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文学网 > 席卷天下 > 第311章:下一步动作

第311章:下一步动作

  这年头使用铜钱交易的不能说没有,只能说数量之少远超想象,以物易物才是主流。

  另外,相对于款式混乱和质量不一的铜钱而言,主流的货币其实是帛或绢,上些档次的货币是绸或是缎。

  布匹为流通货币近乎于占了华夏文明的整个古代历史,毕竟铜钱除了当钱只能融掉做一些工具或是器物什么的,人却是不能没有一身衣裳,如此也不算难以理解。

  蜀中自春秋战国时期就是一个盛产布匹的地方,尤其是以锦或绸缎的工艺最高。那或许是与区域性的植物生长环境有关,可能也是气候导致,但蜀中的布匹一直是华夏文明中相对上成的产物属于毋庸置疑。

  昝坚带来的布匹数量众多,大多是以麻布和锦为主,少量的绢、绸缎和丝绸。

  啥?绸缎不就是丝绸?当然不是了,绸分为好几种,缎的种类也不算少,甚至还专门划分出很多类别的真丝体系,怎么会都一样呢。

  汉部这边没有生产丝绸的工艺,想从长江以南想办法也遭遇那些门阀和世家的阻击,甚至是能够购买到的丝绸也数量不多。

  “要是换算下来,货物价值颇为可观。”吕议满脸的兴奋,他也不得不兴奋,绸缎那些也就罢了,最主要的是昝坚还带来了懂得制作丝绸的奴隶。他眼巴巴地看着刘彦,说道:“君上,无论如何都该拿下!”

  说的不止是被运来下密的那批货物,长江之上可还有一大批货物并没有登岸。

  要是将昝坚报上的那些货物数据算起来,单单是兵器而言汉部就需要支付近两万单位,而这个只是第一批。

  李氏成汉那边报出的价格不算过份,甚至可以说略略有些廉价,那是区域位置决定了的事情,蜀中布匹产业就是这样,甚至是茶叶供应也不赖,就是缺乏与战争有关的资源。

  没有错的,蜀中虽然是多山地区,可是铁矿的数量从来就有点担忧,并不是说多山就代表多矿产。

  必须要说的是,蜀中发展茶业也不是一年两年的事情,该是从西汉时期就开始发展,不过与之中原颍川周边的茶业竞争不过,可是近来中原战乱纷飞和生灵涂炭,华夏区域的茶业成了蜀中为之称冠。

  青州离蜀中太远,想要付之武力不知道是多久之后的事情,双方有长江作为贸易通道,建立贸易关系其实是一件挺不错的事情。

  刘彦内心的感觉其实挺怪:

  刘彦改变的历史挺多,对于熟知历史的人或许是有害,但对他这么个对五胡乱华并不熟悉的人却是没有太大的所谓。

  从蜀中获取布匹来源是一个不错的选择,相应地刘彦比较乐意输出内河舰船,对于兵器和甲胄的输出则是必然要进行控制。

  吕议得到指示也就离去。他是无比倾向于与李氏成汉形成良好关系,贸易仅是一个理由,第二个是蜀中太远。

  进入到冬季的中原,往常的岁月也许是该消停,但今年却是不一样。

  石碣赵国哪怕是大雪纷飞的季节也依然在做相关的战争准备,石虎疯也似的不断抽丁,全国可征调青壮不断向邺城进行汇集。

  没有被改变的历史上,今年(公元343年)也确确实实是石虎大举征兵的现况。有历史记载,石虎抽丁百万,各州郡陷入极度的动荡之余,被抽调的青壮竟是有三成左右死于行军途中。那是被野兽吃掉,也是疾病导致减员,各条道路上处处可见没有被掩埋的尸体。

  大量的抽丁只是致使动乱的一部分,石虎有明确的命令,三个人就要奉献一辆车,那等于是至少一匹马或是牛作为脚力,再来是还有需要承担的布匹,导致凑不出来的人要么是卖掉任何能卖的东西来凑,再凑不够只能是拿根绳子到野外找棵树弄死自己。

  受到石虎祸害的远不止是中原的晋人,羌族、氐族、匈奴……等等一些杂胡,除了羯人是在祸害别人之外,其余族群有一个算一个其实都是处于被祸害的地位。

  “除开豫州方向,我们与石碣的边境皆有近两百里的无人区。”纪昌是特地过来,任何国家都在这个冬季练兵秣马,汉军怎么能够安心猫冬?他指着挂起来的地图,说道:“北边已经确认占领黄河以南的郡县,是否考虑趁黄河结冰,过去占领北岸的几处险要之地?”

