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文学网 > 重生之俗人一枚 > 954,王勃的祈祷

954,王勃的祈祷

  两个女生约莫二十分钟后才一起走了出来。由于没有换洗衣服,两女都穿着王勃给的t恤。长长的体恤穿在两个女生的身上,犹如连体衫,下摆过了两人的胯部,一直拖到膝盖上方,包括两个女孩的屁股,全都包了起来。

  “小勃,我和嘉慧都洗好了,你……你去洗吧。”走出门的梁娅有些不敢看王勃的眼睛,小声的对王勃说。她的双手抱着换下来的衣服,挡在自己的小腹前,见王勃猛盯着她的胸脯看,当即“啊”了一声,羞得脸红筋涨,匆匆腾出一只手横挡在自己没戴胸/罩的胸前,同时大声叫他闭眼,“不许看,再看就用小勺子把你的眼珠挖下来!”说完,女孩匆匆的跑向隔壁书架和衣柜后面的木床,刺溜一下钻进被窝,当起了缩头乌龟。

  跟在梁娅后面的钟嘉慧的模样和梁娅差不多,也是抱了一团衣服挡在前面。不过或许是知道自己比梁娅矮,t恤的下摆拖得长,除非王勃蹲在地下仰头望,否则怎么也不会走光,所以,钟嘉慧并没用衣服挡住自己的下面,而是直接抱在了胸口,遮住自己胸前那两团比梁娅要丰满得多的山峦。

  “你去洗吧,小勃。”钟嘉慧看了王勃一眼,尽管知道王勃看不见,但是上下都是真空,只着一条王勃t恤的她还是很不习惯,尤其是还有梁娅在身边,匆匆扔下一句后,便也很快绕到隔壁的床上,学着梁娅钻进了被窝。

  王勃从沙发上捡起洗换衣服,走进浴室,关门。

  才被两个女孩用过的浴室内弥漫着一股洗发水和沐浴露的清香,除此之外,似乎还有另外一种味道,一种来自于两个女孩儿身上的,特殊的体香。王勃使劲的嗅了嗅,便如吸食了大烟一般,全身舒爽,有种如梦似幻的感觉。

  王勃一边脱衣服,一边四处瞅来瞅去,没瞅见渴望之物。看来两个女孩都很小心,将自己的贴身衣服全收拾干净了。

  这让他多少有些遗憾。

  洗澡的过程中,想到上一世中学时自己最爱的两个女孩就站在他现在所站立的地方淋着热水,嘻嘻哈哈,相互调笑的清洗着自己从未让任何男生看过的身体,对他毫无防备;而他,就坐在距离两女只有几米远外的沙发上,心潮起伏,浮想联翩,这种上辈子永远都不可能发生和出现的场景,竟然活生生的出现在了眼前,王勃只感觉世间的奇妙,从心头涌出一股对上苍无限的感谢。

  洗澡期间,闻着大多是心理作用下的“美妙气息”,头脑中一遍又一遍的播放着想象中的画面,毫无例外的,王勃的身体,再次有了反应。

  “要不要自我缓解一下呢?”王勃握着自己的管子,犹豫不决。一个和尚挑水吃,两个和尚抬水吃,三个和尚没水吃,今天晚上,一男两女,都是自己心爱的,不忍伤害的姑娘,王勃是不指望自己能有什么艳福了。但像现在这样一直“扛着枪,弹上膛”的想入非非,也不是什么办法。

  “美丽的姑娘就在外面,还‘自我疏导’,你也太没出息了吧?”一个声音跳出来,无比鄙视的说。

  “你懂个屁!这是尊重!宁可露/管,也不‘犯罪’,这是对女性的最高尊重!”另外一个声音马上反驳。

  “毛个尊重啊,少往自己脸上贴金了!明明就是虚伪,不敢,禽兽不如,非要扯什么尊重不尊重!浪费光阴,无视机遇,强装君子,其实是最大的无耻!”

