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文学网 > 席卷天下 > 第12章:有点意思

第12章:有点意思

  羯族人的残暴几乎是举世皆知,哪怕是同为胡人,包括鲜卑、匈奴、羌、氐,甚至是杂胡,谁都对羯族的残暴感到心悸。

  拓跋秀并不认为是因为自己长久被追杀,走偏僻地区才没有看到繁华和文明,羯族人统治下的中原也就几个地方有繁华的模样,至于文明恐怕就未必,一切只因为羯族对晋人的压迫和限制,然后不管是什么胡人都不事生产,大肆的抢劫和破坏之下哪有文明。

  其实刘彦创造的安置地也没有多么繁荣,只不过是一切显得井然有序。当然,不要小看次序的作用,有次序和没有次序是发展的关键。现在,安置地无论是从布置,或者是里面活动的人看来,于羯族人统治的一片混乱中,仿佛就是黑暗中的萤火虫。

  可以将领地治理的井然有序并不显得简单,不但是需要足够的威望,需要的还有很多很杂的知识和才能,俗语所说的就是内政能力足够。其实治理地方要比开拓领地困难许多,普通人会觉得开疆拓土才是英雄,却不知道内部建设才更艰难。只有一些站在某种高度的人,才会明白后者比前者的人才更难得。

  拓跋秀是代国的公主,代国建立不过才三年。

  此前,拓跋鲜卑的情况并不好,拓跋翳槐在商议建国的时候死了,拓跋什翼犍作为弟弟接过拓跋鲜卑的领导权,建立代国。

  代国的建立是取得了慕容鲜卑的谅解,拓跋什翼犍不学天下各族向晋朝廷称臣,也不向统治中原的霸主后赵(羯族)称臣,更没有向匈奴称臣,倒是向慕容鲜卑表示了足够的谦卑。

  “全部好好看看,能学多少就学多少!”拓跋秀吩咐族人:“现在能够学习治理内政的地方不多,可要好好珍惜机会。”

  拓跋秀说话的时候还会一直对着列队行走的士兵张望,她很难得才能看到一些身高普遍在一米七五以上的人。她既是迷惑又是茫然,内心的好奇不由“噌噌噌”地往上涨。

  要知道一点啊!秦汉时期的关中和北地,平均身高是一米八左右,两米的壮实汉子更比比皆是啊!胡人的普遍身高也就是一米五到一米六,晋人经过近百十年的内战,加上被胡人一再摧残,平均身高则是在往下掉。

  六个拓跋鲜卑一脸的茫然,他们就是保护拓跋秀的武士而已,又不是部族的贵族或官员。

  拓跋秀是真的有心要学,司马氏丢了北方和中原的领土龟缩到了南边,大多数懂得治国的人都跟着南迁。

  现在,虽说有无数的大儒想要投靠胡人,可是懂得接纳儒生用以治国的胡人真心不多,有些胡人是接纳了儒生,可是很大部分的儒生真的就只会照本宣科……就是背书,背的滚瓜烂熟,实际的治理能力却是没有,难得才会出现那么几个又是熟读诗书、又有实际动手能力的人。

  “兄长以燕凤为长史,许谦为郎中令,建立法制,已经有强国迹象,可惜的是两人有才,却没有治理地方的经验。”拓跋秀也不知道哪来的自信,讲道:“这处领地一看就是由大才治理,或许我们能将大才拐回代国。”

  拓跋秀的自信并不是空白来的,实际上北地和中原的大儒都争相投靠有实力的胡人,她相信蒸蒸日上的代国必定可以吸引人才,至少是比呈现乱象的后赵有吸引力多了,比一隅土地主肯定也更有吸引力。

  “刚才那个人,应该是这个领地主人的将军?”拓跋秀一边走着一边看向了身材高大的刘彦,又对保护自己的武士说:“看着是一个练兵的大才,要是兄长可以得到他,那就实在是太好了。”

  刘彦才不知道拓跋秀是在做什么样的美梦,他深皱眉头观察着脑海中的地图,突围而出的匈奴铁弗部骑兵并没有远去,是在安置地周边徘徊。

  匈奴铁弗部?刘彦只是听到称呼,不清楚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他倒是有一些印象,匈奴铁弗部可是出过猛人,比如赫连勃勃。可是赫连勃勃似乎是需要四五十年后才出生吧?

