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文学网 > 抗战之无双战将 > 第二章 你是什么人?(求收藏)

第二章 你是什么人?(求收藏)

  当蹲在屋后树丛中的何正道,时刻关注着院中农家夫妇的一举一动时,远在百里之外的湘江却被染成了一片腥红。

  这场令红军从长征初期的军队数量,直接锐减了一半多的血腥渡江战役,是很多从这场战斗中活下来的革命英雄,最不堪回忆的一段心酸往事。

  很可惜此时的何正道并没意识到,此时正是湘江战役最为坚苦与残酷的时候。此时的他双眼死死的盯着,那些端着枪对收留他的夫妇喝斥打骂的国党士兵。

  望着这些同属一族的军人,如此欺压同种族同地域的百姓。何正道也终于明白,为何连当地的老百姓,也会对这些本出自于他们家乡的子弟兵,如此痛恨之极。

  根本的原因就是,他们不配称之为军人。

  在何正道看来,一个军人除了需要具备过硬的军事技能外,政治素养也同样重要。

  在他看来,如果让他选择一个不懂何为民族大义,不懂保家为国的强悍精兵。他宁愿选择一个,懂得爱护百姓,真正懂得为国为民奉献的普通一兵。

  原本还想等这些士兵搜寻不到自行散去,他再出来跟这对夫妇道别而后离开,望着这些士兵竟然开始拖着刚才发出感叹的妇女,往房间里面走去时。

  一向眼中揉不得半点沙子的何正道怒了,他很清楚这些打着搜查红军借口的士兵,此时此刻想做的到底是什么。

  考虑到身上没有枪支,何正道能做的就是近距离的格杀对方,很快将包裹中的柳叶飞刀取出两柄。扣在手中迅速向院中的两位,押着苦苦哀求中年汉子的两名士兵摸去。

  等到进入飞刀的射程之后,何正道直接闪身而出迎面走出。就在两名****士兵,被突然出现的何正道给惊住,准备端起枪防御时。一脸冰寒如铁的何正道,身体左右扭动了一下,两柄飞刀如同子弹般犀利,直接插入了对方的喉管之中。

  望着步枪掉落捂着喉咙发出‘呜呜’声的士兵,何正道在地上满脸是血中年汉子哀求的眼神中,一脚踹开了紧闭的房门。看到刚才拖着妇人进屋的两个****士兵,正一脸淫*笑的撕扯妇人的衣服,连刚才背着的步枪,此刻都放在床边不管不顾。

  见到踹门而入的何正道,两个白狗子狞笑的面孔突然僵住,在意识到何正道来者不善时,一位裤子都脱了大半的中年老兵愣道:“你是什么人?”

  何正道冷笑道:“你们刚才不是在搜捕红军吗?你觉得我会是什么人?败类,禽兽,就你们这种素质,真是沾污了这身军装。”

  意识到何正道是红军时,一个刚才充当帮手的士兵,就准备去将放在一旁的步枪给拿起来。结果随着何正道一甩手,一柄飞刀直直的插在了对方的大腿之上。

  扑嗵一声跪倒在地的士兵,望着步步逼进的何正道,终于害怕的磕头道:“红军爷爷,别杀我。我上有八十岁老母,下有没断奶的孩子,你千万别杀我啊!我什么都没做,真的什么都没做啊!你们红军不是优待俘虏吗?我投降,我投降,千万别杀我啊!”

  对于这种华夏通用的求饶借口,何正道冷冷的道:“你今年多大?”

  被插了一刀的士兵不明白问这个做什么,但还是很快的道:“二十二!”

  听到对话的回答,何正道不禁冷笑道:“看来你母亲很厉害,都接近六十岁还能把你生下来。按理说,你父母应该算是老来得子,可怎么就生出你这么个畜生。要是我有你这样的儿子,还不如生的时候直接一把掐死,省的丢人现眼。

  如果你们执行军务,搜索残敌无可厚非,可你们现在在做什么?面对一个足够当你们母亲姐姐的妇女,做出这种禽兽不如的事情,你们还有什么脸,说自己是一名军人?”

  被何正道揭穿求饶的把戏,又被驳斥的哑口无言,这位士兵一时也不知道应该找什么理由求饶,能做的只有拼命的磕头,嘴里还不停的重复三个字‘别杀我’。看来也是害怕到了极点!

