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文学网 > 席卷天下 > 第317章:斩将夺旗

第317章:斩将夺旗

  立不世之功勋,成就名留青史之伟业,此便是桓温一直求追的事情。

  哪怕是在犹如烂泥潭的东晋小~朝~廷那边,桓温依然是想要有所作为,要不也不会努力那么多年想要促成讨伐李氏成汉,为了这个目标不惜以堂堂门阀家主之身屡次奉承庾氏门阀第二号人物的庾翼。

  一次例常的联络却成了桓温人生轨迹的拐点,一开始他其实是完全懵了再加上生无可恋的心态,可是后面却自己想开了,所闻所见汉部这边会是一个更大的舞台,那就换种心态将改变视为机遇,准备好迎接属于自己的新生和更大的舞台。

  有目标的人总是会有更多的动力,再加上有相应的能力,只要是能够有一处可以发挥的舞台,此类人等必然是会绽放属于自己的光芒。

  对于桓温来讲,他觉得自己缺乏的就是一次机会,只要机会来临必将一朝闻名天下知。

  【大纛那边的将领就是麻秋?】桓温觉得自己一直都在等待的机遇就是今天,他抓紧了手中的马槊,无比渴望:【能够将麻秋斩于马下,或是进行生俘,便是难得的功勋吧?】

  石碣赵国是东晋小~朝~廷的老对手了,互相之间有什么闻名的人物基本上都互相了解,麻秋算是石碣赵国有名的将领之一,要不也不会曾经履任征东将军一职。相对而言的话,桓温在长江以南或许很有名气,可是到了“天下”的这一个级别只能算是一个默默无名的人物。

  谢安发现桓温有些不对劲。怎么说呢?他就是觉得桓温好像在酝酿什么,桓温那双像是猛虎的眼眸死死盯着远处敌军的大纛,那副蠢蠢欲动的模样太过明显。

  战场之上,发动冲锋的汉军突骑兵冲势并没有降低多少,红色的浪潮一直迎接着五六颜色的敌骑坚强且有力地挺进着。另外那些汉军弓骑兵,他们移动到石碣赵军三叉戟的一侧,于奔驰中不断远程射箭,屡次齐射就是五百支箭矢,一次齐射应该能够射翻近百敌骑。

  “不能追上那支擅长奔射的汉军?”麻秋略略有种想吐血的冲动:“没道理啊!他们长途而来,战马的脚力不该这么强。并且越是身体庞大的战马,不该是耐力越差吗?”

  只能被动挨射无法进行反击的战斗太使人憋屈,汉军弓骑兵一次齐射该是有数十到一百的战果,那简直是一件惊人的事情。

  要是石碣赵军成为散兵状态的话,汉军弓骑兵的杀伤力会下降,可现在就是抱成团的决战态势,骑兵之间怎么可能分得太散?

  麻秋看向战场的另一侧,发现富城之内又涌出约一千五百的骑兵,注意分辨一下看出是那些丁零人,向着一侧的传令兵吩咐:“让翟斌接近所能地追击汉军的弓骑。警告他,违抗军令就数罪并罚!”

  传令兵得到指令当然是去转达。

  麻秋想了一想,又向另一个传令兵吩咐:“着刘浑那一侧分出一千骑,配合丁零骑兵压迫汉军弓骑的活动空间。”

  要是再那么任由汉军弓骑兵在侧翼奔射下去,三叉戟就该变成双箭头,再来就是太打击士气了。

  翟斌带着自己的部众骑兵出城,琢磨着该怎么浑水摸鱼,还没有怎么想明白的时候,麻秋的命令传达了。

  “开什么玩笑!”翟斌一听命令立刻发憷:“没看到怎么都追不上反而要沿路被射吗?追击等于送死!”

