只有在这种年代显得很正常。从一路看到的官兵军装,何正道在转了一圈之后,发现还是以湘军居多。至于其它桂军跟国中央军的部队,他们更多都是配合湘军进行围剿作战的。

  了解到这种情况,何正道将柴火以很便宜的价格,卖给了县城中的一家酒楼。至于陪着他一起进城的警卫连战士,身上挑的柴火也一并卖给了这位笑颜开的酒楼掌柜。

  当然,也许是看糊弄到何正道这个头次进城的傻小子。在何正道装傻充愣的询问下,身处这种消息灵通之地的酒楼掌柜,很快就将城里住进了近万人的部队情况,给说了一下。

  其中兵力最为雄厚的,无疑正是何正道猜测的湘军。其余桂军跟中央军,只有一个主力团,其余剩下的全是湘军的部队。

  打听清楚这些,何正道很快带着几名战士,在城中一个非常隐藏的地方换上了带进城的湘军军装。摇身一变,由进城时的少数民族卖柴小伙,一下变成在大街上溜哒闲逛的湘军进城官兵。

  至于何正道,这次则没有冒充警卫员,相反在腰上别了把小手枪,冒充起一个湘军中尉军官,显得很傲气的在城中的一座酒楼靠街的地方坐了下来。

  当他们在店小二的招呼下,很快就坐下来之后,何正道也仔细打量了一下酒楼的情况。看到坐到这酒楼,果然来了不少喝酒消遣的进城官兵。此刻正在推杯换盏的大吃大喝,不时还能从这些官兵嘴中,听到一些抱怨红军跑太快的话。

  望着有些嘴无遮拦的官兵,拿着他们围剿红军时残忍杀害红军的事情,当为他们喝酒时的谈资。几个随何正道出来的警卫连战士,听的那叫一个冒火,激动的差点拨枪毙了这几个,手上沾满了红军血债的桂军官兵。

  其实听到那个看上去也是中尉的桂军军官,诉说他在此次围剿红军的战役中,专门负责处理那些被抓住的红军俘虏,用尽在何正道听来残忍至极的手段逼供时。何正道又何尝不想,一枪将这夸夸其谈的家伙给毙了呢?

  但何正道非常清楚,现在他身处的是什么地方。‘小不忍则乱大谋’的道理,对于一个军校博士生而言,不是什么难以理解的事实。

  尽管何正道,在心里已经给这几个拿着杀红军俘虏多少,能比拼谁应该喝酒罚酒的桂军判了死刑。可要杀也要等到时机成熟才行!

  清楚以这几个桂军官兵,喝成现在这个样子,等下一准又会跌跌撞撞的回去。对于这种手上有点钱,就喜欢花掉的无良官兵,何正道清楚他们不会喝完酒,就回军营报道。一准还会去找些消遣的方式,那些烟花巷子就是他们休整时,最喜欢去的地方。

  用眼神命令这些警卫连的战士不要轻举妄动之后,何正道又将耳朵放到了其余几桌的湘军酒桌上。看到对方似乎,对于这一桌桂军官兵,时而大笑时而拍桌子的举动显得有些皱眉头时,何正道就知道接下来有好戏看了。

  果然在听到这些桂军吹完了围剿红军的事迹,又开始吹嘘他们桂军在此次围剿战中出了多少力,这剿匪总司令应该由他们的李宗仁担任时。

  觉得受到挑衅的湘军官兵,立马拍桌子笑骂道:“你们几个放什么獗词呢?这次要不是我们湘军帮忙,你们全县夺不夺得回来都是个问题,还好意思吹嘘你们桂军厉害。如果你们的李长官真厉害,就不会被委员长下令,给我们何长官打下手了。”

  本身喝的就有点醉晕晕的桂军官兵,听到有人瞧不起他们桂军,自然二话不说的反击道:“是,你们湘军是厉害,可这么厉害为什么还是让红匪主力给溜了呢?

  我看你们就是一帮饭桶,要是这次围剿战没有我们桂军跟中央军帮忙。就凭你们这些酒囊饭袋,怎么可能是那帮穷凶极恶的红匪对手。

  远的不说,就拿前些日子的湘江之战,要不是我们桂军用命。就凭你们这些人,怎么可能取得那么大的战绩呢?现在好处全让你们湘军领了,我们这些出力的连口汤都没喝到。难道就准你们炫耀,就不允许我们发发牢骚吗?”

  看着这个喝高了的桂军中尉,直接站起来很嚣张的用手指将所有在二楼喝酒的湘军都点了一遍,这无疑犯了众怒。可看到这一幕的何正道,却觉得机会来了!

  觉得时机似乎成熟的何正道,二话不说从桌子拎起酒瓶子就飞了过去骂道:“TMD,你说谁是酒囊饭袋,是不是存心找抽啊你?”

  比嚣张,何正道自问也不惧。相比其它人怒视,何正道则直接选择先下手为强。面对一个酒瓶飞过来,那位桂军中尉就看到。一个站在他身边,同样撑场子的士兵被酒瓶爆头。

  那飞溅而出的酒水,直接把这个中尉给冲个满脸酒水。至于那位被命中的桂军士兵,很干脆的‘呃’了一句,就软倒在地上。

  要知道,那瓶子飞出去的时候,何正道还是用了点儿狠劲。外加爆的地方,正好是对方的太阳穴。想必这个看上去,如同被打晕的官兵,应该是永远醒不过来了。

  看到手下人受伤,这些喝高了血气上涌的桂军,二话不说的道:“操TM的,你们这帮王B蛋敢动手伤人,真当你们湘军牛气是吧!告诉你们,老子不怕。兄弟们,去个人回军营叫人来,就说湘军欺负我们的人。把这帮王B蛋,通通收拾了。啊!”

  这话还没说完,何正道又是一个酒瓶直接砸到了对方的桌子上,将一桌吃的也差不多的酒席,全部给砸飞到一边。把这个似乎很嚣张的桂军中尉,给吓了一大跳。

  同时何正道也没忘记扇风点火的道:“叫人,你把所有穿着你那身皮的人叫来,爷都不怕。这里是通道,我们湘军的地盘。有种你叫人试试,老子今天不让你知道,花儿为什么那么红,爷就跟你姓。兄弟们,揍死这帮****的!”

  直接一脚把酒桌踢飞,何正道就带着几个早就想冲上去,收拾这些桂军的警卫连战士冲了过去。至于其它的湘军看到打群架,根本不用叫一窝蜂的也冲了过来。

  眼看着湘军人多势众,那位桂军中尉挡在楼梯口,让一个意识还算清醒的士兵,赶紧跑下去回军营叫人。自己抽出佩带的手枪晃动着道:“过来啊!有种你们冲过来试试,看看你们是不是比老子的枪还厉害?”

  可是回击他的,又是何正道飞出的一个砸碎在他身边的酒瓶,另外还有这些随行警卫连的战士,飞过去的桌椅板凳。

  看到这些飞过来的桌椅板凳,那个桂军中尉躲闪的时候。一不小心扣动了手枪的扳机,飞出的子弹,又好死不死的击毙了一个冲过来凑热闹的湘军倒霉娃。

  这一下子开枪打死人,事情就真的闹大啰!但这不恰恰就是何正道,最希望看到的吗?狗咬狗一嘴毛,咬的越狠何正道才越高兴啊!

  http://www.mx99.com/book/393/30379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x99.com。梦想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mx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