  刘彦已经有来自不其城羯族人的威胁,又冒出一个匈奴铁弗部,要说内心没有压力就是假的。

  “君上!”田朔不知道从哪弄了一把羽扇,颇有些狗头军师的模样,说道:“安排伐木的人手已经足够,只是……”说着停下来,又是迷惑又是迟疑:“将木柴放进仓库,怎么会消失掉?”

  刘彦才不会给田朔解释什么,他说:“不止是伐木,还需要尽可能地获得食物。”

  “君上,外面有二三十骑一直在游动,咱们的人不宜出去。”田朔满脸的担忧,说道:“看那些人的装束,是汉人吧?”

  千万不要误会,田朔说的汉人其实是匈奴人。

  这就是刘彦觉得悲哀的地方,汉人竟然成了匈奴的代名词,真正的汉人却变成了软弱可欺的晋人。他脸上表情一阵愕然,随口敷衍了几句,又交代了一些事情,让田朔赶紧滚蛋。

  系统的侦查骑兵不是真正的骑兵,晋人之中是有会骑马的人存在,但并不是懂得骑马就是骑兵,历史上很多骑兵其实就是骑马的步兵而已。

  外围二三十个匈奴铁弗部骑兵徘徊不去,刘彦派出步兵追不上,不派兵又弱了气势,着实是有些郁闷。

  最终,刘彦尝试策略,派出人手引诱,然后埋伏袭杀,这一策略无效;后面又令人紧盯着,日夜寻找机会偷袭,那些匈奴铁弗部也不傻,懂得离远点,警惕心又高。结果是什么?是双方竟然就这么耗下去,亏得是刘彦事先派出人手紧盯不其城,不然现在想派也是被匈奴铁弗部骑兵截杀的份。

  “那些是什么人?”刘彦今天关押拓跋秀特别提出来,安排了一个房间,问:“他们为什么要追杀你们。”

  拓跋秀等这一刻可是等了许久,自持身份先是噼里啪啦说代国怎么样,然后拓跋什翼犍是多么厉害的雄主,话里话外就是别虐待她,或是劝刘彦投效,惹得刘彦非常不耐烦。

  不说刘彦,实际上后世对东晋十六国熟悉的人又有多少呢?他蛮横地一脚踹向旁边的木墙壁,可能是他85的武力值略高一些,竟是一脚踹得数根木板崩裂飞出。

  “……”拓跋秀看得愣神,随后竟然是笑嘻嘻的表情:“将军神勇,说真的,来我代国,然后……”,后面的话没说出去,概因她发现刘彦的气息变得凶悍,蹙了蹙眉,接下来总算是开始说人话,也就是刘彦想要知道的答案。

  “匈奴铁弗部,首领是刘虎?”刘彦完全没有印象:“那么是你们拓跋鲜卑的敌人,是吧?”

  “是。”拓跋秀一直微微昂着头,她是想表现矜持和骄傲,可是一米五多的身材和刘彦一米八多比起来娇小的可以,更像是需要昂头看着刘彦。她说:“按照一些晋人大儒的话,刘虎不过是冢中枯骨,不日将会败亡。倒是将军的情况与刘虎相似,羯族人先前是与凉国和晋国交战,现在羯族人已经重新将注意力转到国内,将军的情况恐怕会很糟糕吧?”

  刘彦嘴角抽了抽,他发现这个拓跋鲜卑的小娘们,有点意思啊……

  http://www.mx99.com/book/372/11209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x99.com。梦想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mx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