  战场有分工,该是怎么个分工法总是有一部分会倒霉,例如为了大局考虑而特意被牺牲掉的棋子。翟斌不懂这个,但他可不想被牺牲,尤其是看着好像要赢了的前提下让自己的部众去送死。

  被派来的传令兵只说:“小的已经将命令传到。”,没给翟斌再抗辩的机会,拍拍马屁股走了。

  另一边同样接到指令的刘浑则是异常干脆地执行麻秋的命令,他深切知道分明追逐至少还能保持阵型,要是任由汉军的弓骑肆虐三叉戟的一翼就要废掉,等于是没有必要的牺牲就无法顾全大局。

  由于汉军弓骑兵不断在移动中射箭,实际上位处他们这一侧的石碣赵军阵型已经乱掉,是那些骑兵下意识地散开,导致三叉戟的一翼显得松松垮垮。

  翟斌有执行麻秋的命令吗?有的。但是他执行得不是那么坚决,根本就是磨磨蹭蹭地移动过去,随后在汉军弓骑兵的射程之外放放空箭,只摆出一副“我很努力干活,有没有效果另说”的无赖嘴脸。

  一直在关注动向的麻秋自然是看到那些丁零人的出工不出力,他这个时候却是没有过多精力去想怎么处置翟斌,只因为出现冲阵的那边已经要完成相互之间的凿穿。

  【投入新的兵力?】麻秋只是稍微一想立刻付之行动,对着左右大喝:“上!”

  位于麻秋身后的石碣赵军听从命令而出,仅仅是留下不足千人作为最后的预备队。

  这一场战事打到这个份上,麻秋实际上感到无比的憋屈。他手中握了不少的牌,但是每一张看着很好看,使用起来却是没有太大效果。

  【总感觉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对劲。】麻秋不喜欢那种心神不宁的感觉:【忽略了什么呢?】

  另一边,森林里面的汉军已经得到命令,做好了随时出击的准备。

  “果然是这样啊!”桓温已经下令让本部做好出击准备,笑呵呵地说:“两军互相凿穿,肯定是会再派出新的生力军堵在前面。”

  桓温在等的就是这一刻,石碣赵军大纛周边的兵力仅仅剩下一千左右,恰是斩将夺旗的最佳时机。至于这个时机是友军的牺牲换来?桓温会说不是自己冷血,事实上他也做出了正确的判断,就如同先前所讲,为了整个战局总是有些人会被作为棋子,就是棋子本身不会乐意就是。

  “安石,你是随军冲锋,或是先行退离?”桓温知道谢安的骑术不好,先是一问,后面又说:“要不安石还是退离。”

  骑术不行的谢安对此没有什么意见,他知道桓温这一杀出去不管战果怎么样,富城战场的汉军全面撤离是必然,那当然是自己先带着一些无法参战的将士从原路先撤。

  桓温还在等待,是等待石碣赵军大纛周边的敌军离开更远,也是在等待谢安带着一些人撤退。

  【看着身份绝对不低!】桓温很高兴:【要是能够杀掉必定要斩下首级!】

  另一边,完成凿穿的汉军突骑兵该是还有一千七百左右,等于是高强度的对冲拼杀折损掉五百,他们没有来得及喘口气立刻就是对着迎面而来的新一波敌军再次纵马驰骋。

  到了这个时候,石碣赵军的三叉戟攻势基本上就是废了两路,而汉军突骑兵又对麻秋新派的援军发动冲锋的时刻,三叉戟那一路丝毫无损的石碣赵军也完成转向,对着汉军突骑兵的侧翼笔直冲杀而上。

  【太凶悍了!】麻秋目光所及的范围内,交战过处遍地尸体:【己方损失绝对超过一千!】

  石碣赵军占据完全的数量优势,但是开战到目前,汉军一名骑兵的阵亡就是拉着至少五个石碣赵军当垫背。这样的战局是羯人本族骑兵很久没有在中原腹地碰上的事情,导致不但是麻秋有些发木,参战的石碣族人亦是觉得不可思议。

  “他们真的是晋人成军?”刘浑撤离了战场,他这一侧的石碣赵军已经崩了,是被汉军弓骑兵给射崩溃,那种被动挨射无法反击的局面也就是羯族骑兵才能硬顶那么久。他看向了中路那些稀稀落落的己方骑兵,呢喃:“有充足优势兵力还打成这样,难怪翟斌会畏缩。”

  要说战场之上的汉军骑兵给石碣的本族骑兵什么印象,那就是汉军骑兵那种剽悍和韧性结合出来的胆气。要换成是其它的军队,哪怕是最近风头正盛的慕容燕军遇到石碣赵军,慕容燕军也就是打机动游弋的消耗战或是埋伏战才会得势,可不会像汉军明明数量不占优势还硬撼。

