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文学网 > 抗战之无双战将 > 第五章 能相信吗?(求推、求收)

第五章 能相信吗?(求推、求收)

  看着被折磨的遍体鳞伤的小红军战士,何正道的心里着实有些不是滋味。对那三个趴在地上,真的一动不敢动的桂军士兵,他心头又额外增加了一丝怒火。

  经过询问年长的老红军才得知,这小战士是历属于红八军团的士兵,在红八军团路经此地,与桂军进行战斗时被打散的。老家正是被后世喻为革命老区的赣南省,年龄也正如何正道预料的那样,刚满十六岁。

  也许是看这个小战士年纪小,比较好审问,以至于这些桂军特意对他下了重刑。结果令这些老红军也为之动容的是,从始至终这小战士都没吐露半个字。

  就连老红军知道他身份,也是在没人的情况下,这些同属俘虏的红军询问,这个性格倔强的小家伙,才跟他们说了一个所属的部队及出生地跟年龄。至于其它连队和军官是谁之类的内容,连同属俘虏的老战士们都没能问出。

  经过一番仔细检查,何正道才稍稍放心了一些,因为这小战士伤势看着吓人,实际都是皮外伤,真正令他晕厥的原因,很有可能是饿晕的!

  让四位暂时能走路的老红军,将三名趴在地上的桂军,也享受到被捆绑的待遇后。同样觉得一天没吃东西的何正道,临时决定在这院子里休息一晚,等吃饱饭好好休息一晚,制作点干粮明天再上路。

  为了尽量不惊动村中的百姓,何正道让四个红军战士留在院子里,自己则去寻找吃食并将那些缴获到的枪支,全部背到休息的院子里来。至于那些尸体,何正道也带不走,只能放在那里,等明天离开相信自会有人替他们收尸。

  也许是这支桂军搜索队的进驻,村中稍年青的村民一个都看不到,能见到的都是一些上了岁数的村民。对于何正道穿着百姓服饰,提出可以用大洋买粮食时,这些百姓有感于何正道的善意。很快就有百姓,将收藏非常严密的粮食,挤出一部分送与他。

  对于这买粮的钱,这些村中的百姓却死活不肯要。另外还在何正道离开时,老人们似乎若有所指的告诉何正道,不希望他跟人说这粮食是他们送的。其它别的什么红军跟白军,他们都是平头百姓也管不了。

  在一户村民家中,何正道买了三只老母鸡,那位老人才勉强收了一块大洋。在何正道临走的时候,老人也同样有些担心的交待他,不要跟别人说这鸡是从他家买的。

  由此可见,红军在这些百姓心中是好人。但这世道如此,窝藏或资敌的重罪,这些平头百姓也害怕的很。

  拿着这些老百姓挤出来的粮食,走在村中的何正道心中真的不是滋味。这年头,有时做件善事都可能引来灭门杀身之祸。也难怪,随着这些白狗子在乡下的横行,不但离散的红军倒了霉,这些百姓也同样遭了殃。

  心中觉得沉甸甸的何正道,在踏进那座院子时,又很快压下了心中的郁闷。换了一付相对温暖的表情,亲自替这些同样饿的饥肠辘辘的红军战士,做了一顿他们好久没吃过的饱饭。并且给那位还处于昏睡当中的小战士,喂了一碗鸡汤并替他将身上的衣服重新换了一身。

  感觉小战士在喝了一碗鸡汤之后,呼吸平缓了许多,何正道等人才稍稍松了口气。只要让他好好休息一晚,相信明天应该会有力气站起来。

  令何正道庆幸的是,五个红军战士中,暂时没有需要搀扶或担架护送的。否则,就现在这几个人,还要搀扶跟担架,那接下来隐蔽转战无疑极度的不方便。况且在欠缺药品的情况下,一旦落下太重的伤势很可能就会因得不到及时的治疗而送命。

  吃过晚饭,何正道在院子周围设置了几个简单的报警装置,才返回院子。与四位吃过饭,精神已经恢复了大半的红军战士,打算来一次挑灯夜谈。

  至于那三个被捆绑着的桂军,只喂了他们几口水,没有理会对方想吃饭的恳求。又重新把他们的嘴给堵上,继续绑在院子的木桩上享受月光浴。

  五名被解救的俘虏当中,除了那位暂时只知道所属部队的小战士外,其余四个按照年龄排序,分别是历属红一军团的老战士张诚,湘南人,今年二十八岁。在与所属部队失去联系前,是所属部队的一名排级军官。