  临近青州的黄河北岸其实并没有什么险要之地,甚至可以说根本就是一片平原。没有险要的地形,那只能是依山傍水建造要塞,纪昌记得无比清楚,自家军上的直属部民(系统农民)建造要塞可是能手。

  汉军并没有想要在冬季安生下来,尽可能地蚕食周边的无人区,于必要的地形建造兵堡之类的屯兵点,这个是汉军的冬季战略之一。

  青州北边脚步会停止在黄河,可是在对岸建造一些“钉子”也真心是有必要,毕竟汉军的舰船犀利,一条黄河不足够形成什么障碍,反而是黄河结冰的时候才是麻烦。

  就是为了防止石碣赵军趁黄河结冰过河,那些屯兵点才必须建,牵扯到的问题是建造多少个,又布置多少兵力。

  “每个要塞(城堡)可以暂时先屯兵一百。再来是最好相隔十里建立一个要塞。”纪昌说得无比豪气:“如此一来至少冀州方向哪怕不是固若金汤,石碣赵军在没有攻克黄河北岸的要塞,必不敢南下。再则……那些要塞的存在不止是预防石碣赵军南下,对于将来针对慕容燕国也能用上。”

  十里一个城堡,代表刘彦需要在黄河北岸的沿线建造至少四十个城堡,那是一个比建造一条长城难度低不了多少的工程。

  “有……必要那么多吗?”刘彦不缺资源,但城堡建造周期有点坑,没有那么多的系统农民去干那些事情。他蹙眉说道:“泰安,我们远不到守成的时候啊!”

  纪昌直接一个愣神,后面是怔怔地看着刘彦,脸上有困惑和……怎么说呢,就是满满的欣慰。

  本来就是的事情啊!汉部是拥有了青州和徐州大部、兖州局部,算起来地盘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就人口是大硬伤罢了。

  纪昌就是考虑到人口的不足,再来就是青州基本被打烂,仅仅是徐州显得略略好一些。按照通常的情况,以这种状态怎么都该采取守势,至少先让青州恢复过来,之后才又是接着扩张。

  “地皮或许可以不占,但不向外进攻的话,依靠生孩子增涨人口周期太长了。”刘彦有着所有现代人共同的毛病,既是生活在节奏快的社会,恨不得一秒钟当两秒来用。让他去等待个三五年都算久,用一二十年去谋划一件事情比死还难受:“我们需要大量的人口。”

  军事实力上面,随着系统人口上限达到两万五,刘彦实际上并不再为军事力量而发愁,毕竟那可是随时都能补充的两万五千人口上限,该发愁的是资源消耗越来越庞大,没有足够的劳力来获取需要的资源。

  对于青州的发展并不困难,事实上因为刘彦有金手指的存在,汉部并不需要为粮食担忧,一个系统农民应付十亩田,五千系统农民就是五万亩。那是一年产三次,每次每亩该有六百斤左右产出的田,那么一年产出就是八十万石以上的植物类粮食。

  八十万石以上的粮食按照晋斤来算就是接近一亿斤,成年人每天消耗的植物类粮食与副食有关,平均数一个成年人天消耗的植物类粮食不会超过一斤五两,那还是一天三餐的消耗。老弱与妇孺消耗的粮食更少,一天也就是七两左右。

  除开系统农民的产出,汉部每年的植物类粮食产出该是有两百三十万石左右。非植物类的食物?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整个渤海就是汉部的海,海鲜的出产数量可以说异常恐怖。