  “……”

  两个声音在王勃的脑海做着激烈的斗争。斗争还没有结果,外面突然响起了电吹风“嗡嗡”的响声,女孩见他不在,下床吹自己的头发了。

  吹风声暂时中断了王勃脑海中理智和欲/望的争吵,冲动如退潮的海水,缓缓退去,一柱/擎天的小王勃也竖起了白旗。王勃松了口气,趁机加快冲凉的步伐,不再东想西想。

  出来的时候,两个女生已经吹完了头发,重新缩回床上。床头柜上的台灯也关了。客厅,以及客厅旁边被书架和衣柜分割的开放式卧室变得漆黑一片。

  冲了凉的王勃回到客厅的沙发躺下,准备睡觉。这时,隔壁传来的梁娅的声音:

  “小勃,你不吹下头发嘛?”

  夏天王勃洗了澡通常不爱吹头发的,嫌热,通常用毛巾擦干了事。现在听梁娅这么一说,却开始改口,笑呵呵的说:“呵呵,还以为你两睡着了,怕吵醒你两。既然还没睡,那我也吹吹头发吧。湿头发睡觉,怪不舒服的。”王勃旋即从沙发上翻身爬起,朝两女所在的隔壁卧室走去。

  床头柜上的台灯重新亮了起来。电吹风就放在床头柜上,插头都还没取。两个女孩犹如并蒂莲花一样的躺在外给他提供的,在所有学生中独一无二,足有一米二宽的木床上。此时,两女却仿佛怕冷的小动物,齐齐缩进了薄薄的毛毯中,只露出两张清新,雅致,犹如出水莲花般的娇颜。

  靠台灯的一边躺着梁娅,里面一点躺着钟嘉慧。梁娅看到王勃走过来了,便朝里面挤了挤,空出身边的床沿给王勃坐。王勃也就老实不客气的坐下,拿起吹风,推上按钮,一道热风迅速的从出风口喷出。

  “你两定好明早起床的时间没有?我是有睡懒觉的习惯哈。明早我是无法喊你俩起来的。”王勃一边用吹风吹自己的头发,一边对两个女孩说,心头又开始求神拜佛:

  你俩谁快喊我和你们一起睡啊,我保证不拒绝!

  “用手机定了呢。”梁娅从枕头下摸出压在枕头下的手机,得意的朝王勃扬了扬。

  “几点?”王勃的目光瞟了一眼手机,然后顺着女孩洁白,光滑,犹如莲藕一样的胳膊下滑,可惜女孩的胳膊一闪即逝,重新缩回了下面的毛毯内。

  “六点!”梁娅说。

  “那么早?多睡一会儿嘛。”王勃说。

  “还是六点好了。”梁娅摇了摇头,“早点起来,校园里面的人没有那么多。”

  王勃从女孩的话中知道了两人的顾虑,一定是不想有人看见她们早上从他的公寓走出来。因为两个如花似玉的女孩,不论是从他的房门,还是从外国人所住的留学生公寓的大门一大清早的走出,没人看到还好,如果被其他人看见,绝对是一件让人“浮想联翩”的事。

  “那随你们了。”王勃无所谓的说,“你们六点起来,那我就不送你们了。六点啊,我多半还在做美梦呢。”

  “不要你送。你个大少爷,就慢慢的做你们的美梦吧不过,嘻嘻,也有可能是噩梦哦!”梁娅嘻嘻一笑。

  “放心,有你俩睡在我隔壁,再坏的噩梦也是美梦!睡了啊!”王勃的头发已经吹干,便收起电吹风,取了插头,放回旁边的床头柜内,起身朝隔壁客厅的沙发走,一边走,一边心头还在继续求爹告奶:

  挽留我吧,你们谁挽留我一下啊,我保证不拒绝!

  这次,他的祈祷却是不灵验了,回应他祈祷的是一声拉灭台灯的“咔嚓”声。

  十分感谢“又有有”老弟1000起点币的厚赏!

  一并感谢贫僧不是嫖客,书友161102221500343,魔法门og,3位兄弟姐妹们的慨慷解囊!

  谢谢所有订阅,投推荐票和投月票的朋友(未完待续。)


  http://www.mx99.com/book/306/487073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mx99.com。梦想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mx99.com