  相反那个已经将裤子提上的老兵,却显得很平静的道:“落到你手里,要杀要剐随你便。就算你杀了我,你也跑不了,在这山下有我桂军一个排。

  要是我们晚了没回去,他们肯定会知道我们出事了。到时不但你要死,窝藏你的这一家人都会死,哈哈,有你们陪着上路,老子不孤单。”

  嚣张!狂妄!老兵油子!

  对于这老兵色厉内茬的大笑,何正道很平静的道:“真的吗?很可惜,这话威胁不了我,你还是必死无疑。而且我敢很肯定的告诉你,就算你变成一堆白骨,老子跟这对夫妇也会活的好好的。你信不信?”

  见何正道一柄飞刀已经扣在了手中,刚才还指望威胁能起作用的老兵,终于扛不住死亡的压力。望着靠在床上哭泣颤抖的妇女,就准备冲上去抓对方做人质。他很清楚,红军在面对普通百姓时,都不敢随便开枪。因为,那是违反军纪的重罪。

  想法虽好,但他的动作再快也快不过飞刀,被近距离的飞刀直接从后背扎进穿胸而出。刚刚跃起的老兵,‘嗵’的一声倒在了床榻上,挣扎几下就再也不会动弹了。

  看着带队的老兵死了,年轻的士兵更是吓傻了,头也不磕拖着一条残腿往外爬大哭道:“别杀我,我没害过人,也没杀过你们红军。我才当兵不到两个月,我真的不想死啊!”

  望着这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哭诉的新兵,何正道冷冷的道:“别嚎了,再嚎我就真把你杀了。现在回答我几个问题,如果你回答的好,我就饶你一条狗命。如果你敢欺骗我,我一定让你死的比他们三个更惨。”

  ‘红军爷爷,你问,你问,只要我知道的,我全交待,我全部交待!’

  能不用死,无疑是最大的幸运,新兵很快就表示,一定将所知的情况全部告诉,对现在局势并不太了解的何正道。

  当一番询问之后,何正道在听到红军主力目前正在渡江,渡的江还是湘江时。有关于这场令红军伤亡惨重的战役资料,很快浮现于脑海之中。

  只是当他听到,现在自已所处的位置,距离湘江有近两百公里之远时。他就知道,就算他现在有辆车,恐怕也赶不上大部队了。

  继续审问之下,他又得知在山下的村子里,这名士兵所在的桂军排,还押着五名搜捕到跟大部队走散的红军战士,正准备送往距此十公里左右的恭城领赏。

  这些桂军的散兵游勇,为何如此热衷于搜捕红军,最关键的是每抓到一个红军,就能从城里的军官那里,得到五块大洋的赏金。

  正是冲着这些赏金,这些捞不上冲锋陷阵的二线部队,才疯狂的搜捕着与大部队走散或被打散的红军官兵。

  得知这个情报,何正道也很遵守诺言,没杀死这名很老实回答了他所有提问的新兵。堵上嘴捆绑着推到屋后的树丛之中,将其捆绑在一颗大树上,任其自生自灭。

  将四名士兵身上的枪支弹药,以及随身带的一些钱物,何正道只取了五块大洋当路费。其余搜出来的几十块大洋,全部放到两个还有些惊魂未定的夫妇跟前。

  很诚恳的道:“大哥大嫂,这里肯定不能住了。因为我的原因,让你们承担这样的罪过,正道实感抱歉。现在时间紧急,我就长话短说。这些钱大哥拿着,收拾一点东西还是远走它乡,找个没人认识你们的地方再安家,这里不安全了。

  我现在身体已经好了,也要去追赶我的部队,我们也只能就此告别。它日如果有缘再见,正道一定报答大哥大嫂的救命之恩。现在正道身无长物,只能借花献佛,把这点钱留于你们做盘缠和日后所用。

  山下那些白狗子,我也不会让他们好过,你们放心大胆的从后山离开,他们不会有机会追上你们的。请你们相信,暂且忍耐几年,相信不久的将来,我们红军一定会让,全华夏的老百姓过上幸福平安的日子。正道走了,两位多保重!”

  将钱塞给不好意思拿钱的中年汉子身前,何正道出门前给两人弯腰行了一礼后,就背着四条步枪快速的往山下走去。

  这对夫妻,拿着何正道留给他们的大洋,不舍的望了这幢居住了几十年的房子之后。还是含泪快速的步入后山,消失在这片大山之中。再想回来,恐怕也将遥遥无期啊!

  http://www.mx99.com/book/393/30377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x99.com。梦想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mx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