  另外,不要忘记一点,汉部可不是一个纯粹的农耕体系,牧畜前面靠抢,后面贸易了不少,整体数量上其实非常恐怖。

  刘彦有思考过一点,日后系统人口上限要是再增加,可能会优先考虑增加系统农民的数量,毕竟五千的系统农民产出就占了全国三分之一的植物类粮食产出,着实是太吓人。

  “君上一直以来都在培养部众的自信与底气,花了三年的时间已经初显效果。”纪昌欢欣地说:“确实是不该守成,应当进取。”

  强者都是打出来的嘛,征战的过程就是获得人口和资源,越打越强才是发展之路。不过有一点纪昌需要隐晦地提醒,他就提到了石碣对中原的统治,认为哪怕是没有汉部的话,石碣的崩溃也不会太远。

  石碣是以绝对的少数在统治多数,纵观历史少数族裔统治多数民族,那只能是依靠残暴和思想阉割。得庆幸石碣采取的是血腥的残暴而不是思想阉割,受害者或许是有一两代人,但总比思想被阉割掉祸害无数代。

  汉部在主动进行融合时,进行的就是一种思想上的阉割,差别就是让那些人无论是从灵魂还是*都成为一名汉人。得说华夏文明的厉害之处就真的是在于这里,看看入住中原之后的异族就知道了,不管是哪一个异族本身有什么文化,最后都会被华夏文明包容并吞噬掉。

  一个民族的自信心和韧性就在于融合,刘彦有充足的信心在自己这一代会做得很好,他所需要的就是获得一场又一场的胜利,给予现在的部众,未来的国民,让他们为身为一名汉人而感到由衷的骄傲。

  当然了,饭得一口一口地吃,对于刘彦来讲,有了新的军事行动,那么先前特意留下来作为练兵的彭城就没有必要存在了。

  刘彦下达命令攻取彭城的隔天,吕议带着庾翼过来。

  “庾稚恭要参观我军对彭城的攻坚之战。”吕议可没直接带庾翼见刘彦,是先安排在偏厅,单独与刘彦沟通。他笑呵呵地说:“作为交换,庾稚恭会协助我们在长江以南展开互市。”

  “无所谓。”刘彦说的是庾翼参观彭城之战,他比较重视的是:“那些各国的雇佣军,他们没有闹什么幺蛾子吧?”

  有汉军在向兖州方向的无人区进行渗透,来自朝1鲜半岛的那些雇佣军跟随开拔,大多是被安置在一些节点作为屯兵。会这样安排比较简单,该给的工资已经付了,那些雇佣军却是一直很闲,应该给找点事做。再来是,无人区的节点争夺其实比较激烈,来自朝1鲜半岛的那些雇佣军死多少刘彦都不心疼。

  是的,为来年战事做先期准备的行动已经正式进行,首先就是对无人区进行必要渗透以及推进。

  被动用于冬季战争的汉军数量其实不多,除开系统部队之外,来自朝1鲜半岛的那帮人全数出动。

  “那些家伙耐冻。”吕议说了一个优点,后面却是无比嫌弃地说:“就是军律太差劲了。”

  应该说的是,除了汉军强调军律,那该是只有晋军才会讲究军律,其余所有国家也就是对于核心部队才会稍微讲究一下。

  刘彦没扯其它的闲话,问道:“到开春之前,能从朝1鲜半岛弄来更多的佣兵吗?”

  吕议就是一个负责外交的人,他也清楚自家君上的意图,笑呵呵地说:“高句丽那边其实没多少青壮了。百济那些诸加不拿臣属当人看,只要代价足够可以弄来更多。新罗……这个国家最近出了一些事情……”

  说来也是搞笑了,新罗竟然被伽揶搞了突袭,连带倭列岛上的九州和出云也渡海袭击新罗沿海。

  “新罗女王恳求让他来来到中国的军队回去。”吕议戏谑地说:“他们愿意赔偿,甚至……愿意将王储送来。”

  新罗是由女王当家,王储自然也是个女的,就是干嘛要送来刘彦这边?(未完待续。)


  http://www.mx99.com/book/372/476843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x99.com。梦想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mx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