  其余三名战士则同属红五军团,而且他们都是红五军团十二师的战士,其中年龄最长的赵二仔,今年二十五岁在被打散前,担任过班长职务。

  另外二十一岁的胡瓜以及十九岁的黄四平,都是入伍快两年的老战士。他们都是在战斗中,被敌人冲散导致与大部队失去联系。在寻找大部队时,被这帮白狗子给抓到的。

  想到这被解救的五人中,竟然还有一个排级军官,何正道无疑也是很高兴的。只是想到他年龄可能是四人中最小,但接下来的作战指挥权,他必须拿下来。何正道在这些老兵的注视下,将证明自己身份的纸条拿了出来,交给能识些字的张诚看。

  在看到何正道年龄虽然只有十八岁,却是政治保卫大队的连级军官。出身红一军团的张诚。很清楚这支保卫大队的人,都是红军首长的贴身警卫。因此,何正道这么小能成为连长,并非什么稀罕的事情。

  将纸条还给何正道的张诚,突然好奇的道:“何连长,你以前是保护那位首长的?我看你年纪轻轻,武艺可真不简单。还有你下午那一枪,太准了。果然不愧保卫大队出来的精锐!”

  对于张诚的奉承,何正道却苦笑道:“不瞒老哥,我醒来之后,就发现了这些东西跟证件,其它以前的事情似乎忘了不少。收治我的那对夫妇,说我可能吃坏了他们熬的草药,得了失魂症。因此,张大哥你的问题,我还真的回答不出。”

  失魂症!

  一听这病张诚也顿时一惊,但很快就安慰道:“没事,我以前听村里老人说,这种失魂症并非永远治不好。如果运气好,说不定晚上睡一觉明天起床你就会想起来也不一定。

  就冲今天你救了我们,又一个人杀了这么多白狗子。接下来怎么行动,我们都听你指挥,你说怎么干我们就陪你怎么干。对吧?”

  已经看过那些被何正道格杀的诸多桂军尸体,这些也可谓久经沙场的老兵。在看到那些堆放在民房中的累累尸体时,也觉得有些头皮发麻。

  尤其看到伤口大多集中于喉咙跟眉心,这些老兵就知道,不论近战还是枪战,他们都没法与何正道一较高下。

  在这种危机四伏的情况下,选择一个能力强的领导,也是非常正确的选择。何况,从何正道拿出的证件,对方虽然年龄小,但职务却是五人之中最高的。

  对于张诚主动提出指挥权的事情,何正道并没推辞,相反很诚恳的揽下责任道:“既然几位大哥,都愿意配合我的工作,那我一定把你们送回老部队。不过,今晚四位大哥都安心休息,晚上的哨由我一个看着就成。

  张大哥你不要争,你们身上都有伤,需要好好休息恢复一下。我年青力壮,加上还有武艺傍身,可以打坐静休。所以,放哨的事情不要争了。这时间也不早,大家还是早点休息。我们必须在明天天亮时,就迅速离开这里去追赶大部队。

  否则,一旦这些人太晚没有归队,还是会引起桂军怀疑。到时又被那些白狗子盯上,我们也会有大麻烦。暂时就安排这些,现在大家赶紧回房休息吧!这小家伙我看着就成,你们不用担心。”

  在说话的时候,何正道见张诚有些不好意思,让他一人值整晚的哨。可看到何正道态度如此坚决,也觉得确实被折磨的有些精神不振的张诚等人。最终还是同意了何正道的安排,返回先前稍稍整理出来的房间休息。

  就在四人临睡前,刚才交谈中话最少的赵二仔突然道:“张排长,你觉得这个姓何的能相信吗?”

  对此张诚愣了一下道:“不管他是不是保卫大队的,他是当着我们的面杀了这么多白狗子,又救了我们的命。一定不会是什么坏人!

  现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只能相信他。有这样一个高手在身边,我们返回大部队的希望就很大。如果仅凭我们自己走上百公里去追赶大部队,你觉得有机会吗?”

  这话一出,张诚没有理会还在沉思的赵二仔,拉开一床被子就闭上眼睛休息。其余两上同属红五军团的老兵,也没说什么,对赵二仔笑了笑就沉沉的睡了过去。

  觉得自己是不是问错话的赵二仔,也只是觉得何正道得了失魂症的理由有些过于牵强。但想到何正道如果真是混到他们身边的敌特,那他图的又是什么呢?

  这种怀疑,似乎也说不通啊!

  http://www.mx99.com/book/393/30377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x99.com。梦想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mx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