  刘浑在考虑要不要整理一下队形再战,眼角却是捕捉到那处森林涌出骑兵,令他讶异中看过去:“奇怪,刚才已经尽数杀出……”,话到一半却是看清楚旌旗,耳边也传来了吼声。

  桓温是持续等待才率军杀出,他一开始在驰骋在队形的最前线,后面慢慢降速。

  森林处涌出的汉军骑兵皆为轻骑,数量不多不少就是三千。他们涌出森林大约一里,桓温将马槊前指,手持旌旗的骑兵亦是将旗帜的矛头前指,像是演练了无数遍那般,所有人立刻高声大吼:“汉军威武!”

  “嘎!?”麻秋愣了,不是别的,是诧异那个森林不是他们埋伏的位置吗?怎么会涌出数千汉军!他有些纳闷:“这支汉军什么来头?刚才这些汉军开战没有呐喊,这支竟然喊了!”

  近乎于是瞬间的诧异过后,麻秋想都没想直接带着部队动了起来,他可不白痴到汉军将攻击目标放在自己身上还懵懵懂懂。

  麻秋一动,其余的石碣赵军也会发生相应的变化,例如原本在追击汉军弓骑兵的那些石碣赵军向麻秋这边靠拢,将要冲向汉军突骑兵侧翼的石碣赵军产生迟疑降低马速。

  “别让敌军主将跑了!”桓温知道大喊没多少人能听清,可他依然狂吼:“别管其他的,直接杀向敌军大纛位置!”

  要说以逸待劳,桓温带人在森林里观战至少两刻钟,战场之上的敌我双方却是移动了那么久,目前战场范围战马脚力最好的当属桓温以及麾下三千轻骑。

  麻秋刚才所待的位置距离森林该是三里地左右,他发现不对劲的时候转变方向移动起来,可与桓温所部的距离依然在快速拉近。

  再一次完成凿穿的汉军突骑兵,他们的数量降低到一千四百左右,战马驰骋的速度也是降慢,却是完成凿穿之后向着麻秋的必经之路继续驰骋,连带游弋于外的汉军弓骑兵也是逮着要前去保护主将的石碣赵军射。

  【这个节奏不对!】麻秋想破脑袋都搞不懂一点:【方才我与汉军的伏兵是同处一个森林?那他们……】

  想着想着,麻秋却是恍过神来,目前可不是想那么多的的时候,该是让人去堵住那股新出现的汉军,可别自己给追上。

  桓温很兴奋,是非常非常的兴奋,每每离追逐的对象近一些,那颗心脏跳动的速度就会越快。令他更兴奋的是,战场之上的友军很够意思,惨烈厮杀一阵又一阵之后,友军竟然懂得自己的意图去堵住麻秋的后路。

  自森林有汉军杀出,本来已经混乱的战场彻底变了形状,之前双方或许还讲阵型什么的,现在却是以麻秋所在的大纛成为漩涡中心,双方骑兵就是被拉扯着移动。

  哦,对了!正在被拉扯的队伍不包括那支丁零骑兵,翟斌带着自己的部众出工不出力许久,发现森林里竟然涌出汉军骑兵的第一瞬间是移动到富城的城门口附近,假装很努力地一再绕圈子。

  追逐再追逐,桓温看到前方友军切断路线,导致石碣赵国的大纛不得不转向,他兴奋得大吼一声:“逮住了!”

  没有多久,桓温真的带人是冲杀到了麻秋本部。他本人那一刻血很热,舞起马槊来根本就没有感觉到兵器的重量,一击又是一击,每一次挥动都能将一个敌兵扫落下马。

  麻秋却是感觉自己的脑子要炸了。他不断拍着马屁股加速,内心里不免恍惚:【怎么会演变成这样!难道一开始就是一个阴谋?】

  因为有目标而努力的桓温,他此时此刻恶狠狠地盯着身穿华丽甲胄的那名石碣将领,呼喝身边的亲兵为自己清扫周边敌兵,下一刻是将马槊放在马背,十分顺手地抽出放在一侧的骑弓,张弓搭箭没有停顿就是一射……(未完待续。)


  http://www.mx99.com/book/372/489508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x99.com。梦想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mx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